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古代言情 古典架空 玲珑相思局

第二十五章 祸从天降口难言

玲珑相思局 深海鱼未眠 2108 2019-08-07 23:42:18

  慕容秋吓得花容失色,怀里抱着盛怀铭慌乱地用手拨开他脸上的淤泥,慌乱道:“皇上,皇上!”

  “御医来了没有!”

  “快,御医!”

  御医被侍卫拽着,踉踉跄跄跑过来。

  御医一脸凝重,去把脉。

  余欢微微皱眉,林老爷子?

  “怎么样,怎么样?”慕容秋带了哭腔。

  许久

  “皇上喘不过气来了......崩了。”

  容华身体一抖,竭力保持着镇定。

  慕容秋双手颤抖,“皇上......”

  忽然猛地回头,“来人,把上官容华给我拿下!”

  侍卫一拥而上。

  “谁敢!”上官晔大吼,将上官容华护在身后。

  京华拉一拉容华的衣袖,慌张的看着自己哥哥。

  容华拉开京华的手,拍了拍上官晔的胳膊,“父王,没事,不必担心。”

  侍卫一拥而上,绑住容华。

  众人纷纷目光转移到慕容煜身上,皇后是他的妹妹,作为国舅,他无疑是这里最有说话权的人了。

  慕容煜冷冷地注视着一切,这几天不祥的预感终于在此刻变成了现实。

  角落里,花斩颜浑身散发出阴鸷的气息,两双如鹰一般的眼睛死死抓住上官容华,露出阴森的笑容。

  余欢抿了抿薄唇,极度冷静。

  “你滚开!”曹子轩压低声音,蔑视地斜视着身后紧紧抓着自己不放的曲安澜。

  ……

  滚滚浓烟从东方一个宫苑升起,烧焦味随风蔓延。

  “不好了,不好了!”小侍女跌跌撞撞跑过来,“朝阳宫着火了,顾贵妃没有出来!”

  慕容秋低头,不让人看见她森冷的笑,“死了好,死了好啊……”

  ……

  “死了好,死了好!......”顾千若脸上是癫狂的笑。

  “盛怀铭,你终于死了……终于死了……”不知不觉,脸上已是泪水纵横,脸上是酸涩的笑。

  火苗扑腾窜上帷幔,檀木柱子木头从上至下变黑。

  对你的爱如这燃烧的木头,一点点蔓延,早已覆水难收。

  曾经你说,你我同生共死。

  十九岁后,我再为应允你任何事,如今,终于可以答应你了。

  热浪吞没了顾千若,她缓缓闭上了眼睛,自己终于解脱了。

  盛怀铭灭了自己的国,毁了自己的家。

  她恨他,更恨自己。恨自己,爱他的那颗心始终不死。

  身体逐渐轻盈,眼角滑落的眼泪蒸发在火焰中。

  再等一等我,黄泉路上再等一等我,我马上就来陪你了。

  你生,我生,你死,我死,我们生生世世不分离。

  ......

  盛亦殊的眼睛只有那一团烈火,除此之外,什么都没有了。

  空洞。

  心死如灰。

  直到火焰中那一抹黑影消失。

  他露出病态的笑容:你们都死了啊,可是,为什么最该死的却没有死?

  为什么啊?

  他转身,没有回头。

  夺走我的父皇母后,夺走我唯一的亲人,我要你们统统给他们陪葬!

  ......

  折腾至深夜,繁星悄悄躲起,苍穹之下,一片黑暗,而大殿,灯火通明。

  皇上停尸在大殿,大臣,王公贵族如坐针毡。

  上官容华被押在一旁,慕容秋坐在龙椅上,高高在上。

  华丽的妆容早已被泪水和汗水弄花,坐在龙椅上,声泪俱下:“上官容华,皇上待你不薄,你为何谋害皇上

  !?”

  “皇后娘娘,容华自问对皇上忠心耿耿,问心无愧。”容华袖中握紧双手,“皇上下去采莲,脚滑也未必,众人皆眼睁睁看着,娘娘千岁为何一定是容华有意谋害皇上?”

  众人不是傻子,这个是“脚滑”还是“蓄意谋杀”,都看的很清楚,看人怎么说,看权利又在谁的手上,谁就有决定权。

  但是若是蓄意谋杀,上官容华确实找不出动机。

  “众目睽睽之下,谁都看到是你推了陛下,不是吗?”慕容秋凌厉的目光扫向下面的大臣。

  “问心无愧?没人是你肚子里的蛔虫,谁又知道你心里真正想些什么?”

  慕容秋冷哼一声。

  “娘娘,赏花台打理得一向干净,怎会出现脚滑现象,定是有人推了一把。”贼眉鼠眼的男子飞快地扫了上官容华一眼,又赶忙故作严肃地禀报,“这个人,大家也都看见了!”

  “你胡说!”京华冲出,“天这么黑,你是看见了吗,你怎么知道干不干净?”

  男子脸红,默默站到一边。

  当时都没人会觉得有危险,确实没有人去在意台阶,谁又会知道,后来竟出此变故!

  “皇后娘娘,臣看清楚了,皇上确实是被推下去的。”

  一个人声音低沉。

  众人听到,心中纷纷一阵,禁军首领卫凝寒,是皇上身边头号忠臣,当年乱军之中,救皇上于水火之中,他一开口,即使不说理由,也有足够的分量令人信服。

  刚才心中略有怀疑的大臣纷纷觉得,上官容华或许真有不可告人的秘密。

  “敢问禁军大人,有何理由?”

  朝内大臣纷纷抹了把冷汗,这太史令大人未免太较真,但也要分一下场合吧。

  男子看起来二十来岁,眉目清秀,但眉宇间有一股凛然正气,说起话来一板一眼,一丝不苟。

  “亲眼所见,太史令大人。”

  “这个不够,在我看来,脚滑不是没有可能。”温良申辩道。

  “太史令大人与容华世子莫非是好友,为何一直辩护?”慕容秋挑眉这太史令着实不知死活,她说什么就是什么,竟然敢违逆她!

  “并非。只是想还原一个真正的历史罢了。”温良直言不讳道,不偏不倚地看向慕容秋。

  慕容秋往日不曾干预朝事,对这个太史令并没有听说过,可此刻,这个年轻人眼睛中的执着坚定却让她心头一颤。

  慕容煜轻轻叹了口气,“皇后娘娘,臣觉得陛下乃是脚滑,臣理解娘娘的痛苦,但是不能把罪行强加于一人,借此来发泄心中的愤怒。”

  “哦,国舅是在质疑我妄下罪名?”慕容秋起身,站在台上,一挥衣袖,“那就听诸位爱卿的意见吧,诸位爱卿意下如何,若是觉得上官容华无罪那就站出来。”

  目前情况,明眼人都看得出来,皇后娘娘今日是咬死上官容华了,谁站出去,就是跟国母作对。

  靖王虽看起来和楚王站在一边,可那毕竟是自家的妹妹,况且十多年前的恩怨尚在,不管怎样,靖王还是会和皇后在一起。

  再则,这群大臣和容华世子不熟,何必为别人生死白白搭上自己的性命?

  半晌,竟然没有一个站出的。

深海鱼未眠

人不为己天诛地灭,倘若此刻有人会站出来,一个人的心也许就不会更加冷。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