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古代言情 古典架空 玲珑相思局

第四十八章 出其不意奇袭兵

玲珑相思局 深海鱼未眠 2000 2019-08-30 22:04:22

  追了不知多久,连天色都放亮了。

  余念对着花斩颜,许久,“是你做的?”

  看似问句,却是肯定的语气。

  花斩颜把脸上的黑色面纱揭开,唇角勾着得逞得意的笑意,“是我做的如何?不是我做的又如何?余欢已经走上这条路,回不了头了。你只用躲在暗处,好好保护他就够了。一切都是他的选择,你无权干涉!”

  余念握紧的双拳逐渐松开,静静地看着她,脸上隐去晦暗之色,转身。

  影子,有什么资格替主人抉择?她只要保护他安然无恙即可了。

  ......

  “你去哪里了?怎么一转眼就不见了?吓死我了!”

  看着安然归来的余念,老万摸摸头,扯扯胳膊,确认她安然无恙。

  余念撇了撇嘴,“没事,就是去溜了个弯。”

  “也不打声招呼!”老万牵出马匹,拍了拍马背,“世......誉王殿下借上官氏一万人马,三日后启程,我们也要早日回去做准备了!”

  老万一脸凝重,和平日里嬉皮笑脸的模样判若两人。

  余念点头,天雾蒙蒙刚亮,可世子已经登基,盟约也已经昭告天下。

  讨伐檄文也已经昭告天下。

  除了慕容氏谋杀先皇的罪昭,还包括了慕容秋的乱伦之罪。

  不知天下人看了会作何感想?

  城门口贴着的诏书旁,人群拥挤不堪,议论纷纷。

  话语无非是慕容皇后如何淫荡,对先皇惨遭毒害的惋惜。

  连老万,一路上叨叨不停,“哎,慕容煜的长子慕容桐早逝,该不会是就是他老子造的孽吧!”

  “慕容桐是王妃盛怀雪之子.......”余念否认,她才不相信什么孽不孽!

  “还有那个盛虔,还不知道是谁的种呢!”老万一脸鄙夷。

  “.......”

  不关己事不经心,对这个话题,她没有半点兴趣。

  “驾——”余念一挥马鞭,加快速度。

  ......

  “报——”

  士兵呈上檄文,陆微明看了看,往桌上一甩,“没本事就直说,净搞这些蛊惑人心的东西!”

  慕容青竹没有说话,脸色有些发白。

  陆微明注意到他的神色,拍了拍他的肩膀,“别瞎想!”

  “没事,我想出去走走。”慕容青竹拿开他的手,静默地走出大帐。

  陆微明给身侧的楚天娇使了个眼色,她顺势走出,跟在青竹身后。

  可能真的触动了慕容青竹某根弦,平日里都会挤兑她,今日却没有朝她表示什么。

  楚天娇略感到心绪不宁,“喂,你有什么事,说出来就好,千万别憋着!”

  十里连营,士兵步履匆匆。

  偶尔过客,“殿下!”

  略一点头,匆匆而过。

  “慕容青竹你怎么了!”楚天娇气恼,使劲勾住他的肩膀,蹦到他面前,拦住去路。

  “女流氓你烦不烦!”

  慕容青竹不耐烦掉头就走,“让我静静行吗!”

  原来所谓流言,从来不是空穴来风。

  垂髫之年,别的小孩都是在母亲怀里索求关爱。

  而自己有的,从来都只是哥哥。

  哥哥走了,自己什么都没有了。

  父王的古怪的脾气,过分的苛责,从来都只是梦魇。

  后来,哥哥走了,居然宫女私下嘲讽是靖王的报应。

  柴垛很高,足以挡住他这副狼狈不堪的模样,他缓缓蹲下来,抱住头,脸埋在膝盖上,低声啜泣:“哥哥,怎么办,好想回到过去……”

  只知道躲在哥哥身后的小孩子,从来就没有离开过原地,即使那个人已经不在。

  “有我在你身边。”

  楚天娇张开双臂拢住他。

  母性泛滥,亦或是怜悯心?

  永远像个孩子的大男人,天真无邪,她想保护他,这种意识从来没有像此刻一样如此强烈。

  没有推开她,他似乎又回到了哥哥的身边。

  这种温暖,他舍不得放手。

  “从今以后,我会是你的剑。你下不去手杀的人,我替你杀。你的痛苦,由我来终结。你不愿意面对的余生,我陪你一起走。无论会发生什么,你有我呢!”

  抵住她的肩膀,他紧紧搂住她,唇角的弧度勾起,略有些嘶哑的声音在她的耳边摩挲。

  “说好了,可不许反悔!”

  ……

  “报——”

  “楚王十万里火急!陆微明强攻江城,城内死守,最多还能支持三天!”

  “知道了。”

  ……

  “把江城给我两天之内攻下来,等上官容华一来,就是羊入虎口,一举拿下!”

  “是!”

  ……

  城下黑色的土地被染成血红色,盔甲到处,里面包裹着残肢断臂。

  兵器上有干涸暗黑的血,也有新添新鲜血液。

  上官晔站在城墙之上,墙上血红色大旗飘扬,滚滚黑烟,一眼望去,苍凉之感油然而生。

  慕容氏大军乌压压一片黑影,一道完美的曲线,将江城划在包围圈内。

  前仆后继的士兵,登顶的云梯,射出的带火的箭,染红了半边天。

  “哄——”

  电光火石之间,“轰隆”一声,城墙轰然倒塌,固不可催的城墙露出一道大洞。

  陆微明勾唇,一挥大刀,鼓声响天震地,号角声激起士兵的兴奋。

  “攻下江城,黄金百两!活捉楚王,黄金万两!”

  士兵挥刀舞剑,“冲呀——!”

  上官晔扯了扯唇,看向东方,微眯双眼,“撤!”

  风卷雷霆之势,占领了江城。

  上官晔带领残军败以及其不可思议的速度将往东逃走了。

  “想跟他儿子汇合?他娘的,想死在一处,成全他们!”陆微明低骂了一句。

  “给韩宇飞鸽传书,不用留活口!”

  “可是将军,靖王……”

  陆微明恶狠狠地瞪了小兵一眼,“将在外,君命有所不受,本将军的命令什么时候轮得到你插嘴了!”

  “是,是……”小兵吓得身体一抖,唯唯诺诺退下赶忙执行命令。

  ……

  “报——”

  “韩宇将军被两面夹攻,腹背受敌,损失惨重!”

  “什么?!”陆微明瞪大眼睛,“韩宇带着的一万精兵以逸待劳,怎么可能连一群老弱病残都打不过!”

  陆微明不敢置信。

  不容仔细思考,思绪便被打断。

  “报——”

  “惜夜城已经被誉王攻下!”

  

深海鱼未眠

坐在26个小时的火车上码字,福建的山好多,隧道好多,没信号的时候好多(捂脸)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