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古代言情 穿越奇情 大王如此傲娇

第16章:晨练

大王如此傲娇 mo一世红妆 3099 2019-09-15 22:41:30

  卯时一刻,已然习惯古代生活的钥灵汐很准时的醒了。

  按照轼芙所言,每日的这个时辰大王会亲自过来同扶苏一起晨练,两年来风雨无阻。

  所谓晨练,钥灵汐潜意识里觉得半大的孩纸顶多也就是伸伸胳膊扭扭腰,最多跑跑步再扎几个马步,主要就是为了起到强身健体的效果,她一直觉得孩子适当的锻炼一下身体这个完全没问题,但她没想到嬴政不止对别人狠,虐起自家儿子来也丝毫不手软。

  一起床钥灵汐就很快将自己收拾好,宫女的装束是固定的,所谓一回生二回熟,她现在已经能自己梳好发髻,穿好复杂的胡服。

  “殿下要不明日再练?”彼时她正蹲着身子给扶苏系腰带。

  “无妨,孤不能惹父王生气!”听出她话里的关切之意,扶苏心底不由得涌起一丝暖意,昨日生病父王就已经格外开恩允他休息一天,今日他已大好,若是又借口休息父王是决计不会允许的。

  父王曾说,为君者当自律自强,对敌人狠对自己更狠!这话他始终铭记于心未曾敢忘。

  自幼,他便是仰望着父王高大伟岸的身影一路走来,无论如何,他都不想让父王失望。

  “好吧!”如此听话乖巧的好孩子她还能说什么呢!只能默默替扶苏洗漱干净,然后安静的等候千古一帝嬴政的到来。

  卯时两刻,在钥灵汐刚吩咐下去今早的早点之后,嬴政这厮终于迈着阔步来了。

  “拜见大王!”满室宫人当即停下手中动作,整整齐齐的跪了一地。

  “儿臣拜见父王!”扶苏赶紧上前躬身做辑,行君臣之礼。

  “起吧!”嬴政广袖一挥,漆黑如万千星辰般深不可测的眸子落在扶苏身上,嗯,面色比起昨日的了无生气,今日看起来似乎精神多了。

  而这一切都要归功于那个霸占了阿灵身体的女人,思及至此,嬴政不由得剑眉微蹙,侧首,眸光直视扶苏身后垂首低眉的窈窕身影,沉思了半晌,最终决定看在她还有些用的份上,暂且留着她的小命。

  察觉到嬴政炙热的目光,钥灵汐心里一阵发毛,其实她很想秒瞪回去,可自从亲身体验过暴君的喜怒无常之后她就怂了,算了!面对这种心狠手辣之人她惹不起还躲不起吗?

  半晌,嬴政总算收回了炙热的目光,举步往内室的庭院走去,扶苏安静的跟在身后,没人说话只有低沉的呼吸声,一时间气氛很冷很压抑,这一切都源自某人自带的强大气场,简直霸气侧漏好么!

  钥灵汐同承德尾随其后,轼芙为二人准备好汗巾就该干嘛干嘛去了。

  一路同行,作为宫里的资深老人承德觉得十分有必要提醒一下新上任不久的菜鸟,免得她再像上次那样惹毛了大王差点被掐死,当然旁人的死活与他何干,说到底也只是怕殃及鱼池而已。

  可奈何大王素来最讨厌旁人多嘴,承德哪敢在这种情况下明着跟钥灵汐多说,不得已之下他只好通过各种挤眉弄眼来引起她的注意,心底下希望她是个有眼色的。

  钥灵汐:“……”

  然而很遗憾,钥灵汐这孩纸就是个缺心眼的货,任凭承德挤眉弄眼瞎折腾老半天,她愣是没猜出来他究竟是什么意思?但她又不能让他看出来自己压根不懂,于是乎,她只好轻挑秀眉一顿点头装懂。

  正胡乱猜想之际,嬴政挥剑时行云流水似的动作令她突然一怔,剑势快准狠,不带丝毫犹豫。虽然剑势看起来远不如武侠小说中那般厉害,更没有那高深莫测的内力真气,一招一式都是极为平常的招式,可偏偏那些招式被他赋予了非一般的凌厉狠辣,让她即使隔得老远也能清晰的感觉到那蓄势待发的杀气。

  尽管她心里十分鄙夷这位千古一帝的所作所为,修阿房,焚书坑儒,行苛政酷法……但在这一刻却又不得不承认他无形间的强大。

  这个年轻的帝王留给后世太多未解之谜,对于他的评价世人总说功大于过,可这些是是非非早已迷失在历史的长河中,一切都变得不在重要!

  每日几乎都在重复同样的招式,扶苏心下早已记得滚瓜烂熟,青铜长剑挥起来虽然有些吃力,

  剑势上也不及他爹那般凌厉狠辣,不过也有模有样的。

  大约一个时辰后,嬴政利落收剑,承德赶紧凑上前去奉上汗巾。与此同时,钥灵汐终于长长的松了一口气,这厮一练完剑就得马不停蹄的赶回去同他的大臣们商议国事,完了就躲在宫里继续他的宅男生涯,接下来的美好时光里不会再有某人瞎掺和,不用分分钟提心吊胆,想想就开森。

  钥灵汐一边小心翼翼的给扶苏擦汗一边庆幸的想着,哪知嬴政会突然开口道:“宣太医令!”

  “诺。”承德赶紧屁颠屁颠的下去找太医。

  扶苏听之一愣,一双大眼仔细观察父王的万年面瘫脸,一时间不可置信。按例,太医令每日辰时都会来请平安脉,而父王今日早早的便宣太医令是因为担心自己的身子吗?

  这还是父王第一次主动开口关心自己!扶苏觉得有些受宠若惊。

  但很快可怜的小扶苏就啪啪打脸了。

  因为很快,太医令来了,行完礼之后就一脸焦急走到扶苏面前,袖子一掀就准备诊脉。

  然而,嬴政却冷着脸指着钥灵汐一本正经道:“先给她瞧瞧!”

  “……”扶苏的小心肝瞬间碎成了渣渣。

  父王,儿臣真的不是您随手捡来的?

  而作为当事人,钥灵汐一脸的懵逼,这是个什么情况?前两天不是还对她要杀要剐的吗?怎么突然知道找太医给她看病?脑袋让狗咬了?

  不管那厮是与不是让狗咬了,按照宫规她这是时候是得跪下来叩谢隆恩的,是以她赶紧跪下,张了张嘴正打算说点什么意思一下,结果嬴政一句话愣是让她几欲脱口而出的话给硬生生的咽了回去,他如是说道:“寡人只是害怕被你传染而已!”

  钥灵汐:“……”

  艹!果然她还是太天真了,居然奢望暴君也会有慈悲之心。

  太医令深觉大王之言十分在理,天花是会传染的,虽说扶苏公子已无大碍,但这个小宫女是在扶苏公子染病之时就守在身边的,谁知道这天花是不是跑到了她身上扶苏公子才能好起来的?

  这么一想老家伙当即来了兴致,认认真真的给钥灵汐检查起来,最后得出结论,人小宫女半点事儿没有,精神头儿好着呢!

  一听到说人没事,是自己太过于小心了,嬴政这才放心的回去了,叫太医令顺道给小扶苏瞧瞧。

  钥灵汐看着他离去的背影,心底又是一番咒骂,魂淡!赶紧滚吧!

  她其实是个乐观积极向上分子,虽然大清早让某人添堵,心情瞬间郁闷到了极点,不过郁闷归郁闷,日子还是要接着过的,作为老妈子一般的存在,还有大把事等着她去干,哪有多余的时间瞎想。

  按照轼芙的安排,晨练之后就是吃早餐的时辰了,吃完饭就是太傅授课的学习时间。午餐之后,跟着就是琴、棋、仆、射轮流着来,而作为长公子,必要时也会出席一些宴会,总之一天下来扶苏都很忙。

  当时她一听说这样的安排顿时就对小扶苏好一顿心疼,这才多大的孩子,就算是作为一国储君要求严苛些也无可厚非,可也不能严苛成这样吧!连个玩闹嘻细的时间都没有,这不是严重扼杀小家伙的童年吗?

  当时她也曾试着委婉的向轼芙表示过抗议,可她却只是神色平静的告诉她,那是大王的意思,有意见自个儿找大王去!

  好吧!她就是个怂包,就算给她熊心豹子胆她也不敢直接挑战嬴政那暴君的权威啊!

  是以,即便她对此有很大意见,但也无计可施。

  辰时一刻,大概就是现代八九点样子,扶苏刚用过钥灵汐精心准备的清淡小菜,菜式都是他从未见过的,味道还挺不错,不由得就多吃了两碗,吃得小肚子饱饱的。

  钥灵汐见小家伙食欲大振,心里头高兴不已,这孩子瘦得跟猴子似的就该多吃点,日后才能长成翩翩美少年。

  左右闲着无事,她便想着收拾一下残局,谁知小家伙突然阴沉着脸,道:“这事用不着你收拾——”

  还没等扶苏说完就见轼芙就进来通禀:“殿下,蒙太傅已到。”随即不动声色的招手,下一刻就有宫女们鱼贯而入,食按很快就收拾干净了。

  “嗯。”扶苏点了点头,起身至门口相迎。

  钥灵汐悻悻的跟着,对于这位蒙太傅史料并没有详细记载,所以她也很好奇这位能任一国储君的蒙太傅究竟是何许人也?是否真有惊世之才?

  漫漫长阶,有玄色锦缎的翩翩少年郎缓缓而来,玉冠束发,清秀绝尘的容颜,眉眼如画,倾城暖阳落在那少年肩头,似有谪仙遗落人间,如梦幻泡影。

  “小良子……”钥灵汐惊呆了,那张清秀绝尘的脸简直和自家老弟钥良辰如出一辙,难不成她前脚才穿他后脚也跟着穿过来了?

  尼玛!穿越还带组团的?要不要这么任性?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