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现代言情 都市生活 你是我的向阳花

第十七章

你是我的向阳花 颞颌关节紊乱 2033 2019-08-06 22:00:00

  “为什么突然这么着急回去啊?”陆冶对于儿子突然要回H市感到不解:公司不是要初十才开始上班吗?

  “临时有些事情要处理。”陆宁轩不好意思承认自己是因为林唯一昨天晚上的话才决定提前回去的,只好找了个借口应付陆冶。

  “那你回去以后要自己注意身体啊,记得要按时吃饭啊。”陆冶不放心地嘱咐道。

  “妈,我会照顾好自己的,你不用担心啦。”陆宁轩对于刚刚说谎的事情有些内疚,因此对陆冶的嘱托都一一应承了下来。

  陆冶见儿子这次这么听话,便回房去给陆宁轩收拾行李了,想想还是觉得不放心,又出来对陆宁轩说道:“你喜欢的那个女生,要是追到了就带回家来给我看看。”

  “妈——这件事慢慢来吧。”

  “人这一辈子,能遇到一个真心喜欢的人不容易,遇到了就好好把握。”陆冶像是有感而发似的,末了又加了一句“好好对人家”。

  “我会的。”陆宁轩看着陆冶,认真地点了点头。

  陆宁轩下了飞机以后,才觉得自己的行为有些可笑——林唯一今天要上班,自己突然出现去找她似乎也不合适,也许还会吓到林唯一。

  自己千里迢迢从老家赶回来,结果还是什么都不能做?!

  回到H市的家以后,陆宁轩估计着林唯一已经下班回家了,于是给林唯一发了条消息。

  陆宁轩:我回H市了,晚上一起吃饭?

  唯一:学长你怎么突然回来了呀?方展翊说你们公司初十才上班吧?

  陆宁轩:我先回来处理些杂事

  唯一:当老板的人果然不一样啊~但是我明天要等一个实验结果,不知道几点结束诶

  陆宁轩:没事,你快结束了跟我说吧,我过去接你

  唯一:那好吧~

  见林唯一答应了,陆宁轩的嘴角忍不住向上扬起——过了个年,她会不会又胖了一点?

  陆宁轩此刻正坐在客厅的沙发上,沙发上方的墙上挂着一幅向日葵花海的照片,很陆宁轩公司里挂着的那幅一模一样,只是照片的大小有所不同。照片里除了向日葵之外别无他物,但是却给人感觉充满了阳光。

  当初自己给公司取名叫“向阳”,也是因为这张照片。当初这个名字还被方展翊他们嘲笑过土气,可是陆宁轩觉得向日葵象征着希望,永远向着同一个方向努力,所以不顾众人的反对,坚持给公司用了这个名字。

  其实,陆宁轩的衣柜里还藏着另一张照片,照片里也是这片向日葵花田,只是那张照片里多了一个人,一个短发、在花田里开怀大笑的女孩。陆宁轩觉得她笑起来是那么的耀眼,就仿佛是这一片花海中唯一的太阳,所有向日葵都是为她而开放。

  可是陆宁轩只能偷偷把这张照片藏在衣柜里,从来没有给任何人看过,这张照片是陆宁轩心底最深处的秘密。

  “你跟爸妈说要和他接触看看?!”陆宁轩有些诧异。

  “对啊,省的他们一天到晚催我找男朋友,烦死了。”林唯一随口答道,顺手夹了一只鸡翅放到自己碗里。

  “那他就没有意见?”相比于林唯一的想法,其实陆宁轩更在意对方的看法。

  “他?他能有什么意见?这主意还是他提出来的呢!”

  “他提出来的?!”陆宁轩的心情变得复杂了起来。

  “对啊!我估计吧,他是忘不了那个出国的前女友,所以才不想谈恋爱的。”林唯一回想了一下之前的对话,自信地总结道。

  你们这次重逢没几天,就连人家前女友的事情都打听清楚了?陆宁轩听完这心里更不是滋味了。

  叮!

  林唯一的手机提示音不合时宜的响了一下。陆宁轩一眼就瞥见了“周文凯”三个大字,恨不得抢过林唯一的手机看看对方发了什么过来。

  林唯一对此毫无察觉,只见她利索地回完消息,抬头冲着陆宁轩问道:“我们刚刚说到哪里了?”

  “说到你小学同学的前女友。”陆宁轩冷冷地答道。

  “哦,那这个话题可以结束了。我也就是自己瞎猜的,毕竟我总不能刚见面就打听人家前女友的事情吧!”林唯一觉得这个话题并没有继续下去的必要,准备重新找个新的话题。

  “你连人家为什么分手都这么清楚,这叫没打听过?”陆宁轩有些不满。

  “这些都是他主动跟我说的啊,不是我问出来的!”林唯一弱弱地抗议了一下——我才没空去打听人家的隐私呢!

  人家没事干嘛主动跟你交代过去?!陆宁轩觉得今天这顿饭纯粹是给自己找气受啊——然而当事人却什么都不知道!!!

  “那他刚刚跟你说什么了?”陆宁轩努力使自己的语气听起来正常一点。

  “哦,他约我周末去看电影。”林唯一满不在乎地答道。

  “我这么忙,哪有空跟他看电影哦!”没等陆宁轩开口,林唯一就自己接下了话茬。

  “他约你看什么电影啊?要不然我陪你去看?”陆宁轩试探地问道。

  “都说了我很忙啊。公司的人说这两天就能把数据传回来了,我就能开始写我的论文了,之后还要准备结题什么的,哪有时间看电影啊!”林唯一认真的想了一下之后要做的事情,果断拒绝了陆宁轩的提议。

  听到林唯一的回答,陆宁轩心里又喜又气——喜的是林唯一对那个周文凯并没有什么其他想法,气的是她对自己也一视同仁,说了没空就真的是没空。陆宁轩觉得心里像是憋了一口气,上不来又下不去,只能愤愤地扒了几口饭送进嘴里。

  送林唯一回去路上,陆宁轩还沉浸在林唯一刚才的“无差别打击”中,一路上都没怎么说话。林唯一总算察觉到陆宁轩今天的异常,开口问道:“学长,你是不是累了?累了你就早点回去休息吧,不用特地送我的。”

  陆宁轩觉得,自己迟早会被这个没心没肺的林唯一给气死。

  回到家以后,陆宁轩打开了衣柜,坐在床上,静静看着里面的照片发呆。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