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仙侠奇缘 仙侣奇缘 避尘斋

第032章 人间雪满头(五)

避尘斋 一岁安 2084 2019-08-07 13:01:16

    白漠尘以一人之力死死的抵抗雷戒,元慎虚弱的开口,“白漠尘,我不用你帮忙,你走开。”

  白漠尘施法将元慎转移出雷戒台,刺眼的雷戒再次劈下时,劈在了他用灵力酝出的光罩之上,元慎被白漠尘封在雷戒台下,他挣扎着起身,奈何他破不了白漠尘的结界。

  元慎亲眼看着戒劈在白漠尘身上,白漠尘遍体鳞伤,血肉模糊之下嘴角微勾,“八荒阴灵,四海妖魔,潮生骨冷,魂魄此更!”

  元慎听不清楚他在说什么,只是他说完话,便从四面八方开始源源不断涌上魂魄,一股脑的冲向雷戒台,雷戒劈下只听一声轰鸣,元慎感觉耳朵一阵翁鸣,再去看时泛着妖气的魂魄俱都换骨涅槃,晶莹如水四下散去。

  元慎捶打着结界,“白漠尘,你在做什么!他们会永不超生的!”

  白漠尘负手而立,浑身血污,脸上含笑,仰头看着那些魂魄飞蛾扑火,“嘘,我是在帮他们,与其在这世间无聊的飘荡,还不如挫骨扬灰了的好。”

  思儒惊坐在地上,惧怕的后退,“净魂……是净魂!是净魂!”

  元慎闻言转头看向思儒,顿时醍醐灌顶,这便是书中所说千年前九麓元尊的异术净魂谣。

  净魂可昭四海八荒游荡之魂,或凶神恶煞或朗月清风,都会变成召唤者手中利器,为召唤者赴汤蹈火,最后换骨涅槃魂魄消弭,且永不超生。

  净魂曾一度被三界所不齿,更是在伏诛九麓后便失传,可如今白漠尘却在雷戒台使用净魂。

  白漠尘冷眼看向台下惊恐的思儒,微微一笑,元慎自知大事不妙,“思儒,快走!”

  哪知道话说晚了一步,白漠尘已经操控着魂魄死死缠绕上思儒的脖子,思儒被提起来吊在半空,面色从赤红便成青紫,元慎声嘶力竭,额头青筋暴起,“白漠尘!住手!你放开他!放开他!”

  白漠尘抬着手轻描淡写的看着元慎歇斯底里的样子,微微一笑,“我就愿意看见你这个样子,好看极了。”

  语罢手指轻轻用力,生生把思儒的头拧了下来,登时鲜血四溅,元慎眼睁睁的看着思儒睁大了眼睛,死不瞑目。

  白漠尘拊掌叫好,“真是有趣极了。”

  源源不断的魂魄冲进来抵挡雷戒,终于第十道雷戒劈下,白漠尘随手一挥,如影子一般黑压压的魂魄登时四下散去。

  天空的阴霾散尽,雷戒台恢复了平静,刚刚消弭的魂魄竟然化作一场小雨,好似在冲刷着其中的血腥。

  白漠尘居高临下,随手解了元慎的结界,元慎没有了支撑力轰然倒地,一点一点爬向思儒,身后拖着长长的血迹。

  “思儒……”

  脸上挂着的不知是泪水还是雨水,小雨冲刷着血迹,和着雨水朝着更低处流去。

  白漠尘从高台上一步一步悠哉悠哉的踱下来,仿佛刚刚那个杀人不眨眼的那个人根本不是他,亦根本同他无关。

  元慎抱着思儒冰凉僵硬的身体,又艰难的把他的头放在他的脖颈处,思儒就这样瞪着眼睛,眼里满是恐惧。

  元慎垂头,声音却是在牙缝里挤出来的,“为什么,为什么你要这么做!”

  语罢手执逐浪,直直的朝他刺去,意料之内的没有刺中,反而跌倒在地上很是狼狈。

  白漠尘脸上满是震惊,“元如风,我刚刚才救了你,雷戒是我帮你挡的,你却要杀了我?”

  元慎匍匐在地上突然笑了,白漠尘蹲下身子拍了拍他的肩膀,“如风兄需记得,你已经欠我两条命了。”

  元慎挣开他的手,“滚开。”

  他说的轻描淡写,白漠尘眸子一沉,“你和那些人一样,都是喂不熟的狗。”

  语罢掐住他的脖子,生生把他从地上掐起来,元慎闭上眼睛,似乎在等着白漠尘掐死他。

  白漠尘看着他视死如归的样子,突然震怒,“我凭什么让你死,我还没玩够呢!”

  语罢狠狠的把他甩到一边,元慎摔在石阶上,痛的五脏六腑俱裂。

  他挣扎着起身,头发垂着挡着大半边脸,“既然你说我欠你的,那这条命我便还给你!”

  逐浪势如闪电,在元慎的召唤下,风一般划过他的脖颈,白漠尘阻拦未及时,眼看着他的血四下喷涌而出。

  元慎渐渐闭上眼睛,最后一眼便是天边的浓厚的乌云。

  白漠尘脸上沾染了元慎的血,他木然的盯着元慎冷冰冰的身体,自言自语道,“为什么,我救了你,你为什么这么对我。”

  元慎闭着眼睛,血液泊泊的从他脖颈处流下来,白漠尘轻轻抚摸着他的脸,那样温和的脸。

  雷戒台恢复了平静,一场雨后,曾经发生在这里的血腥似乎都不存在了,随着雨水淹没在了尘封之中。

  白漠尘手里拿着弓箭,急匆匆的追着一只兔子,他兴致勃勃的拎着兔子回去,木屋里一个白衣男子眉眼温柔,此刻正在灶台边熬粥。

  白漠尘声音传来,“如风,今天可以改善伙食了!”

  被称作如风的白衣男子温和一笑,“是了,这冰天雪地,也难为你能猎到兔子。”

  白漠尘微微笑笑,好似山间青松明月,他在一边架起火堆烤兔子,如风在灶台边熬粥,多少年后白漠尘都在想,若时间能永远停在那一刻该有多好。

  雷戒台后,白漠尘锁住了元慎破碎的魂魄,带走了他的肉身,在九天玄冰上冰封了七七四十九天,终于修补好了他的灵魂,白漠尘又逼出内丹,分给了元慎一半,他才得以重新活着。

  剥丹之痛只有白漠尘自己一人知晓,为了让自己源源不断的给元慎渡力,一遍遍的用九天玄冰冰封自己剥裂的内丹,又一遍遍的剥开。

  醒来的元慎忘记了所有事情,醒来只有两句话:我是谁,你是谁。

  白漠尘站在元慎面前,“你叫如风,我叫漠尘,我们是朋友,很好的朋友。”

  如风的容颜一如以往,温润如玉,“漠尘,我是因为什么才失去记忆的?”

  白漠尘刚刚咬了一口兔子肉,这是他自醒来第一次问他这个问题,顿了顿开口道,“因为同那些所谓的名门正派切磋,他们把你从山崖上打落的。”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