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仙侠奇缘 仙侣奇缘 避尘斋

第003章 皎若云间月(三)

避尘斋 一岁安 2335 2019-07-09 09:57:38

  苏母对九月那有什么对待儿媳该有的脸色,九月至于她不过是个物品,就像她爱听的梅园戏班子,用时唤来,不用时,不过是一介戏子而已。

  那日奉茶苏母板着张脸,甚至都没有抿一口,便以不小心为借口打破了茶杯。

  碎掉的瓷片划到了跪下的九月的手上,苏恒护住九月,声音虽弱却十分坚定。

  “母亲,月儿是我的妻子,我现在这个样子已经是拖累月儿,母亲不要再为难月儿了。”

  苏母尚未开口,苏恒便开始无休止的咳嗽,脸苍白的像是张白纸,九月有些慌张,“夫君……”

  安顿好苏恒,九月跟着苏母出了房门,苏母看着九月手背上的血口子沉默了片刻,良久,“你可知道你的身份。”

  九月垂首,“九月知道。”

  “你知道就好,千万别把自己当成什么苏家的少夫人,恒儿以后还是要娶别家姑娘的,你不过就是我苏家买回来的下人!”

  九月盯着自己锦缎的鞋面,沉声道,“嗯。”

  九月回房时,苏恒正卧在榻上咳个不停,见九月过来倒是起身,九月慌张拉着苏恒坐下,“夫君不要起身了。”

  苏恒关切的盯着九月,“母亲有没有为难你?”

  九月怔愣片刻摇摇头,微笑着,“没有,母亲对我很好。”

  苏恒拉住九月的手,九月手里有日久劳作留下的茧子,苏恒心疼,“月儿,母亲如何我最了解不过的,委屈你了。”

  九月垂首,“不委屈,夫君如此待月儿,月儿不觉得委屈。”

  苏恒苍白的一张脸,渐渐有了血色,轻轻摩挲着九月脸颊,“有妻如此,夫复何求。”

  夏日来的何其快,仿佛春日未来得及施展,苏恒在凉亭中央写着字,九月磨着墨,低眉信手眉宇温柔。

  “夫君,你的字,真好看。”

  苏恒知道九月自小从田间长大,她是只字不识的,苏恒温柔的拉过九月,“月儿,想不想学?”

  九月眼睛晶晶亮的,“想。”

  苏恒从后面揽住九月,把住九月的手,教她写字:月。

  “月儿,这个字就是你的名字,天上的明月,月。”

  九月微笑着,“明月……我的名字是我爹随便起的,我娘生我那日恰逢九月初一,我爹就是为了区别家中的孩子,便叫了九月,即便是三月四月,也是什么意义都没有的。”

  苏恒心里一软,低头在纸上写下一行字,皎若云间月。

  “这是什么意思?”

  苏恒微笑,故意打趣她,“是说娘子像天上的明月一般皎洁。”

  这句话九月倒是明白了的,羞怯的低下头,苏恒故意逗她,“月儿,害羞了吗。”

  九月的脸更红了,娇嗔背过身去了,苏恒好笑开口,“月儿想不想知道这其中的故事?”

  九月有些扭捏,“夫君讲就是了。”

  “皎若云间月出自才女卓文君之笔——《白头吟》,相传她的夫君司马相如存有二心,卓文君便作《白头吟》以表坚定之心,皑如山上雪,皎若云间月。闻君有两意,故来相决绝。”

  九月虽似懂非懂,可也是明白,“故来相决绝”意思。

  “这个卓文君,当真是个坚韧的女子,可惜这诗句寓意,却是如此悲凉。”

  苏恒攥住九月的手,盯着她看了很久,“月儿,这诗里有一句,是我想和月儿说的。”

  九月抬头,“什么。”

  “愿得一心人,白头不相离。”

  九月眼睛涩涩的,苏恒的眉眼温柔似水,九月心里暖暖的,她何德何能承受有一人待她如此,何德何能接受苏恒如此的疼爱。

  “夫君,月儿愿意做那个一心人,夫君是否愿意,做月儿的一心人。”

  “为夫愿意。”

  那日过后,九月终于会写人生中的第一个字,月。

  九月每每想起苏母的警告总是哀叹连连,九月看着房檐上滴下的雨,无情的落在地上汇成水流,流向远处,突然就感觉十分悲凉:我还能陪夫君多久呢。

  苏恒声音从身后传来,“月儿,早点歇息吧,今日天气有些凉。”

  九月转过身,亮盈盈的眸子里温柔如斯,轻轻的依偎在苏恒怀里,“夫君,倘若有一天月儿不在你身边了,你会怎么样呢。”

  苏恒握紧九月的手,“不会有这一天,我不会允许这一天出现。”

  九月笑了笑抱紧了苏恒,眼圈里却转着晶莹的泪水。

  苏母的神情很是冷漠,九月手足无措的站定,她明白苏母不认可她,甚至不喜欢她,在苏母心里,她只是个下人。

  “九月,你嫁进苏家也有几个月了,恒儿的病确实有好转,你最近收拾收拾,准备离开吧。”

  九月一下就模糊了视线,晴天霹雳般的怔住,她想过有这一天,可没想到这么快。

  “母亲,我……我是苏恒的妻子,母亲让我去哪里呢……”

  “住口!”苏母盛怒,“谁告诉你你是恒儿的妻子,痴心妄想,你别忘了,你是我苏家买进来的妾!别说我让你走,我就是打死你,你也得给我受着!”

  九月泪流满面,猛的跪下,“求母亲,再给我一段时间……我是真心爱着夫君的……夫君身子那么弱,需要有人照顾……”

  “那也用不到你!我不想和你废话,恒儿病好了以后,还是要娶妻的。”

  九月跪在地上,看见自己的眼泪一滴滴的淹没在地上,她努力的忍住眼泪,缓缓起身,“母亲……”

  苏母怒喝,“不要叫我母亲!你没有资格!”

  苏恒隐忍着咳嗽急急从外面赶进来,一袭白衣一尘不染,脸色虽然苍白却还是清明俊朗,他心疼的看了看跪在地上的九月,撩开袍子挨着九月跪下。

  “请母亲收回成命。”

  苏母气结,“恒儿,你这是做什么,你本来就身子弱,快起来,你不需要为一个下人求情!”

  苏恒不去看苏母,“月儿不是下人,她是我苏恒的妻子。”

  九月转头看向苏恒,脸上还挂着泪水,苦涩的对着苏恒坚定的侧颜笑了笑。

  苏母怒不可遏,“你住口!你没有妻子,恒儿,我苏家的长媳绝不会是这样的!”

  苏恒无奈的笑,眼睛盯着苏母,“那是什么样子的,之前那三个吗?母亲挑了那么久,她们是个什么样子?”

  “你……”

  “母亲,月儿对我无微不至,能娶月儿为妻已经是我的福分,母亲怎么能如此对待月儿?”

  苏母起身颤颤巍巍的指着他,“苏恒!你这是在为一个女人来指责你的母亲吗!”

  “恒儿不敢,但恒儿这条命是母亲您的,母亲若是赶走月儿,那这条命恒儿就还给您。”

  苏恒一字一句说的云淡风轻,九月吓得不轻,拉住苏恒的衣袖频频摇头。

  苏母气的跌坐在椅子上,苏恒叩首,“母亲,恒儿求您,不要再为难月儿,明日我会为月儿补上缺少的礼数,从此以后,她就是我明媒正娶的妻子。”

  语罢,重重的磕了个头,起身扶起九月,头也不回的离去。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