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古代言情 古典架空 玲珑相思局

第三章 心狠手辣灭口

玲珑相思局 深海鱼未眠 3469 2019-07-09 21:14:13

  “兄长,今日世子与郡王前去拜访了慕容达,他们上了楼,我也不知道谈了什么。”叶斯文汇报,“但是两位殿下出来时心情似乎都不太好,我听世子出来时说了句‘不知抬举’,看样子慕容达应该是没有承认。”

  看着慕容达来信,叶斯宁心中暗惊:这是要过河拆桥,卸磨杀驴啊。这未免太不地道,商人果然狡猾,信不得。

  叶斯文恭敬地站在一旁,“堂兄,他怎么说?”

  “这些人留不得了。”叶斯宁冷笑一声,将来信点燃,“我当初就说诛之不留后患,岳丈不同意,说以后还有用的上的地方,现在可好,先让我们威胁上贼船,事不成,又想拿我们填坑,留他何用!”

  叶斯文隐隐猜到怎么回事:“莫非这生意他们不做了?”

  叶斯宁哼了一声,“东西我给他们筹到手了,三位大人连命都送上了,他不做了,哼,这笔债总要偿还。”

  顿了一下,缓缓道:“说实话,像他这种人,不招,我倒不信。”

  “三天后,他们会大路离开。”狠厉的眼光落在叶斯文身上,叶斯文拱手:“堂兄,明白。”

  “干净利落点,别让人抓住把柄。那桩案子是由世子和郡王负责,我先去打探口风,若无变故,你只管去办。”

  ......

  “殿下,臣想知道这桩案子进展如何,毕竟已经死了三位当朝大官,现在朝内人心惶惶,不尽快抓住凶手,谁知道下一个遭殃的会是谁呢?”

  余欢看着叶斯宁惺惺作态的样子,心里无比恶心,脸上却笑得比谁都甜,“丞相,这个案子我恐怕邀请您出山了。”

  叶斯宁一惊,“臣?臣并不会办案。”

  “不是办案,我听闻丞相口才十分了得。”余欢笑着给叶斯宁倒了杯茶,“案子大概是有了头绪的,是和我们王家兵器买卖有关,这可是死罪,这买卖牵扯到一伙南洋商人,我昨日和兄长会了一会,这人真是不知好歹呢,说自己是做丝绸生意的。自从上个月底他们来,这个月就开始死人,谁信呢?”

  叶斯宁连连点头,表示赞同。

  “再说,我已经清查了,兵器库兵器失踪一千件,这总要有个去向吧。”余欢故作不在意地提起,眼神却一刻也未从叶斯宁脸上移开。

  叶斯宁微微一笑,“殿下说得对。”

  “老师,”一旁的余温缓声开口,“这是父王交给我的重任,若我查不出来,就辜负了父王,还请老师助我一臂之力。”

  叶斯宁看着余温诚恳的眼神,竟不忍心拒绝,他对这个徒弟一向看重喜爱,实在无法开口拒绝,“好,这是为殿下们分忧,臣自当尽力。——只是这几日公务繁忙,难以脱身,待三日后臣再去可否?”

  “只要在半月之内就行。”余欢一拍桌子,“我问了他的小厮,他说他们半月后再离开。”

  叶斯宁郑重点头,转过身那一刻,勾唇一笑:看来慕容达准备偷偷逃走,那必然做的隐蔽,暗中一杀,再将货物掉包,把罪都推给这个替死鬼吧。

  余欢看着余温阴沉的脸色,没再说话,随着这件事的进展,越了解叶斯宁的真实面目,让余温撕开数年间温和负责老师的真面目,自然是不好受。可余欢知道,余温会有分寸,拍了拍他的肩头,“哥,你静静吧。”

  叶斯宁的突然到访,话里话外的试探,余欢无比确定他与慕容达的勾结。

  余欢出了郡王府,没回世子府,也没去沐云坊,而是信马由缰,不知不觉就出了城。

  城外远处是无边无际的翠绿,风一吹,绿浪波动,天地间洋溢着春天的生机。再远处,群山起伏,连绵不绝。

  六王之境,誉王余家之境大半森林覆盖,因此,誉王别称森林之王。境内民风彪悍,百姓擅猎,猎物兽牙送至铁匠铺制造兵器,故誉王境内特产兵器,在天下闻名,四海之内来此求一上好兵器之人比比皆是。

  只是这小小的南洋商人竟不走寻常买卖之道,好好的生意不做,偏要私通朝廷命官,当真是活的不耐烦了。余欢翻身下马,心里暗想:那我就放长线钓大鱼,看看你幕后究竟是何人?

  城南十里是牧野山,余欢也没想到,不知不觉竟然已经走了这么远。

  余欢向周围查看一番,牧野山是这一带最险峻的山,也是牧野城的一道天然屏障。远看山峰高耸起伏,近看山峰直插云霄。山上树木茂密,常闻野兽出没。

  余欢从马上取下宝剑,打算一探究竟,这可是——三天南洋客商回老家的必经之路,刚才沿途看过,都是宽敞大道,若要下手,还想趁未走远早日了断,这绝对是最佳地点。

  他有九成把握叶斯宁会在这里下套,南洋商人自然也不是傻子,他要求安全送出牧野山到达山下十里外的第一个小镇,便交出信封:所谓叶丞相死罪的证据。余欢一转刀柄,不过瞧慕容达的意思,他十成把握完全确定叶斯宁会在这里下套了,他怎么就如此肯定呢?

  要知道,出了牧野山,就算出了人命,可也就不归王城管辖,那些小官,查不出来是一回事,查出来,叶斯宁也足以压下去。若叶斯宁以逸待劳,连着自己的人岂不是一同陪葬?除非…..慕容达派了人在山下接应!余欢冷哼一声,在我的地方不敢放肆,就到其他地方野。

  ......

  第二晚,夜。

  花池上前披上衣衫,“殿下,收到消息。”

  余欢抬头看了看花池阴晴不定的神色,心里隐约觉得不妙,“怎么了,说。”

  “殿下,据探子消息,叶斯文花重金请江湖杀手分了两拨人,一拨布局在牧野山上,一拨布局在牧野山下。”花池汇报道。

  余欢点头,倒是符合那个老狐狸的做法,“没了吗。”

  “据暗探回报,有一拨商人打扮地数十人早在半个月前就停留在牧野山下小镇的客栈内,据暗探观察,这群人个个都是高手。”花池小心整理着自己的语言,“还有就是,这两拨人住在同一家客栈,听说白日还闹矛盾了。”

  “呵,这应该是慕容达的人。”余欢思考片刻,“你想办法,让你的人把这个消息给慕容达。祝他的人干掉叶斯宁的人。”

  “是。”花池点头。

  余念飞身站在树上,看着屋里的人影,甩手就是一飞镖。

  慕容达一惊,跑到窗口猛地推开窗,只看见一个黑影如影子般消失在黑夜之中。

  轻功之好,身影之快,让人惊叹。

  慕容达暗叹一声:“余欢手下有此人,日后定成祸患。”

  ......

  “连个事都办不好,还要我给他擦屁股,废物。”收到慕容达的来信,陆微明恼火,如剑的双眉紧皱,黑曜的双眸散发着戾气。

  其他人面面相觑,不敢说话,这位爷可是脾气大得很,谁敢惹他啊。

  一个小心翼翼地上前,“公子,怎么办?”

  陆微明勾唇,“咱家的橘子可给切好了,上面放什么都该知道吧。”

  “是!”

  “咚咚咚。”

  “谁呀!”

  “这位大哥,我们是白日的客商,白日多有得罪,今晚特来赔罪。”陆微明赔笑道。

  “哦,进来吧。”黑衣男人看着他的笑脸,语气也温和许多。

  为首的赶忙过来赔礼道:“白日我们也有不对,还望阁下海涵。”

  “这些柑橘,不成敬意,当做赔礼,还望阁下不嫌。”陆微明笑的有多温柔,眼神深藏的就有多么毒辣。

  这为首倒也没想太多,介于明日就要动手,也不想在这之前再惹事端,于是拿起一半柑橘,顺便分给屋里众人。

  “这是什么?”为首拿起柑橘,柑橘表面掉下一些极小的白色碎屑和一些透明冰晶,不免起了疑心。

  “阁下有所不知,这柑橘配上我南方特产的冰晶雪粉,甘甜味道冰肌透骨。”陆微明微笑解释。

  为首再拿起一块,递给陆微明,“多谢阁下好意,这块算是我还敬阁下的。”

  陆微明手下一惊,不敢抬头。

  为首一看陆微明身后,微微眯眼,为首的手下也停住送往嘴边的手。

  陆微明微微一笑,“那多谢阁下了。”陆微明接下毫不犹豫地送入嘴中,轻轻咬下,露出陶醉的表情,“不是我自我夸耀,这天下橙子能像我这这么甜的,真的是只我一家啊!哈哈。”

  其他人迫不及待地送入嘴中,为首想阻止也来不及了,却还是怀疑:“阁下的手下人为何表情都这么恐惧?”

  陆微明呵呵一笑:“因为吃下的是毒药啊。”

  “你!”为首神色大变,其他人纷纷呕吐,妄图吐出橙子。

  陆微明无奈地两手一摆,“别白费力气了,毒药在橙子表面上,入口即化。”

  为首的铁青了脸色:“你可是也吃了。”

  “我早就服过解药了。”

  为首的不再客气一把抽出剑,上前转身就遏制住陆微明,“把解药交出来,不然我杀了你!”

  “这屋里五个人,屋下五个人,除了你,拿我一个人换你九个人,我觉得挺划算的。”陆微明不紧不慢,似乎完全没有注意到自己已经置身险境。

  “话说你叫什么名字啊?第一次来混江湖吧?”陆微明好奇道。

  为首的不搭理。

  陆微明继续死皮赖脸,“你怎么当上他们老大的?你是女的——,他们知道吗?”

  为首的看着他愣住,“你——”

  满屋人都惊住了。

  陆微明趁她晃神,伸手推开她的剑,一掌打在她的手腕上震掉宝剑,反手将她扣在怀里。

  “其他人就都处理了吧,扔乱葬岗吧。”陆微明露出残忍的笑容,“这个我就抱走了。”

  “放!”看到一行人外族打扮,坐在敞开的马车上,已经进入目的地,为首杀手一挥手,乱箭齐发,风声呼啸。

  这群人纷纷倒在车上,马匹也倒地不起,除了马儿偶尔有挣扎,人连一丝反应都没有,直接倒下,地上鲜血淋淋,林间一瞬间变静。

  为首的不敢相信这么容易得手,一摆手,众人纷纷接近尸体,伸手猛地一扒下身上围着满满的薄纱。

  揭开面纱,猛地,为首的大叫一声:“不好!撤!”

  竟是稻草人,身上放满血袋,一扎破血就溅出来。

  为时晚矣,周围草丛中王家侍卫一跃而起,“放下武器,束手就擒,饶尔等不死!”

  送至山下,慕容达拱手作揖,“此次多谢世子和郡王殿下。”

  “按照约定——”余温淡淡道。

  “那是自然。”慕容达脸上带着讨好的笑,一挥手,小厮呈上。

  “这是一半。还有另一半我放在客栈我住的那个房间床头正下方地上的木板上。”慕容达呈递给余欢,“这就麻烦殿下去找了。”

  “.......”余欢眯眼,笑面如花,“做事稳妥,本世子很欣赏。那我就不远送了,毕竟阁下有接应人马。但本世子希望,可不要在我境内再生出什么事端了。”

  慕容达笑容一僵。“自然自然。”

深海鱼未眠

阅读愉快!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