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仙侠奇缘 仙侣奇缘 避尘斋

第027章 明镜亦非台(八)

避尘斋 一岁安 2022 2019-08-02 22:41:02

  沙子一点一滴的淹没傅摇情的身体,进入她口鼻,她拼命的挣扎奈何无济于事,绝望的气息笼罩,就在她以为要困在廖青裁的灵识之中时,突然她脚底踩到了什么东西,硬邦邦的,也正是这个东西,得以让她有缓手之力,急急的召唤承影,把她救出流沙之中。

  承影悬在半空,傅摇情不敢轻易下落,她怕落下又是一样的结果,这一口气还没缓过来,突然四周一片漆黑,借助承影散发出的羸弱的光芒,她缓缓朝着四周打探,刚走出去几步,便闻到一股极其难闻的味道。

  傅摇情捂住口鼻,这种味道有让人心烦意乱变得易怒的能力,她赶紧划破手指在自己身边围成血圈,千万不能被迷惑。

  正想着,突然一阵刺眼的光芒,不远处有一座危耸的高台,高台之上她看不清楚是是什么东西,于是御剑飞至高台边。

  看清楚高台的一刹那,傅摇情心里猛然一惊,这个高台是一座塔,一座用尸体堆成的塔。

  傅摇情忍住呕吐的欲望,环着塔飞转了一圈,这座尸塔血迹斑斑,有妖有人,有魔有兽,有的已经变成了骨头架子,有的像是刚刚才死的,还有的顺着尸塔的阶梯流着墨绿色不知名的液体,黏踏踏的。

  傅摇情渐渐往高处御剑,她想看看这座塔到底有多高,奈何飞了许久都没有看到塔顶,她浮在半空若有所思,“廖青裁的灵识里怎么会有如此阴暗的尸塔?”

  正在想着,思绪被咯咯吱吱的声音打断,傅摇情敏锐的感觉到声音是来自塔的另一面,于是屏气,缓缓御剑转到了另一面。

  声音还在继续,傅摇情却找不到声音来处,听着像是从上面传来的,于是抬头看了看,一滴液体黏黏的滴在她的额头,她轻轻抹下来一看,是血,像是掺杂了污物的血。

  傅摇情决定不再废话,不管是什么直接消灭,登时足尖轻点,飞身至那东西身旁,承影幻化出的仙剑快如闪电,就在剑靠近那东西脸颊的一瞬间,傅摇情紧急的把剑导向别处,那东西满脸血污,嘴脸狰狞,头发散乱,却明显是廖青裁的脸。

  那东西显然被激怒了,张开血盆大口,露出尖锐的牙齿,他分明已经不是人了,傅摇情大惊失色飞快的闪身,落在那东西的身后,他从尸塔之中渐渐挣脱开,尸塔应声四分五裂,头颅躯干等一系列零零散散的肢体部位七零八落的轰然落下。

  傅摇情没给他反应的时间,手执承影利落的向他刺去,刚刚靠近,便听见廖青裁恳求的声音,“摇情,我是师兄啊……”

  傅摇情又一次停住,才发现中了他的迷惑,那东西狞笑着,拖着巨大的身躯朝着傅摇情过来,她勾了勾嘴角,自言自语道,“畜生,这一次我若再被迷惑,小爷跟你姓!”

  语罢双手攥住承影,毫不留情的刺向那东西的头颅,即使她听见了廖青裁惊慌失措的叫喊声。

  轰的一声,那东西渐渐裂开,四周的漆黑也渐渐裂开,露出一片澄明圣洁的碧潭之地,傅摇情看着不远处躺着的廖青裁,欲上前去搀扶,突然感觉有一阵黑烟消失在眼前,再去看时便什么都没有了。

  傅摇情施法寻了寻,确定没有异物,这才去搀扶廖青裁。

  “师兄,你怎么样。”

  廖青裁十分虚弱,“摇情,我没事了,还好你来的及时。”

  傅摇情终是耐不住好奇,“那是什么东西,师兄怎么会被它控制?”

  廖青裁声音虚弱,“是穷奇,它趁我虚弱之时侵入,又得了临渊君强大灵力的滋养,在我灵识内想要借我解除封印,重见天日。”

  傅摇情点了点头,她听过穷奇这等异兽,最会蛊惑人心,惩善扬恶,千年前已经被封印了,如今妄想靠着廖青裁强大的灵识冲破封印。

  突然地面一阵震动,傅摇情蹙眉,不好,外面有情况,“师兄,我先解决外面的事了,你快点醒过来!”

  廖青研正在施法帮廖青裁的灵识复原,傅摇情的身体微微一颤,猛的睁开眼睛。

  刚一睁开眼睛,身后的船舱便被一个巨大有力东西戳破,傅摇情灵巧的闪身,大喊道,“青研,保护好师兄,我去引开它再把它的头打爆!”

  语罢飞身出了船,傅摇情冷眼看着,这东西应该是一条修炼成精的八爪鱼,头上罩着覆灵还能这么折腾,看来有些年岁了。

  不朽藏的众弟子正在同那东西厮杀,奈何八爪鱼力气实在太大,频频有人被它的爪子扇飞,傅摇情本来想召唤出承影,鬼使神差的就想起了炎阳赤练,于是从胸口出处血召唤,登时炎阳赤练便幻化成了参天的模样。

  炎阳赤练狂吼一声,八爪鱼的爪子都抖了抖,傅摇情看戏一样坐在船舱顶上,看来这八爪鱼惧怕炎阳赤练。

  炎阳赤练睁开血红的眼睛,死死的盯着水下的八爪鱼,八爪鱼又扑腾了几下,转身钻进水里去了。

  待到风平浪静,江面也恢复了沉静的模样,突然有人惊慌失色的大喊,“不,不好了,罗生哪里去了?”

  傅摇情赶紧站起身,四下望去没有罗生的影子,又有人开口,“我好像看到他刚刚同那怪物厮杀,是不是被拖进水里去了。”

  傅摇情没做停留,对着炎阳赤练勾勾手,盯着它血红的眼睛,“去,把廖罗生给我带回来,然后,杀了那畜生。”

  炎阳赤练听懂了傅摇情的命令,长哮一声钻入水中,水面咕噜噜片刻后恢复平静。

  不多时,炎阳赤练钻出水面,从嘴里吐出血肉模糊的廖罗生,又转身执行傅摇情“杀了它”的命令去了。

  傅摇情赶紧施法,廖罗生肝肠寸断,若不是炎阳赤练回的及时,她可能真的救不回罗生了。

  廖罗生渐渐有了气息,猛的吐出一口水,拼命的对着江面咳嗽,然后在看到自己血肉模糊的脸时大惊失色,“啊!我怎么变成这德行了!”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