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古代言情 古典架空 玲珑相思局

第四章 善念因果总相报

玲珑相思局 深海鱼未眠 4394 2019-07-12 17:50:04

  余念看着后面躲躲藏藏跟在自己后面的,像小孩子一样躲猫猫的言祐辰,十分无语。

  “你烦不烦!”

  这个人一开始吵吵闹闹,被嫌弃并被拒绝后,又死皮赖脸地跟着余念。习惯了了一个人的余念,确实是讨厌他的聒噪。

  余念暗自反省自己,自己到底该不该救这个人?

  当日跟踪到叶斯宁去找百晓生打听杀手雇佣,百晓生推荐十里杀人不留痕言祐辰。

  叶斯文找上门,看到身影只是个年轻人,心里不大相信,便切磋拳脚,却败给了言祐辰。

  余念却看得清楚,叶斯文确有一番功夫,言祐辰也确实功夫不错,但比她想象的所谓一流高手还差远了。那百晓生对他极力夸赞,说功夫如何厉害,江湖如何有名,吹得可是天花乱坠。如此看来,却是名不副实。

  余念纠结了一下,这都算是一流高手,那其他人该有多差。以防万一,减少麻烦,这个就先解决的吧。

  言祐辰拿到叶斯文的订金——一袋沉甸甸的金子,看叶斯文露出满意的笑容缓步离开:“那就拜托阁下了。”

  “放心,有我家老大出马,包您满意。”一个年纪不大的男子屁颠屁颠得恭维道。

  言祐辰看他走远,黑着的脸一下子垮了,“我的天,这么金子啊,我从小到大第一次见到这么多金子啊!”

  从小木屋里钻出一个又一个“小屁孩”,年纪大概都十五六的样子。那个在叶斯文面前冷脸装作杀手的小屁孩被围在中央,“老大,我们这么做能赚这么多钱,值了!”

  “几个商人还不好杀吗。”其中一个小孩得意洋洋。

  余念冷哼一声:一群小屁孩,狗屁不懂。

  言祐辰托着银子,“嗯,先去买身衣裳,至少看起来要像个杀手样,反正大家都想来走江湖,人在河边走哪有不湿鞋,这几个商人就当给咱们的刀,见见血!”

  余念只是没有想到,居然有这么多人,二十来个少年,不,还有一个女孩。

  这一群人去城里买了衣服,去铁匠铺购置了铁剑,弓箭,又回了牧野山山里练剑,那个为首的少年指导。观察他们的身手,不过是花拳绣腿,竟只有那个少年和那个女孩还能稍稍入眼。

  就这群人,还想去杀南洋商人,没脑子,没功夫,空有一腔自信。

  余念看着言祐辰,眯了眯眼,摘下一片树叶,甩手朝站在最前的言祐辰面门扔去。

  言祐辰只觉得一道杀气割破空气直奔自己而来,翻身躲过。

  顺着杀气的方向看去,一暗紫色紧身衣衫的女子坐在不远处一棵大树的树干上,她一只腿弓在树枝上,一只腿随意地耷拉下来,上半身斜靠着大树的主干上,如瀑布的长发泻下,脸上蒙着黑色的面纱,一手随意地放在膝盖上,一手正把玩着一枚树叶。

  言祐辰看呆了,嘴里忍不住道:“好帅!”

  其他人纷纷看过去,和言祐辰说出了同样的两个字。

  余念无语,飞身而下,落在言祐辰身后,抓起后背的衣衫,凌空飞起。

  言祐辰低头一看,脚下是苍翠树木指头,脚尖轻微擦过树梢,耳边阵阵风声。

  余念停在半山腰,把言祐辰扔在树下,“你多大了?”

  “啊?十六岁啊。”言祐辰一懵,问这个干嘛?

  “年纪轻轻就想着送死啊。”余念两手环胸,居高临下地看着他。

  “我没啊。”

  “年纪轻轻做什么事不好,带着一群十五六的小屁孩去做生死交易,我是说你蠢,还是太勇敢?”余念冷哼一声,“在这里面壁三天,三天后随你便。”

  言祐辰听她的话不服气,但似乎她又有她的道理,想到自己那一群兄弟,又鼓起勇气:“多谢仙女姐姐相救,可我不能让我的兄弟们去送死。”

  “现在知道没用了。”余念侧着身子转头看着他,“我不是什么好人,也没什么救你的打算,你不参与可以给我少很多麻烦,仅此而已。”

  迅雷不及掩耳之势转到他身后,反手一掌打在言祐辰的脖颈上,手放下,脖子上留下一道红印,言祐辰瘫软,眩晕过去。

  扒了了言祐辰的外衫,把自己的外衣脱下换上,言祐辰和自己身高相似,只是他比自己微微高了一些,这倒也好解决。

  “慕容嫣,你带九个人去牧野山十里外的镇上接应,”言祐辰坐在房顶上发号施令,“剩下的人由我带领,埋伏在牧野山上他们的必经之路。”

  “老大,不带你这样的,好事怎么不让我去!”慕容嫣不服气,所谓接应,在她看来这就是躲了起来。

  言祐辰扶额,似乎你比我处境更危险吧。

  “不是不让你去,根据那个人说的,这商人既然有被杀的价值,这人总不能一点意识都没有吧,万一给逃跑了,你不就立大功了吗?”

  慕容嫣撅了撅小嘴,“那也......”

  “你要是不去,在这里呆着我也没意见。”言祐辰挑眉。

  “我去我去!”慕容嫣着急。

  接下来两天众人对老大的行为十分疑惑,白天训练也不像往日一样亲自指导训练,晚上不和兄弟们一起睡觉却要去探什么路,大白天带他们出去,好好走路不成非要用什么轻功上蹿下跳。

  傍晚,众人躺在门前不远处的草地上,段一看着坐着发呆的老大纳闷:“老大,我总觉得那天你被那个仙子姐姐带走后就跟变了个人似的。她对你做什么吗?”

  “是吗?”言祐辰,不,余念,她只是根据自己这一两天对言祐辰的观察,拙劣地模仿言祐辰说话姿态,为人处世。

  “是呀,我也觉得。”慕容嫣坐起来,愤愤道:“说好带我一去的,现在却让我躲起来!”

  “......”看着这群天真无邪的脸,余念沉默了,许久看着远处血红的夕阳,“我只是觉得,这个事可能没有我们想象的那么简单,我们万一不是对方的对手,杀人反而,会被杀吧。”

  “老大你瞎说什么,有你在我们一定会没事的!”

  “老大,我们会死吗?”人群中开始传来消极的声音。

  “我奶奶还等着我带钱回去治病呢.....”

  “我娘还等着我拿钱回去买米呢.....”

  余念听到忽然觉得这群孩子可能和自己想的不一样,或许不是初生牛犊不怕虎,想出来闹着玩的。想到这,觉得自己有必要去找言祐辰问个清楚。

  “放心,有我在呢。”余念一拍胸脯,“这件事一完,就让大家带着钱回家。”

  “是,老大!”

  看着“言祐辰”信誓旦旦保证的样子,众人纷纷表示信任,从小老师就夸他是练武的好苗子,以后肯定能成高手,而且老大的本领可是大家有目共睹的。

  “明日慕容嫣带着大家出发,今晚好好消息。”言祐辰一拍慕容嫣的肩膀。

  深夜,皎洁的月光洒向森林,静谧的白色在枝丫间缓缓流淌。

  言祐辰躺在树下,看漫天繁星,偶有云烟飘过。

  身体只觉得躺的僵硬了,自己真是得罪了不得了的人物啊,欲哭无泪!

  窸窸窣窣的脚步声,言祐辰欣喜。

  余念伸手一指,解了他的穴道,把从集市上买的烧鸡递给他,“饿了吧?”

  言祐辰一把接过,毫不客气地撕开一只鸡腿塞到嘴里,活像一只饿狼。

  余念同情地看着他,“你慢点吃,我没买汤。我有话问你。”

  “你说......唔唔唔......”因为嘴里塞满肉,嘴里呜哇不清。

  “你为什么要假扮江湖大侠,替他们做事。”

  “挣钱啊。”言祐辰简练道。

  “你们,”余念掂量了下,“你们很穷吗?”

  身为余家暗卫,本是吃穿不愁,但还记得小时候,武功练不好,被师傅惩罚,三天不许吃饭,那种饥饿的滋味,至今仍是印象尤深。穷,会激发作为人的一切兽欲。生死不避,杀人又算什么?

  言祐辰放慢了速度,“今年大旱,颗粒无收,小七一家五口,刚出生的妹妹因为没饭吃快饿死了,他爹娘就把她卖了。小六一家现在就剩他奶奶和他了......我们村,只能是我们出来挣钱了。”

  “朝廷不拨款赈灾吗?”余念不太相信,她一直觉得,余温余欢是好人,不会袖手旁观的。

  “我们那个地方本就偏僻,没人管的。”言祐辰失落,“就算上报上去,对那些高官,其实不过就十几口人,不算什么。”

  余念默默低了头,竟如此草菅人命。一个国家,统治一方人民,想要造福一方人民,并不是像自己想的那么简单。统治者,官僚阶级,一层一层都要互相配合吧,可是,并不是每个人都愿意为百姓造福。

  许久,余念才继续发问,“那你为什么会想着冒充杀手呢?”

  言祐辰把残余的骨头放到纸上,在纸上揩了揩油,盘腿坐好,“其实吧,小时候,有个江湖杀手逃命到我们村,为感谢村民,他教我们这些孩子武功,也给我们讲了很多江湖趣事。所以啊,”

  言祐辰转头看着余念,余念看着他,觉得他眼眸里有星光闪亮。

  “所以我们这群人从小就向往江湖,想走江湖。”言祐辰看着天空,一脸憧憬,“听说牧野城是誉王境内的王城,所以我们就先来这了,先贿赂百晓生,然后就有人找上门了,那个人一看就没混过江湖,也不熟悉。”

  余念撇了撇嘴,“他要是懂门道,怎么可能看不出你。”

  言祐辰瞪了她一眼,“我能蒙混过关,说明我演技还算过关。”

  思虑片刻,言祐辰认真地看着余念:“我不能让我的兄弟们送死。你还放我回去吧。”

  “哼,”余念冷哼一声,“放你回去就是再白白多一条人命。我以那个人出钱的五倍,要你不再为他做事,你可愿意?”

  “不行!”言祐辰脱口而出,“走江湖第一点就是要讲信义,答应了你,我就没法混江湖了。”

  余念一撇嘴,死脑筋,命都没了要怎么混?

  “放你可以,你要答应我三个条件。”余念看着他。

  “你说。”

  “一,倘若形势不利,立刻束手就擒,不要反抗,就算是为了你的兄弟们,我可以保证你们不死。”

  言祐辰看得出她没有恶意,便点头答应。

  “二,你们被抓后,”

  “你为什么就觉得我们一定会被抓啊。”言祐辰不服气道。

  余念瞪了他一眼,“别打断我,被抓后,老老实实交代那个人的让你办的,而且把你们的真实的身份说出来,而且表示自己只是想挣完钱就走人,没想过害人。还有,不要提我的事。懂?”

  言祐辰愤愤道:“我要真被抓了,保证按你说的做。”

  余念拍拍手站起来,“你回去吧,还有个条件没想好,想好就告诉你。”

  “你干嘛去?”言祐辰追在她身后。

  余念叹了口气,“他们有高手在那个镇上,我怕慕容嫣他们估计活不过后天早上。”

  言祐辰脸色一变。

  “一群只会拿刀的小屁孩突然去杀人,我真的挺怀疑的。”余念回头,“如果真的杀人了,你可能永远就回不到这种普普通通的生活了,到时候你们后悔都来不及了。还有就是,走江湖就一定要杀人吗,你这是当土匪的投名状吧?”

  言祐辰沉默了。

  是夜,客栈却灯火通明,说话声不绝于耳。

  余念在房里听外面的声响,从小训练,耳力极佳,楼上的对话听得还算清楚。

  门外有脚步声,余念轻手轻脚靠近房门,在经过自己房门的一刻,余念一拉门,右手将门外的人拉进自己屋里,同一瞬间左手削上对方脖颈,对方盘子落地的瞬间左手一翻托起盘子。

  余念一扬盘子,盘子里的橙子在空气中划过一道优美的弧度,飞出窗外。

  打开门,外面一个人都没有,似乎都在楼上看好戏。

  直奔那五个人的客房,一进门余念看着傻了的一群人,就开口道:“是你们老大让我来的,改变计划。事情紧急,以后再解释,把这些假死药吃下。其他的我来办。”

  所有小孩在余念的气场下乖乖接过药丸吃下。

  余念满意地点点头,把那个端盘子的男子扔在屋里,闪身离开。听到楼上重物倒地的声音,余念的心狠狠一沉,楼上那几个,自己怕是救不了了。

  她知道,殿下想跟住这群人探知幕后黑手,自己不能打草惊蛇。

  那些人倒是迅速,把几个人的尸体用马车运往镇后荒山丛的乱葬岗。

  月亮惨白,荒草丛生,偶尔飞过几只黑色的鸟。

  周遭一片死寂,马蹄声在这个夜里格外响亮。马车上两个人却一个慌张一个淡定。

  “我说哥,就到这吧。”

  “不行,再往里面去去,否则容易被发现。”语气不容置喙。

  两人把几个人的尸体扔到草丛深处,忙活了半个时辰,两个人才慌里慌张离开。

  余念看他们走远,才上前把几个人纷纷正脸翻出来,把假死解药给另五个人服下,看着另外四个脸色发紫已经死去的小孩子,他们都还只有十五岁。余念坐在草丛中,微微叹气,言祐辰,应该会伤心吧?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