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仙侠奇缘 仙侣奇缘 避尘斋

第035章 人间雪满头(八)

避尘斋 一岁安 2051 2019-08-10 22:14:59

  白漠尘嘴角微勾,忽然不知在默默念叨些什么,元如风想起来他在雷戒台的一幕,急急的开口道,“道人,别让他念咒,他会招来恶灵的!”

  衿容道人当然明白招来恶灵是为何意,千年前的伏诛九麓元尊之战,他也参与其中,他太清楚净魂的威力。

  衿容道人手疾眼快,毫不留情的一拂尘下去,整个木屋都瞬间被震裂,挂着蒲草摇摇欲坠。

  白漠尘抚着胸口,偏头看着半坐在地上的元如风,“你好狠的心啊,你要杀了我吗。”

  元如风冷笑着,“恶有恶报,你杀了那么多人,你该死。”

  元如风撑着逐浪站起身,血肉模糊的身体一步一步靠近白漠尘,白漠尘躺在地上一动不动,逐浪渐渐对准白漠尘的心脏,他看着元如风笑,“如风,剥丹真的好痛啊,你感觉到了吗。”

  元如风只觉得心口处好似火烧一般疼痛难忍,与之相较,身体上任何部位的疼痛,看起来都微不足道。

  逐浪落在地上,冰刃与地面发出啷当的声响,震的人心发慌,白漠尘看着元如风撕心裂肺的样子,“你感觉到了吧,我疼了四十九天。”

  元如风的泪水顺着眼角滑落,白漠尘的灵力还在稀释,过不了多久,他就会像普通人一般,手无缚鸡之力。

  突然,天空乌云密布,远远望去,远山如黛,乌云压境,铺天盖地而来,衿容道人眉头紧蹙,“不好,净魂!”

  元如风痛苦之下还是顺着衿容道人的视线看去,远处的天边一如在雷戒台时一样,黑压压的一片源源不断的涌来。

  白漠尘躺在原地放肆大笑,“老头,你就等着被撕碎吧。”

  衿容道人再次抽在白漠尘身上,他灵力不支,纵使净魂再厉害他也撑不了多久。

  净魂的前提是要有足够强大的灵力,元如风知道这一点,看着衿容道人在恶灵面前节节败退,强撑着身子起来,手执逐浪,抵住魂魄的攻击。

  白漠尘看着元如风不堪一击的身体摇摇欲坠,“如风,你会死的!”

  元如风像是听不见他的话,只是拼命挡在衿容道人前面,白漠尘咬了咬牙,轻轻开口道,“元如风,这是你逼我的。”

  语罢咬破了自己的手指,利落的画了一个符,附在自己掉落的佩剑弦落的剑身上。

  元如风没看见这一幕,却被衿容道人尽收眼底,这应该就是嗜血咒,以活人血液为媒介,符咒附在剑身,为献血之人杀掉想杀之人。

  衿容道人在摘星阁藏书阁的古籍上大致看过嗜血咒的画法,但是久久不解其口诀,现在有白漠尘念口诀,在白漠尘杀自己之前,忙咬破自己的手指,趁着白漠尘不注意,附在了他的佩剑弦落之上。

  元如风看着衿容道人的手法,“师傅,您在做什么。”

  衿容道人没回话,元如风突然感觉魂魄的力量渐渐弱了下来,只见浑身黛色的雾团渐渐朝远处散去,元如风下意识看向白漠尘,只见他紧闭着双眼,面色苍白。

  元如风有些于心不忍,撑着身子低头见看他,“漠尘……”

  哪知道白漠尘突然睁开眼睛,对着元如风邪邪一笑,元如风反应过来看向自己身后,弦落凌空而起,直直的朝着衿容道人的胸口插去,元如风的话还没说出口,衿容道人却念了一个诀,弦落突然改变方向,冲着白漠尘飞驰而来。

  随着一声利刃入体的声音,元如风闷哼一声,他死死的挡在白漠尘身前,而那把本应该插在白漠尘身上的剑,此时正插在元如风胸口处,从前至后,贯穿到底。

  衿容道人痛心疾首的喊到,“如风!”

  白漠尘呆滞,一时间不敢去看他身上躺着的元如风,元如风一口血猛的喷出,喷的白漠尘满头满脸,元如风缓缓抬起手,颤颤巍巍抚上白漠尘的脸颊,“漠尘,我终于,再也不欠你什么了……好好活着……”

  元如风渐渐没了气息,手猛然垂下,缓缓合上了眼睛,嗜血咒汹涌无比,摧魂裂丹,白漠尘清清楚楚的看见他给元如风续命的那半颗内丹,被嗜血咒震的粉碎。

  元如风的身体正在化作一片虚无,白漠尘突然起身,死命的抓着空气中他渐渐淡去的魂魄,“如风,如风你别怕,我会救你回来的,如风,你别走,你别走!”

  白漠尘声泪俱下,到最后元如风化作了一缕微风,恰似他的名字——如风。

  他在半空中一片元如风的魂魄都没有拦住,衿容道人手颤抖的攥着拂尘,抽向白漠尘,“都是因为你!思儒死了,思远死了,如今如风也死了,你到底害死多少人你才满意!”

  白漠尘被盛怒的衿容道人的拂尘抽的一动不动的瘫在地上,这一次他连起来的力气都没有了,只是倒在地上大哭。

  是了,元如风的魂魄被挫骨扬灰,不坠轮回,永不超生,上穷碧落下黄泉,白漠尘再也找不到当初那个护着他的如风了。

  白漠尘想着他说过的话,“往后,我护着你。”

  衿容道人没有杀白漠尘,那是元如风用生命保护的人,衿容道人想或许这就是如风的命。

  白漠尘的灵力尽失,他变成了一个普通人,在仙门或是妖魔面前,手无缚鸡之力的普通人。

  他被人欺负,被人倒泔水,丢烂菜叶,都默默受着,他心里有一个信念,要找到不忍世,他要元如风活过来。

  可那只锁魂里,空荡荡的,什么也没有,与其说他想要如风活过来倒不如说,他想让自己活过来,让自己有活下去的勇气。

  白漠尘缩在角落里,如同街边任何一个乞丐一样,他喃喃自语,“我不能死,我不能死,我要救如风,我要救如风……”

  他不知道流浪了多少年,从满头青丝到白发,后来因为整日流泪,眼睛不大好使了,模模糊糊的始终看不清楚,最后他嫌眼睛累赘,一怒之下挖了自己的双眼。

  几十年下来,一惯有人欺负他,从一开始的反抗到后来的妥协,到现在他都只是默默缩起来祈求,“不要杀我,不要杀我……”

  元如风说过,让他好好活着,他得听话。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