首页 现代言情 都市生活 你是我的向阳花

第四十三章

你是我的向阳花 颞颌关节紊乱 2004 2019-08-19 22:00:00

  陆宁轩回到家后给林唯一发了条消息,可惜当时林唯一已经睡了,没有看到。

  第二天一大早,林唯一刷朋友圈的时候看到了,一张照片,是何晓发的朋友圈——照片中的何晓挽着陆宁轩,还把头靠在了陆宁轩身上,两人脸上还带着同样的浅笑。配文是:没想到有生之年还会经历“被偷拍”,经过本人的仔细挑选,现在宣布这张最好看。文末还配了三颗爱心。

  林唯一觉得心里好像堵了一颗大石头,可是又不知道该如何处理。林唯一不知道自己到底在气什么,是气陆宁轩跟何晓去参加酒会?还是气陆宁轩说谎骗了自己?还是气自己在这种时候竟然不知道该怎么办?

  林唯一下意识的反应其实是逃避:就假装自己跟学长还是原来的关系好了,就让两个回到师兄妹的关系就可以了,只要把自己的心动藏起来就不用担心受到伤害了。

  于是,当林唯一看到陆宁轩昨天晚上发来的那句“睡了吗?”的时候,犹豫了很久才回了个“有事?”过去。

  陆宁轩说公司忙要加班的事情并不单纯是个借口,向阳如今要跟爱家合作,公司里要处理的事情确实多了很多。陆宁轩收到林唯一的消息人,人已经在公司办公室了。只是看着林唯一客套的回复,心里有些不是滋味。

  唯一:有事?

  陆宁轩:有些事想跟你说,你现在有空吗?

  唯一:你说

  陆宁轩:我们公司要跟爱家正式合作了

  唯一:我知道,方展翊已经在朋友圈炫耀过了

  陆宁轩:哦,

  陆宁轩:你昨天出去玩了?玩得开心吗?

  陆宁轩:那个,我昨天跟何晓去参加了顾氏的酒会

  陆宁轩:因为还有很多知名企业的人来参加,对向阳以后扩展业务应该也会有帮助,所以我才去的

  唯一:这个我也知道了

  唯一:学长,我今天还要值班,先去忙了啊

  林唯一说要值班的话只是为了结束这个不愉快的话题——陆宁轩说的这些话让她觉得自己和陆宁轩其实是不同世界的人。本来就是隔行如隔山,再加上林唯一毕业后就一直在医院这种相对封闭的环境工作,其实林唯一跟社会大环境多少还是有些脱节的。

  在医疗圈里,大家除了临床工作,更多的就是关系科研和学术的东西,对于人情世故这方面的东西反而没那么看中。就算你是院长的亲儿子,没有科研成果的话照样评不上职称,升不了主任,所以林唯一并没有那种人脉就是资源的想法。

  林唯一也知道,在社会上工作的人,不可避免的要跟各种各样的人打交道,也能理解所谓的“应酬”。但是在林唯一和陆宁轩他们的交往过程中,大部分时候都还是和在学校里一样,并没有过多社会上的习气或者说“习惯”,因此林唯一常常会忘记陆宁轩现在已经自己创业,还是把他当做一个普通的学长来看待。

  只是这一次,林唯一突然意识到,其实陆宁轩和自己现在所处的环境已经完全不同了。林唯一的工作并不需要看别人的脸色,对于一些不讲理的患者或家属林唯一完全可以直接怼回去,只要自己在情理上能站得住,就算是被人投诉说态度不好也不会有什么问题。

  可是陆宁轩不一样,他为了工作常常会有必须低头的时候,他在和别人打交道的时候要考虑的东西也比林唯一要多。就像这次的酒会,不管是出于什么目的,他都会去参加,哪怕心里不高兴,他也不会表现出来。

  林唯一看到陆宁轩发来的那些话,已经明白了陆宁轩为什么会跟何晓一起去酒会。可是明白归明白,林唯一始终觉得心里有个结解不开。

  这个结跟何晓没有关系,林唯一早就知道何晓喜欢陆宁轩,也知道了何晓发那条朋友圈可能就是为了炫耀——甚至可能只是为了炫耀给自己看。

  林唯一心里的那个结是陆宁轩。

  林唯一喜欢在医院工作,因为这个工作环境可以提供给她最好的学术氛围和科研资源,所以她不会为了任何一个人放弃自己的工作。所以,她和陆宁轩以后接触的人事物必然不同,两个人之间的差异也一定会越来越大。

  向阳是陆宁轩的心血,为了公司以后的发展和前途,陆宁轩以后的应酬肯定会越来越多,就算他的身边没了何晓也会有什么李晓啊春晓的,可以肯定的一点就是林唯一不会是那个能帮助陆宁轩事业的人。

  林唯一在医院工作的这些年,看多了夫妻本是同林鸟,大难临头各自飞的事情,原本便对感情的事没有了太多的期待。既然可以预见到结局会如何,那就早点抽身,免得自己越陷越深吧。

  这种时候,林唯一又发现了一个在医院工作的好处,那就是拒绝别人的时候永远可以用“在上班”这个理由,因为医院的工作规律通常就是没有规律!只是林唯一没想到,有一天会对陆宁轩用到这个借口。

  陆宁轩总觉得林唯一说要值班的话是在敷衍自己,因为最近这段时间林唯一都没有说过自己周末需要值班。可是既然林唯一都已经这么说了,自己总不能真的跑到医院去证实林唯一是不是真的在上班,更何况林唯一的工作时间确实很不规律,常常都是聊天聊到一半就不见人影了,这种情况以前也常常发生。

  只是,原本林唯一即使是要上班,也会抽空回一下消息,从来没有像今天这样直接说完在上班以后就彻底消失了。所以陆宁轩才觉得林唯一今天似乎异常的冷淡,就好像是在敷衍自己一样。

  她是不是生气了?还是昨天周文凯跟她说了什么?!

  一想到周文凯昨天看自己的眼神,再联想到林唯一那两个冷冷的“知道了”,陆宁轩一下子紧张了起来,手忙脚乱地去找昨天周文凯给的那张名片。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