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古代言情 穿越奇情 一场有回程的穿越之旅

十二、回京

一场有回程的穿越之旅 依然重复 2352 2019-07-29 11:44:16

  京城。

  终于,本故事的主角,拥有主角光环的赵春花女士在忙活了十一章后开启了此次穿越的任务主线——京城。没错,就是各类宫斗文、宅斗文、霸道王爷小娇妻类文中必出的地图,一个收集了国家大部分政治、经济、文化、白、黑马王子、恶毒女配的繁荣之地——京城。

  因为场地、时间、条件等等因素的限制,目前赵春花女士未能独自享受策马奔腾,只能将就着与将军——的小厮春生共骑一匹马赶路,你说为啥不是和将军共骑呢?原因有二:一是将军嫌弃,二是黑风嫌弃,别看黑风只是一匹马,但它也是一匹有个性的马,这马除了将军谁也不认,就是连春花这自带光环的穿越者,它也不认!“嗯,有个性,我喜欢!”当春花再次讨好黑风被黑风嗤之以鼻后,麻溜回到春生身边感叹到。

  “谁,你喜欢谁?”春生被吓了一跳,就连正在接水的水囊松开了都没注意。春花将正在缓慢下沉的水囊捞出,继续接水,同时补充说明“我说黑风好有个性,我想能不能将它哄住让我也骑会,嘿嘿.......”“你吓死我了,我还以为你说你喜欢二”春生突然用手捂住了嘴,一副我很安静,我没说话的表情看着正走来的将军。“我喜欢二?!你才喜欢二,你和你家将军都二”正在接水的春花没看到走来的将军,却听到了春生的半截话后,一不小心憋在心里的话就顺嘴溜了出来。“春花,啥叫我和春生都二呢?”将军的耳朵一向好使。“二爷,因为你和春生都排行老二,所以都是老二啊!”春花的脑袋也一向好使。“胡说,我在我家排行老四,才不是老二!”春生嘴巴也一向挺快。“哦,我还以为你是老二呢,原来是我记错了,不好意思啊,春生,我记差了”春花立刻道歉。“没,没,这也没啥,本来我们也才认识,不清楚也很正常了”单纯的小春生童鞋立马通红了脸,不好意思的连连摆手道。

  看着窘迫的小春生,怪阿姨春花决定先给自己进京后的工作岗位定个性。“二爷,春花有一事不明,想向二爷请教”“啊,你也有不懂的!”被春花西游、守株待兔等一系列幼儿童话故事彻底征服的春生对于春花还有事需要请教表示很惊讶!中二将军对于小厮这种没眼力见的行为大大翻个白眼后,异常骄傲的吐出“说!”

  “二爷,春花想问我是以什么身份进入将军府呢?”“当然是二爷身边的丫鬟了!”刚被将军白眼打击到的春生又满血复活了。“二爷,卖身契,春花的卖身契还留在赵府,所以说春花现在还不能完全算是二爷的丫鬟哦!”打死也不能承认就是因为这个小心思,春花现在才提卖身契,当然现在的春花也没想到这个小心思会在将来给自己带来一个不小的麻烦,不过福兮祸兮,祸兮福兮,谁知道呢。

  “啥,那赵老头竟然没将卖身契一块递上,好大的胆子,竟敢戏弄二爷!二爷,春生现在就去把他带过来,给你出气!”春生翻脸,义愤填膺的准备牵马往回走。

  “站住,急啥,我想春花姑娘肯定有自己的想法,我们不妨听听!对吧,春花姑娘?”听到将军含有那么一丝丝威胁,不,应该是浓浓的威胁之意的反问句,春花发现她有些看低了这个看似中二,实则胆大心细,仍然中二的少年。

  “二爷,您可冤枉春花了,春花在临走前和赵老爷提过此事,是赵老爷不许春花再提,为此,春花还挨了一巴掌呢!”

  “啥?他竟敢打将军府的人,我”春生在将军严肃的目光中明智的选择了闭嘴。

  “然后呢,春花姑娘,你在虎牙县内为什么不提此事,我看你也不是胆小之人,为什么现在才提?过去不提?嗯!”老天,是谁说穿越轻松的,阎王,出来,看我不打死你!“二爷,我干娘一家还在赵府内,干娘她对我有救命之恩,我不想让她们为难!”春花半真半假的解释道。“哦,那为啥现在又提了呢?”将军不愧是将军,很有追根溯源的本领。“二爷,春花这不是进城了,有些害怕,又突然想到此事,这才…….”翻篇吧,翻篇吧,将军,将麻烦您老翻篇吧,不太习惯撒谎的春花低头以不变应万变。

  “春花,我知你是个自有主意之人,但有些事不是你以为就可以,这次暂且饶了你,若有下回…….”“春花保证不会有下回了,谢谢二爷成全之意”春花心理感到有些意外,她知道将军已经猜出她故意不提卖身契之事就是为了不以仆人之身份进府,却并未点破,看来将军即使是现代也是个不错发展对象哦!打住,打住,春花打住,你可是在梦游哦,再说,对于这趟穿越之旅,春花把它当成了纯旅游,可不敢发生什么,毕竟注定是要分开的,怕真付出太多,等回是是走还是留呢?聪明的春花怎么可能这么坑自己呢。不过,好歹也看了那么多穿越书籍,春花也曾幻想过等自己穿越时会不会遇到白马王子,自己会不会也遵循第一眼定律(第一眼定律:当女主遇到第一个优秀男子时,通常那人就是男主)。但在几天前,和春生讨论了逸院第一个小少爷(小小姐)到底向将军还是夫人后,春花就连幻想也随之破灭了,也对,古人18、19岁以上在春花勉强能接受老牛吃嫩草年龄的男子基本已有家室,甚至多为娃家爹了,为了自己那从小到大的三观教育,咱们还是好好旅游,其他扼杀!

  “二爷,您们在说什么?春生咋听得不太明白呢?不过如果春花的卖身契不在,哪她如何进府呢?”春生还是很会抓重点的。

  “哦!那你可要问春花姑娘了,爷想,她自有定夺!”将军将皮球踢回。

  “二爷,您看能否是说书先生呢?就是二爷为二夫人请的说书先生。”春花为了在将来的宅斗戏中多活两集,决定先向大宅内唯一的女主人投个诚,所谓宅斗很危险,靠山很重要。

  “淑娟?她?哼!”将军将不屑的表情表达得淋淋尽致。

  渣男!收回前面的幻想,将军就是一妥妥渣男,你说妻子在家辛苦怀孕,你私自外出游山玩水不说,这都回了也不想想买点啥哄哄,别人都给了台阶,还不借阶下楼,还端着立着,鄙视!

  “二爷,春花一小女子啥也不会,就会讲些故事,您不也说春花不去当个说书先生着实可惜了吗?再说,若说将军喜欢听故事请个说书先生可没有将军疼爱夫人特意为夫人请个说书先生好听呀!”将军,顺毛撸较妥。

  “嗯,随你!”忽略将军通红的耳朵和躲将军背后正连连点头狂竖大拇指的春生,春花差点就以为自己选错靠山了。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