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古代言情 古典架空 玲珑相思局

第五十三章 变故四起惨遭殃

玲珑相思局 深海鱼未眠 3005 2019-11-03 23:59:17

    曹岩心下一惊,这不是上官容华吗?

  虽是只身一人,但给人带来的恐慌更甚,因为你永远不知道,在暗处究竟藏了多少人。

  “容华贤侄,这是为何?”

  曹岩强行压下心头的恐惧,强装镇定地笑了笑。

  “王叔已归,我父王为何未归?”

  失了笑意的脸颊,脸上是化不开的阴郁。

  “这……”

  “即便结盟不成,往日信义仍在,王叔这么着急赶尽杀绝是为何?”

  曹岩眼中,容华上勾的唇角,却是极为阴森的笑意,暗道不好,大吼一声:“给本王撤!”

  大部队都意识到不好,跌跌撞撞后退,军队反而乱了阵脚,踩踏拥挤,兵器叮叮当当朝向了自己人。

  容华唇角噙着冷冷的笑意,缓缓举起手,“谁先拿到战王的尸体为楚王祭奠,奖三千黄金!”

  “杀!”

  究竟是谁先开始这场赌约?

  这场赌局,父亲,你赢了。

  容华勒马,调转马头,仰起头,竭力让眼眶储存的泪水不流下。

  以后的路,我会好好走,您可以去陪母亲了,她应当,很想你吧。

  ……

  “报——”小兵匆忙来报,“回殿下,鹤州被国师虞何攻陷了!”

  “嘶——”容华眉毛不由自主地缩到一起,又被算计了。

  果然一如传闻,战王朝中,这个国师才是主心骨,自己,战王,怕是都被这个人算计了。

  好一招借刀杀人,用的完美衔接。

  思绪尚未平息,又被打断。

  “报——”小兵接二连三地冲至跟前,容华不由得头疼,“说!”

  “誉王王都倾覆,余温郡王及王后死于乱军之中……”

  “什么!”容华震惊,电一样的速度冲过来拽住小兵的衣领,眼睛血红:“从何得来的消息,是否属实?”

  “殿……殿下,陆微明半个月前已经占领鹿野城,将此事宣告天下。”

  “!!”容华一把松开小兵,觉得身体发软,小兵赶忙上前来扶住他,“殿下,你没事吧!”

  许久,微弱的声音传出:“誉王呢?”

  “听说已经从惜夜城撤兵,但还未得到明确消息。”

  “传令下去,撤兵到誉王境内,给誉王带话,请求接应!”

  “是!”

  ……

  “为什么不救母亲!”

  余温照着余欢的脸一拳打下去,余欢的脸颊瞬间变得通红。

  余欢不言,沉默甚至于冷漠地看着余温。

  余温此刻的卖相的确很惨,本来应是赤裸着的上身,此刻被纱布裹缠着,他一挣扎,动作幅度过大,扯动伤口,纱布上隐隐现了血红的痕迹。

  余温按住伤口,坐在床上大口喘气,眼睛却是恶狠狠地盯着余欢。

  许久,余欢看他似乎冷静了些,才开口解释道:

  “哥,是我来晚了,对不起。”

  余温不说话,可血红的眼睛出卖了他内心的愤怒。

  “如果你想骂想打,都冲我来吧!”

  明明是一句真挚的话语,可偏偏此刻由他这种淡漠的语调说出来,就像是无所谓的敷衍。

  “有用吗,能让母亲活过来吗?”

  “……”

  “你平日若有什么怨念,尽管冲我来啊,为什么要母亲付出代价!她这些年活的够辛苦了!我已经在竭力替她偿还你了!”

  “???”余欢不解,

  不知他何出此言,疑惑道:“哥,你在说什么啊?

  余温两手捂脸,“滚,别让我看到你!”

  声音嘶哑得如一头野兽。

  余欢微微叹了口气,一挥手:“太医好生照料着。”

  “是!”

  走到门口,余欢朝门口的侍卫使了个眼色:“任何人都不准走漏风声!”

  褚辞和老万点头致意。

  牧野城,终究还是回到这个地方了。

  余欢坐在厅堂,真是嘲讽啊,上一次在这里,送走了父亲,这一次回来,得到母亲去世的消息,救回了一个重伤的哥哥。

  一来一回,风景依旧,这世间,却少了很多挚爱的人。

  “殿下,有眉目了。”解西烛上前,小声道。

  “说!”

  “慕容氏通过苏心绾拿到了鹿野城的防御图,所以陆微明才能偷袭成功。”

  “苏心绾人呢?”余欢不由得握紧双手。

  “狂北冀那里。”

  “咚——”余欢的手狠狠敲在桌子上,原来,那个女人的到来从一开始就是一开阴谋,但偏偏,父王和兄长都把她视为掌上明珠。

  “你,傅东浔,傅云一起去。把她活着带回来,倘若狂北冀敢救她,两个就一起杀了!”

  “是!”

  ……

  “为什么,为什么啊!”

  苏心绾崩溃地把头发乱抓一通,衣衫尽是褶子。

  “心绾,这不是你的错……”狂北冀放低声音抚慰她,伸手想要为她整理发丝。

  但她恶狠狠地打开他的手,“滚开!是你杀了哥哥!”

  “……”狂北冀不悦,但还是保持耐心来整理她的发丝。

  “为什么不回答,你不敢说不是你是吗?”

  苏心绾本是一个温婉的江南女子而此刻,失去最心爱的哥哥之后,暴躁得像街边讨价还价的大妈。

  “是。”狂北冀皱眉,站起身居高临下地看着她,“我若是主谋,你不就是帮凶吗?”

  苏心绾目光呆滞,呆呆地看着他,水汪汪的眼睛蓄满了泪水。

  “他已经死了,你不如好好想想未来怎么样吧。”

  狂北冀为她拭去泪水,转身出去。

  感觉到是自己孤身一人,苏心绾抱紧膝盖,瘦弱的身体轻轻颤动,头埋进膝盖啜泣。

  “哥哥,你说过,不会丢下我的……你怎么说话不算话啊……”

  “说我害了你,是我害了你……”

  关于那些美好的回忆,一瞬间从五彩斑斓变成了灰白色。

  春日秋千,夏日萤火,秋日桂香,冬日薄雪。

  我最美好的四季,我最美的一年都是关于你啊。

  即使不是亲生,但早已是彼此不可分割的一部分了。

  自从你出现,我的世界从此便是光明的。

  你对我,比亲情还深。

  泪水浸透了膝盖的纱裙,空无一人的房屋,她可以肆无忌惮哭出声:“哥哥……”

  ……

  “蠢货!”

  乔宁靠着门外的柱子,泪水却不自觉地溢出眼眶,“凭什么呀,凭什么呀……”

  抹干了眼泪,“余温你该死,你就不配得到我的爱!”

  唇角勾起一抹罪恶的笑意:“你这么珍惜她,我偏偏要毁了她,有本事,你就来找我报仇啊!”

  前面的拐角出现熟悉的那个身影,乔宁赶忙整理好衣衫,媚笑着,扭动着玲珑的身体走过去,“将军,你来了。”

  陆微明挑起她的下巴,微微眯眼,“怎么,这么快就想看着你的情敌的下场啊!”

  “将军说笑了,”乔宁低垂眼眸,妩媚娇羞一笑,“现在奴家心里只有您了。”

  “哦~”陆微明一挥手,身后几个壮汉上前将门踹开,气势汹汹地走进去。

  虽早已做好心理准备,但听到苏心绾惨叫的那刻,乔宁的心狠狠颤动了下。

  “什么人,滚开!”

  “滚啊!”

  “哥哥,救我……”

  “不要啊,求你们不要啊……”

  从一开始的嘶喊,到最后虚弱无力的求饶。

  苏心绾感受着身体被撕扯的痛,逐渐合上了眼,再也没有一个人,总会在她陷入危险的时刻,及时的拯救她了。

  再也不会了。

  哥哥,我好想你啊……

  “啪——”恶狠狠的一巴掌甩地陆微明差点没喘过气。

  “你畜生吗,陆微明!”慕容嫣瞪着他,转身的一刻剜了乔宁一眼。

  好一对狗男女。

  鞭子毫不留情,一鞭子抽下去便是一道血印痕。

  屋内已经是惨不忍睹。

  苏心绾身上衣衫破破烂烂,内衣上血淋淋的,几个大汉亦是衣衫不整,脸上从淫荡的笑容一瞬间变成诧异。

  还有一个大汉骑在心绾身上,苏心绾已经昏厥过去。

  “他娘的给我滚!”

  慕容嫣一脚踹过去,将大汉踹到旁边。

  “郡主!”几个大汉慌忙下跪解释道,“是陆将军吩咐的,郡主饶命啊!”

  慕容嫣气的脸色通红,身体不住发抖:“可真是陆微明的好狗,他说什么就是什么啊!”

  侍女配合着,赶忙把自己的外衣解了给苏心绾披上,两个侍女一起架着她,由慕容嫣开道,带她走出房门。

  慕容嫣一挥手,让她们先下去,自己恶狠狠地看着门口极为淡定的陆微明。

  明明做出这么恶心的事,却还一副事不关己的神情,慕容嫣觉得自己真的是被恶心到了,火是真上来了,狠狠朝他啐了一口:“我他奶奶的真是被驴踢了脑袋,当时怎么会把你救回来!”

  陆微明听了觉得好笑,这郡主骂起人来怎么这么有意思,但也知道对方是真的是动怒了,本来想逗逗她,转念一想,还是算了。

  看着慕容嫣的背影逐渐远去,陆微明对着身后站着的乔宁淡淡道:

  “啧,你也看见,我们这郡主脾气不太好呢,你平日还是收敛点为好。”

  似乎是想到了什么,转头定睛看着乔宁:“你有什么歪点子呢,对苏心绾也就算了,我不管,但慕容氏的郡主,你最好别打什么歪主意,否则,你的下场,可能比苏心绾还惨!”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