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古代言情 穿越奇情 大王如此傲娇

第30章.前往雍地前夕

大王如此傲娇 mo一世红妆 4321 2019-10-02 23:34:32

  32.前往雍地前夕

  自那日寿宴进献珍珠粉之后钥灵汐就一直在等消息,连着等了两日之后,终于在第三日迎来太后贴身女官燕。

  当时未时三刻左右,小扶苏正由蒙毅手把手教骑射,钥灵汐闲来无事便四处闲逛,途径池塘时发现池子里的荷花正开的娇艳,想到好长一段时间没吃到荷花酥、荷叶鸡她就心痒痒,为了满足口腹之欲,她撩起裙子就往池塘里扎,摘了一大捧的荷花荷叶,打算做顿好的。

  这厢她刚做好菜,那边轼芙便过来通传,说是太后的贴身女官燕来了,殿下命她赶紧前往大殿一见。

  事情终于如她所想的那样发展,钥灵汐心底好一阵欢喜雀跃,心想,有了这么一个好开头,那后来的事就简单多了。

  而事实也确实如她所想,太后赵姬用了驻颜霜之后效果极佳,特派贴身侍女来管小扶苏再要一罐,而小家伙则借机推出自己,说东西都是她配制的,如有需要可要求她再做。

  女官燕将信将疑,她瞅着眼前这位容貌还算妍丽的女子秀眉一皱,半晌才悠悠道:“走吧!莫让太后久等。”

  钥灵汐轻声回了句:“喏!”回首看了小扶苏一眼示意他放心,随即跟着侍女燕上了马车。

  马车一路缓缓而驰,到达大盛宫已是黄昏。

  太后赵姬在内室召见了她。

  相距五米开外,赵姬凤眸微眯,凝视着面前跪拜在地的钥灵汐,直觉其身形似曾相识,直到她抬起头来她才将那身影与赵国王宫里的身影重叠在一起,她这才认出人来:“是你啊!哀家认得你。”

  这什么鸟情况?

  太后她老人家认识她这小透明?

  钥灵汐一脸懵逼,在还没搞清楚交情之前她也不敢眼巴巴凑上去叙旧,思来想去,还是打官腔最保险:“能得太后记挂是奴婢的福分。”

  赵姬眉头缓了缓:“你可是秦赵联姻的和亲公主?”

  “能勉强入大王眼是奴婢的荣幸!”

  “大王委实过分,怎能将你贬为奴婢,哀家待会儿便说说他。”暂且不管两人情分如何,再怎么说人家都是赵国公主,虽是庶出不受待见,可到底代表的是整个赵国,如今其余五国整日想着如何联手伐秦,贬姬为婢此举实在不妥,赵姬心想。

  到时候嬴政腹背受敌事小,她还能不能继续安安稳稳当她的太后事大。

  这番话听得钥灵汐很想跳出来反驳,不不不,劳资这奴婢混得很爽,一点都不想再继续当暴君的妃嫔!

  当然,在人家老妈面前是肯定不能说人儿子的不是的,于是,聪慧如她,赶紧换了一番说辞:“不,不,是奴婢做错了事,大王这才略施惩戒的。”呕,糟糕的台词。

  赵姬闻言一愣,遥想当年还在邯郸为质时,她就时常看见这丫头与政儿玩在一起,一个寄人篱下的质子,一个不受宠的庶出公主,到底有几分同病相怜之处,由此生出几分情意也在情理之中,倒是不曾料想她竟会千里迢迢远嫁过来。

  可即便成了政儿的姬妾也不见得多受宠,如今还被贬为奴婢,可见那孩子有多薄情,与他爹如出一辙。

  赵姬收回思绪,面上带着笑意:“你倒是懂事!”末了话锋一转:“听说那驻颜霜是你所制,哀家倒不知你还会这些?”

  钥灵汐恭敬对答:“入秦之后奴婢整日闲得无聊随意钻研的,能入太后凤眼是奴婢的福分。”

  对于此类吹捧赵姬很是受用:“那驻颜霜哀家用着不错,你且再弄些来,事成之后哀家重重有赏。”

  “是,奴婢定当誓死为太后效劳。”太后这话给了她莫大的鼓舞,为表诚意,钥灵汐企图以现代知识规接着忽悠:“太后,驻颜霜再好始终不如自己拥有健康的生活习惯来的好,每日早睡早起,多活动活动筋骨,保持心情舒畅,人自然也跟着年轻十几岁。”

  这话简单来说就是,开心快乐每一天,时刻保持乐观向上的心态,人自然越活越年轻,至少心里年龄是酱紫。

  “此言当真?”赵姬听得一愣一愣的,不自觉的抚上自己的面颊,不禁垂眸深思,难怪近日面色越来越泛黄,敢情是与嫪毐厮混太晚所致。

  钥灵汐缓了口气:“另外,太后还是少用些妆粉的好,多数妆粉里都加入了铅、锌等,而铅是含有巨毒的,时间一久毒素慢慢渗入肌肤,若是长久的用下去面容势必苍老枯槁,是以那妆粉能不用最好……”

  一整晚,钥灵汐都在巴拉巴拉的给赵姬普及护肤方面的常识,赵姬起初还抱着半信半疑的态度,直致多次被钥灵汐言明之后才对此深信不疑,出于赏识心理,她最后赏了她一盒好东西。

  返程路上,钥灵汐反复抚摸太后赏的玉镯配饰,兴奋到不能自已,这是她人生的第一桶金,很快,她就会拥有第四桶、第五桶,相信美艳富婆包养美男的生活离她不会太遥远。

  笠日,尚食令赵氏进献的独家秘制驻颜霜使得太后焕颜新生,重现昔日倾城凤姿的流言迅速流传于宫闱的各个角落。吃瓜群众连连发出一阵感慨,连咋们绝代风华的太后用了都说好,这就说明那东西是真的好。

  于是,很快就有宫女抱着试试看的态度慕名而来,对于第一批顾客钥灵汐十分重视,以十二万分的热情给她们各种洗脑,最后还免费赠送她们最新研制的绿豆面膜,美其名曰要是用着不错就多帮忙宣传宣传。

  辛辛苦苦磨了两个晚上绿豆的顾若对钥灵汐白送的行为很是不值,搞不懂自己磨得手起泡的绿豆粉咋说白送就白送?不是说好卖了换钱的吗?

  可她素来胆小也没敢多问,又觉得她对自己有恩,自己给她当牛做马是应该的。

  钥灵汐看着她欲言又止的样子,直觉得小姑娘心思单纯,看来自己的用意还是很有必要同她说说,免得她觉得自己是个傻缺。

  “阿若,若是有人好心送你东西你会不会感激他?”

  “啊?”思绪飘远的顾若愣了愣,听清楚问题才磕磕巴巴道:“奴、奴婢一定会感激他的,就像、就像灵汐姐不、不嫌弃奴婢笨手笨脚一样,奴婢也非常感激的。”

  对上顾若投来的快感动哭的眼神,钥灵汐有些心虚,当初会留下她绝大部分是出于私心,她需要忠实的仆人,太聪明的容易生出异心不好掌控,反倒是蠢笨些的比较好拿捏。

  眼下一切都如预期一样,她确实对自己感激涕零,满心满眼的敬意,简直分分钟化身小迷妹,这让她开始良心发现鄙视自己的套路。

  唉!果然腹黑心机女不适合她。

  钥灵汐笑眯眯继续道:“若是那东西真心好用你会不会介绍给周围人用呢?”

  “这是自、自然。”顾若轻轻颔首,有好东西当然会第一时间分享给亲朋好友,没毛病啊!

  “这就对了,舍不得孩子套不着狼!放心,不消五日咋们呐就能狠赚一笔!”

  一语成谶,果然不出五日就纷纷有人前来咨询各种护肤问题,什么长痘啦皮肤黑啦毛孔粗大啦……凭着她十年的丰富护肤窍门,应对这些都是小儿科啦!

  多年困惑终得解决人自然高兴,至于钱钥灵汐则由着她们给,有钱的给钱,没钱的也可拿东西抵。两天下来,小匣子塞满了钱币首饰,从吃土少女瞬间逆袭成有钱人,兴奋得她半宿没睡着。

  就在钥灵汐以为脱贫致富不过是分分钟的事时,暴君嬴政却突然找上门。

  “拜见大王!”钥灵汐老老实实的行跪拜之礼,时隔一月,就在她以为他已然将自己抛诸脑后之余,他却突然说要见自己,她表示很惶恐。

  钥灵汐飞快的反省了一下自己这一个月来的表现,想她每次见了他都跟老鼠见了猫似的,都恨不能遁走,她没招惹他吧?

  书案前,嬴政正垂首看书简,见人来了连眼皮都懒得抬,声音低沉道:“再过两日寡人需得前往雍地祭祖。”

  “……”钥灵汐无语的翻了一圈白眼,你过两天去雍地祭拜祖宗关我毛事?

  “你随行。”“啪”的一声,嬴政收了书简,一双眸子目光如炬,语气中带着帝王一贯的不容有议。

  虽然雍地离咸阳不过一日的脚程,不算太远,可她真心不想去,这几日她还得忙着挣大钱,哪儿时间跟他四处瞎逛。可这是王命,抗旨不尊是要掉脑袋的,直接拒绝肯定行不通。钥灵汐脑子转了半天,突然抬起头来,目光直视他深如墨潭的眸子,扬眉道:“大王就不怕奴婢趁此机会逃了?”

  她这是在提醒他,希望他还记得自己还等着她的解药,要是自己趁机跑路那他小命可就难保。

  嬴政撂下书简,轻笑着说道:“寡人养的蛇上次没能吃到人肉甚是嘴馋呢!”其实她心里的小九九他又岂会不知呢!若非早知此行凶险,他是连瞅她一眼都嫌碍眼,只是!网撒了这么久,也是时候收网了。

  钥灵汐:“……”

  所以,他这是在威胁她,再想跑就剁了她喂蛇?

  一想到那阴森恐怖的蛇窝她就瑟瑟发抖,是以,碍于嬴政的淫威,钥灵汐不得不点头同意:“去,怎么不去!大王之命奴婢哪敢不从啊!”

  晚上,守夜守到后半夜轼芙来换班,钥灵汐踩着虚浮的步子回了寝室,一着床就准备呼呼大睡,可睡着睡着她就觉得有点冷,意识模糊间她又赶紧爬起来关窗。

  结果她前脚刚关好窗,后脚一个转身的功夫,床头就悄无声息的冒出来一个身影,吓得她瞬间睡意全无。

  来人一身阉官的深灰色长袍,背对着她,不用说也知道这家伙又是来传话的。

  钥灵汐知晓自己暂时很安全,心里没了初见时惊慌,拢了拢长衫,干脆一屁股坐在榻上,拉过薄被问道:“说吧!主公此番有何指示?”

  那人并未作答,倒是提起了另一件事:“上次让你下的毒下了没有?”

  “下了,全让我倒进膳食里了,保证一点粉末都没洒。”钥灵汐说得信誓旦旦,打死她都不会说那包药已经上缴给嬴政了。

  “那人怎么还没死?”那人显然不信。

  “兴许是嬴政那厮身体素质太好,可能一包的分量不够,那要不……再来一包?”钥灵汐犹豫着解释道。

  那人闻言却是一愣,转身,透过凶神恶煞的面具凝视起眼前一脸无辜的钥灵汐,从前她一直以为她用情至深不舍下手,如今倒是决绝,世人常说爱恨不过一念之间,恨到了极致便想亲手杀了他。

  被对方一直这么盯着,钥灵汐心道不妙,难道是自己废话太多露馅了?为此她赶紧做出补救:“其实也不能说全然没反应,你还记不记得前不久从未缺席议事的嬴政一连缺席了两三日?”

  见对方一副陷入深思的样子她赶紧接着说:“那是因为他喝了我送过去的毒参汤,腹中疼痛如刀绞的折腾了两日,谁知道他居然熬过来了!都说好人不长命,祸害遗千年,这话还是有几分道理的。”

  那人冷哼一声,也不知气愤嬴政命硬还是觉得她话多?然后从袖子里摸出来一把短刀:“再有两日嬴政便会前往雍地祭祖,主公有命,不管你用什么方法,必须让他带上你,届时你便寻找机会杀了他!”

  得!眼下看来此行她不去是不行了。

  “我尽力一试。”自他手里接过短刀,她突然就想见见他们手中所谓的人质:“要杀嬴政可以,但在那儿之前我要见蓉姑一面。”

  其实钥灵汐的打算是将人骗进宫来,到时她再同嬴政里应外合将人扣下,一来自己没了顾忌,不必再受人威胁;二来他也能顺藤摸瓜揪出幕后之人。

  对方面色一变,显然没料到钥灵汐会提出见面这一要求,毕竟一直以来自己都只需带来蓉姑手绣之物即可,她看过之后便不会再多问,更是从未要求过见面。

  见对方半晌不答话,钥灵汐怕他多想,赶紧装出一副可怜兮兮的样子补刀:“一个人在这宫里战战兢兢的,我好怕!十分想念从前有蓉姑陪着的日子。”

  果然,那人闻言眉头松了松,神色稍缓:“那就赶紧杀了嬴政。”

  话落这厮就打算跃窗遁走,钥灵汐猛然间才想起来解药还没拿到,人没见着不要紧,救命解药可不能没有。于是便忙不迭从榻上一跃而起追了上去,好在她够眼疾手快,一把扯住了对方宽大的袖袍,第一时间捉住重点:“等……等等先别走,先把解药拿来!”

  那人犹豫了一下,最后看在钥灵汐积极配合行刺的份上,此番部署严密,到时嬴政必死无疑,解药先给她倒也无妨。

  于是乎,她就这么轻易的拿到了解药。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