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仙侠奇缘 仙侣奇缘 避尘斋

第015章 星辰非昨夜(三)

避尘斋 一岁安 2120 2019-07-18 16:14:12

  “你的名字真好听,我觉得我的名字也好听,星儿星儿多好啊。”

  陆星儿话说起来就没完,偏偏长生又不开口了,陆星儿有些讪讪的,“你又不说话了,罢了,又没有人陪我说话了。”

  “嗯。”

  微乎其微的“嗯”字,陆星儿反应了半天才明白,他是在同意她的话,她的名字也很好听。

  陆星儿笑了,“那我带你去看星星吧,以前阿娘最喜欢带我去看星星了。”

  长生眸子微闪,不置可否,陆星儿没再言语而是拉起长生的手,没给他反抗的机会,推开摇摇欲坠的门跑出去。

  夜晚的霖夙山寒风凛冽,刀子一样的的往脸上刮,陆星儿带着他跑了很久,终于到了一处悬崖处,一轮巨大的明月周围便是满天的星光。

  陆星儿搓着手,哈气泊泊而起,“就是太冷了,不然冬日里的月亮和星星最好看了。”

  长生看星光微微笑了笑,他活了三百年,从来没有这么认真的看过一次星星,他偏头看着她如孩童一样的侧颜,手指微动,一堆篝火在雪地里冉冉而起。

  陆星儿诧异的盯着雪地里乍起的光芒,“长生,你会法术?”

  长生低低应了一声,“嗯。”

  陆星儿有些羡慕,“真好,听阿娘说,阿爹也会法术,可惜我从来都没有亲眼见过。”

  长生垂眸,随手一挥,登时漆黑的夜空中一道彩虹闪耀,光照着陆星儿一脸惊喜而闪耀的眸子,看起来十分温柔。

  陆星儿搓着手,刚刚出门出的急,大麾也没来得及披上,如今冻得手脚冰凉。

  长生看着她,大概明白了,篝火还是没能让她暖过来,于是随手幻化出一件大麾,不由分说的帮陆星儿披上。

  陆星儿偏头看着长生好看的脸颊,微微红了脸,“原来你也会关心人啊。”

  长生本来是低着头的,她这么一说,长生忽的抬起头,两个人的目光纠缠在一起,陆星儿怔了怔,有些不知所措的转过头故意错开他的视线,“我开玩笑的。”

  霖夙山待了两个月,陆星儿以为他要走了,哪知道他不但没有走还准备长久留下来,陆星儿开口,“你不回家,你的家人不会担心你吗?”

  长生不语,闭着眼睛养精蓄锐,“我没有家人。”

  陆星儿张了张嘴,犹豫半晌,“对不起……那以后我来做你家人吧,我叫你长生你叫我星儿,好不好?”

  长生睁开眼睛盯着陆星儿期待的眼神,略略点头,“嗯。”

  陆星儿塞给他一把弓还有箭筒,“既然这样,长生,你去打些猎物回来吧。”

  长生不语却也没有拒绝,拿上弓箭就往外走,他出去没多久,陆星儿看着外面天气,想着追上他给他披上大麾,哪知道抱着大麾出去,便看见同是霖夙山住着的几个村民正拦住长生,对着他指指点点。

  陆星儿心里一惊,三步并作两步跑过去,“黄伯伯,你们这是做什么呢。”

  黄伯伯脸上皱纹七横八竖,满脸愤怒的盯着长生,“星娃,这个男人是哪里来的,留不得留不得啊!”

  其他几个伯伯附议,陆星儿诧异,“几位伯伯,这位公子是我救回来的,他受伤了,他不会伤害你们,你们不要害怕。”

  黄伯伯又开口,“不是这个问题,星娃,你听伯伯的让他赶紧离开霖夙山。”

  “为什么啊,他只是个受伤的人,有没有做错什么,伯伯们为什么如此?”

  “你是真不知道还是装糊涂,你看他衣服上的沧澜水纹!”

  陆星儿知道,这个沧澜水纹同他父亲衣服上的一样,“怎么了,不是同我父亲衣服上的一样吗。”

  长生从头至尾一言不发,有一个伯伯极其不耐烦,“就是因为你爹!都是不祥之人!”

  “住口。”黄伯伯拉着那个人,示意他不要说,陆星儿已经的捕捉到了他言语中的不一样之处,“你说什么,我父亲怎么了?”

  黄伯伯赶紧打圆场,“没事没事,总之星娃,赶紧让他走吧。”

  长生冷冰冰的看了那几个人人一眼,几个人被他吓到了,相互推搡着离开了。

  陆星儿穿的单薄,长生看着她手里的大麾,“给我的?”

  陆星儿没反应过来,“什么?”

  长生看着她手里的大麾,陆星儿这才发现自己还没来得及给他,于是硬硬的扯出一个微笑,“嗯,外边冷。”

  于是递给长生,长生接过去,转手给她披上,“回去吧,等我回来。”

  陆星儿站在原地看着他离开,就像前些日子他站在那里等她回来一样。

  长生一反常态,多说了很多话,但最终都是少言寡语,陆星儿在想伯伯的话,她也安静下来,一时间空气都安静的可怕。

  “长生,沧澜水纹到底代表着什么。”

  只能听见柴火噼啪的声音,长生沉默了很久才开口,“训魂师,你的父亲大概是训魂师。”

  陆星儿缓缓抬起头,“这么说,你也是?”

  “嗯。”

  “训魂师是做什么的?”

  “训化恶灵,收复灵魂。”

  “你,是修仙之人?”

  又一次沉默,良久长生开口,“嗯。”

  陆星儿低下头,长长的睫毛一眨一眨的,“长生,你明日就离开吧,伯伯们对你避之不及,我怕你受到伤害。”

  长生抬眼看她,“你希望我走?”

  陆星儿沉默着摇头,“我不希望你和我父亲的结局一样。”

  “既然你不希望我走,我便不走,别人说的不作数。”

  陆星儿怔愣的看着他,末了突然笑了,“你堂堂修仙之人,反倒赖在我这里了。”

  长生神色很是正经,“你不喜欢?”

  陆星儿没想到他把她的话当真了,想了想收回笑容,认真的盯着他的眸子,“对,我不喜欢。”

  这一次长生沉默了很久,末了开口道,“好。”

  陆星儿窝在角落里,既然父亲是训魂师来到霖夙山死去,长生也是训魂师,她不想长生重蹈覆辙。

  第二日她没有提离开的事情,照常给了他弓箭,长生接过去,没有说话而是默默盯了她很久,然后转身离开。

  陆星儿看着他的背影,不觉就湿了眼眶,她多希望他说“等我回来”,多希望他能留下啊。

  谁也没有说,陆星儿站在门口,他站过的地方,等了三天三夜,他都没有回来,长生真的离开了。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