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古代言情 古典架空 落樱残

第二章

落樱残 云间故人 3639 2019-07-07 15:31:06

  莫皓天将慕如初放在床上,他感受到慕如初的体温已经开始在慢慢冷却,刚好冷明带着大夫回来了,在大夫给慕如初急救的期间房间里静的可怕,平时最爱说话的欧然雨此时也默默不语,大家都想哭,但他们知道此时在床边跪在地上握着慕如初手的莫皓天比他们任何一个人都难受,比他们任何一个人都绝望。终于欧然雨受不了了,她冲出房门靠在墙上无助的哭泣。凡秋零走出来坐在她的身边一句话也没有。欧然雨开口,“小零,我们一起生活,战斗十多年了,小初一直都那么厉害,从来都没有受过那么重的伤,你说小初会不会这次就······呜呜呜呜”欧然雨无助的哭泣,凡秋零开口道,“你不也说了吗,小初那么厉害,所以,她······她才不会有事呢。”但是哽咽的声音早已出卖了他内心的担忧。他们无助的靠在一起,而在屋内的李言和冷明也没好到哪去,别人快快乐乐,无忧无虑的童年和青春,他们却浸泡在血液里,让双手沾满鲜血。

  入夜,大夫终于完成了急救。众人围上去问,“大夫怎么样?”大夫摇摇头,“虽然完成了急救,但是这位小姐仍然没有度过危险期。如果明天辰时前她还没醒过来的话······你们做好心理准备吧。”说完大夫起身离去,欧然雨生气的说,“什么嘛,这根本就是个庸医。”“好了”莫皓天原本温暖磁性的声音变得格外沙哑,“你们都回去休息吧,我想一个人和初儿待会儿。”“皓天······”大家担心的看着他,但仔细想想后还是起身离去。

  “慕如初,你这头大笨猪,你看我说的你会耽误我们的任务吧,你还不信。”“慕如初,你怎么这么懒啊,你快点起来哦,不然我给老头子告状哦。”“慕如初,你再不起来的话我可就生气了,我去找谭梦喽,还有好多好多其他的美女,我这么帅,你就不怕别人把我抢走。”“慕如初,你是知道我喜欢你,所以你就故意折腾自己来折磨我是不是,好了,你赢了,我认输好不好。”“如初,你不是要我吵吗,你快起来和我吵啊,你不要这样睡着,好不好?”“如初,等你醒了,我带你去好多好多地方玩儿,吃好多好吃的,好不好?所以你一定要快点醒过来,好不好?”“初儿,我求求你,你醒醒好不好,我求求你了,你不要再睡了,好不好?你醒醒,你看看我,好不好?”“初儿······”一滴泪滴在了洁白的床单上。任凭莫皓天再怎么说话,床上的人依旧只是苍白着脸色没有像以前一样起来和他争吵。这个夜注定了悲伤······

  很快到了第二天,天渐渐的亮了,但是血色小组每个人的心里却是一片阴霾。时间在一分一秒的过去,但是床上的人没有一点苏醒的迹象。辰时已过慕如初依旧没有醒过来。“小初!”欧然雨大叫了一声,绝望在他们的头顶蔓延,终于大家都忍不住了,开始大哭起来,但是莫皓天没有。他不相信,不相信那个昨天还和他吵吵闹闹的人已经离去。他摸着慕如初的手,没有说话,没有哭,很冷静。可这样越是冷静,大家越觉得担心。冷明走过去,拍了拍他的肩,“皓天接受吧,小初已经死了。”莫皓天没有说话,他用沉默反驳着冷明的宣判。看着莫皓天此时的样子大家都不知道该怎么办。过了很久,凡秋零走上前掰开了莫皓天的手,莫皓天像是失去了灵魂的木偶没有任何反应,却怎样也不松开。凡秋零无奈开口,“皓天,松开吧,小初······小初已经离开了。”莫皓天还是没有动作,凡秋零无言,跟李言使了个眼色,李言会意从背后一个手刀将莫皓天打晕。李言将莫皓天带回了房间,安顿好莫皓天后,众人坐在慕如初的房间相对无言,欧然雨开口,“我们,我们给小初寻个好地方就将她葬在这儿吧。不要把她带回去,行吗?”李言开口,“好,我们就在这里找一个安静美丽的地方让小初好好在这儿休息,再也不去看那些腥风血雨。”大家都点点头。

  “葛老庄主,你们这儿有什么清静的地方吗?”李言来问,“清静的地方?我们庄子后山倒是有片樱花林清静得很,不知道李公子问这个作何。”“没什么,只是好奇罢了,多谢葛老庄主了。”李言说完转身离开,自然没看到身后葛老庄主探究的目光。

  后山樱花林中,李言和冷明将慕如初放入挖好的穴中埋上土,凡秋零放上写好的木牌——挚友慕如初之墓。四人站在这简陋的墓前,只是流泪,欧然雨轻轻开口,“小初,你在这儿好好休息,我们一定会经常回来看你的。”风吹过漫天花雨······

  (三年后)

  “小言,东西准备好了吗?好不容易才在老头子那里求了一天假,你能不能快点!”欧然雨边清点手上的东西便催促道。“准备好了,已经全部搬上车了。在等秋零下来。”楼上一间屋室内中两个面容冷峻的男子相对而立,其中一个开了口,“皓天,你真的不去吗?”莫皓天看着手里的文案头都没抬的回答,“不去。”凡秋零还想开口,“可是!”“你们自己去吧,我没空。”莫皓天出声制止。凡秋零看着莫皓天半响叹了口气,走出去。听到凡秋零关门的声音,莫皓天放下手里的文案,望向窗外,一分钟后再次拿起文案处理。

  (天泉山庄后山樱花林)

  凡秋零和欧然雨将带来的东西放在他们后来巩固了的慕如初墓前,冷明和李言点燃了香火和纸钱。“小初,我们来看你了,不过皓天太忙了,所以他还是没来。”四人坐在慕如初墓前一点一点说着发生的事,就像是在和许久未见的老友唠家常一样。“小初,你不知道,皓天自从回去后越来越变态了,整天跟个冰山一样,也不爱笑了,做任务的时候也越来越狠了,现在大家都叫他笑面阎王呢。老头子最近老是发火。谭梦还是像以前一样缠着皓天,不过你别担心就她一个人苍蝇一样。虽然皓天冷冷的,但是好多小姑娘都喜欢他······”他们你一句我一句说了好多好多,欧然雨缓缓开口,“小初,我们都很好,所有的事情都在走向好的地方。小初,你还好吗,我们······我们都很想你······”四人看着铺满花瓣的墓出神,三年过去了还是不习惯,还是不曾忘记。

  “小姐!小姐!”突然一阵喧闹声靠近,四人转身一看只见一群人向他们这边跑来,四人不禁握紧腰间的匕首,换成战斗状态。“哎呀,张叔没事的,这后山我都混熟了的。”一道悦耳的女音响起,凡秋零皱眉:这声音怎么这么耳熟?“小姐,你慢点,老爷不是嘱咐过您,您身体不好别乱跑吗?”“张叔,都说没事了,我这不是好好的,都是爷爷太操心了。我,唉哟!”来人不小心撞在了欧然雨的身上,“小姐!你没事吧!”后面一位老人带着六个青年上来,欧然雨扶起女子,出声询问,“姑娘,你没事吧。”女子揉揉额头抬起头,“没事,真不好意思,都怪我没看路,没注意前面有人·····”“小初!”欧然雨看清女子的脸后惊呼出声,那是一张她无比熟悉,看了十五年以为以后再也看不到的脸。那是一张和慕如初一模一样的脸,欧然雨紧紧抱住女子,剩余三人听到欧然雨的话都是一脸懵,小初?待看清女子的脸后,三人都是一惊,真的是小初!被抱住的姑娘轻轻开口,“那个,这位小姐,你能先放开我吗?”欧然雨放开抱着的人,声音里是掩藏不了的喜悦,“小初,怎么这么生疏了,我是小雨啊。”被放开的女子轻轻一笑淡淡开口,“这位小姐,我们好像没有见过吧,你应该是认错人了。我姓葛,名思慕,不是什么小初。”欧然雨露出不可置信的笑容,“怎么可能呢,你才不是什么葛思慕,你是慕如初,是我最好的朋友,是我们的家人啊!”“这位小姐,你冷静一下好吗,”后面跟上来的老人分开了欧然雨和葛思慕,将葛思慕护在身后,“我们小姐确实叫葛思慕不叫什么慕如初,我们小姐是天泉山庄庄主的孙女,如果诸位不信大可去问。”欧然雨还想说什么,凡秋零拦下了她,对着老人报以微笑,“是我们鲁莽了,只因葛小姐与我们许久未见的一位故人长得太过相似,我们并无冒犯之意。今日还有事我们先告辞了,等来日我们定备上好礼拜访葛老庄主。”说完拉着欧然雨从另一条路下山,冷明和李言拿着东西跟上还不忘回头看葛思慕一眼,葛思慕看见他们在看自己,露出一个淡淡的笑容。

  “秋零,为什么要拉我走,那明明就是小初!”欧然雨在车上不停地抱怨,凡秋零没有回答,欧然雨看着凡秋零一言不发的样子憋着一肚子闷气坐到一旁。回到残云阁,欧然雨下车直接奔向莫皓天的房间,“皓天,皓天,小初还活着!”莫皓天从文案中抬起头,“你说什么!”“我说,小初还活着,慕如初她还活着!”,莫皓天起身走到欧然雨的面前,用力抓住她的肩膀,欧然雨也不管肩上的疼痛,直视莫皓天的眼睛,莫皓天小心翼翼的开口,仿佛是害怕声音大一点,这个消息就会像梦一样消散,“真的吗?小初,小初还活着?”欧然雨虔诚而郑重的点了点头。

  还没等莫皓天消化这个消息,刚进门的凡秋零直接泼下冷水,“那不是小初。”语气坚决不容反驳,欧然雨转身正对凡秋零,“怎么不是,明明你也看到了不是吗!她和小初一模一样!”凡秋零开口,“只是长得一样而已,长得像的人多得是,不是吗?”“你!”欧然雨怒视凡秋零,凡秋零直接无视欧然雨,看向她身后的莫皓天,“我们都想小初还活着,可是我们也都知道她已经死了。我们今天看到的是天泉山庄的葛思慕,至少现在她不是小初。”莫皓天沉默半晌,出声,“那我们就亲自去查证一下。”

  “叩叩叩”屋外响起敲门声,“少主,阁主让您去断念堂。”“知道了。”莫皓天应了外面的人又对欧然雨和凡秋零说,“我先去断念堂,查证一事我们后面详谈。”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