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古代言情 古典架空 玲珑相思局

第四十四章 同道中人虞国师

玲珑相思局 深海鱼未眠 2011 2019-08-26 19:08:30

  “如何?”容华将事情一五一十道来。

  余欢点头:“那上官兄可就一时走不得了!”

  语调轻佻,眼眸之中闪烁着狐狸般狡黠的笑意,他一展折扇,掩在唇边,遮挡住笑意盈盈的唇瓣:“我父王他三日后便到达星野城。”

  上官容华如蜻蜓点水般扫了他一眼,将目光移向窗外,略微点了下头。

  ......

  金黄色的桂花在九月的风中摇曳,薄雾在阳光下如流沙般消散。

  桂香似化不开的甘醇的香茗,浓郁而醉人。

  花斩颜站在台阶上倚着栏杆,手中的折扇轻摇,微阖双目,似困倦,又似在想些什么。

  “这星野城的九月微凉,姑娘若是困倦,不妨回屋歇着。”

  温润的声音如缓缓细流的泉水,清澈入骨。

  花斩颜转头,头上的步摇坠子随之舞动。

  在虞何眼中,却是惊鸿一瞥,心中默默感叹女子的美貌。

  “多谢公子好意。”花斩颜娉娉欠了欠身子,随着下坠动作,眼眸垂下。

  显然,花斩颜对着公子没有兴趣。

  虞何看着她纤弱的背影,轻启薄唇,似是不经意地疑惑道:“真奇怪,在这森林之境竟然能闻到雪域蛊虫的气息。”

  花斩颜脚步顿住,前方似有一个大石头堵住去路,迟迟下不去那一步,跨过去。

  她指尖不禁使劲捏住扇柄,故作轻松地转过身:“敢问公子名姓?”

  虞何弯腰,拱手,挺直身体,一系列动作如行云流水般完成,“在下姓虞名何。”

  花斩颜猛然握紧扇柄,狠狠摇晃的坠子,暴露了内心的惊讶,试探问了句:“听说猛王朝中有一国师姓虞名何,莫非是公子,还是?”

  虞何微笑点头,径直打破她不敢置信的心理:“正是在下。我竟不知自己名声传的这么远,连深闺女子竟也闻得......”

  “并非深闺女子。”花斩颜盯着他的眼睛,看着男子惊为天人的容颜,故作娇羞地低下头:“国师大人既然知道是雪域的人,怎会不知我是谁呢,你想的,没错呢!”

  “摄政郡主?”虞何显得也有些惊讶。

  花斩颜默认,他看似纯洁不谙世事,这面孔装给别人看倒是还行,给她看,是当自己眼瞎了吗?

  曹氏王朝,王爷形同虚设,大权尽在这位国师之手。虽年纪轻轻,但朝野上下无一不服。

  装作这幅纯情的面容,糊弄谁呢?

  花斩颜甚至怀疑,这位国师大人是否早就算计好了今日出现在这里。

  想到这里,她的唇角不禁勾起讥讽的弧度,山雨欲来风满楼,是看客,也是野心勃勃的参与者。

  不经意的邂逅,背后又隐藏了多少精心算计,这一点,她再清楚不过。

  “既然今日有缘一见,那不如我就请国师喝杯茶吧!”恰到好处的弧度,彰显了一国郡主的得体礼仪。

  倘若不曾听闻这位郡主的威名,他怕不是还真要相信这是哪家的大家闺秀了,在不知藏了多少伪装,真正的面孔之下,笑意越发浓厚。

  ......

  武夫之间,宴席论国事。

  心机与谋略的较量,一盏茶,便足以进行。

  炉火之间,茶水沸腾,两人含笑以对。

  玄色的茶碗,清澈的茶水,绿叶融入,一抹幽绿氤氲开来。

  挽起衣袖,花斩颜将茶水放置虞何的面前,“请。”

  虞何两指捏住茶碗,一手递至唇边,一手托起宽大的衣袖掩住。

  “想不到郡主茶道如此了得。”虞何由衷夸赞。

  “身在这个位置,有太多的,不得不会。”

  话说的云淡风轻,里面藏着多少辛酸的过往已不忍细究。

  同命之人,话不必多说,虞何便能感同身受。

  “国师此来为何?”心中虽已八九不离十,但还是要再三确定。

  “听闻上官氏想要和余氏结盟,好奇,想来看看罢了。”虞何抿了一口茶水。

  “世人皆传余欢世子杀了曹子轩世子,曹氏如今却还臣得住气,与楚王想比,我还真是佩服呢!”

  不同于嘴上所说,她的眼底无丝毫敬佩可言,反倒是嘲讽挖苦遍布,如同秋日落山后,湖泊上的雾随时间的推迟越来越浓郁。

  千算万算,心中万般怀疑猛王或者这位国师的耐性,她却也没有想到,那个曹子轩,是假的。

  “郡主莫要忘了,我可是国师,能预知未来,至于以后要发生什么,都会未雨绸缪的。”虞何垂睫,嘴角却显现出自得。

  “......”花斩颜略一思量,看着虞何的目光由讥讽,慢慢地转变为怜悯,“事事若是都能未卜先知,那岂不是很没意思?国师......”

  她一顿,将茶碗放在桌上,一手托住下巴,放任嘴角的笑意肆意扩大,“岂不是很无聊?”

  虞何认真地看着这女子的眼睛,从眼眸射出的锐利光芒,有着穿透人心得力量。

  “的确无聊呢,不然也不会来这里。”

  卸去了脸上温润的伪装,眼前这个锋芒毕露,嘴角噙着狂妄的笑意的才是真正的国师。

  微眯的眼睛,上挑的眼角,嘴唇勾起邪魅的弧度,竟然像一个玩世不恭的恶劣公子。

  哪怕是同样的打扮,眼神一变,配合着动作表情,宛如另一个人。

  “日后必是三国鼎立之势,曹家只等鱼死网破,坐收渔翁之利即可。”虞何一手捂住脖子扭了扭,极尽慵懒之姿,“你们雪域的人是适应不了中原的气候的,至于洛家,只要战王在,铁蹄就绝不会跨入中原半步。当年立的誓言,他不会不守,他的子孙胆敢不守,那便是背信弃义,根本不足为虑。”

  花斩颜不语,说的的确是有道理。

  “轨迹本该如此,但倘若真按此进行,确实毫无趣味可言呢!”虞何半跪着身体半弯,伸指挑起她的下巴:“但是还有很多未知的变数,比如说,你,比如说,我。”

  花斩颜轻轻一笑,手中折扇别开他的手指:“哪有什么命定的轨迹,任何人,都会成为未知的变数,起着或大或小的影响。”

  比如林暖,比如盛亦殊,比如慕容翩然。

深海鱼未眠

每个人都是未知数。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