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仙侠奇缘 仙侣奇缘 避尘斋

第023章 明镜亦非台(四)

避尘斋 一岁安 2130 2019-07-28 17:48:54

  承影的速度很快,以迅雷不及掩耳之势划过那人的手,那人手吃痛应声而松,傅摇情顺势摆脱束缚。

  傅摇情蹙眉,这个人的血是蓝色的。

  那人终于缓缓挑开她的面纱,说是个绝美的女子,偏偏蓝色的血管暴起,从脖颈蔓延到额头,整个右脸密密麻麻的血管纵横交错。

  傅摇情眼尖的发现她的没有脚的,宽大的黑色袍子就这样悬空着。

  她对着傅摇情魅惑一笑,“小公子,奴家美吗,要不要留下来,陪我。”

  傅摇情面无表情,声音冰冷,“说,登门城的人呢,你又是什么东西?”

  那女子顿时大笑,在傅摇情面前踱来踱去,“小公子,奴家刚才说过了,城里的人都死了。”

  “是不是你杀了他们!”

  女子故意大惊失色,“小公子不要乱说,那是他们自作孽,你听,他们来了。”

  女子声音诡异,末了傅摇情感觉门外有异动,似乎有一群什么东西正在靠近,她没再同她废话,手执承影朝那女子袭击而去。

  那女子的笑声凄厉刺耳,傅摇情痛苦的捂着耳朵,她感觉那女子就伏在自己背后,“小公子,留下来陪我吧。”

  傅摇情毫不留情的砍向背后,却是一场空,又仿佛在她的左边,“小公子,奴家好孤单啊。”

  她砍过去又是一场空,一时间傅摇情觉得四面八方都是那个女人的声音,一重叠着一重,傅摇情深知自己是中了那女子的迷惑了,于是迅速的割破自己的手指,怒喝,“破!”

  顿时只剩了一个声音,那女子此时正扒在她的身后准备吞噬她的灵识,傅摇情嘴角微勾迅速反转承影,毫不客气的直直的穿透那女子的额头。

  那女子怒目圆睁,蓝色的血液顺着承影滴落,傅摇情收回承影,眼看着那女子倒在地上,苟延残喘。

  客栈大门突然打开,门外的一众人看着傅摇情还有地上奄奄一息的女子都是一惊,廖青裁脸色苍白,抚着胸口,“摇情,没事吧。”

  傅摇情摇了摇头,地上的女子突然爆出一阵笑声,众人纷纷捂上耳朵。

  “死,统统都该死!”

  语罢,傅摇情便听见外边的异动,廖罗生出门查看,“不好了,有一群人朝这边来了,好像……好像都被夺了灵识……”

  傅摇情放出承影去打探,承影在那群人中穿梭,回来时傅摇情眉头紧蹙,“不是人,是尸变,是僵尸。”

  “啊,那他们怎么会过来,是谁操控他们的!”

  傅摇情看向地上马上断气的女子,“你为什么要这么做?”

  那女子秉着最后一口气,恶狠狠的开口,“你不如问问他们,他们为什么要那么做!”

  语罢无力的倒下,化作一滩蓝色的血水,傅摇情看向廖青裁,“师兄,这是什么东西,为什么血是蓝色的。”

  廖青裁摇摇头,廖青研吓得躲在廖青裁身后,颤颤巍巍的开口,“这个东西,我好像在祖父的妖录中读到过,鬼母妖姬。”

  “接着说。”

  “传说鬼母妖姬都是生前受了非人的虐待,死后不愿转世以身祭灵召唤出鬼母,鬼母赐给她们复仇的力量,她们必须不断的杀人吸取灵识否则便会油尽灯枯而死,但是鬼母妖姬并没有很强的灵力,一般的除妖师都能收复。”

  傅摇情点点头,“那便是了,这个鬼母妖姬因为以血供应炎阳赤练,一般的除妖师都不能轻易近身,这才屠了登门满城。”

  廖罗生挠了挠脑袋,“不对啊,既然师姐可以用心头血驯服炎阳赤练,没道理其他人不行啊。”

  廖青裁摇了摇头,“不,炎阳赤练从不轻易易主,一生只会认一个主人。”

  廖罗生就更不明白了,“那,那鬼母妖姬既然已经供应了心头血……”

  傅摇情勾住廖罗生的肩膀,“那是因为鬼母妖姬不是人,供应的也非心头血,明白了吗,小朋友,现在不是上课时间,你看那边,要命的来了。”

  果然一群没有意识的行尸走肉已经快到客栈门口了,傅摇情无奈的摇摇头,“这鬼母妖姬是有多大的怨恨,都死了也要派一群人溜溜腿。”

  傅摇情对廖青研开口,“扶师兄进去休息,其他人都留下,对付僵尸吧,正好可以检查你们平时修炼的功课了。”

  廖青裁看了傅摇情一眼,“当心。”

  傅摇情推着他们上楼,“没事没事,快走吧,快去恢复元气,以后还要你帮忙呢。”

  傅摇情飞身到客栈二层的房檐上躺着,看着众弟子们对付僵尸,时不时来上一句,“哎,那个罗生,笨蛋,符咒画错了,那一撇是向右不是向左的!”

  “廖万钧,那货在你左边呢!”

  傅摇情手垫在脑后,无奈的叹气,“可真让人操心。”

  傅摇情无所事事的时候,突然想起鬼母妖姬临死之前的话,“不如问问他们为什么要那么做。”

  她重复了一遍,决定看一看这些人到底对鬼母妖姬做了什么。

  傅摇情站起身在房檐上施法,顿时每个人的记忆全都慢慢展现在傅摇情眼前。

  “不要!我求你不要!”

  那是个面容清丽的女子,狼狈的抱着自己的衣服后退,身边还有一个嚎啕大哭的孩子,她被三个男人包围了,那三个男人淫笑着靠近她,对她的恳求置若罔闻,他们强暴了她。

  傅摇情不忍心再看下去,另一个人的记忆,还是这个女子,几个老婆子把她吊起来,用棍子狠狠的捶打她的下腹,女子撕心裂肺的哭声丝毫没有让她们心软,直到那个女子下体血肉模糊。

  傅摇情蹙着眉头,甚至不敢去看下一个人的记忆,依旧是那个女子,几个小孩子抱着她的孩子丢出去再捡起来,丢出去再捡起来,女子拖着血肉模糊的身躯拼命嘶吼却没有任何作用,终于婴儿不再啼哭,那几个小孩子扫兴的把他的尸体扔在地上跑远了。

  女子抱着婴儿冰凉的尸体,哭的痛彻心扉,哭到最后眼泪渐渐都化成了血。

  那个女子就是鬼母妖姬,偌大的登门城没有一个人是无辜的,就连小孩子都在迫害这个女子,只因为她死了丈夫全家只剩了她一个人。

  傅摇情压抑的几乎都不能呼吸了,再看向那群僵尸时,嘴里恶狠狠的蹦出几个字,“杀,给我狠狠的杀!”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