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古代言情 穿越奇情 大王如此傲娇

第19章.当场抓包

大王如此傲娇 mo一世红妆 2997 2019-09-18 23:31:19

  五日后。

  书案前,蒙毅席地而坐,听扶苏娓娓背来——

  “赞能:贤者善人以人,中人以事,不肖者以财。得十良马,不若得一伯乐;得十良剑,不若得一欧冶;得地千里,不若得一圣人。舜得皋陶而舜受之,汤得伊尹而有夏民,文王得吕望而服殷商。夫得圣人,岂有里数载……”

  半晌后,一整篇《吕氏春秋·赞能》扶苏背下来言语流畅,无一错漏,惊得他目瞪口呆,这怎么可能?不过短短五日居然真的背诵完全篇?这要放在平时至少也得十来日,而且还是背得勉勉强强,那个名为钥灵汐的宫婢是怎么做到的?

  惊愕之余,蒙毅忍不住向其投去不敢置信的目光,他认真想了想这五日来她种种异于常人的行为举止,既没有让扶苏伏案苦读,也没有提笔不停默写,相反,她只是每日陪扶苏玩着她自己想出来的小游戏,有时是摇摇写满字的竹简,或者是拼好剪成许多小块的羊皮,总之她总是费尽心思想许多很有意思的东西,然后唤上宫女阉人一起玩闹。

  唯一见她认真的一次,便是起初叫他将全篇读一遍,然后再让他将个中意义解释一遍,她则一字一句的抄下来,大约是不曾习读诗书,她的字写得歪歪扭扭的,字体更是他从未见过的,看起来似乎并不是七国的文字,也不知是哪个小国的少见字体。

  对上蒙毅惊讶不已的目光,钥灵汐轻佻秀眉,笑眯眯的回了过去,小样!就说劳资的方法可行咯你特么的还不信,这下子啪啪打脸了吧!该!

  被事实啪啪打脸的蒙毅气哼哼的别过脸去不再看她,只默默的听扶苏解释完全篇。

  “殿下真棒!”鼓励性的摸了摸小家伙的脑袋,钥灵汐竖起大拇指称赞道。

  “殿下背得很好!不过日后仍需虚心受教,万万不可因为一次的成功而骄傲自大。”蒙毅习惯性的摆出一副好老师的架子劝谏。

  “是,学生谨遵太傅教导!”扶苏一如既往地谦逊有礼。

  可钥灵汐不吃这套,只见笑意盈盈的对扶苏说道:“殿下别理他!咋们有那狂妄自大的本事为何要谦虚着?”

  蒙毅一脸幽怨瞪向杠精上身的某人:“……”你特么是存心来抬杠的是吧!

  扶苏:“……”艾玛!似乎都蛮有道理的,这该听谁的呢?

  无视他幽怨的小眼神,钥灵汐言归正传:“愿赌服输,眼下是蒙太傅你输了!”

  “所以呢?你想如何?”君子坦荡荡,输了就是输了,他老老实实的认了。

  想如何?

  这事她还真没认真想过,要他放扶苏一早上时间玩耍似乎不大可能,毕竟他身为太傅不授课反而让扶苏肆意玩耍,这事要闹到嬴政那里他也不好交代,搞不好嬴政一怒之下把人给砍了,那岂不是改变了历史?

  想到这儿钥灵汐的心里好一阵惆怅,特么的为毛她不像别的女竹穿的是架空朝代?酱紫她就可以十分愉快的肆意妄为,压根就不用担心历史会让她一不小心玩崩了!

  毕竟胆子再大也不能改变历史啊!

  拿不定主意的她赶紧询问扶苏的意思:“殿下有什么想法呢?”

  谁知这孩子却摇了摇头:“其实每日读书习字挺好的,孤都习惯了。”父王总说玩物丧志,他自知身系大秦的未来,自然不能如别的孩子那般想如何便如何,况且每次都是自己一个人玩耍又有什么意思呢?

  一句早已习惯究竟掩藏了多少的无可奈何?

  钥灵汐心下猛的一揪,由衷的心疼小扶苏,试问天底下哪个孩童不喜欢嬉戏玩耍?也正因为她知晓他身上所背负的沉重枷锁,是以才愈加的希望他能活的快活些。

  诚如那句老话,我们无法选择自己的出身,可我们却能选择活着的方式。

  虽然扶苏选择自动放弃,可她仍然坚持:“既然如此,那不如每日抽出一个时辰来还殿下些许自由,蒙太傅以为如何?”

  一个时辰相当于现代的两个小时,剩下的一个时辰用来学习也差不多啦!

  蒙毅不置可否的瞅了瞅钥灵汐没说话,刚才扶苏殿下明明说不用了,她一个小小宫婢居然罔顾主子意愿,简直反了她了!

  越想越恼火,蒙毅正打算拍桌子开骂,不料对方一眼便看出他心中的迟疑,不卑不亢提醒道:“蒙太傅莫不是忘了与您打赌的是奴婢而非殿下?奴婢刚才那一问不过是了解一下殿下的想法,那可不代表奴婢的意思!”

  “……”满腹经纶的蒙毅被堵的哑口无言,憋着一口气想骂娘,想反驳吧却发现人家说的也没错,殿下从头到尾都没说过一句话,所有的一切都是她跟自己决定的。

  “那便依你所言。”好吧!他实在找不出理由反对,最终只好点头同意了。

  于是乎两人这么一合计,在保证大王抽查过关的前提下,殿下每天早上花两小时时间读书,剩下的两小时随便玩。

  时间一眨眼就到了三日之后。

  殿内,扶苏正摇头晃脑的背诵内什么之乎者也,蒙毅则手持书简看得入神,只有钥灵汐愁眉苦脸绞尽脑汁的在想等下该玩点什么?

  天太热,出去玩会被晒成咸鱼。

  一二三木头人昨天才玩过,搓几把麻将吧她又不会,三人斗地主吧牌又不好做,玩点什么好呢?

  于是,实在没主意的她打算咨询一下蒙毅:“喂,你们小时候都有哪些好玩的?”

  蒙毅闻言微微抬首,看了看钥灵汐雪亮的大眼睛,不假思索道:“读书、习剑术。”

  “就不跟别的孩子一起玩吗?”

  “偶尔也会与别人辩论、对弈。”

  “啧啧啧!那你的童年可真无趣!”钥灵汐咂咂嘴,一脸的惋惜:“喂,真的不考虑加入我们弥补弥补缺失的童年?”

  这厮虽然同意他们肆意玩闹,但自己却从来不参与,这让她起了坏心,很想看看老是一本正经的人玩疯起来会是个什么样子,这才提议要他入伙。

  “不考虑。”意料之中,蒙毅直接一口回绝。

  素来脸皮厚的她不以为然,继续引诱:“这次我们打算玩躲猫猫,它能很好的考验一个人的洞察力,你真的不考虑一下吗?”

  “没兴趣。”躲猫猫?那是什么鬼玩法?他可没兴趣想方设法来躲一只猫。

  “哼!”不玩是吧!等一下你就不会这么说了。

  热脸贴了人家的冷屁股,钥灵汐气哼哼的甩袖而去,不愧是同一个灵魂的货,这tm傲娇的性子跟自家老弟一模一样,分明眼睛闪闪发亮好奇心爆棚,可就是死要面子装出一副“劳资不屑”的样子。

  她一转身就跑去找扶苏,先乐呵呵给小家伙说躲猫猫多有意思,勾的小家伙心底万分期待,再说蒙太傅整日埋头苦读委实无趣,偶尔也该释放一下自己,自己好心提议奈何对方拉不下面子,独乐乐不如众乐乐,咋们不能只顾着自己玩而不带上人家。

  扶苏听罢十分赞同的点了点头,屁颠屁颠的就跑去找蒙毅入伙,作为臣子他自然不好佛了主子面子,只好心不甘情不愿的点头答应。

  成功拉到人入伙钥灵汐笑得眉眼弯弯,向扶苏投去赞扬的目光,这一幕落在蒙毅眼里就是一副活脱脱的小人嘴脸。

  主角基本全部到场,为烘托气氛她又找来几个宫女阉人的群演,巴拉巴拉的开始讲游戏规则:“……总之我蒙上眼睛数完数以后绝对不可以再多走一步,谁违规谁来,而且要是捉到了猜错名字的重来。”

  听她这么一讲蒙毅才顿悟过来,所谓的躲猫猫不就是捉迷藏吗?只不过是蒙上眼睛增加了难度而已,这小把戏儿时他也曾跟家中兄弟玩过几次,不过自从研读诗书之后就再也没有再玩过。

  “好啦!游戏开始——你们可要躲好了!一、二、三……”第一场自然是钥灵汐先来一波示范一下,游戏虽然有些幼稚加低能,但于七八岁的孩纸而言却是童年里快乐的回忆。

  蒙好眼睛,数完数,游戏正式开始。

  花了十几秒适应眼前的黑暗,钥灵汐漫无目的的在黑暗里摸索,众人见她踱步而来纷纷屏住呼吸,一时间满室寂静无声,安静得连绣花针落地的声音都能听清。

  根据她专业躲猫猫十几年的经验,门后、桌底、90度角落永远是躲藏的黄金方位,经验告诉她,门后面肯定藏着某个人,于是她改变了方向,凭着记忆往门口处摸索去。

  众人见状长长的松了一口气,在心里默默地为躲在门后的轼芙点天灯。

  然而,造化弄人,谁能想到人好好的在家中坐,祸却突然从天上降,俗称,人在家中坐祸从天上来。

  彼时,嬴政刚去大盛宫拜见完他的母后赵姬,回宫的半道上突然想起上次说好的抽查功课的事,于是他扬扬手,中途改道去往扶苏寝宫。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