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现代言情 婚恋情缘 爱雨也爱你

第五章 孤僻(过往)

爱雨也爱你 爱雨也爱你 2074 2019-07-26 12:45:43

  江小雨入学已经两个多月了,寝室去了一个陌生人,她的室友们都有些不开心,不过因为原本大家都是新来的,所以也没有太抵触,但还是去找江小雨问清楚,江小雨只说学校旁边有个亲戚,自己是去亲戚那儿住了。

  学校规定大一学生必须住校,只有上了大二才能够去申请校外居住,意义在于大一能够让学生更好地融入校园,在学校分到的寝室空着也是空着,江小雨不在这儿住,这儿是她的床位,她想安排给别人住其实也没多大问题。

  不过如果是被学校发现的话,江小雨可是会背处分了,这个关键江小雨的室友们也和江小雨说了,只是江小雨依旧一意孤行,她们也都没再说什么。

  好在江小雨找的来寝室居住的人是她们学校刚毕业的大四师姐,因为研究生没考上,想要在学校复习二战才来学校寝室租房子的,几个人相处起来倒也愉快。

  于是这个本该和寝室小姐妹们热热闹闹,开开心心地一起上课、一起下课、一起睡觉、一起起床、一起吃饭、一起吃零食、一起看电影...的大学生活,江小雨把这个权利交给了那个叫于彤彤的女生,而她则是一个人吃饭、一个人上学、一个人睡觉...

  上课从来只坐在最后一排,喜欢的课认真听,不喜欢的课从不在意,吃饭总是坐在角落,安安静静地吃完后,要么去图书馆,要么回到自己的蜗居。不喜欢逛街,不看娱乐新闻,不懂八卦游戏......这年龄的女生喜欢的东西,她的生活中一件都看不到。

  她很少和身旁的同学说话,刚开学的时候班上开班会,她自我介绍只有三个字:江小雨!所以班里的人除了知道她叫江小雨,其他的一无所知,渐渐的她身边的人越来越少,慢慢的她的耳中出现的最多的一个词是孤僻。

  江小雨不为所动,依旧我行我素,班主任为此找过她说话,江小雨一句话就让班主任自此再也没管过她,甚至后来知道她一个人搬出去住了,也没有过多苛责,只因为她说:我有抑郁症,接受不了靠近别人。

  之后原本对她避之不及的同学们也都没再对她表现出太多的排斥,而本就温和的班长每次有什么活动,也会招呼一声,若江小雨不愿意参与,他也从来不勉强,大家对她都多了一些宽容。

  江小雨依旧如常地生活,并没有因为这些改变而有所改变。

  她租的屋子旁边那个空着的屋子也在她搬进来的几天后有了人居住,那时候正值军训,她每天都是拖着疲累的身体回来倒头就睡,也没注意过旁边的邻居是男是女,是高是矮,是胖是瘦,当然,就算她每天都很闲,或许也是没兴趣了解这些的。

  不过有一次他们在走廊偶遇,或者说她看到了他的背影,还有他的侧颜,便知道了,他也是西林大学的新生,不知道是哪个专业的,不过她也没在意,除了偶尔想起他眉角的那颗小小的痣。

  江小雨打开电脑,接着续写她的文章:他的相貌端正,高鼻梁两边是一对深邃的眼眸,最让她印象深刻的是他眉角的那颗小小的痣,她总能从中看到他随和的个性中深深埋藏的冷漠和孤傲,还有一丝惹人怜悯...

  咚咚咚...

  敲门声响起,江小雨起身过去开门,就看着她刚刚描述的那个人正站在她的面前,江小雨回过头环顾四周,这房间应该没安装什么摄像头之类的吧!

  “你好,我叫周凯,是住在你隔壁的租客!”周凯对她笑着说到。

  江小雨回过头,面无表情,“有事吗?”

  周凯客客气气地道:“请问你有冰箱吗?我买了两包饺子,可是我冰箱昨天坏掉了,明日才有人过来修,能借用你的冰箱放一下吗?明天我就拿走,或者你可以帮着我吃掉。”

  江小雨想了想,让开路,“进来吧!”

  周凯也不拘束,直接进去,屋内的陈设和他的屋子没什么区别,实在要说有什么区别,就是阳台上挂着几件女性的衣服,桌子上摆着一个笔记本电脑和几张散乱的纸张。其他的若不是他很清楚自己的房间没有摄像头,他都要觉得自己被偷窥了。

  床铺的整整齐齐,被罩是简单的白色,没有一点花纹,和他的一样,一边摆着一个鞋架,简易装置的那种,和他买的也是一样的,简单的黑色,就连冰箱也是相同规格相同大小,只是冰箱牌子不一样,看着这些陈设,周凯有种又回到了自己的屋子的感觉。

  正发着愣,江小雨将冰箱打开道:“还有一个空位,你自己放吧!”

  周凯点点头,往冰箱里面看去,又是一愣,连吃的都和自己的差不多?不是他想自恋,他悄悄看了眼江小雨,这位邻居不会是喜欢自己吧?

  江小雨见他时不时用奇怪的眼神看自己,又没动作,疑惑问:“怎么了?”

  周凯收回目光,道:“没什么!”

  然后拿着手里的饺子往冰箱的空处放,他可没有遗漏掉,冰箱的冰冻层角落也有两包和自己手里的饺子一样规格,一样牌子的饺子,但是刚才他看江小鱼,又实在是没看出来她对自己有意思,甚至他总有一种感觉,如果现在他问她知道自己叫什么吗?她肯定都不知道。

  将饺子放好,周凯礼貌的告辞,回答自己的熟悉的房间,他突然想到,自己还没问她叫什么了,不过还好,饺子还放她家里,总有机会的。

  回去冲了澡,吃了晚饭,打开电脑,浏览了一下一个小说网站,他其实是不爱看小说的,他去看的也不是小说,而是小说网站里一个作者的生活随笔,作者的名字叫做惜雨。

  ......

  第二天,周凯再次敲响江小雨的门,江小雨看着他先是疑惑,然后目光落在了他眉角的小小的痣,打开了门,“进来吧,你的饺子我没动,你自己拿吧!”

  周凯拿了饺子道了声谢,走到门口的时候问了一句,“我能知道你的名字吗?”

  “江小雨!”依旧是淡淡的声音。

  周凯勾唇,“再见!”

爱雨也爱你

写到这儿突然想起来徐秉龙的《孤身》:我总是一个人从午夜到清晨,我总是一个人越来越难抽身,我总是一个人越孤单越认真,我总是一个人对抗着一个人,我总是一个人被全世界单身,我总是一个人越迂回越诚恳,多希望自己可以更残忍就不怕疼。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