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仙侠奇缘 仙侣奇缘 避尘斋

第051章 山水知何处(四)

避尘斋 一岁安 2007 2019-08-26 22:37:00

  不多时,地面又恢复平静,硝烟散去,那个村子依旧还在,却改变原本的样子,整整齐齐的按南北排列着。

  白夕罗顿愣在原地,“所以,这两道封印就是为了让房子换个方向?”

  张龄也不知怎么回事,蹙着眉盯着前方,白子修走到白夕罗身边,贱兮兮的开口,“什么情况,小公子,你这确定没用错法术?”

  话还没说完,白子修突然被人一脚踹开,骂人的话还没说出口,只见一把通体黑润的剑飞驰而来,白夕罗下意识一把握住。

  白夕罗细细打量那把剑,剑柄处刻着两个字,白子修本来还想骂人的,见张龄是为了剑飞来不伤到自己,于是又默默咽了回去。

  他揉着屁股凑上前去,趁着他们二人面面相觑的空档,想拿过剑看一眼,“我看看。”

  于是从白夕罗手里接过剑,白夕罗刚刚松手,那剑就不受控制的落地,白子修下意识接住哪知道一把小小的剑,仿佛有千斤重,他被瞬间带倒在地,手指被压在剑下抽不出来,“疼疼疼!”

  说着手指着剑示意白夕罗挪开,白夕罗抱着胳膊,“你又要干什么,又想骗我?”

  白子修连连讨饶,“不是!小公子,大兄弟,大哥,你快拿起来,我真的拿不动!”

  白夕罗又看了半晌,盯着白子修憋猪肝一样颜色的的脸叹了口气,“好吧。”

  白子修抽出手,抱着胳膊疑惑的看着白夕罗慢悠悠的抚剑的样子,不由自主的看向张龄,“怎么她就拿起来了呢?”

  白夕罗不信,暗自瞪了白子修一眼,把剑递给张龄,“我不信他,张龄你试一试。”

  张龄闻言,沉默的接过剑,也如刚刚一般,白夕罗甫一松手,张龄闷哼一声,剑重重的插进地面里。

  白子修嗤之以鼻,“你看,我没骗人吧,你还不信我,真是。”

  白夕罗诧异,“为什么,我能拿起来啊?”

  张龄垂下眸子,看了看剑柄上的字,“承影,这剑认主,本身就是你的剑。”

  白夕罗更加迷茫了,“这怎么可能呢?”

  末了看了一眼白子修伏在张龄耳边道,“我是茶花精,修的天地灵气,哪里来的佩剑。”

  张龄沉默,白子修看着嘀嘀咕咕的他们两个人,“哎,你们两个这样就没意思了啊,什么事还要背着我。”

  白夕罗又瞪了他一眼,张龄盯着承影剑若有所思“或许,是前世。”

  语罢,张龄自顾自朝着村子里走去,白子修喊他,“张公子,里面还有悍尸呢,你快回来!”

  白夕罗手执承影剑抵住他的脖子,狐疑的开口道,“你怎么知道他姓张?”

  白子修手呈投降的姿势,十分委屈的开口道,“不是你叫他张龄吗?”

  白夕罗闻言嗖的收回剑,白子修追上她的步伐,“不过,小公子,我还不知道你的名字,你叫什么呀?”

  白夕罗不理会他,自顾自追上张龄的步伐,“里面是不是没有悍尸了?”

  张龄点了点头,“百鬼封城,镇压此剑,剑既然已出,百鬼自然散去。”

  白夕罗点点头,“不过这剑封印的法子,为何如何诡异?”

  张龄不语,白夕罗自顾自猜测,“难道我的前世,是个很凶残的人?”

  张龄还是不语,白子修把他们的对话听进去了,上下打量着白夕罗,“就你,算了吧。”

  白夕罗气的七窍生烟,剑又抵上他的脖子,“怎么,我不够凶残啊,用不用我送你去喂悍尸啊!”

  白子修虽然讨饶,却没有害怕的意思,只把她故技重施当成小孩子把戏。

  进到荒氏村里面才发现,天已经蒙蒙亮了,本来还想休息一阵,眼下只得速速通过村子继续赶路。

  白夕罗鬼使神差的在进村之时又往之前那个屋子里看了看,果然没有了棺材,只有些破旧的不能用的家具,整个村庄荒无人烟。

  出了村子时,天色已经亮起来了,白夕罗看向白子修,“好了,现在也过了村子了,你不是要去通州吗,就此别过吧。”

  白子修挠挠脑袋,“好好,昨晚多谢两位兄台相助,白某就此告辞。”

  白夕罗总想着让他赶紧走,她好问张龄些问题,哪知道张龄突然开口了,“白公子,后会有期。”

  白夕罗吓了一跳,张龄这样沉默寡言的人还真难得说出后会有期这句话。

  白子修嘿嘿一笑,又看向白夕罗,“小公子,我这都要走了,你都不舍的告知名字?”

  白夕罗翻了个白眼,“那你记好了,我叫白夕罗。”

  白子修又贱贱一笑,“白公子,三百年前,我们也是一家,白某告辞。”

  白子修总算是离开了,白夕罗跟着张龄行进,“张龄,我们到底要去哪?”

  张龄目视前方,“去取我的东西,很多年前落在那里的东西。”

  白夕罗很是好奇,“什么东西。”

  张龄摇摇头,“不知道。”

  白夕罗比他还疑惑,“你要去取东西却不知道是什么东西,那谁让你取的呀?”

  张龄目光迷离,似乎在回忆着什么,“我的记忆。”

  白夕罗觉得张龄这个人很神奇,没朋友没亲人,光有一个避尘斋,避尘斋是谁建的,为什么要建,为什偏偏是张龄守着避尘斋,白夕罗有好多问题。

  只可惜,张龄不会回答就如同他们第一次见面,她问了那么多问题,他只回了一句。

  白夕罗用手搭成凉棚看了看远方,“这是触云山的方向呀,你的东西在触云山?”

  张龄点点头,“嗯。”

  白夕罗又道,“触云山是百山之首,出了名的清冷端正,我们取了东西就走,可不要招惹他们山上的人,尤其是摘星阁。”

  张龄一反常态的问道,“怎么,他们杀人。”

  白夕罗摇摇头,“那倒不是,我只是怕我这精灵被他们收了,这一千年我就白白修炼了。”

  张龄面不改色,“你既然说了摘星阁雅正,断然不会为难你一个茶花小妖,再说,还有我。”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