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科幻空间 时空穿梭 反外貌协会之书穿攻略

6 新手村礼包

反外貌协会之书穿攻略 前前的前世 2704 2019-08-05 22:57:11

  事情出乎朴梨意料的来了个大惊喜,买了一堆零食的她拎着大袋子现在超市门口等着司机来接她回去。

  “注意,男二梓墨正在接近,还有十秒到达战场,碾碎他。”艾达播报。

  “……你就不能少玩点游戏。”朴梨假装不经意的和梓墨对上了视线,然后移向一边。

  “我帮你拎吧。”梓墨十分绅士的弯下腰,朝朴梨伸手。

  朴梨自然的脸红了。

  这个也帅的一批。

  “不用……我,等人……他一会就到……”梓墨笑吟吟的注视着朴梨,距离有些近,朴梨很不争气的结巴了。

  “呵呵……你是在害羞吗。”梓墨发自内心的轻笑。

  没想到他的夫人居然怕生。

  “……没。”朴梨拎着东西后退一小步,身子晃了晃。

  这具身体,是人吗???朴梨咆哮,她感觉她的手指,再拎一会,就要破皮了……天哪。

  朴梨的手指微微颤抖,梓墨趁机把袋子从朴梨手中夺了过来,稳了稳她的身子。

  “别逞强,你看你,手指头都勒红了。”梓墨低头看朴梨,指尖轻点朴梨通红的指尖,看朴梨红透的脸庞和快速收回的手,微笑。

  “谢谢……”朴梨低头道谢,悄悄的与梓墨拉开了些距离。

  梓墨偏头看了看,目光所及是马路上一辆熟悉的车。

  “其实,我有些话想和朴梨你说。”梓墨移近,俯身在朴梨耳边。

  朴梨的表情从茫然再到懵逼,垂眼,一副无辜的模样。

  “……抱歉……我没太听懂……能让我思考一会再回答吗?”朴梨皱着眉,小声回到。

  “不急。”梓墨点开手机,摆在朴梨面前。

  “这是我的电话号码。”

  朴梨抬头,就对上梓墨的视线,迎着光,朴梨的眼睛就显得特别出彩,这双眼睛像是上天赐予一般完美,光影流转间,神魄都被勾走。

  不过这只是一瞬,朴梨立马低头记下了梓墨的手机号。

  “嗯……我记下了……请问你的名字?”

  “梓墨。”

  “朴梨。”朴梨应声抬头。

  吓得跳到了梓墨身后。

  “呵…你怎么来了,工作忙完了?”梓墨嘴角上翘,第一次看着许如闫的冷脸挺开心。

  “不忙。”许如闫回到,看了看梓墨拎着的袋子,再看偷偷看他的朴梨,很不爽。

  “朴梨,过来。”

  “噢……”朴梨弱弱的应了一声,悄悄对梓墨说,“东西给我吧,下次再见。”然后朝梓墨笑笑。

  许如闫的脸更冷了。

  梓墨也对朴梨温柔的笑笑,径直的朝许如闫走了过去。

  朴梨远远看这两人站一起,还挺配。

  “艾达,这是新手村礼包吗,许如闫好感度自动上升至达到标准。”

  虽说暂时还没到,但朴梨还没做什么就已经快五十了,而且,许如闫有主动要刷她的好感度的迹象。

  再加上安然那个菜鸡,怕是对她的脸太自信了,生生的被自己拉了二十左右的好感度。

  真是无比顺利的开场啊。

  朴梨心情颇好的路过对视的两帅哥,钻进车里,关上车门。

  许如闫:“……”

  梓墨:“……哈。”

  梓墨把袋子丢到了许如闫怀里,“拿好了,许如闫,掉了,你夫人可会生气。”

  许如闫冷哼一声,“你也知道,她是我夫人。”

  梓墨理了理他一尘不染的西装,状似无意的道:“很快就不是了吧。”

  然后抬头对上许如闫的冷眼,笑的像狐狸般狡猾。

  “你再不走,我相信车就开走了。”

  “多谢提醒。”

  。

  “你的东西。”许如闫上车后把一袋零食放在朴梨身边,自己坐下来,一副不是很开心的样子。

  朴梨假装自己看不出来,毕竟许如闫的表情没有变化,然后很开心的去拿东西吃。

  “嘶……”朴梨的手指被食品包装袋刮了一个口子,鲜红的血珠瞬间饱满起来。

  朴梨被这身体的脆弱弄的无语死了,正想抽张纸捂着,手却不由自主的被许如闫拉着,触碰到他的嘴唇。

  朴梨:!!!!!!!!

  朴梨震惊的张了张口,却丧失了言语功能。

  手指被许如闫含着,朴梨就像只煮熟的虾子,软塌塌的不能动。

  “不流血了。”许如闫一本正经的拿纸巾给朴梨擦手。

  “……嗯……”

  “朴梨。”

  “嗯……”

  “给我个机会,好吗。”

  “嗯……嗯?”朴梨懵逼。

  许如闫眉头一皱,一把把横在他们中间的一袋全都扔到地上,牵着朴梨的手把她抱了过来。

  骤然贴近的雄性荷尔蒙打的朴梨措手不及,许如闫的手臂铁做的一般,朴梨的挣扎就像欲拒还迎,对上许如闫侵略性十足的眼眸,像头落入狼口的小羊羔。

  “干……干嘛……!”

  许如闫轻吻朴梨的额头,温柔的差点让朴梨心动了。

  “给我一个机会,让我了解你,也让你了解我,好吗。”许如闫在朴梨耳边温柔低语,低磁的嗓音让朴梨浑身酥麻。

  朴梨的心砰砰直跳,脑子却还是在冷静的思考。

  她究竟是溜,还是不溜呢。

  “这……要看你的表现了。”

  许如闫正惊讶朴梨突然硬气起来,接下来的话又打消了他的疑虑。

  “毕竟……你和……的事我家人都知道了,就算我愿意留下,我妈一定气急了,我不希望她再为了我担心。”

  朴梨眼帘低垂,小声的话语像是怕惹恼谁,手指轻轻勾着许如闫西装一角,羞涩天真的完全不像一个早已嫁作人妇的女人。

  她似乎一直这样,默默无闻,看着他和别人的故事,在背后尽心的为他打点家中事物,不求回报。

  如果不是这样,今天的话,许如闫是一分都不会信的,女人邀宠的手段他也见识过不少,例如安然,他只是不想捅破,宠着她罢了。

  但许如闫信了七八分,安慰似的拍了拍朴梨的脑袋,从座位底下拿出医疗箱,握着朴梨的手,给她略微破皮的地方消毒,贴上创口贴。

  “只要你愿意,”许如闫抬头,深邃的眸子中仿佛蕴藏了无数星光。

  “我许如闫的妻子,只能是你。”语气中的坚定,让许如闫自己都惊了惊。

  朴梨的嘴角不自觉上扬,淡淡的“嗯。”一声,埋首在许如闫宽阔的胸膛,掩去她平淡无波的眼神。

  “艾达,拿安然练练手吧。”朴梨的身体又沉睡了。

  “……你想弄她?”艾达围着朴梨转圈圈,有种蠢蠢欲动的语气。

  “说的这么难听干嘛,新官上任三把火,我把这第一把火,赏脸给她。”朴梨眯着眼,食指缓缓摩挲嘴唇,活像只慵懒的波斯猫。

  “嗯……”艾达默默的应。

  “那大婶告你状了。”

  “怕她,睡觉,明天再说。”

  艾达绕着房间顶转了一圈,最后无聊的蹲在屏幕前看股市去了,毕竟会长的赚钱大计担在它身上。

  。

  “哦?她真的如此做?”许如闫撑着下巴,对面站着还带着笑的管家。

  “是啊,可别提大房那位的脸色了,平日都是她和三房联合起来欺……咳,今天可算出了口气。”管家状似无意的多说错话,随后更加恭敬站着。

  “我知道了,你也休息吧。”许如闫冷峻的面庞没什么表情变动。

  “是。”

  许如闫翻开文件,不久又合上,看了看时间,思索一会,离开了书房。

  房间里,朴梨换上了绸面的柔软睡裙,安静的平躺在床上,睡相倒是很乖。

  许如闫收拾好,躺在了另一侧,今天他靠近了朴梨侧躺,黑暗中盯着朴梨的脸,不知道在想什么。

  “朴梨……”许如闫缓缓吐出两字,百转千回。

  睡梦中的朴梨有感应一般的哼了哼,翻了个身背对许如闫,露出了一片雪白的后背。

  许如闫静默一会,伸手一揽,就将朴梨揽进怀中,拿过一边的薄被盖在她身上。

  朴梨嘟囔一声,想翻转着躺回原来的地,硬是动弹不了,最后索性搂上了许如闫,寻了个舒适的位置枕了。

  许如闫盯着朴梨看了一会,伸手抚摸她的脸蛋,笑了起来。

  “还挺乖。”

  许如闫将下巴轻轻抵着朴梨头顶,闭上眼睛。

  希望是真乖。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