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古代言情 古典架空 玲珑相思局

第七章 相逢怎知曾相识

玲珑相思局 深海鱼未眠 2011 2019-07-20 18:47:51

  言祐辰坚持要同她一起,余念略一思考,为了不暴露身份,未尝不可。

  余家管家虽负责联络暗卫,传递信息,但管家却也不知暗卫真实身份,联络是用余家专门训练的鸽子,鸽语传讯。

  一个人去,就等于把自己完全暴露给管家,为了行踪隐秘,这算是个好选择。

  “不后悔?”余念怀疑地再次看了看他,“一旦进了府,行动都由不得你自己做主,保护世子,甚至可能有生命危险。”

  言祐辰郑重地点头,“男子汉大丈夫,一言既出驷马难追。而且这么危险的话,我怎么放心仙女姐姐你一个人去独闯这龙潭虎穴。”

  “你要记住,”余念叮嘱道,“我们的身份暂时以姐弟相称。以后叫我姐姐即可,仙女什么的就不要了。”

  言祐辰笑的甜甜的,“好的,姐姐。”

  “嗯......余念。”余念认真道,“殿下认识你,他若问起我,你就说我是你表姐,你来此意外遇见了我,反正家没什么亲人了,所以就跟着我相依为命了。”

  言祐辰赶忙点头。

  “到时候机灵点,殿下这个人不好骗。”余念忍不住道。

  “哎呀,我说好姐姐,”言祐辰不满地嘟起嘴,“你不也是别人雇过来的吗,这才认识多久了?”

  余念没有说话,怔了怔,认识好多年了啊,大概有记忆开始,记住的就是他啊。

  言祐辰伸手在她眼前晃了晃,“姐姐,我知道了。”

  “嗯。”

  ......

  花池看着眼前的一男一女,女子长相实在是寡淡,整个人看起来普普通通,没什么特别的,至于这个少年,额,这不是那个杀手头头吗,那暗影应是这女子吧,......不对,难不成这男子故意被抓,帮助殿下?

  “总管?”看着花池傻愣在侧门,余念唤了他一句。

  “哦哦,姑娘倒是没问题,至于这位少年,.....”花池上下打量一遍,这个不是......

  言祐辰急忙道,“管家放心,我已经改邪归正了.......我......我知道之前犯了大错,殿下饶了我,饶我小命,我十分感激,特来报恩。”

  花池犹豫了下,虽知道不妥,但暗影既然开口,那便不能拒绝,“那两位随我来吧,”花池带领进门,“若要服众,你须和府中的侍卫比试一番,不然恐怕我不能做主。”

  “你尽管放马过来——”

  余念掐了他一把,“在花总管面前不可放肆。”

  接收到警告的眼神,他乖乖地闭了嘴。

  “总管,这孩子孩童心性未改,难免孩子气些,还请您多多包涵。”余念赔礼道,嘴角的微笑恰到好处。

  ————————

  花池直接将余念安排成余欢的贴身侍女,跟着大丫鬟锦月做事,丫鬟哪里个不渴望侍候在世子身边,说不定哪天被世子瞧上了,就能飞上枝头变凤凰,余念直接由管家安排,做了殿下的贴身侍女,难免受到下人的非议。

  余欢对这些事向来不甚关注,视而不见听而不闻。

  还好锦月对余念算是照顾,再则余念也小心安分,不惹是生非,日子过得倒不算难堪。

  言祐辰那边倒是吃香很多,一则小小年纪,身手不错。二则说话讨喜,和侍卫打成一片,身为老幺,大家多少都照顾些。

  余欢走在长廊,看着正在比试的一群人,一个年轻的小伙子风头正盛,连败数人,看着有些面熟,询问身旁的花池,“那个是?”

  “哦,殿下,这是前几日招来的侍卫,看他身手不错。”

  “领头的杀手,身手好的也就他一个了。”余欢微微眯眼,眼眸中亮光一闪,转头看向花池,“你可以啊,大管家,连杀手头子都敢招。”

  余欢冷哼一声,拂袖而去。

  花池跟上去,殿下的意思他懂,毕竟言祐辰名声在外,让别有用心之人听到,不知又会怎么大做文章。

  但是那位祖宗的要求也是拒绝不得,如今看来,夹在中间的自己,反而最为难。

  “殿下,三门灭门惨案,陛下虽已不再追究,但郡王殿下似乎并未有收手之意,我担心......”周遭虽无人,但花池依旧压低了声音。

  “我这哥哥向来固执,这也是他的做事风格。”余欢淡淡道,看似温润淡雅,行事却有自己的准则,这就是誉王的长子余温。

  “可......我不明白,”花池问道,“三位大人收受贿赂,勾结外商本已是死罪,何劳殿下动手?”

  “......”余欢眸色沉了沉,“有两方面的原因,其一,杀一家保全全族性命,有何不可?若交给我哥,审出来就是株连九族的死罪,何必让那些无辜人受罪。其二,我从不食言。”

  余欢说完,一张扇子,幽幽回眸,“花管家,你今天话多了。”

  拐角的余念端着茶水,笑容在水中一点一点漾开,原来自己认识的那个殿下,一直都在的啊,只不过隐藏的更深罢了。

  纵使相逢不再相识。纵使前尘往事,只有她一个人记得:他是一道光,照亮了她整个晦暗的世界。纵使只会向前看的眸光从来不会在自己身上有片刻停留,即便如此,能活成他的影子,能够永远相随守护,那就,够了啊。

  遇见余欢前的记忆总是格外模糊肮脏,在一片黑暗中,一片柴草垛,身上的伤口暗红色的鲜血早已干涸,旧痂未好又添新痂,身上的疼痛早已麻木,令人作呕的的触摸却还在继续,恐惧还在肆意蔓延,吞噬着人的理智,狞笑盘旋在记忆中无法散去。

  一道如光的利剑劈开无边无际的黑暗,斩断她那段不堪的过往。

  抱起路旁受伤的小猫,把钱财分发给穷人,给流浪饥饿的孤儿馒头。

  拿起剑,救得是苦难百姓,斩的是叛军乱贼,守卫的是这一方国境太平。

  在苍穹之下肆意大笑,在森林中拉弓挽箭,流连风花雪月,不染纤尘,潇洒自在。

  偷偷从墙角走出,余念看着那道背影,轻轻笑了:

  我的信仰,是一道光,而你是那道光啊。我的意中人,本就霞光万丈啊。

深海鱼未眠

你活成了我的信仰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