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古代言情 穿越奇情 大王如此傲娇

第17章:蒙毅

大王如此傲娇 mo一世红妆 3206 2019-09-16 23:11:03

  结果却注定了要让她失望,因为相对于她的震惊,那少年面色始终平静如水,就连看她的眼神也是一片陌然。

  他不是钥良辰,他们只是恰巧长了一张与一模一样的脸而已。

  少年手捧书简,一见扶苏便躬身行礼:“蒙毅拜见长公子,长公子大安!”

  扶苏当即拱手谦逊回礼:“学生见过蒙太傅!”

  二人礼尚往来之后便齐身往内殿走去,一路似乎还讨论着什么,不过讨论的内容她没心思理会,因为她的思绪始终还停留在少年那一句“蒙毅”上面。

  谁会想到扶苏的授课恩师竟然会是蒙毅?那个后来官拜上卿、深得嬴政信任,简直堪称左膀右臂的政治家蒙毅!

  而他的兄长蒙毅更是大秦战功赫赫的名将,北击匈奴保家卫国,修筑长城永保后世子孙不为外敌所扰,此二人一文一武,为嬴政的千秋霸业锦上添花。

  这一刻,钥灵汐不禁开始深思,佛家常说的前世今生缘是否真的存在?先是辛夷,现在是蒙毅,他们都出现在21世纪的未来,以另一种身份出现在她身边,这大抵便是缘吧!

  明亮宽敞的宫殿里,阅读声琅琅,扶苏时不时会用他稚嫩的嗓音向蒙毅虔诚的提问,蒙毅皆是认真应答、一字一句仔细剖析,俨然一副好老师的样子。

  钥灵汐退至角落,默然的看着眼前的场景,明明亲切却又陌生的蒙毅,恍然间她不禁又想起了钥良辰,在她的印象里极少见到老弟认真的样子,大多数时候他总是一副吊儿郎当的样子,似乎对所有的事都不甚在意,不在意成绩,不挑食,性子也是温温的,可若是一旦在意那就是几近执拗的偏执,搞得她总觉这死孩子心里有毛病,为此她还曾骗他看过几个心理医生,结果人说这孩子极具慧根的,非常有成为一代大师的可能。

  这话当然是让她一顿狂怼,滚你大爷的!谁他妈好端端的想不开要出家当和尚天天吃斋念佛!

  思及至此,钥灵汐终于明白即便他们前世今生是同一个灵魂,但却不是同一个人,至少他们的灵魂是独立存在的。

  想清楚这一层她心里终于不在纠结。

  “这位姑娘为何如此看着在下?可是在下面容不净?”就在钥灵汐神游太虚之际,蒙毅不知何时就蹦到她面前,突然的说话声把她吓了一跳。

  从见面开始,这小姑娘的眼神就跟粘了胶水似的黏着他不放,一开始他还以为小姑娘定是为自己俊美的容貌而倾倒,可若说倾心他却没能从她的眼神里瞧出几分痴迷,看似深情款款的双眸却透着些迷离与恍惚,弄得他整个人一片茫然。

  “呃……”偷窥被当事人当场抓包钥灵汐有些心虚,稳了稳心神,重新组织了语言:“非也,是奴婢见公子俊俏这才多看了两眼,请公子恕罪!”为了表现出自己的恐惧,说着说着她就顺势跪了下去。

  唉!钥灵汐悲催的发现,她现在是跪得越来越顺手了,完全没了现代人的包袱。

  蒙毅没想到对方会直截了当的承认了,素来奉行孔孟之道的他有点蒙圈了,只羞愤道了一句“肤浅”便转身走了。

  “是,确实是奴婢肤浅了!”见状她只好乖乖低头附和,心想,少年你也太不经撩了吧!

  别看扶苏不过半大的孩子,可孩子的心思才最是敏锐。比如说钥灵汐的反常他是一早就看在眼里的,说实话蒙太傅确实生得俊俏,学识还不是一般渊博,其背后又有整个蒙氏一族庇佑,这样的人确实是良配的不二人选,那些个女子见了为之倾慕也是情理之中,但不曾想她也是个俗人,这才第一面眼睛都看直了。

  扶苏暗自叹了口气,怕钥灵汐再这么瞧下去会失了礼数惹得蒙太傅厌恶,于是他便想着先将其支开:“今日太傅会留下用午膳,你先下去着手准备。”

  “诺。”钥灵汐自然不知道扶苏心中是这样想的,只当他是要留下蒙毅吃午饭,怕人手不够才叫自己下去帮忙的。

  “谢殿下盛情款待!”既然主子都发话了蒙毅也不好再拒绝,只得点头谢恩。

  这厢钥灵汐领着几个宫女退下,只留几个阉人伺候。

  午膳时,顾及到小扶苏的饮食宜清淡,钥灵汐精心炒了几样家长小菜,一大碗野菜汤,两份绿豆甜羹,清热下火,炎炎夏日之必备消暑神器。

  “殿下请——”蒙毅抬手示意,虽说自己现在是长公子扶苏的太傅,但君臣之礼不可乱,且家主还未动筷他自然没有先动筷的道理。

  “父王历来教导孤需得尊师重道,先生既为太傅,理应太傅先请。”扶苏没动筷,反而态度恭敬的请蒙毅先动筷。

  “不。”蒙毅受宠若惊,赶紧摆手表示不能酱紫搞:“能有幸成为殿下之师是蒙毅之幸,且殿下为君,蒙毅是臣,为人臣子万事自然以君先行……”

  “……”紧跟着扶苏又巴拉巴拉说了一通,大意是你是太傅你先来。

  一旁的钥灵汐看着两人的商业相互吹捧囧了,由此,她不得不吐槽古代人特么的规矩就是多,不就是吃个饭而已至于吗?

  照这俩货继续这么相互吹捧下去黄花菜都凉了,于是她看不下了,没搭理两人便拾起箸子自顾自的给扶苏布菜:“殿下再不吃菜就凉了。”说着又给蒙毅满上一碗野菜汤,并道:“这荠菜是最新采摘的,鲜嫩得很,太傅大人快尝尝。”

  扶苏一时无语:“……”

  蒙毅:“……”他突然很好奇,这么没眼色的小姑娘是怎么混到这个位置的?且主子还未说话,何时轮到她自作主张了?

  他知道扶苏待下人向来宽厚,但若是这样便不把主子放在眼里那便是欺主?这样的下人最是留不得。

  蒙毅眉目微敛,垂首瞧了一眼案上的清汤,又侧首看向钥灵汐,面色当即沉了下去,语气清冷问道:“你,叫什么名字?”

  钥灵汐一怔,明眸扑闪,不明所以的看向蒙毅,莫不是觉得她看着眼熟?

  难道真如小说里说的那般,纵然隔着前世今生,但两人之间的羁绊却是可以跨越时空的?

  胡思乱想了半晌,钥灵汐才乖乖的报上大名:“奴婢,钥灵汐。”

  不过不认识没关系,钥良辰,现在我们重新认识!她心想。

  “钥灵汐,谁给你的胆子擅作主张?殿下还未说话何时轮到你插嘴了?你眼里可还有殿下这个主子?此等藐视主子的贱奴留着何用?来人啊!拖出去打一顿再丢出宫去。”蒙毅阴沉着脸,原本平静如水的明眸骤然一片肃杀。

  “太傅这……”扶苏自然晓得钥灵汐此举绝没有半点藐视他这个主子的意思,不过是看不惯你推我让的虚礼而已,可这事看在蒙毅眼里就不一样了,他本有意替她解释一番,可话还没说完就让蒙毅抢了去。

  他如是说道:“殿下,有时过多的仁慈只会让他们觉得你温驯可欺。”

  有时他甚至会大逆不道的想,这位长公子当真是大王的亲生子?除却容貌上的相似,他真的看不到扶苏与大王有任何相似之处,既没有大王不怒自威的威仪,也没有大王处事时的干脆利落,更没有大王的雷霆手段,有的只是过多的心慈手软,偏偏这是为君王者的大忌!

  压根没想到事情会发展成这样,就因为自己一个看似化解双方纠结的举动就说她不将扶苏这个小主子放在眼里?还要狠狠打她一顿踢出宫去?

  哟!行啊,小良子,看不出来上辈子的你还挺威武的嘛!

  然而对此,她表示不服:“蒙太傅这话奴婢不敢苟同,奴婢知道蒙太傅你心里是敬重殿下的,而同样,殿下对你这太傅想必也是打心眼里敬爱又加,既然彼此心意明了,又何必在意这些虚礼呢!整得跟个小女子似的扭扭捏捏,倒不如爽快些,那才是真汉子。再说了,你又不是奴婢,你怎知奴婢便没将殿下放在眼里?以小人之心度君子之腹的道理,蒙太傅不会不明白吧?”

  “你……”当场被人直接怼回来蒙毅顿时气噎,倒是小瞧她了,想他生平教训小辈哪个不是俯首乖乖听训,还没人敢跟他叫板的,更是除了长辈还没人敢这么训他,此番不狠狠修理她一顿日后岂不是翻了天了。

  深吸了好几口气蒙毅才勉强忍下想把她一掌拍死的冲动,只见他眉梢缓了缓,阴阳怪气看着她道:“好一张伶俐的狗嘴,倒是小瞧了你了!”

  你才狗嘴,你全家都狗嘴!

  钥灵汐狠狠地鄙视了一下蒙毅,虽然话里话外都是嘲讽之意,但她又不傻,自然知道这厮是要找她开撕的节奏。

  她想了想,照她现在这身份肯定是干不过蒙毅的,关键时刻还是赶紧找条粗壮的大腿抱抱才是最要紧的。

  于是乎,思来想去她还是觉得秦始皇大大的大腿比较好抱,然后她用了一个很烂的借口:“俗话说得好嘛!打狗还得看主人不是?奴婢是大王派过来照顾长公子的,蒙太傅要想处置了奴婢还是先问问大王的意思比较好?免得大王觉得蒙太傅你太不把他放在眼里,要动人家的人也不跟人家打个招呼。”

  “嗯,言之有理。”蒙毅一副“我很赞同”的表情点了点:“下次我会记得跟大王要你的狗命的。”

  钥灵汐:“……”还能不能愉快的玩耍了?

  是以,她同蒙毅的仇就这么莫名其妙的的结下了。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