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古代言情 古典架空 玲珑相思局

第八章 前朝旧事宫闱辛

玲珑相思局 深海鱼未眠 2715 2019-07-21 20:54:44

  天下为盛家皇朝,六王镇守。

  太祖盛怀铭灭顾家皇朝,建立盛家皇朝,在建国元年,封六位开国功臣慕容煜,上官晔,曹岩,余珩,洛原,花展,分别为靖王,楚王,猛王,战王,誉王,雪王。

  六王之中,封地境内最富当属楚王上官氏,位于江南鱼米之乡。

  次为靖王慕容氏,地处交通要道的中原地区,商业繁荣。

  猛王曹氏境内位于西北,以矿石出名。

  战王洛氏向来与世无争,境内处于北部草原,游牧民族。

  誉王余氏境内多森林,擅长打猎。

  雪王花氏境内位于北方雪域,境内气候严寒,较为贫穷。

  六王实力日渐增长,盛家皇朝权力日渐架空。

  ————————

  “皇后娘娘,莫要等了。”燕如欠身,“如贵妃病了,皇上一下朝便去朝阳宫了。”

  慕容秋垂下眼眸,长长的睫毛在眼眸落下一层阴影,周身满是落寞。

  夕阳的余光透过窗棂洒在宫内,偌大的辰月宫一片死寂。

  “李尚书道,三皇子生性温和,待人处事有君子之风,朝廷人心正往三皇子偏移。”

  不知不觉,指甲在手心留下深深的红印,“本宫知道了。”

  “娘娘......现在天色已晚,小小姐,还未到。”燕如犹豫片刻还是道出,娘娘虽说不喜欢小小姐,可小小姐毕竟是慕容家的血脉。

  “退下吧,慕容家的人,没人敢对她怎么样。”慕容秋心绪烦乱,不耐烦地摆了摆手。

  ......

  “咳咳......”顾千若又咳出一口鲜血。

  “若儿!”盛怀铭一进门便看见她吐了一口鲜血,心中一急冲上前拍了拍她的后背。

  顾千若皱眉,一把抓住他的衣袖,将他的手狠狠甩下,苍白的脸显出怒色,“别碰我!”

  盛怀铭收回无处安放的手,眸色闪过一丝心疼,“太医,务必治好贵妃的的病。”

  顾千若冷哼一声,并不领情,恶狠狠地看着上前的太医,“滚,我不想看见你们!”

  “若儿,不要闹!”盛怀铭声音冷了下来,“你是忘了你顾家的人了?你若死了,朕让他们全给你陪葬!”

  顾千若定定地看着他,忽地勾唇露出丝丝狞笑,“这么多年,盛怀铭,你就只会这一招是吗?”

  下面太医依旧镇定,这些年都看惯了,能对陛下直呼其名,也只有这位如贵妃了。

  盛怀铭轻轻叹了口气,转身,声音飘过来:“治不好,依旧那句话,给贵妃陪葬。”

  宫门外,一位华服男子肃然立于门前,一脸忧虑,看盛怀铭出来,低头:“父王,母妃她......”

  盛怀铭拍了拍他的肩膀,勉强地笑笑:“殊儿不必担心,官场处理起来可还顺手?”

  “诸位大臣对儿臣照顾有加,不会的也加以指点,”盛亦殊语气温和,目光沉静。

  “那就好。”盛怀铭点头,抬眼,漫天桃花,一轮明月正在从东方升起,火红的太阳似落未落,血红的夕阳染红天边。

  “你回宫休息吧,不要打扰你母妃,朕还有政务处理,先回宫了。”

  “是,儿臣告退。”

  ......

  和那个傍晚真是一模一样呢,眸中的狠厉逐渐消失,顾千若凤眸中悲哀一点一点散开,“十二年了,父皇,儿臣无用,至今也只能在他手中苟且偷生,没有办法给你们报仇雪恨......”

  ......

  盛怀铭目送他离开,自己却在原地一动不动。

  清风吹过,他转头,正如那日,回头看到在桃树下小憩的她。

  !!竟真如当初那般,一少女歪头靠着桃树,月光撒下照在她白皙的脸上,月色朦胧,夜间薄雾四起,恍若梦境一般。

  盛怀铭轻轻走近,身体微微颤抖,伸出手触碰女子的脸颊,温热滑腻,真实的触感。

  女子一抖,猛地睁开双眼,眼中尽显惊慌,身体不住地后缩,“你,你......”

  盛怀铭勾唇,“怎么,你是谁。”

  “皇,皇上!”女子赶忙跪下,“臣女慕容翩然,今日进宫迷了路,冲撞了陛下,望陛下恕臣女无罪。”

  他饶有兴趣地捏着她的下巴,看着树下蜷成一团,犹如受惊的小兔子的慕容翩然,“做朕的嫔妃如何?”

  慕容翩然美目瞪大,诧异地看着盛怀铭,一瞬间空气窒息的安静,连花瓣落地的声音都听得一清二楚。

  盛怀铭微微皱眉,面色阴冷:除了一张脸像,没一处像的。

  松了手,任慕容翩然瘫软在地,不在停留转身离去。

  慕容翩然慌了神,跌跌撞撞地跑向辰月宫——皇后的居所。

  “皇后姑姑,皇后姑姑......”跑进朝阳宫,慕容翩然累的上气不接下气,弯着腰捂着肚子,目光惊慌地看向座上雍容华贵的女人。

  “放肆。”慕容秋皱眉,觑了她一眼,低头继续刺绣,“这是皇宫,不是王府,岂容你如此失态!”

  慕容翩然上前扑通一声跪倒,抱着慕容秋的腿,泪眼婆娑,“皇后娘娘,看在我们好歹姐妹一场,您可要救我啊......”

  慕容秋不着声色地拿开她的手,“你站起来好好说话。”

  慕容翩然依旧跪着,抹起眼泪,眉峰紧蹙,眼里豆大的泪珠,在灯下更显得楚楚可怜,“皇上,皇上他,他要纳我为妃!”

  慕容秋手猛地一抖,针错开孔眼,扎上食指,殷红的血弥漫开来,脸上却依旧波澜不惊,抿了抿唇,“这不是喜事吗,怎么,你不愿意?”

  “我自然不愿!”慕容翩然脱口而出,自己才十七岁,而皇帝年纪都是快自己的二倍了,自己喜欢的是翩翩公子,可皇帝,早就老了,根本不符合自己对未来夫君的期望,更何况......,自己堂堂郡主,做嫔妃,与做别人妾室有何差别?无论从哪方面来说,都是不愿意的。

  冷眼扫过慕容翩然,慕容秋不紧不慢地放下刺绣,微微一抬下颚,“这几日,你需要日日在本宫身边服侍,不可半步远离。”

  “谢皇后娘娘!”慕容嫣然扬唇一笑,泪珠衬着青涩的脸庞,更是梨花带雨。

  ......

  “皇后娘娘,靖王到了。”燕如匆匆走进。

  慕容秋眉头舒展,笑容跃上唇角,“快快有请!”

  一华服男子带着一行人稳步走进屋内,不紧不慢地跪下行大礼,高呼:“臣参见皇后娘娘千岁千岁千千岁。”

  慕容秋赶忙起身上前,弯下腰,低下头,伸出双手端起他的胳膊,“哥哥不必多礼。”

  岁月从未对任何一人留情,不知不觉,曾经叱咤天下,意气风发的英雄,如今两鬓白发渐生,而自己,堂堂盛家皇朝的皇后娘娘慕容秋,纵使妆容再华丽,也掩盖不了那一天天扩散的皱纹,皮肤松弛,已没有少女的光滑细腻。

  看着这一行人,有了新面孔,却少了熟悉的脸,慕容秋转头看向慕容煜:“哥哥,青竹呢?”

  慕容煜脸上的笑容好像猛然入冬,笑容冻在脸上,“境内土匪肆虐,他在家剿匪。”

  “你为什么总这样?”慕容秋脸上明显的不愉快,“从前你说他小,身子虚弱,路途遥远,不能来,现在长大了,你还是有百般理由阻止他来。”

  “......”他不答。

  他忽而看向慕容秋旁边的女子,面色春风化冻:“来来来,嫣儿,这是你姑姑,快唤一声。”

  慕容秋诧异,看向那女子,那女子看起来约莫十六七岁,整个人异常瘦弱,个子矮矮的,面色发黄,像是贫民出身,五官不算精致,倒还匀称,唯独这双眼睛炯炯有神,瞳孔乌黑发亮,令人影响深刻。

  女子动作不太熟练地行礼:“臣女慕容嫣,皇后娘娘万福金安。”

  慕容秋字斟句酌道:“哥哥是不是该给本宫解释一下。”

  慕容煜一挥手:“都下去吧,我有话对娘娘说。”

  “是。”

  慕容秋看着这风华不再的背影,冷哼一声:堂堂靖王,风流倜傥,年过半百,韵事不减,这又是当年与哪个女人恩爱留下的种?

  她纤长的手指轻抚玉如意,漫长的宫廷之夜,自己等过了,不由得握紧玉如意,能与家人重逢的喜悦被眼前这个人一点一点冲淡。

  “她就是当年在乱军之中失踪的,你的五侄女,慕容嫣。”慕容煜知道她在想什么,又补充了一句:“你哥哥我当年战乱之中,只有盛怀雪一个女人。”

  慕容秋身体一僵,“是,哥哥,秋儿知道了。”

深海鱼未眠

朝廷大背景介绍就在这了。本章视角转换回皇上的后宫。王爷余欢一行已在路上。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