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古代言情 古典架空 玲珑相思局

第三十一章 未雨绸缪星辰山

玲珑相思局 深海鱼未眠 2218 2019-08-13 23:00:45

  该怎样,才能更好地保护一个人?

  原以为,只要自己待在他身边,就能保他无恙。

  可是,自己不是他身上的发丝,不是他衣衫,可以尺寸不离。

  及时尺寸不离,发丝会被剪掉,衣衫会被刀尖划破。

  想保护一个人,并不是自己自以为的这么简单。

  余念翻来覆去,难以入眠。

  余温回去了,雪王花折青回去了。

  余欢,花斩颜,曹子轩,留下来了。

  六王之中,誉王世子,雪域摄政郡主,猛王世子曹子轩留了下来。

  靖王,自不必说,是站在皇后这边的。

  至于近乎脱离统治的战王洛原,是从来不会理会这些事的。

  听闻,楚王已逃回境内,正在整兵待发。

  想必打起来也不久了。

  照理说,楚王的胜率微乎其微。

  但这才未出半个月,小皇帝的暴君之名几乎传遍天下。

  登基第二天,杖责数十名太监一百大板。

  第二日,要求各地进贡美女三千人,将年纪较大的侍女充入军营供将士享乐。

  第三日,太后下令将皇上囚禁宫中,但这小皇帝,却命人引来数十只猛虎,欣赏猛虎扑宫女而食的血腥场面。

  ……诸如此类,不胜枚举。

  长此以往,必定民心尽失。

  胜负还未可知。

  作为小小的侍女,去问余欢殿下下一步的计划确实逾矩。

  作为暗影,第一要务是保护他,那就决不能等待下一步被动安排!

  ......

  余欢倒是沉得住气,被囚禁在驿馆之中,白日和曲安澜下下棋,向花斩颜探讨一下雪域的美景,晚上品品茶,在花园散散步。

  再没事干的时候调戏调戏余念,余念佯装懵懂,试探去问,余欢也装傻不知。

  眼看八月将至,祭山大典即将来临。

  开战的消息更为盛大的传来!

  楚王上官晔率领十万大军攻城略地,气势汹汹。

  不出三日,已拔两城。

  盛家皇朝,已经近乎二十年未曾起兵打仗,朝廷对军队的管理疏松很多,再加上盛怀铭的重文轻武,征兵能征到的,多是指望家里孩子金榜题名的的中年男子,高层官员也不重视,只要征够名额,哪里还在意是否符合。

  因此队伍里哪还有几个拿得动刀兵的士兵,士气消沉,看到杀气腾腾的敌人,转身就跑。

  大败,也是意料之内。

  许是京城离得也远,倒没怎么受到影响。

  这些事也不过是是饭后谈资。

  因为,听说慕容氏的十五万大军,即将到达主战场交锋,领队的是靖王手下王牌将军陆微明。

  ......

  “十五万比十万多了五万呢!”言祐辰撇了撇嘴,“这就等着被群殴吧,我看赢不了。”

  言祐辰说着挤了挤余念。

  余念提着菜篮子一敲他的脑袋,“聪明点的,当然不会这么打!你以为谁都跟你一样这么傻!”

  “还有啊,王爷在封地招兵买马是有限制的,靖王如何多出来这五万人的?”余念挑眉。

  言祐辰大眼睛骨碌碌一转,“他早有准备?”

  “早有准备也是要分时间段的。”

  “新鲜的蔬菜哎,快来看一看啊!”早市的菜场热闹非凡,小贩叫嚷着。

  摆着的蔬菜新鲜,翠绿的菜叶还散发着菜地里......大粪味儿。

  余念倒是毫不在意,拿起一株,在言祐辰鼻尖扫过。

  “咳咳,还这么冲着呢!”言祐辰赶忙伸手挥散。

  “大婶,我要了。”余念把银子递给卖菜的大婶。

  大婶看见银子两眼放光,赶忙接过,“好嘞好嘞,姑娘再拿几个吧!”

  “多谢了,不必了,银子也不必找了,谢谢婶子。”

  边走边说,余念指着这菜,讲的头头是道,“倘若是先皇去世后招的,那就跟着菜一样,那些人身上的腥味还没去呢,打起来人多除了威慑力,没太大用。”

  “倘若早就招了,那就要问问是何居心了?这可是大罪。”

  “哦——”言祐辰拉长音调,表示自己听懂了,“姐姐威武!”

  ......

  余欢再三向外探看,确认屋外没有人,才小心翼翼地锁了门。

  “去城外猎户那里,买一份星辰山的地图,标记务必精准,不得有半点遗漏!”余欢握住余念的手腕郑重道。

  “殿下这是?”余念心里隐隐猜到他要做什么。

  “不对你说太多,或许更好。”余欢盯着她的眼睛。

  “不要让人发现你的行踪!去的时候顺便看一下路线,把地图送过来后,你就可以走了。”余欢看了看她,又别开眼睛,松开她的手腕。

  “为何?”余念却一动不动,反而一把抓住他的手腕,“殿下怕我拖累你?”

  “我不希望你为我出了事,你能为我去做,我就很感激了。”余欢知道这是一场生死逃亡,即使知道眼前这个女子身份不凡,他也不忍心,让她陪他一起去逃亡。

  “......”余念轻轻笑了,“我是殿下的侍女,殿下只要开口,我就会去做,就是刀山火海,我也不会犹豫,殿下根本不需要感激什么。但是请您允许我,一路跟随,我不会拖累您的。”

  她的眼神坚如磐石,仿佛即使下一秒陪他跳下悬崖,也不会有半分动摇。

  余欢愣了半刻,点头,“好。”

  忽而勾唇笑了,“可要,做的利落!”

  笑容泛着诡异的光。

  ……

  易容术,学着难,用着却是极为方便。

  换一张邻家姑娘清纯的皮囊,配上处处动人的眼神,加上抽抽搭搭,抹泪的动作。

  又有几个人能抵抗住?

  即使再寻常的说辞,听起来也令人心疼:“父亲重病,药引子大夫说只有星辰山有,可是近来皇上举行祭山大典,封山了,我想着可能只有猎户大哥你有办法了……”

  猎户憨厚地点点头,就去翻箱倒柜,不好意思地挠挠脑袋:“姑娘你看看能看懂不?这是我这么多年的上山打猎发现的小路。”

  余念定睛一看,这猎户大哥不识字,都是用箭头,画图标记出来,虽整体看起来很乱,但细看却很详细。

  余念感激涕零地朝他福了福身子,“太谢谢大哥了!”

  “没事没事,能帮上你就行了,但你一定还是要注意避开皇上在的那几个山头!”猎户大哥叮嘱道。

  “那一定。”余念任务完成,脚已经踏出房门半步,眼角余光扫到猎户大哥憨憨的笑,忽然心里犹豫了下。

  转身回来,“这个镯子请您收下,当了买几个菜,买几壶酒,好好吃一顿。”

  猎户一看这色泽,猜是这姑娘的传家宝,那哪里敢收,但是余念早已跑远。

  无奈地叹了口气,“这姑娘太实诚了,等她还地图时候再还给她吧。”

  说着,他打开橱柜最里面的柜子小心地收起来。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