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仙侠奇缘 仙侣奇缘 避尘斋

第036章 人间雪满头(九)

避尘斋 一岁安 2020 2019-08-11 20:22:03

  伞渐渐被他打开,张龄突然拦住他的手,“你想好了,这场梦只会反反复复的重复同一天的情景,你确定还要继续吗。”

  白漠尘笑了笑,委实苦涩,“至少我还能看见他,至少,他还在。”

  语罢,那双只剩窟窿的眼睛开始流液体,浓黑色的血液泊泊而出,枯树一般的手撑开那把伞。

  白漠尘在一处碧绿水草丰茂的草地上醒来,他看了看自己变的年轻的手,缓缓起身看了看四周,不远处木屋赫然在目,白漠尘墨色的袍子飞扬,他只想快一点,再快一点,好早一些看见他。

  他的呼吸有些梗滞,几十年了,这一刻他反倒不敢去推开那扇历经风雨摇摇欲坠的木头门了。

  “何人。”

  声音自身后响起,白漠尘浑身一个战栗,这是午夜梦回里他思念的声音,如今就在他的身后。

  白漠尘手颤抖着放下,缓缓转过身,来人白色银丝衣袂微微飘扬,手里赫然是那把他再熟悉不过的逐浪。

  似有一行清泪滑落,他说的艰难,“如风,你终于回来了……”

  元如风后退一步,警惕着看着上前一步的白漠尘,手里的逐浪通体灌注灵力,白漠尘笑了笑低头擦去脸上的泪水,喃喃自语,“罢了,就算让你杀了我,我也无憾了。”

  也真的不出白漠尘所料,元如风的逐浪不近情面的直直的插进他的胸口,他闷哼一声,应声倒地,元如风有些慌张,晚些才反应过来他是没有恶意的。

  于是急急上前,“这位公子,对不住,我来帮你疗伤。”

  白漠尘就这样盯着元如风给他注入灵力,这么多年,他都快忘了疼痛是什么感觉了,挖眼睛的时候很痛,可那也没有失去如风那一刻痛。

  曾经沧海难为水,除去巫山不是云。

  他曾经撕心裂肺过一次,后来再多的苦难,都算不上什么了。

  “这位公子,在下元慎字如风,实在对不住,在下的逐浪误把公子当作邪魔外道,伤了公子,如风愿意供养公子,直到公子痊愈。”

  白漠尘喉头哽咽着,末了突然破涕为笑,“在下白裳字漠尘,此番就有劳如风兄了。”

  逐浪没有认错,白漠尘就是邪魔外道,他看着自己胸口处透过层层白布渗出的血,竟然觉得无比欣慰。

  元如风正在灶台边生火,不多时竟浓烟滚滚,随着剧烈的咳嗽,元如风捂着口鼻进来拉着白漠尘出去,白漠尘亦被呛的说不出话。

  “咳咳咳,原本想让漠尘兄补补身子,想不到竟把火生成这个样子。”元如风自嘲道。

  白漠尘终于喘过来气,看到元如风蓬头垢面的样子忍不住笑,“如风兄,看来你没有生过火吧。”

  元如风擦了擦额头,烟灰蹭的满头满脸,他有些脸红,“说来惭愧,漠尘兄来之前我都是吃果子果腹的,偶尔打打野味儿,生灶台火这事,的确是第一次。”

  白漠尘笑了笑,也不敢太用力,伤口还在渗血,他抬手擦了擦元如风额头的烟灰,“我来吧。”

  白漠尘寻了些干柴,缓缓蹲下身,不多时灶台已经烧的很旺了,元如风蹲在一边,美其名曰学习生活经验,“想不到漠尘兄还会做这些。”

  白漠尘叹了口气,找了块木头坐在地上,“我父母在我九岁时候就死了,若我不会这些早就饿死了。”

  元如风有些欲言又止,末了轻轻开口道,“对不起,揭起了漠尘兄的伤心事。”

  白漠尘摇了摇头,亮晶晶的眼睛直直的看着元如风,“不,我的伤心事,远不止这些。”

  元如风自然什么不明白的,只是看着白漠尘赤裸裸的目光,心有不安。

  米缸已经见了底,蒙了一层灰,可见很久未用,白漠尘心生疑惑,他连生火都不会,又哪里会种稻谷呢。

  果然元如风挠了挠脑袋,有些不好意思,“这山下有农庄,我都是自取,然后留下银两。”

  白漠尘哭笑不得,生了半晌的灶火,竟然是没有米的。

  元如风道,“漠尘兄稍等片刻,我即刻便回。”

  白漠尘心里有些惶惶的,再次看见他便忍受不了他离开自己的视线,白漠尘急急上前攥住他的手腕,“不许走!”

  元如风被吓了一跳,怔怔的开口道,“漠尘兄,我只是去山下农庄讨些米来。”

  白漠尘眸子慌张,“我同你一起。”

  于是元如风便带着受伤的白漠尘一起,下山讨米。

  两个人躲在农户外面的栅栏后,悄悄的等着主人们进屋去,他们好去院子里收正在晾晒的米。

  白漠尘头大如斗,悄声问道,“如风兄,为什么我们不正大光明的和主人家买些,反而在这里偷偷摸摸。”

  两个七尺男儿缩在栅栏后边,一黑一白两道身影,很是有碍观瞻。

  元如风低声道,“我不想让他们知道我住在山上。”

  白漠尘汗颜,“如风兄,你这规律的取米放钱,人家肯定已经知道了。”

  元如风诧异的看着白漠尘,“有道理。”

  于是元如风理了理衣衫,抖去身上的尘土,缓缓的走进了那户人家的院子,故意在门前转悠了几圈,却没有人搭理他。

  白漠尘抚着胸口,缓缓绕到了主人家房子后面,屋子里确实有一对夫妻,此时正在嘀嘀咕咕说着什么。

  “老头子,这人今天怎么不取了,咋还在院子里溜达上了。”

  “不知道啊,再等等吧,往日都是取了米就走的,还留下那么多钱,再等等不急。”

  白漠尘忍俊不禁,又绕道了前院,远远的开口道,“如风兄,取米吧。”

  元如风诧异的开口道,“不是说要正大光明的取米吗。”

  白漠尘转睛一想,“现在不是挺正大光明的吗,好了,我们回去吧,我胸口好疼啊。”

  苦肉计从来不会失策,果然元如风上前扶住白漠尘,“好,好,我们这就回去。”

  语罢随手收了些米,放下银子转身搀扶着白漠尘,白漠尘手紧紧的揽着他的腰肢,嘴角挂着一丝得逞的笑。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