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仙侠奇缘 仙侣奇缘 避尘斋

第026章 明镜亦非台(七)

避尘斋 一岁安 2018 2019-08-01 22:02:25

    傅摇情怔愣了很久,结结巴巴的开口道,“我,做什么了?”

  她不自然的轻咳,重音欲言又止,应涣沉声开口,“重音,走吧。”

  眼看着应涣看都懒得看她一眼,傅摇情凌乱,她到底把他怎么了。

  快步回了客栈,傅摇情把廖罗生从马上揪下来,“来来,罗生,师兄和你谈谈人生,昨天晚上,我,都做了什么……”

  她声音越来越小,廖罗生瑟缩着磕磕绊绊的开口道,“我,我也不知道昨天师兄做了什么,就是,就是临渊君好像出去寻尘缘君,顺便把师兄你背下来,好像,师兄喝醉了……”

  一时间犹如晴天霹雳,傅摇情扶额,一世英名毁于一旦,也不知道自己到底还做了什么,于是咬牙,“接着说。”

  廖罗生感觉肩膀上的那只手攥的越来越紧,一时间也不知道什么该说什么不该说,一股脑的和盘托出,“就,就,师兄就扒在临渊君身上不肯下来,是我同尘缘君一同拉下来的。”

  傅摇情一脸生无可恋,抬手示意他别说了,“停,别说了,有点上头,我去缓缓。”

  这才是廖罗生看见的,所以到底有多少他人没看见的出格事,除了他们两位没人知道。

  傅摇情一脚踢在马车车轱辘上,暗自较劲:丢人丢到他姥姥家了。

  重音同应涣自然脚程快些,加上一路上降妖除魔,也在两日内回到了触云山,应涣一回去便把自己锁在了兰苑,任谁去敲门也不理会。

  重音无奈的摇了摇头,转身便看见琮荒在不远处,负手而立,一身白衣,偏偏头发也是白的,反而腰间坠着的月白色连云玉佩多了些颜色。

  “见过阁主。”重音行礼。

  琮荒声音低沉,如果说重音透露出的是少年老成的话,那琮荒便是真正的成熟稳重,他长了重音三千岁,岁月才沉淀出他那一双淡出三界的眼睛。

  “应涣怎么了。”

  重音望了望兰苑的方向,转而微笑着回到,“他没事,不过是在收妖途中结交了新的朋友,有些不适应罢了。”

  琮荒波澜不惊的面上有些吃惊的神色,“朋友,他?”

  琮荒的意重音明白,应涣这样的人居然会主动结交朋友,重音温和的笑了笑,“很稀奇,不过是好事。”

  琮荒点点头又问他,“那你呢。”

  重音有些意外,“重音一切都好,多谢阁主挂念。”

  琮荒淡然的眸子盯着他,“你有没有结交新的朋友。”

  重音语塞,转而想了想,“我们,算是结交了同一个人。”

  琮荒不置可否的点了点头,“这千年来,你也是第一次主动交朋友。”

  重音怔了怔,后知后觉的笑了笑,“算是,在这之前就是应涣同阁主了。”

  琮荒心里有些慌乱,有些着急的开口,“你把我当朋友——”

  重音被琮荒的神情吓住了,他从未看到过琮荒如此失态的样子,他淡色的眸子中似乎充满了希冀,重音因此开口,“当然,亦师亦友,当初若没有阁主点化,怎会今日的尘缘君。”

  琮荒恢复了以往的波澜不惊的样子,沉声回道,“好。”

  不知是不是重音的错觉,他觉得琮荒的眼里似乎有些失望。

  马车又颠簸了两日,终于在天黑之前傅摇情他们一行人赶到了码头,众弟子合力把货物都移到船上,傅摇情在马车里查探廖青裁的情况,廖青裁看起来一切正常,可是就是昏迷不醒,傅摇情腹诽:没道理受个灵力,昏迷这么久啊。

  廖青研试图用自己的灵力去感应,奈何她的资质着实尚浅,没多久便大汗淋漓了,傅摇情拦住她,“好了,别探了,你的灵力尚弱,再探下去就该昏迷两个人了。”

  “可是哥哥昏迷不醒,我又没有办法……”

  傅摇情开口道,“这样,我们先把师兄移到船上,一会我来探灵,看看他到底因为什么昏迷不醒,你在灵识外接应,我们两个合力,应该是没有问题的。”

  三艘船总算是转移完毕,傅摇情没有做停留,立即出发了,庇罗江在墨样的夜色下一片沉寂,傅摇情画了个符咒,登时巨大的紫色渔网状灵力覆盖住广袤的江面。

  廖罗生在另一艘客船的窗户口探出脑袋,“哇,师姐,你这罗网覆灵之术出神入化,上一次看见还是在小时候看廖阁主覆灵。”

  傅摇情抱着胳膊,“想学吗?”

  廖罗生激动的差点从狭窄的窗户口钻出来,“想学想学!”

  “想学就过来,顺便叫上万钧。”

  廖罗生哭音都有了,“不是,师姐,我是想学,但是你得过来帮我一把,我好像卡住了。”

  “……”

  被骗过来的廖罗生拐带着廖万钧上了她的船,傅摇情大咧咧的坐在船头,身边坐着廖青研,廖罗生这才反应过来好像哪里不对。

  “你们两个给我听好了,现在有重要的任务要交给你们,我要探大师兄的灵识,弄清楚他为什么昏迷,在此期间不能有任何人或者其他东西打扰,青研妹妹会在灵识外接应我,你们两个就守好了外边,懂吗。”

  廖罗生似懂非懂,廖万钧微微点头,傅摇情扶额,让他俩过来真是个错误的决定。

  “总之,守好外边,方圆几十里我已经施了罗网覆灵之术,不会有什么大问题,万一有东西冲破覆灵,千万要等我灵识复位。”

  傅摇情划破了指尖,轻轻点在廖青裁的额间,登时她的灵识瞬间被吸入廖青裁的灵识之中。

  傅摇情的灵识虽然在廖青裁的灵识之中,但是感知觉确实真真切切的,刚一进来,便是广袤无际的戈壁滩,傅摇情感觉五脏六腑被摔的碎裂,匍匐着起身。

  烈日炎炎,傅摇情下意识挡住太阳,她准备往前走几步,刚走一步,突然觉得脚底下被什么吸住了,狠狠的将她拖入到沙滩之中。

  傅摇情赶紧催动灵力,死死的扒住身边的地面,奈何四周空荡荡的,即使灵力强大,却无法同拖拽之力抗衡。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