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古代言情 古典架空 玲珑相思局

第十章 一见钟情戏世子

玲珑相思局 深海鱼未眠 2347 2019-07-24 18:04:38

  官军大队人马在九龙山山下安营扎寨,因为土匪烧杀抢劫,奸淫掳掠,无所不为,方圆几里的百姓能逃得都逃走了,剩下的无非是老弱病残,还有一些当地根基深厚的大户人家顾忌百年基业,不肯离开。因此这山下的城镇上,难免冷清了些。

  接近九龙山最近的城镇,街上行人稀少,仅有的行人也是步履匆忙,听闻官军剿匪,殃及池鱼,家家不敢出门。还有一些实在是穷的小贩,冒着风险,在集市上摆了小摊,战战兢兢地做生意,东张西望,一有什么风吹草动,便准备随时跑路。

  奇怪的是,有一女子正欢快地在街上撒欢,蹦蹦跳跳,一会照顾这个生意,一会照顾那个生意。她穿着鹅黄色的夏衫,上身是鹅黄色的薄纱,下身是白色衣裙,腰间系着一个白色香囊,齐刘海,齐肩黑发,只是从耳边束着的发丝是棕黄色的,令人印象颇为深刻。

  从街道一端,走出骑着高头大马的两人,前面一人穿着月白色长衫,皮肤白皙,面容俊秀,剑眉星目,白色的马,毛发干净,马上挂着一柄长剑,剑鞘刻着复杂华美的花纹,一看便是价值不菲。

  后面一人,一身黑衣,连同乌骓马,都是通体发黑。他两根剑眉横在脸上,眼睛一股阴鸷之气,一柄弯刀别在腰间,周身散发的戾气给人一种是人勿近的危险气息。

  此人正是陆微明,一旁的干净少年,正是靖王世子,慕容青竹。

  刚在一个小摊上,女子讨价还价一番,用极低的价钱买了一把古梳,美滋滋地朝一旁侍女一扔,“唐糖接住!”

  不经意间,眼角的余光顺着清风飘向街角的那位美少年,“我的天,极品啊,唐糖!”

  女子激动地抓住侍女的胳膊,两眼放光,眉飞色舞道:“你先回去,待会我自己回去啊。”

  “小姐,那人看起来身份不普通,今日我们未带兵马,强抢恐怕不妥。”唐糖理智地劝阻小姐。

  “我可没说要强抢嘛。”女子挑眉,“好久都没遇见这么好看的小哥哥了,自然要好好会会嘛,你先回去吧,自有人送我回去。”

  说到这,女子的大眼睛咕溜溜直转,似乎想到什么,嘴乐的都合不住。

  看两人快要到跟前,女子猛地冲上前拦住去路,慕容青竹一惊,赶忙勒马,看着女子站在路中央,张开双臂,大有赴死的感觉。

  “姑娘就算有什么想不开,也莫要牵连旁人。”慕容青竹稍稍不悦。

  女子愣了片刻,忽然就哇哇大哭起来,一边用衣袖抹眼泪,一边偷偷露出泪眼汪汪的大眼睛上下打量慕容青竹。

  慕容青竹无奈扶额,自己好像惹了一个很棘手的人物啊,“姑娘,有话好好说,这当街痛哭,不知道的人怕是以为我欺负了你。”

  “你不就欺负我了吗!”女子脱口而出,声音哽咽。

  “我?.......”慕容青竹觉得简直是无理取闹,回头看向陆微明,“微明兄,我们走吧。”

  显然青竹要装作视而不见,坐视不管了。

  女子来了劲,慕容青竹要往哪边走,她就去挡哪里,显然是看准了慕容青竹不敢伤她越过去。

  于是,光天化日之下,一女子和一男子,一马,玩起了老鹰捉小鸡的游戏......

  “公子你就不能听我把话说完吗?”女子故作累的气喘吁吁的模样。

  慕容青竹无语至极,他确实不想和这女子纠缠不清,尽想要早结束,“你说。”

  女子暗自得意,表面却不做声色,依旧一把鼻涕一把泪:“小女子家在附近,最近九龙山上盗贼横行,时不时下山抢劫,小女子我自知貌美,深觉恐慌,还望,公子能送小女子一程。”

  慕容青竹嘴角一抽,这种女子自己当真是生平第一次见到,竟如此自夸......

  但看着她楚楚可怜的模样却有心有不忍,慕容青竹有些别扭的别开头,伸出手递给女子。

  女子扬眉,乌黑的大眼睛直直盯着青竹,眼眸闪过得意的笑,“公子真是好人。”

  青竹只觉得女子温润的小手反握住自己的手,自己根本没有使劲,女子闪身上了马,坐在自己的后边,来不及多想,女子另一个手极其不老实地环住自己的腰。

  青竹收了手,不能忍受地去扒开腰间的那只手,“姑娘,男女授受不亲。”

  女子在他后面不再掩饰,咯咯直笑,一拍马屁股,笑声飘荡在风中,“我都不在意,你在意什么!”

  青竹赶忙拉紧缰绳,女子犹如八爪鱼般紧紧抱着他,两个胳膊环了他的腰一圈,紧紧抓着腰间的衣衫。

  夏日穿的衣衫本就比其他时节穿的少,青竹隐隐能感觉到紧贴着后背的,那女子的体温,以及......玲珑的曲线。

  青竹觉得脸颊不由得红了,他人可能觉得是太阳晒得,可他心里一清二楚,想到这,心里不禁有些烦躁,加快了速度。

  “公子不要这么快嘛,小女子怕被甩下去。”传来女子委屈的声音,同时感到,腰间的力道又紧了些。

  “姑娘要去哪?”

  “顺着这条路,一直往前走即可。”

  慕容青竹微微疑惑,向前看去,不远处便是九龙山了,这女子住在九龙山下?那确实是不安全。

  “姑娘,你住在九龙山下?家中可有什么人,我劝你赶紧迁走吧。”

  “为何?”

  “官军三千人马已驻扎在山下,马上就要开战,姑娘住在山下,难免会因此受到不必要的伤害。”

  “嘻嘻,公子这可是在担心我?”

  说着,女子不老实起来,青竹觉得自己腰间突然一松,“姑娘莫要掉下去......”

  还未说完,魔爪到了脸上,两只小手近乎蹂躏地玩弄着慕容青竹的脸颊,“公子实在是太可爱了!”

  “你在做什么,如此轻浮,女儿家如此没礼数!”慕容青竹多少脸上挂不住了,毕竟身边还跟着陆微明,“微明兄!”

  陆微明瞥了他一眼,“殿下,打情骂俏我管不了。”

  “殿下?”女子手中一停,竟踩着马镫站起来,胳膊环在他的脖颈上,脸颊贴着青竹的脸颊,“你是世子殿下啊?你脸怎么这么烫,害羞了?”

  慕容青竹眼角的余光狠狠地瞪了她一眼,知道这女子就一流氓,索性不搭理她。

  可女子毫不消停,又挑起青竹垂下的发丝,在指尖缠了一圈,“殿下不好奇我是谁吗?”

  “没兴趣。”慕容青竹没好气道,回去要让世家知道他堂堂世子竟然被女子调戏了,不该笑掉大牙。

  “我可想告诉你我是谁了!”女子一歪头,眼角上扬,“那个树下的马看到了吧,到那里就行。”

  青竹看近在眼前,放慢了速度。

  还未到跟前,青竹便感觉身后一阵清风,马儿的步伐都轻快了些。

  青竹只见黄光衣衫,女子已在树下的马背上,女子一挥马鞭,回首一笑,朝青竹妩媚一笑,抛了媚眼:“天之骄女楚天娇!殿下可要记住了哦!”

深海鱼未眠

天之骄女楚天娇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