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仙侠奇缘 仙侣奇缘 避尘斋

第020章 明镜亦非台(一)

避尘斋 一岁安 2046 2019-07-24 12:04:12

    关于一千年前的九麓之战已经没几个人讲的清楚了,只知道是各大仙山集体讨伐九麓山上修炼仙界异术的九麓元尊傅摇。

  传闻九麓元尊傅摇杀人无数,疯狂起来连婴儿都不放过,仙门各派积怨已久只盼着什么时候除了九麓山这群祸害,终于在七月七日集结,在触云山的带领下血洗九麓山。

  九麓元尊傅摇终于在一场战争中灰飞烟灭,元神都被挫骨扬灰,据说这场战争死伤无数,血流成河,伏诛九麓一个月后九麓山上的河水还是血红色的。

  九麓山历经沧桑,原本也是个清净且民风淳朴的修仙圣地,后来变成了九麓元尊的巢穴,傅摇死后,仙门各山不愿意放弃这块风水宝地,于是重新修建,这才渐渐的恢复了千年后的繁荣模样。

  名动一时的训魂师便是出自此山无稽阁,有传言说训魂曲也是源自九麓元尊的异术净魂谣,但毕竟已经千年,事实总是不可考究的。

  傅摇原本不叫傅摇,她叫傅摇情,她也不是个男子,她是个如假包换的女子。

  只因为出山去参加一年一度的群山荟,才男扮女装,今年的群山荟由触云山主持,传言触云山摘星阁两位出了名的冷面仙君也会参加,傅摇情拉着不朽藏阁主廖政的胳膊摇了好一阵,廖政被摇的头昏脑涨,“停!别摇了,去吧去吧!”

  廖政一大把白胡子软绵绵的,傅摇情圆圆的脸上一对酒窝很是可爱,伸出手揪了揪廖政的胡子,“谢谢廖叔叔。”

  廖青研原本规规矩矩的跪着,看着自己平时不苟言笑的父亲被傅摇情那般戏弄,登时忍不住笑了,廖政气的胡子都歪了,指着廖青研说不出话来。

  傅摇情一看连忙抱住廖政的胳膊,“廖叔叔,就让青研一起去嘛,有她在还能看着我不捣乱。”

  廖政无辙,“罢了,一同去吧,只是一点青研,你给我好好看着摇情,她要是闯出什么祸来,我先罚你。”

  廖青研恭恭敬敬的,轻声开口,“是,青研明白。”

  廖青研跟在傅摇情身后忍俊不禁的笑,傅摇情开口,“青研妹妹,你笑什么呢?”

  廖青研嘴角还是含笑,秋水剪瞳盈盈弱弱,“我是笑父亲这么多年从没遇到过你这样的徒弟,若是让我祖父看到父亲这般吃瘪的样子,一定很好笑。”

  傅摇情痞痞一笑,手放在脑后,“可惜没让我见到过祖师爷,要不然,祖师爷一定很喜欢我的。”

  廖青研啐她,“不害臊,你怎么知道祖父会喜欢你,不过说起来我也没见过祖父几次,他老人家便云游四海去了。”

  “和羲散仙何等自由,要是我,我也出去周游四海。”

  和羲散仙廖仲乃是廖政父亲,九麓山不朽藏出身,为数不多的得道散仙,可惜神龙见首不见尾,见过他老人家的人屈指可数,包括他的家人,也很少见过他。

  傅摇情一直把和羲散仙的行径作为榜样,不被世俗牵绊,想如何便如何,乐得逍遥自在。

  九麓山距离触云山着实有一段距离,水路加上陆路也要五六天的时间,傅摇情乐得跳脚,廖青研大呼救命,那会颠簸死的。

  廖青裁是廖政长子,为人像他父亲一样不苟言笑,此次触云山之行便是由他带领,加上随行的仆人,浩浩荡荡十余人。

  临行前廖政的妻子顾夫人往她们的马车里塞东西,廖青裁一身玄衣很是无奈的开口,“母亲,够了,不必再添置了。”

  顾夫人自言自语,“你不知道,此去路途遥远,你们这么多人,饿着怎么办。”

  语罢往不能再塞的马车里又塞进了几袋干粮,廖青裁俊俏的眉头一皱无奈的摇摇头,便任由顾夫人去了。

  顾夫人拉着傅摇情的手,“摇情,你是大师姐,青研从来没出过这么远的门,万事都靠你照顾,还有青裁……”

  “母亲。”廖青裁打断顾夫人的话,“母亲,该启程了。”

  “罢了罢了,启程吧,记得相互照应就是了。”

  马车已经出去很久了,顾夫人还迟迟不肯进门去,傅摇情扒在车门外,朝着顾夫人挥手,“师母再见!”

  廖青裁在马上走的很是悠闲,傅摇情很是羡慕,“师兄,我也想骑马。”

  廖青裁看了她一眼,墨色的眸子一动不动,“不可。”

  傅摇情瘪瘪嘴,又钻回到马车里,廖青研捂着嘴偷笑,然后俏皮的开口,“又被哥哥训斥了吧。”

  “嘁,只许他们骑却不许我们骑,这是什么道理。”

  廖青研又道,“你别得了便宜还卖乖了,师兄他们都必须骑马,只有你我女子是可以坐马车的,骑马多累啊。”

  傅摇情叼着一根从车窗外随手摘下来的狗尾巴草,“是挺好,可是我都闲出病来了,你还不了解我的性子。”

  廖青研轻笑出声,“是,让你安静会,像是要了你的命。”

  傅摇情转过身在自己包袱里翻腾,廖青研不解,“你做什么呀?”

  傅摇情嘿嘿一笑,“变成男人呀。”

  换上男装的傅摇情还真有几分男子的潇洒,她理了理头发对着廖青研挑眉毛,“怎么样青研妹妹,是不是比大师兄俊俏多了?”

  廖青研笑的肚子都痛了,“这话你可以问问哥哥,看哥哥会不会搭理你。”

  “得嘞,这便去。”

  话音刚落,傅摇情钻出马车,飞身稳稳的落在廖青裁旁边的一匹备用空马背上。

  廖青裁蹙眉看了她一眼,傅摇情笑的欢快,“怎么样大师兄,我扮作男人是不是很俊俏。”

  廖青裁没回答她,一时间只剩了哒哒的马蹄声,傅摇情觉得没趣,对着身后骑马的一众人开口,“后面的听好了,以后没有师姐了,只有傅摇师兄!”

  后面的人哄堂大笑,但也都十分配合,纷纷开口,“傅摇师兄。”

  廖青裁墨色的眸子看了看她,末了轻吐两个字,“胡闹。”

  所有人都对廖青裁敬而远之,只有傅摇情对他像对待廖政一般,丝毫不把他冰冷的眸子放在眼里,反正廖青裁从来不会凶她。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