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现代言情 都市生活 奈何再见错与流年

第三章 再见:关于你的·瑜(1)

奈何再见错与流年 仇子墨 18679 2019-07-10 11:38:02

  再见:关于你的·瑜

  我是赵瑜,握瑾怀瑜的瑜。

  赵瑜是我在大学时间见过的最清新脱俗的女子,她是许巍歌里唱的那朵蓝莲花,也是张墨心里深种的白蔷薇。小龙女在没有遇见杨过之前,是两袖清风,不问红尘。赵瑜在没有遇见张墨之前,是玉壶冰心,不染糜淤。我怀念赵瑜的恬悦,也怀念张墨的不羁。可怀念始终也只能是怀念,回望之余,故事还得有人说起。

  2010年

  张墨与宋桥百无聊赖地蹲在路边吐着烟圈,身旁两台二手摩托,一黑一红,一前一后的停在路口。

  宋桥用余光瞄了一眼张墨,脸色凝重,乌云蔽日。

  “是兄弟才劝你一句。你说黄艺吧……没错!虽然她这人脾气是火爆了点,疑心病也重了点,但人家好歹对你张墨可是一往情深,就打上次她为你……”

  面对宋桥一贯的喋喋不休,张墨立马做出‘stop’的手势,一脸无奈,紧巴着眉头,朝他狂吐烟圈。

  宋桥怎会不清楚张墨那一肚子的苦水。

  张墨和黄艺是在QQ上认识的。

  黄艺属于声音特别好听的女生,张墨当初就是被她一副好音质迷得七荤八素。

  整整半年的时间,两人全靠线上传情。

  网恋很美好,奔现很操蛋。

  一年前,两人终于面基成功。

  相处不久,黄艺极其强势的个性让张墨很快就不淡定了。

  就像老妈子管着龟儿子。这是张墨对黄艺和他之间相处模式的最终定义。

  是的,黄艺一直用她认为正确的方式爱着张墨,那种爱强烈而压抑,就像是原野上被根深束缚的野马,面对眼前的无限辽阔,却始终无法扬蹄驰骋。

  “如果真觉得不痛快,那就长痛不如短痛,早点找黄艺把话说清楚,总不能一边真孙子,一边还充大爷。”宋桥是话糙理不糙。

  张墨一把摸着后脑勺,寻思着自己到底是要找个老婆,还是找个妈。

  这头,黄艺正跟姐妹们逛着街,心情那叫一个春风得意。

  蒋碧想起前段时间张墨半夜发信息问她:当初为什么选择跟老霍分开。

  面对张墨突如其来的提问,蒋碧冷静后的回应是:因为了解,所以分开。

  一句土到掉渣十万斤的回答。

  关于蒋碧和老霍这对冤家,相爱六年,从高中到大学,历经磨难。

  最终因为性格不合而分道扬镳。

  一别两宽,各自生欢。

  张墨从来不过问黄艺这帮姐们的私事,这一回,倒是稀奇。

  “你跟你家张墨最近还好吧?”蒋碧试探性的问道。

  黄艺一门心思挑选着心仪的新款衣服,压根没在意蒋碧的问题。

  蒋碧心急,压不住性子,一个健步冲到黄艺跟前,一把夺过手里的衣服。

  “这是什么情况嘛!得得得,你喜欢就拿去,这人!”黄艺嘀嘀咕咕。

  “谁要你衣服了!我是在问你话呢!”蒋碧就差把心窜到喉咙眼了。

  “什么问题,这么严肃,稀奇了未必。”黄艺不满。

  “哎呀,都跟你兜底算了。前段时间,你家张墨大半夜突然发信息给我,问我当初为什么选择跟老霍分开。黄艺你想想,张墨这大老爷们的性格,平时压根不过问咱姐妹的事情,突然问这么一出,不奇怪嘛!”

  黄艺忽地‘噗嗤’捂着嘴大笑。

  “我当是什么事呢。前段时间我跟张墨在北门那边吃火锅,恰巧碰上老霍。你家老霍……噢噢噢,说错了,是人家老霍,胡子拉碴,面色难堪。”

  “你们碰到……老霍了?他真那么憔悴?”

  蒋碧放低语速,降低音调,试图掩盖她情不自禁的在意。

  “可不是,感觉老了好多。”黄艺边说边感慨。

  “他是挺不容易的……”蒋碧压着嗓子说道,转而陷入沉思。

  “兴许张墨也是看不过眼,问上一句。再说了,他这么个闷葫芦能有什么不对劲,一天到晚的在我眼皮子底下,还能玩出什么花样不成?不说这些了,今天的第一要务就是shopping!来来来!”黄艺拉着蒋碧一股脑地钻进了新款区。

  一个下午,宋桥都在游魂,马列主义,这辈子恐怕都爱不起来。

  老教授在敲黑板,字字铿锵。

  QQ弹出的一条消息,彻底拯救了宋桥摇摇欲坠的寂寞灵魂。

  信息显示:我今晚有空。

  宋桥激动得差点没从座位上一蹦三尺。

  来信息的正是他魂牵梦绕始终不得的:赵瑜。

  《金粉世家》的一百万个冷清秋,也不及现实里的一个赵瑜。

  可惜,宋桥不是金燕西。

  或许,他也并不羡慕不得善终的金公子。

  死皮赖脸的约了整整两个月,今天总算拨云见日。

  食堂里,熙熙攘攘,饭香袅袅。

  张墨右手动着筷子,左手举着手机。

  “饭都打好了,快来吧。”

  “我还在主任办公室呢,今天一堆事儿,你先吃吧,顺便把我那份也解决了。”

  “知道了,挂了。”

  深吸一口气,张墨忽地将筷子一把摔在饭盆上,一脸怒气横煞。

  周遭同学避让三舍。

  自从黄艺竞选上了系里的教学督导办主任助理,一天到晚忙得昏天暗地。

  张墨恨不得直接在她额头上刻个‘劳模本尊’。

  是的,张墨心里愈发笃定的是:黄艺爱她自己,爱她的工作,爱她的姐妹,爱她的虚荣,爱她的要强,唯独,不爱他。

  “张墨!我家女神终于回应我了!不枉本大爷一片痴心似海。”

  宋桥不知何时窜了出来,一脸得意的端坐眼前。

  张墨知道宋桥有一个喜欢了很久的姑娘,可是人家一直都不冷不热。

  最重要的是,两人还没见过面,姑娘发来的照片都是只有背影的那种。

  “终于要见着你的恐龙妹了,要不要哥哥送你一句恭喜。”张墨挑了挑眉头,戏谑回应。

  “什么恐龙妹,人家有名字的!她叫:赵瑜!握瑾怀瑜的瑜。”宋桥一改日常嬉笑,一脸严肃。

  张墨拍拍宋桥肩头,给了意味深长的表情。

  “我待会儿还有事,先走了,你自个吃吧。”

  “别呀,张墨!哥们还有事相求。”

  宋桥一把拉住张墨,立马恢复到嬉皮笑脸的模样。

  “你丫的这无事不登三宝殿的性子什么时候抽空改改。”

  “嘿,朋友之间不就是你麻烦麻烦我,我麻烦麻烦你嘛。”

  “废话少说,要我帮你什么。”

  宋桥一脸‘真诚’地望着张墨。

  “我车前两天被大毛那小子骑走了,一直没还来。那贼小子,打电话不接。这不,晚上我定了包厢唱K,女神的校区离唱K地儿有点远,哥们想借车一用接接她。再说了,你的‘雷电一号’骑出去比我那破车有面儿多了。”

  张墨二话没说,一把掏出钥匙,递了过去。

  “我就说嘛,咱墨哥就是仗义!”

  望着宋桥一脸情窦初开的傻样,张墨摇头笑笑。

  “这下没我什么事儿了吧,走了。”

  没等宋桥反应过来,张墨大步流星地朝外走。

  “我话还没讲完呢!晚上九点,佰度唱吧!包厢号发你手机。”宋桥朝着张墨去的方向嚷嚷。

  张墨甩甩手,留下一个潇洒远去的背影。

  傍晚时分,张墨在篮球场上驰骋。

  衣服堆下面埋着的手机震动不止。

  一个三分,又一个三分,灌篮!

  一身大汗淋漓,张墨感觉痛快之极。

  一个怒气冲冲的身影从不远处‘杀来’。

  “张墨,你几个意思!电话不接!”

  黄艺涨红着脸,紧着眉头,嘴里一顿噼里啪啦站在张墨面前。

  “黄助理,日理万机,我一介布衣,怎敢叨扰。”

  张墨给了黄艺一个不屑的侧脸,擦擦脸上的汗,继续投球。

  “你这话什么意思!是在向我示威嘛!”

  黄艺双手叉腰,一派强势地继续叫嚷。

  眼看着张墨极度冷清的表情,黄艺撇撇嘴,收敛下来。

  “没错,我平时是忙了些。其实我也不想啊,主任看重我,委以重任,我总不能辜负他的一番栽培。张墨,作为男朋友,就这点体谅和理解都没有吗?”

  张墨挥舞投球的双手停驻在半空,又是深吸一口气,稳定情绪,转身朝向黄艺,面无表情。

  “体谅?理解?你事务繁忙起止这些!逛街没有用空?参加派对有没有空?去拜访老师有没有空?唯独陪陪我,你没空!黄艺小姐,你作为女朋友,除了每天管我,查我岗,让我这,让我那,有真正来理解理解我,体谅体谅我嘛!”

  悲愤之处,张墨一声怒吼,将篮球重重砸在黄艺身侧。

  黄艺被眼前狮怒般的男人怔住了。

  她睁大了眼睛,喉咙缓慢吞咽,身子一动不动。

  “黄助理!爷今天正式宣布罢工!男朋友一职,请另觅高明!”

  黄艺面若白霜,始终一言不发。

  张墨挎上背包,转身要走。

  一个声音划破天际。

  “张墨,这些,都是你的真心话么?”

  “事已至此,真不真心,还重要吗?”

  带着一声冷笑,张墨留个黄艺一个暗淡离场的背影。

  偌大的操场,光影摇曳,留下一个苍凉的身体伫立中央。

  “大哥!电话都快打爆了,你在哪儿呢?”

  电话那头,宋桥火急火燎。

  “什么事儿?”

  张墨蹲坐在图书馆边楼走廊,一根根猛抽着烟。

  “大毛骑车撞了个人,现在赶着去医院,他吓得魂飞魄散,没了主张,找我求救。再说了,车子是我的,我也得去一趟。”

  宋桥语气焦躁,连连唉声叹气。

  “严不严重?要不要我陪你去。”

  “不用,哥们现在有更重要的事情拜托,赶紧帮我去接接赵瑜,她已经等在特利路口了。记住啊,一定要帮哥们把人接到啊!处理完了这些破事我会赶过来的!还有还有,海哥、大壮、阿城薇薇他们都在!”

  “行了行了,你先赶紧把事情处理好,别磨叽。我车你停哪儿了?”

  “老地方!不说了啊,哥们赶着去救命!”

  跟宋桥通完电话,张墨掐灭手里的烟,一个利落起身,取车去。

  风驰少年,一脚油门飙到了特利路口。

  人群里,一个长得神似阿娇的女孩儿毫不费力地引起了张墨的注意。

  立领圆边白衬衫,藏青色短裙,白皙肌肤,窈窕身线,乌黑清亮的长发温柔了整个霓虹灯下嘈杂生冷的俗世。

  她立在长灯下,时而低头拨弄着裙角,时而踮脚张望。

  纯粹得让人着迷。

  张墨一个急刹车,定住,缓缓取下头盔。

  “你是,赵瑜?”

  女孩儿抬头看着眼前的不羁少年。

  “嗯,是我。你是宋桥么?”

  近距离的四目相对,张墨从未见过如此清澈见底的双眸。

  赵瑜摇晃着手在张墨眼帘处。

  “嘿,你……是宋桥么?”

  “嗯!哦,不!我是……宋桥的朋友,我叫张墨。”

  赵瑜领会着点点头

  张墨递上一枚小号头盔,扬起手,示意赵瑜上车。

  “怕么?”

  没等张墨说完,赵瑜一个鱼跃跳上了车,秒速戴好头盔。

  “我OK了,出发吧。”

  感到背部衣角在拉扯,拉足马力,张墨唇角一丝笑意。

  佰度唱吧,晚9点22分。

  张墨停好车,赵瑜跟在一旁,一前一后的进了包厢。

  房里黑压压坐了一排的人。

  张墨心里嘀咕:宋桥这小子是想开‘海天盛筵’未必。

  “哟!大伙儿暂停下,咱墨哥来了!迟到22分58秒,自罚三杯!来来来!”

  大壮最是喜欢起哄,他怎么会错过这么绝佳的罚酒机会。

  “大壮,别趁火打劫,人家张墨是去接美女去了,你可不能乱罚酒呐。”

  海哥过来‘主持公道’,端上一杯酒递给张墨。

  “三杯太过分了嘛,一杯,就一杯。”

  大壮手舞足蹈地在一旁继续起哄。

  张墨接过酒,准备一口灌喉。

  “慢着,这酒要罚,也是该我罚,毕竟他是因为接我而迟的。”

  人群哗然,只见赵瑜神速夺过张墨手中酒杯,一饮而尽。

  张墨乍然,他从没有想过会有一个姑娘代自己喝酒。

  “哎哟喂!好酒量!美女好酒量!我叫大壮,幸会幸会,来,握个手。”

  大壮嬉笑着伸出手想一触方泽。

  赵瑜下意识地退了一步。

  张墨一把将赵瑜拉到自己身后。

  “大老爷们的,别吓着人家姑娘了。她叫赵瑜。握瑾怀瑜的瑜。”

  大壮不好意思地摸着后脑勺,傻笑着退下。

  海哥上前,坏笑着给张墨使了个‘你小子有福气’的眼色。

  张墨凑到海哥耳边:“哥几个别乱说话,她是宋桥喜欢的人。”

  “那又怎么样。谁谁谁喜欢不顶用,要人家姑娘自己喜欢才算数!以哥们多年‘泡遍天下无敌手’的经验非常负责任的告诉你:这姑娘,喜欢你。”

  海哥拍拍张墨胸口,像是一剂强心针。

  “好了,哥们自己一边快活去了。你自己琢磨。薇薇!陪爷来喝酒……”

  张墨没多想,转过身对着赵瑜,递给她一杯果汁。

  “到一边坐吧,你也可以自便。宋桥晚点就到。”

  酒杯震响,骰声轰鸣,一派热闹。

  不知谁在唱《可惜不是你》,句句撕心裂肺。

  角落里,张墨一根根地烧着烟,酒也是一杯接一杯,神色漠然。

  赵瑜看在眼里,不动声色。

  虽然身处一片陌生,依旧淡定地喝着她的小果汁。

  “《你太猖狂》Hebe的,谁会唱?”

  菲菲举着话筒四处叫唤。

  “不是新来了一位妹妹嘛,还没听她唱过一首!来来来!”

  人群起哄,话筒击鼓传花似的递到了赵瑜手中。

  赵瑜礼貌微笑,回应大家的热情。

  “唱吧,没关系,我们又不是演唱会,就图个热闹!来一首!来一首!”

  海哥边说边在一旁眯笑,也加入了‘搞事情’大部队。

  看情势是拒绝不了了。

  这首歌赵瑜其实很喜欢,前奏一过,一开口便是直挠人心。

  赵瑜握着麦,深情款款,仿佛抽离了一切纷杂,静默侧颜,温婉似水。

  张墨被赵瑜的声音完全吸引,他本就是个天生的‘嗓音控’。

  歌词里唱:

  你也太猖狂

  一个冷不防

  睡到一半

  才觉醒疗伤先要哭一场

  对世界说谎

  只把自己哄骗得更惨

  想得到释放只有投降

  是然,这个世界,特别是爱情世界里,永远都是,爱人的,千疮百孔;被爱的,有恃无恐。

  今夜这酒真是有毒,往死里喝都撂不倒自己。

  张墨彻底自我放纵着,赵瑜呢,仍旧不动声色的隔岸观火。

  恍惚射灯下映射的,是一副英朗笔挺的侧脸轮廓。

  一曲唱罢,掌声四起。

  赵瑜淡然一笑。

  “大伙别干巴巴喝酒,国王游戏来不来?”

  大壮吆喝,干脆搞点大的。

  “来啊!谁怕谁!”

  “好久没玩了,等会儿一准整死你们!”

  “好啊好啊,我最喜欢玩国王游戏了!”

  大家算是兴头被点燃了。

  围坐一圈,大壮照例宣布规矩。

  “你们玩吧,我没兴趣。”

  张墨朝着大伙一边说,一边拨着宋桥的电话,这丫,愣是没接电话。

  “来玩吧,就当放松下自己。这一晚,你光顾着喝酒了。不是所有烦心事都能喝酒百了。”

  赵瑜走近张墨跟前,语气温柔。

  张墨没吭声,只是静静望着赵瑜,感觉她背后有光冉冉。

  猛烈摇摇头,想自己清醒清醒。

  “我去找找宋桥吧。”

  张墨撑着沙发边,用气起身,准备朝门口走。

  此时,门突然开了,风尘仆仆的身影,是宋桥。

  “各位兄弟姐妹们,今天我真是有事儿,耽搁了大半天,我组局,我自罚,老规矩!”

  宋桥拎着大毛姗姗来迟。

  两人灰头土脸,神色憔悴。

  “没事吧,宋桥,事情处理得咋样了?”

  海哥起身问道。

  宋桥无奈堆了一脸笑意。

  “没事,就赔钱嘛!能用钱解决的事儿,那都不是事儿!”

  “没事就好,来,我们边玩游戏,边喝酒,一醉方休。”

  大壮继续张罗。

  宋桥在人堆里寻找着他家女神:赵瑜。

  想着宋桥应该是在找自己,也难怪,她一直给他看的是背影照,不见正面。

  “宋桥。”

  赵瑜轻唤了一声。

  灯光略显昏暗。

  走近一看,赵瑜真是那种不负期待的好看。

  宋桥欣喜万分,之前的种种不开心一扫而光。

  “你是……赵瑜!握瑾怀瑜的那个瑜!”

  面对宋桥的呆萌,赵瑜会心一笑。

  赵瑜这春风一笑,彻底化了宋桥的心。

  “其实我今天来,是想跟你说清楚一件事情。”

  宋桥依旧一脸嬉笑。

  “你说你说,我听着呢。”

  赵瑜正准备开口,大壮一吆喝中断。

  “大家赶紧坐好,国王游戏要开始了!”

  “赵瑜,我们先玩游戏吧,待会我们再说。大壮这人,你不配合他,一准跟你急,这鸡贼酒量强大,惹不起。”

  宋桥倒是实在,更识时务。

  望着宋桥对赵瑜有说有笑的样子,张墨不自然的心有火烧,可他也只能默默新启了瓶酒,一个人盘坐在一边。

  “张墨,过来呀,别自个儿杵在那儿!”

  菲菲亲自去请,软磨硬泡一番,终于把张墨拉到游戏阵营里。

  宋桥起初是见了美人忘了兄弟,看着张墨过来,赶紧贼笑着起身相迎。

  “还是我墨哥靠谱呐!今晚辛苦哥们做护花使者,嘿嘿!”

  宋桥眉开眼笑着凑近张墨耳旁嘀咕。

  “赵瑜真是漂亮!贼漂亮的那种!那模样,那气质,那笑容,就刚刚凑近那一会儿,哥们的小心脏跳得不要不要的。真是捡到宝了!不枉我一番死守呐!”

  张墨端着酒瓶一股脑的直送咽喉,心里五味杂陈。

  “少喝点,哥们怕跟你家那口子交代,惹不起。”

  宋桥一把夺了张墨手里的酒。

  “赵瑜,你别见怪,我这哥们,今儿高兴,停不住喝。”

  赵瑜从一旁的桌上抽了些纸巾,递给张墨。

  眼前的是,是一只纤纤玉手,张墨有些恍惚。

  “你俩有完没完,游戏开始了,赶紧抽牌呐!”

  大壮扯着大嗓门朝着宋桥张墨喊道。

  “各位观众!本王在此!嘿嘿!先摆上罚酒,先4瓶吧,免得你们说本少爷站着游戏不腰疼。”

  何少拿着大王牌满场嘚瑟。

  “何大炮,我是梅花A,敢不敢喊我。”

  薇薇故意挑衅。

  “别以为海哥罩你,我就不敢点你!好,梅花A和梅花7,两人猜拳,输的一方脱裤子,由赢的一方在其屁屁上写上:此人超贱。然后合影。哈哈,看你还敢不敢这么嚣张!”

  “我靠!何少,你也太贱了吧!”

  “就是,此等贱招都被你想出来,呕血佩服!”

  海哥与薇薇彼此笑而不语。

  “谁叫你爷爷我是国王。愿赌服输。薇薇,赶紧亮牌!”

  赵瑜见一旁的宋桥表情难为,估计是中雷了。

  “何大炮,睁大你的钛合金眼看清楚咯,姑奶奶是什么牌。”

  薇薇得意着摊开牌,梅花3。

  “我去!你个大骗子!赶紧的,梅花A和梅花7,出来啊!”

  宋桥和阿城两个倒霉鬼蔫了似的站起来。

  “原来是你们两个呐!哈哈,难兄难弟!赶紧的,猜拳定输赢。”

  何少性急的拉着两人到人群中间。

  宋桥一脸无辜地望着赵瑜。

  “哥们,今晚看谁要脱裤子了。”

  城哥一脸坏笑。

  “哎哎哎,别,城哥,你看呐,今天哥们的女神在场,好歹留点面子嘛。这样,欠你一次代练,外加一顿饭,待会儿我出布。”

  宋桥跟城哥两人耳边磨叽一番。

  “别,游戏精神!少哔哔,赶紧!”

  众人催促,起哄。

  两人猜拳,三局两胜,宋桥败阵。

  “妈呀,真让我一大老爷们当众脱裤子露屁股啊!”

  宋桥百般难为情,别扭至极。

  “愿赌服输,别磨磨唧唧,大老爷们敢作敢当呐!”

  大壮一吆喝,不给台阶,带头去扒宋桥的裤子。

  望着人群里捂着嘴笑的赵瑜,宋桥倒是轻松开来。

  “得了得了!来来来,今天注定是被你们这帮孙子整死。哥们自己脱成了吧。”

  宋桥利索着一把脱了裤子,趴在地上。

  “城哥,口红借你,赶紧写字。哈哈!”

  薇薇是神助攻上场。

  城哥张牙舞爪的一顿写着。

  一群人哄笑着一拥而上,各种摆拍。

  宋桥嘴里骂骂咧咧,誓必‘报仇’。

  回到座位,宋桥一脸苦笑尴尬望着赵瑜。

  “我平时不是这样的。今天这帮孙子,太能折腾了!见笑了。”

  “没事,挺可爱的。游戏嘛,本来就是闹腾来着。”

  赵瑜轻松回应,抹着笑,倒是给了宋桥不少‘安慰’。

  众人不亦乐乎,马不停蹄的第二轮。

  “来了!当当当当!终于轮到我做国王了!”

  大壮高举国王牌,搞事之心有如神助。

  “这把,咱们升级再玩大点,怎么样!”

  一呼众应,一片吃瓜群众模样。

  张墨低着头翻看手机,两耳不闻窗外事的架势。

  赵瑜时不时观望张墨的举动,脸带好奇。

  “先摆罚酒,6瓶!大家别眨耳朵呐,我宣布,梅花6和梅花9,猜拳,输方给赢方‘舌头刷牙’!怎么样,刺激吧!带劲吧!哈哈哈哈哈!”

  大壮满脸奸诈,仰天长笑。

  “我靠!大壮,你怎么比何大炮还神坑!万一我等女生中标了岂不是想死啊!”

  菲菲一脸鄙夷的开怼。

  “玩不起就喝酒啊,六瓶而已,对你菲姐而言,洒洒水啦。嘿嘿。赶紧亮牌,喊中的‘壮士’赶紧出列。”

  出乎所有人意料的是,大毛拿的梅花6,赵瑜拿的梅花9,史上最惊奇的组合。

  “大毛,真是便宜你小子了,看来也不是一衰到底嘛!”

  大壮再度带领众人‘神坑起哄’。

  “我看还是算了吧,大壮哥,赵瑜……我桥哥,不不不,这绝对不合适!我认输,我喝酒。”

  大毛接收着宋桥快瞪出血来的‘恶煞’眼神,赶紧认怂退缩。

  “君子游戏!愿赌服输!你说什么就是什么,我这国王不要面子的啊!再说了,即使是你单方面认输也不行,另外一方如果不认输游戏还得继续,不然罚酒翻倍,十二瓶!都认输的话,也得各罚六瓶。”

  大壮生拉硬扯将大毛拉出列。

  听到赵瑜的名字,张墨猛然抬起头,瞧见赵瑜刚好也望向自己的方向,两人四目相对,流光淌淌。

  大壮特意上前去‘恭请’赵瑜。

  宋桥一把抓住大壮伸出的手。

  “哥们你这是玩大了,赵瑜一个弱女子,你也舍得狠下‘毒手’。”

  “弱女子?宋桥,你可是没见刚来那会儿,赵瑜替张墨罚酒,那叫一个爽快!”

  大壮说完趁势甩开宋桥的手,准备一把拉上赵瑜。

  一只强而有力的手臂伸过来,将大壮的手掐住,悬在半空中。

  “嘿,哪个孙子这是!”

  大壮红了一脸,炸了毛,转脸一看,竟然是张墨。

  “大老爷们的,欺负一个小姑娘算什么!等着。”

  众人愕然,宋桥和大毛傻了眼,赵瑜略带意外地望着张墨。

  只见张墨一个飘身,三下五除二的将桌上十二瓶酒全部打开。

  “我勒个去,张墨这是什么情况,一人挑大梁这是!”

  菲菲捂着嘴,抑制不住的错愕。

  “什么一人挑大梁,这分明是英雄救美嘛,张墨真是条汉子。”

  薇薇对局势洞若观火,领会着‘内情’,眼角笑意连连。

  “墨爷威武!墨爷牛逼!墨爷酷炸天!”

  周遭一片起哄震天,张墨几乎以秒速在一瓶接一瓶的灌喉,姿势酷炫。

  大壮目瞪口呆,满不服气,自己做的局这就这样被张墨这匹黑马给破了。

  宋桥不经意望见赵瑜看张墨的表情,是陶醉而欢喜的模样。

  十二瓶,一饮而尽,洋洋洒洒,好不痛快!

  众人欢呼,迷妹嚎叫,各种打call。

  “张墨,你坏了游戏规矩!我是国王,我说不算!”

  大壮心有不甘,非要搅局。

  “你不是一直想要我的游戏大神号么?送你了,赶紧闭嘴!”

  张墨一个回呛,潇洒利落。

  大壮赶紧捂紧了嘴,心花怒放,恨不得原地起舞三百回合,美滋滋地退下。

  看这情形,越发觉着不对劲,宋桥心里堵得慌,顺手将之前从张墨手里夺下的酒拎起来,一顿狂灌。

  感受到宋桥的郁闷,当下的赵瑜并不想急着去说明什么,她想等人群散去,单独跟宋桥好好解释所有事情。

  一瓶接一瓶,宋桥越喝越来劲。

  接下的一轮,张墨和海哥抽到了玩家牌。

  薇薇发布的游戏内容是:给现任打电话,向对方求婚。求婚成功的,免罚;求婚失败的,罚酒10瓶。

  “嘿!薇薇你真是会给自己谋福利啊!你这是逼海哥当场‘就范’不是。”

  城哥见势起哄,拉着大壮壮胆,联手推海哥‘下火坑’。

  “别老哄着我一个呀!不还有张墨嘛!”

  海哥顺势将‘火力’引向‘同病相怜’的张墨。

  “张墨,这回你可是跑不了了,罚过酒的不可以再罚,必须执行国王命令哦。”

  见海哥不好整,城哥边叫嚷着边将‘火力’也对准了张墨。

  “除了这个,其他都行。”

  张墨不配合,脸色比乌云还黑。

  “怎么了?装单身啊?到底是不敢求婚,还是压根连女朋友都不愿意承认有?张墨!你装什么大爷!”

  宋桥突然一声怒吼,窜起身子一拳挥向张墨。

  张墨始料不及,被宋桥重重揍倒在地。

  大伙儿赶紧劝架,两边拉开。

  “张墨,你个伪君子,你个真小人!明明都有黄艺了,还要来抢我的女神!我今天非要让赵瑜看清你丫的真面目!”

  看见兄弟歇斯底里的样子,张墨并没有认真还手。

  赵瑜扑来过去挡在张墨身前,试图阻止宋桥的疯狂进攻。

  宋桥酒气熏天,怒火中烧,杀红了眼一般,一把将赵瑜狠狠推开。

  “宋桥你个王八蛋!女人都打!”

  张墨一个纵身腾空而起,连踹几脚,宋桥应声倒地,呜呼哀哉。

  一番混乱,众人都傻愣住了,如化石立地。

  菲菲赶紧将音乐关了,大喊着停手。

  张墨赶紧将赵瑜扶坐在一边,转身将手机丢给宋桥。

  “打啊,我让你打个够!”

  看着宋桥趴在地上仇恨的眼神,张墨嘶吼道,心如血滴。

  “你个伪君子!今晚立马让你现形!”

  宋桥仍不心死,当众赶紧拨通了黄艺的电话。

  “喂,黄艺,张墨这个畜生背着你要出轨,你赶紧来!我们在……”

  电话那头,黄艺沉默了,大家默契着屏住了呼吸。

  “宋桥,我跟张墨……已经分手了。我不管你们是在玩游戏戏弄人还是怎么,以后他的事情,你不需要告诉我,跟我无关,就这样吧,挂了。”

  在一片哗然声里,手机‘轰然’落地,宋桥仿佛酒醒了一般,忽而立起身子,眼神呆滞,一言不发,看看手机,再看看张墨和赵瑜,不禁大笑着痛哭。

  “小兔崽子!你丫的疯够了没有!现在你满意了?高兴了!”

  张墨捡起手机,狠狠甩上门,走罢。

  海哥瞧着尴尬到了外婆桥的此般情形,唉声长吁一口气,招呼着大伙也都纷纷散了,各回各家,各找各妈。

  “海哥,我留下来看着宋桥吧,有些话,得说清楚。”

  赵瑜表情镇定,思绪有条不紊。

  “成!那大毛也跟我走吧,留在这儿也没啥用。有事电话。”

  拿好纸笔,海哥留下手机号码,递给赵瑜,拉着大毛离开。

  所有人都陆续离开包厢,赵瑜平复心情,准备跟宋桥好好聊聊。

  宋桥一脸颓然,深陷独处的混沌世界。

  “看来也该是时候说了。我知道你现在比任何时候都清醒。”

  赵瑜说着,俯下身子,静坐在宋桥旁白。

  宋桥没回应,身子忽的微微颤动。

  “其实你一直在聊的人,并不是我,而是我的室友,悠悠,翟悠然。”

  赵瑜语气平和,不紧不慢地道来。

  就在此时,宋桥反复被电击了一般,加重了颤怵,转过脸,眼神死死地盯着一旁的赵瑜,表情苍如蜡色。

  “我知道这么说,非常突然。你惊讶、生疑、愤怒,我都理解。当初机缘巧合,你和悠悠互加了QQ号,原本悠悠只当多交个朋友,但往后的日子,你的幽默和仗义,让悠悠渐生好感,而且越陷越深。”

  在一旁眼神泣血的宋桥,嘴角僵硬着憋出一丝苦笑。

  “哼,那她为什么不出来见我,反而是你赴约。”

  或许是想缓和下死寂的气氛,随手提起一只酒瓶,赵瑜仰头独饮。

  半瓶酒下肚,赵瑜一抹嘴角酒星子,望向宋桥。

  “因为悠悠已经有男朋友了。两人从高中开始相恋,后来考上不同的大学,就变成了异地恋。自从异地后,两人经常吵架,也就在这个时间,你出现了。其实这段时间悠悠也很痛苦,一边是那么多年的感情,一边是你的痴心等候。这也是当初为什么悠悠会以我的身份去跟你聊的原因,她怕被揭穿。”

  “所以她让你来继续骗我?!”

  宋桥攒紧了手心,声带沙哑。

  “悠悠是无法面对你。因为她不敢保证如果真见了你,会不会做一些理智不可控的事情,毕竟,你在她心里,已经有位置了。”

  说到这里,赵瑜感觉心里的一块大石头落了地,吁口气,饮毕剩下的半瓶酒。

  一阵沉默后,宋桥突然‘轰’地跪倒在赵瑜面前,呼吸急促。

  “你可以带我去见见悠悠么?我现在特别想她!我真的特别想她……就见一面,无论她怎么想,怎么抉择,我都尊重她。”

  说完,宋桥像个孩子般呜咽起来,无辜而委屈。

  “这个我恐怕帮不了你,悠悠已经申请休学离校了。她想静段时间,看清楚自己的心。今天我来,也是受她受托,毕竟,她欠你一个交代。”

  “那我以后还能再见她么?”

  宋桥诚恳地问道。

  “看缘分吧。我也希望悠悠能真正想明白自己要的是什么。好了,该说的都说清楚了,我得走了。宋桥,希望你振作起来,如果有天悠悠回来了,她也不想看见这么一蹶不振的你。再见。”

  望着赵瑜远去的背影,那一刻,宋桥的心,如初春融雪,渐渐释然。

  图书馆一侧,废旧小楼道,仅一盏忽明忽暗的墙灯。

  张墨背倚着墙,在墨染的夜色里挥霍着缥缈烟圈。

  张墨即夜,夜即张墨,一般的深沉,一般的静默。

  信息弹出:今晚这么安静,不会睡了吧?

  回过神来,张墨看了眼,发来信息的是:行走的十爪鱼。

  张墨指尖敲下几个字:还没,在图书馆。

  行走的十爪鱼:这么晚了,图书馆还开着门?

  张墨回复:图书馆侧门,一处早就废弃的楼道口。

  行走的十爪鱼:哦。杜拉斯的《情人》,看完了么?

  张墨回复:还没,看了三分之一。

  “张墨。”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