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古代言情 穿越奇情 大王如此傲娇

第3章.试探

大王如此傲娇 mo一世红妆 3454 2019-07-21 15:50:07

  笠日,暖阳正好。

  钥灵汐难得的起了个大早,彼时她正悠哉悠哉的晒着昨晚吃剩下的鱼,自从昨晚偶遇嬴政起她就一直心神不宁,如果真如他所说自己曾偷偷给他下毒,那么她的真实身份极有可能会是某国派来的细作,而且从昨晚的偶遇看来他对自己似乎又提起了兴趣,保不齐哪天他就找上她来个秋后算账什么的,作为寄宿在这副身体的寄宿者而言,她是钥灵汐不是赵灵汐,与其相关的所有爱恨情仇、恩怨纠葛她都不想参与其中,她只想安安静静的过自己的小日子。

  然而要实现这一愿望唯有远离这座华丽的牢笼,远离咸阳城,可惜钥灵汐的计划还来不及实施就被无情的掐断了苗头。

  当时她刚好翻晒完鱼,正要转身回屋啃硬邦邦的面饼填填肚子,突然间就有一伙人蜂拥而上,来人大约有十来个,为首的穿着一身阉人宫服,头戴宫帽,这个人她认得,就是昨晚大吼着要她跪下的阉人,至于他旁边全身散发着高贵冷艳气息的漂亮阿姨她还真没见过。

  “你们是什么人?”瞧这架势来者不善哪,钥灵汐打算先发置人,当即大喝一声。

  大约是她气场太弱,承德直接无视其怒喝,转而对身旁的貌美阿姨恭敬道:“此女就是赵氏,大王钦点的尚食令。”

  “就是她?”方杜若眉峰一蹙,眼前这名发髻凌乱、衣衫不整、粉黛不施、长相一般,还打扮得不伦不类的女子竟会是大王钦点的尚食令?乍一看半点端庄的样子都没有,也不知大王怎么想的?

  “是的。”承德不情不愿的颔首,他表示也很想知道大王是怎么想的?

  而作为发髻凌乱、衣衫不整、粉黛不施……长相一般,行为举止还十分不端庄的钥灵汐表示,她也很受伤好嘛!尼玛!她一个现代人谁能告诉她,在没有夹子皮筋的情况下该怎么把一头长发及腰的梳成高髻?谁能告诉她袖子宽到要拖地的深衣该怎么穿?是以为了方便她就弄了条发带随意将长发绑好,衣裳也是怎么方便怎么来,这么一来就有了方杜若眼里的发髻凌乱、衣衫不整。

  “带走。”虽然她心里千万分鄙夷赵氏,但既然是大王的意思谁敢不从。

  话落,身后随时待命听候差遣的一众宫女一窝蜂的涌了一来,三下五除二就把钥灵汐给架住了。

  “喂!你们想干什么?要带我去哪里?喂,喂,咋们有话好好说行吗?”

  钥灵汐第一反应就是完了完了,该不会真的这么悲催怕什么来什么?秦始皇大大这么快就想通了这是打算对她严刑逼供?还是因为她细作的身份曝光幕后黑手要杀她灭口?悲剧的是无论是哪一种,结局都是死翘翘!

  “那啥各位美女姐姐、大哥、大姐表酱紫啦!人生在世还不都是为了银子,偷偷告诉你们哦!我在墙角的大树下私藏了不少好东西,那可都是各国送来的稀罕物件,值不少银子呢”呵呵呵!大树下藏的其实是一堆鱼骨头这种事她会乱说吗?

  “再多说一句我立马就堵上你的狗嘴!”方杜若直接无视钥灵汐的金钱诱惑,恶狠狠地剜了她一眼。

  完全被方杜若的高冷范镇住的钥灵汐无奈的撇撇嘴,不禁暗自绯腹,你特么的才是狗嘴!你们全家都是狗嘴!

  自知多余的反抗已然无济于事,钥灵汐干脆任她们架着走,她倒想知道她们抓她来到底想做什么?

  一路穿过蜿蜒曲折的宫道,最终拐入西北角的一座陈旧的宫殿,钥灵汐还特意抬眼瞅了瞅宫匾,可惜这字体笔画太多,她压根没看出来这鬼画符式的是神马鸟字。

  宫女们面无表情的将钥灵汐拖进了小黑屋,大约是地理方位问题,即便是开了窗柩暖阳仍是照射不进来,故而整座宫室看起来都尤为阴暗,颇有几分身在牢狱的阴冷,果然动用十大酷刑什么的最适合了!

  然而,还没等她多瞅两眼,方杜若就冷言冷语的发话了:“带下去。”

  紧跟着就有四五个身型高挑的宫女蜂拥而上,开始动手去解她头发,头发解得差不多了就伸手要脱她的衣裳,这突如其来的一系列举动吓得她惊慌失措,下意识尖叫:“喂,你们想干嘛?后宫严禁动用私刑,你们能不能下手轻点?我怕疼!”

  一众宫女没料到钥灵汐会丝毫不顾忌女子出言时该温声细语的规矩大声叫喊,皆是心下疑惑,这等言语粗鄙的女子也不知是哪国来的?定是使了什么狐媚手段才得大王青睐!

  “有啥事咋好好说行吗?别TM动手动脚!”钥灵汐满脸戒备的揪着衣襟,一双明眸死死的瞪着一众宫女,心下一番计较,打群架这种事她委实没啥经验,但经验都是积累起来的,她不介意小试牛刀一把。

  情况一时半会儿僵持不下,倒是一旁安安静静蹲守角落的黛色麻衣宫女怯怯垂解释道:“姑、姑娘不必惊慌,方姑姑只是吩咐她们服侍姑娘沐浴净身而已!”

  沐浴净身?那不就是洗澡咯!哎玛,咋不早说!早知道是要洗白白她肯定愉快的任她们折腾了,完全不带反抗的好吗?要知道她已经快大半个月没洗白白了,这邋遢的模样简直不忍直视,都快媲美乞丐了。

  “住口,这里哪有你说话的份!”对于身为下等宫女的顾若突然插话采薇很恼火,一记怒喝吓得她当即俯身跪地,颤颤巍巍的磕头认错:“是,奴婢知、知错!”

  相对于这些个品相端庄、口齿伶俐的宫女,她倒是对跪在地上长相一般,性子软弱,说话还结巴的小宫女莫名多出几分好感,为了让这些人不再为难她,钥灵汐赶紧回归正题:“那啥,不是说好要沐浴净身的吗?浴桶在哪里?你们可以下去了,剩下的我自己来就好了!”

  尼玛!她可不想好不容易洗个澡还被一群人围观,虽然都是女子同胞,但总感觉怪怪的。

  “不可!”宫女姜离举步上前当即否决,下一秒她才意识到自己方才举动很失礼,遂又后退一步,语气态度毕恭毕敬道:“方姑姑命我等随身服侍姑娘沐浴更衣,请恕奴婢无礼,在姑娘您还未正式升任尚食令之前,姑娘您无权命令我们任何一人!”

  这话在钥灵汐看来大意是酱紫的,想给老子来个下马威还是等你正式上任再说,否则即便是只差一秒咋俩还是平起平坐,你无权命令老子干任何事。

  升任尚食令?那是什么鬼?听起来貌似还是个不小的官职,可惜她对秦国时期的官职制度不太了解,好吧!她的历史真的很糟心!

  “请容许奴婢们替姑娘宽衣!”又有宫女上前恭敬请求道,语气却是不容置疑。

  钥灵汐表示很心塞,她能说不许吗?好吧!既然不能拒绝她也只好却之不恭了!

  最终她也没能摆脱众人的簇拥,只得讪讪的抬了手任她们褪去繁重的三重衣,脱去靴履,另有巧手宫女上前解下让她弄得凌乱不堪的发髻,动作轻快,完全没让她感到任何不适。

  啧啧啧!这服务质量真不错!简直堪比五星级服务!

  置身于温热的浴桶里,水珠穿过身体的每一个细胞,带走所有的疲惫,整个人仿佛是躺在软绵绵的云层上,飘飘欲仙,简直舒服到了极点。

  “啊!简直爽翻了!”人一舒服就容易想太多,譬如某女。

  钥灵汐不禁想,其实生活在古代过着衣来伸手饭来张口的日子也是不错的,但前提是你得有身份有地位才行,否则那就是服侍别人的命。古人等级意识太强,这个时代又还没有科举制度,她的大学生文凭在这里显然毫无用武之地,再来她身后又没有贵胄世族作为倚靠,若要论军功挣前程吧她又没有指点千军的本事,思来想去显然还是成为宠妃这条路比较好走,呃……如果对象是赫赫有名的暴君嬴政就算了吧!

  一众宫女搁边上看着钥灵汐一会儿认真沉思一会儿叹息摇头的蠢样表示看不下去了,纷纷担忧丫的莫不是兴奋过了头,连脑袋瓜子都不顶用了?

  为了不耽误时辰,宫女们只好纷纷请命上前帮忙:“请容许奴婢们伺候姑娘沐浴更衣。”

  “不容许!”想到自己娇嫩的身躯要让好几双手蹂躏来蹂躏去,想想她就浑身起鸡皮疙瘩,于是听闻此番提议钥灵汐当即就跳起来反对。

  众宫女瞅了瞅赫然站起身未着寸缕的钥灵汐,瞠目结舌,面上神情正可谓是丰富多彩,呃……这确实小了点!

  看见她们鄙夷不屑的眼神她才后知后觉意识到自己竟然春光乍泄了,“腾”的一声脸上飞速蹿红,吓得她赶紧缩回浴桶,看她们一副“你不让我伺候还不行”的模样让她哭笑不得,想了想她还是犹豫着开口了:“呃……我是说我自己洗就行了,那个……头发就劳烦你们了!”

  在这没有洗发水的时代,面对自己一头及腰的长发她还真无从下手,若是交给她们这群正宗的古人该是没问题了。

  “喏。”众宫女垂首应下。

  话落,她们皆纷纷弓身上前,有条不紊的开始捣鼓起她的青丝墨发,也不知她们在她头上滴了什么液体,清清凉凉的,还有一抹淡淡的花香,使得她原本昏沉的脑袋瞬间变得

  轻飘飘起来,整个人都感觉神清气爽多了。

  这么前前后后折腾了将近两个时辰,钥灵汐总算是洗白白出浴了,她们簇拥上前小心翼翼的替她擦拭身子,一遍又一遍不厌其烦的替她擦干头发。然后开始更衣,素白如雪的里衣里裤,再来还是轻薄如雪的绸衣中裙中衣,最后着绯红曲裾外裳,云纹瑞兽青履。

  青丝束以高髻盘于高顶,簪以青玉发梳固定,剩下的一半青丝以纯金镂空发冠束之垂于身后,腰间环佩岫玉代璜,每走一步都有环佩泠泠作响。

  钥灵汐瞪大了双眸,瞅着铜镜中随着宫女们随意的点睛几笔,她本来长相平平的脸上竟平添了几分花容,乍看之下总算是与倾城之姿沾了点边。

  呃……人靠衣装马靠鞍这话果然半分啊不假。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