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仙侠奇缘 仙侣奇缘 避尘斋

第034章 人间雪满头(七)

避尘斋 一岁安 2073 2019-08-09 22:32:35

  回了木屋,元如风生起一堆火,兀自看着它渐渐生旺,白漠尘靠着床头休息,看着他的背影一动不动,轻轻掀开被子走到他身边。

  “漠尘,我从前,是个什么样的人。”

  白漠尘的步子顿了顿,狐疑的看了他一眼,沉声道,“你从前是个十分善良的人。”

  白漠尘挨着他坐下,此话也不算说谎,元如风一动不动,“善良?仙门正派之人。”

  白漠尘添柴的手僵住,转头看着他神色阴鸷,“善良不等于仙门正派,想听个故事吗。”

  元如风这才有了反应,转头看向他,白漠尘随手扔了点柴火,噼啪一声柴里的水分被瞬间烧干。

  “从前有一对夫妻,他们很恩爱,还有一个活泼可爱的孩子,后来那孩子修习邪术,误入歧途,他的父母想到的不是救他,而是联合仙门世家杀了他,他才是个九岁的孩子,对了,他的父母就是所谓的仙门正派,你还觉得他们是善良的吗。”

  白漠尘眸子如墨,元如风眉头紧蹙,欲言又止,脚下火花四溅,二人终究是都沉默了。

  元如风已经三日没有说话了,每日都是规规矩矩的给白漠尘烧饭,时而查看他的伤口,大多数都是在窗户边沉默的坐着。

  此日,元如风刚从外面回来,眼看着木屋的门敞开着,心里只觉得不安,急匆匆的进了门,只见白漠尘晕倒在地上,“漠尘!”

  扶着白漠尘起来,随手把上他的脉,才发现他的灵力被重创,此时正在一点点消散。

  元如风紧急的封住了他的穴道,正要给他疗伤,只听门口处一阵巨响,一个蓝衣老者立在门口处,冷冰冰的盯着他。

  元如风把白漠尘护在身后,起身召唤出逐浪,老者沉声开口道,“孽徒,你要杀你的师傅吗!”

  元如风拿剑的手微微颤抖,兀自轻语,“师傅……”

  蓝衣老者看了看他身后的白漠尘,“你知不知道他是谁,复原了九麓元尊的净魂,从光阁的叛徒,你同这样的人厮混在一起,你还是不是元如风!”

  元如风眸子微震,“我不知道,我不记得……”

  蓝衣老者怒气冲冲的开口道,“让开,我解决了这个祸害,带你回去认罪!”

  元如风思维混乱,头像炸开一般疼痛,却死死的守在白漠尘前面,“不!他不是祸害,他救了我。”

  老者的耐心已经被他磨没了,“元如风,让开,否则我连你一起杀!”

  元如风手里的逐浪又攥紧了几分,坚定的摇头,“我不!”

  蓝衣老者的拂尘抽下,元如风却突然扔下逐浪,死死的抱住白漠尘,把他紧紧护在身下,拂尘打在身上好似利刃一般疼痛,他的灵力在身体破溃处散发。

  老者见此,急忙收了拂尘,“怎么会,你的灵力,怎么会如此混沌?”

  元如风的血染在白漠尘的胸口,白漠尘缓缓睁开眼睛,虚弱的开口道,“如风,不必保我,快起开……”

  元如风强撑起身,血迹斑斑的看向老者,老者再次催动灵力,“让开!”

  随着老者的怒喝,拂尘酝出的强大灵力再次抽在元如风的背上,他闷哼一声,血顺着嘴角流下,手臂颤颤巍巍的撑着地面。

  白漠尘爆喝,额头上青筋暴起,“如风!”

  但是抵挡不住的是他散去的大部分灵力,白漠尘的眼泪顺着眼角滑落,元如风抬起头,微笑着看了看他,“我没事……”

  再一拂尘下来,元如风感觉魂魄都被抽离了体外,白漠尘泪如雨下,却推不开挡在他身上的元如风。

  元如风强撑着身体,轻轻开口道,“漠尘,不是恶人。”

  白漠尘颤抖着手抓住元如风的腰,“再也没有人像你这样护着我了……”

  元如风嘴角生生扯出一个微笑,声音出的艰难,“往后,我护着你。”

  白漠尘的泪水扑簌簌的掉下来,老者沉默着收了拂尘,此时的元如风已经血肉模糊,他蹙了蹙眉,疑惑的看见了他脖颈后的银针。

  元如风感觉脖颈处一阵刺痛,转而就是化作一阵剧烈的头痛。

  老者手里捏着那根银针,看了一眼痛苦不已的元如风,随手拎起他,白漠尘眼睁睁的看着元如风像一个破布娃娃一样拎起,嘶吼着起身,“如风!”

  老者狠狠的给了白漠尘一记重击,恶狠狠的开口道,“你竟然封了如风的记忆!”

  白漠尘无力的趴在地上,一点点的爬向老者,“还给我,把他还给我!”

  元如风的记忆犹如脱缰之马奔涌而出,从前的,白漠尘父母的,雷戒台的,太多太多,老者收了灵力,元如风摔在地上,缓缓的抬起头看着白漠尘。

  “白漠尘,你骗我!”

  元如风说的咬牙切齿,泪水顺着脸颊滑落,他撑起身,“你的父母死于谁手,是你自己,弦落是谁的佩剑!”

  记忆里那把弦落直直的插进那对夫妇二人的身体,而执剑之人只是一个九岁的孩子。

  元如风不敢置信的看着白漠尘,“你怎么能这么做,你为什么要这么做!”

  白漠尘嘴角含笑,笑着笑着就笑出了声,血混着眼泪滚滚落下,“不为什么,想这么做。”

  老者不想同他废话,手里的拂尘直直的抽向他,白漠尘五脏六腑都好像被抽裂,与此同时元如风也猛的吐了口鲜血,白漠尘邪笑着看向老者,“衿容道人,你想不到吧,元如风如今同我感同身受,我是怎样的痛不欲生,他也如此!”

  老者正是摘星阁的衿容道人,看着元如风奄奄一息的样子猛的收了拂尘,“如风,你的内丹,为何只剩了半颗?”

  元如风有些不知所云,白漠尘冷笑,“你以为为什么,你罚他雷戒台十道雷戒,足以要了他的命,他早就没有内丹了!”

  衿容道人蹙着眉头,看着元如风爬向白漠尘,元如风声音沙哑,“你说什么,你说什么!”

  白漠尘看着元如风痛苦的样子,大笑着,“元如风,你的内丹是我的,是我的!”

  元如风无力的趴在地上,雷戒台上他以剑自刎,并震碎了自己的内丹,若没有人渡给他内丹,他又如何能活到现在?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