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古代言情 古典架空 玲珑相思局

第二十章 一言不合哑巴亏

玲珑相思局 深海鱼未眠 1538 2019-08-02 23:07:47

  余欢一行人与上官容华一行结伴同行。

  上午离开了林家堡。

  夏日的天,还真是阴晴不定,中午还是太阳毒辣,空气闷热,转眼间乌云密布。

  万幸,在电闪雷鸣之时,进了京城。在倾盆大雨落下之际,进了皇家驿馆。

  如瀑布一样的大雨从天泻下,如瓢泼的雨滴密密砸向大地。

  庭院之中的青竹向一个方向倒去,土地砸出一个又一个坑,低洼的土地积满了雨水,雨水落下,溅开一个又一个水花。

  余温去安排各项事宜,余欢闲来无事,便沿着走廊,四处转一转。

  走廊拐角有一个亭子。

  亭子是八角亭,亭栏方过膝盖高,支撑亭盖的柱子涂抹着朱红色的漆,露出木质纹理,看起来古色古香,韵味典雅。

  一个青衫男子正背对着自己坐在亭子中央,他挺直脊背,胳膊一直摇动,手不知在前面做些什么。

  男子极为专注,就连余欢走到身后都不知道,更不要说打进来的雨水。

  男子死死地盯着桌面,脸色越发沉重,忽然一拍桌子:“大凶,大凶之兆啊!”

  余欢只能看出来。他这是在算卦,但自己对这个却是一窍不通。

  “咳,兄台,敢问这是什么卦象?”

  “!!”男子对身后之人吓了一跳,迅速站起来,向前走了几步,又回过头,像见鬼了一样,加快速度跑了。

  余欢无奈,这个人还真是神神道道的。

  擅长卜卦,喜好穿青衫,脾气古怪,余欢脑海中浮现出一个名字,人送称号“小半仙”——曲安澜。

  如果是他,那曹家的人应该也到了。

  ……

  一进门正堂,就听上官京华在跟人吵架。

  “曹子轩,这不是你家,麻烦你收敛一些好吗?”

  “哟,瞧你说的,这也不是你家,你管得着吗!”

  “两位……”小二的声音被吞没在两人的争吵中。

  “先来后到懂不懂!”

  “哟,我还真不懂,要不你来教教我?”

  “你!”

  京华就要拔剑上前就要开打。

  “京华!”容华收了平常温和的处世态度,厉声呵斥道。

  不料,向来对兄长言听计从的上官京华这一次完全没听进去,甩开哥哥的手,闪身冲过去。

  “梆——”剑鞘碰上剑鞘!

  京华一看,闪身一转,偷袭曹子轩的后背!

  “梆——”又是一声!

  .......反复多次,上官京华连曹子轩身都近不得。

  京华恼怒:“曹子轩,你就是个怂包,敢不敢出来和我干一架!”

  曹子轩得意洋洋地看着他,眉梢眼角尽是不可一世,“暴脾气,连我侍卫都打不过,你有什么资格跟我打啊?”

  他说话的语气,不可一世的高傲,看别人蔑视的眼神,无论是谁,看着都不喜欢。

  余温正在角落安静吃饭,对眼前这一幕视而不见。

  余欢可怜地看了曹子轩一眼:这位世子,是真没脑子,估计也活不久。

  “喂,说你呢!”

  余欢一愣,“你在叫我?”

  “说的就是你!”曹子轩横眉怒目,“你刚才看我那是什么表情!”

  “很正常的表情啊。”余欢无奈一摆手,“阁下觉得什么表情啊。”

  不等曹子轩开口。

  余欢狡黠一笑,“阁下心里想什么,料想就觉得我是什么了。”

  “……”

  余欢说罢,去坐在余温身旁,正经吃饭。

  片刻,曹子轩突然回过味儿来,余欢这是不着痕迹地骂他心胸狭窄。可若再骂出来,正好印证了余欢的话,吃了个哑巴亏,曹子轩暗自恼怒。

  “你叫什么!”

  “余欢。”余欢朝他露出天真无邪的笑意。

  “好,我记住了……”曹子轩突然意识到,这人,和自己一样是世子。

  若是那些庶子,怎么欺辱都无所谓,但是得罪世子,就是和未来这个王对立了。

  得罪眼前这个人,不合适。

  “很荣幸。”余欢耸了耸肩,毫不在意,无所谓地大口大口吃菜,拿起一颗炒花生,往空中一扔,张嘴,准确地送去最终。

  像这种急着送死的傻子,根本没必要结交,理会也是多余,浪费时间精力。

  “不过呢,我只想说,”余欢眯起桃花眼,勾起邪魅的笑意,可浑身散发着危险的气息。

  “我可没有京华殿下这么好说话,我向来是,恩,怨,分,明的哟!”

  “你!”曹子轩气势被压下去,不知道该说什么,只能硬着头皮道:

  “哼,晦气!”

  曹子轩说罢一甩手,受了这番气,连桌上上好的饭菜也无心享用了。

  上官京华毫不客气,端起曹子轩桌子上的菜,挑出菜式,菜色最好的,端到余欢桌子上,“多谢余欢兄,哈哈,真是太解我的气了!”

  

深海鱼未眠

新人出场!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