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浪漫青春 青春校园 静牧好时光

17

静牧好时光 林夕梦叶 2097 2019-07-17 21:37:03

  “郭老师,不知道您知不知道,我家的情况?”文静不好意思的摸了摸脖子,“老师,我父母不在身边,那个家长会应该没有人来帮我开,而且文理分科这件事我可以自己做决定。”

  “你家的事我知道一点,可是你爸爸来学校给你办手续的时候,不是说了吗,在这边有你爷爷奶奶,你可以让他们中的一个来啊。这件事还是跟家里人商量着来比较好,你年纪还小呢!”郭卫红只知道她父母离婚了,各自有各自的生活,照管不到文静,具体的不是那么清楚,自然这样劝文静。

  文静听了,苦笑一下说,“老师你误会了,给我办手续的是我爸爸的助理,不是我爸爸。我爷爷是住在明江市,可是是明江市下面的小县城清远县,他年纪比较大,过来不方便。”

  “什么?”郭卫红想到那天见到的那个男人,现在想想也的确是太年轻了,不像有文静这么大孩子的男人。当时自己还以为是长的显年纪小呢?现在看来是误会了。

  也是那时候,他一直跟教务主任说话,说孩子爷爷奶奶在这边,方便照顾什么的,从来没说他爸妈在这边。

  想明白了,郭卫红问,“那你的意思是说,你爸妈不在身边,说是在这边的爷爷奶奶也不住在你身边,那你难不成是一个人住?”

  “嗯,我自己住。”文静不想跟老师讨论家里人怎么样,就又把话题扯回来,“那老师,家长会的事情可以就算了吗?”

  “那那,好吧,你好好想想,自己到底对什么感兴趣,知道吗?”郭卫红扯了扯嘴角,让文静回教室去了。

  转头的时候,文静才发现,秦牧正在跟何先知跟前说着什么,想来是送作业本的。她也没多想,就出了办公室。

  秦牧确实是来送数学作业本的,但是原本是可以放下了就走的,但是听见文静说什么家长会的事情,就忍不住想听一听,故意找了个问题问老师。

  他的家庭和文静的完全不一样,爷爷奶奶和爸爸妈妈几乎把所有的注意力都放在自己身上,他体会不到文静的心情。原来她到新城市新学校,竟然只是派了一个助理过来。

  上次去他们家,除了钢琴看出来是旧的,眼睛看到的客厅和厨房里的东西全都是新的,想来应该是新装修的家。这个意思是,她的房子也是助理办的吧?

  秦牧随便说已经明白了(其实小伙子根本就不是不懂,在这儿糊弄老师呢),就出了办公室。到三楼楼梯的时候就看见慢吞吞的文静,背后看到她好像在揉着眼睛,秦牧心中一紧,快速下了几级阶梯,一把抓住她的肩膀把她转过来面对自己,这是委屈哭了?

  被突然抓住的文静吓的浑身一哆嗦,看到是秦牧才拍拍胸口,“秦牧,你干什么呀?”声音软软的,有着受了惊之后的虚弱。眼睛红红的像只兔子,看着就让人觉得她好像是受了大委屈。

  “你哭了?”秦牧不好意思的松开手,耳朵红红,弯着腰认真看她的脸。他突然靠的这么近,文静好像闻到了他身上有一股好闻的薄荷味道,不知道为什么,自己的脸上却慢慢爬上了红晕。

  一时间怔怔的不知做什么反应,秦牧看着她脸红,却抿嘴笑了,“发什么愣,委屈哭了?因为没有人给你开家长会?”

  一开始,文静没明白,直到秦牧直直的看着自己的眼睛,她伸手捂了捂眼睛,才明白,“我眼睛红了吗?刚刚下楼梯的时候,有个小飞虫撞到左眼睛里了,我揉了半天,还有点不舒服。秦牧,你帮我看看,眼睛里还在不在?”

  “那你右眼睛红什么?”有只虫子,两只眼睛红?

  “揉眼睛的时候,右眼的眼睫毛掉眼睛了,我弄了半天才弄出来。”说着还眨巴眨巴眼睛,秦牧不由仔细看了看,发现文静的眼睫毛真的浓黑且又长又密,扑闪扑闪的,漂亮极了。

  文静眼睛不舒服,扯了扯一直呆着的秦牧的袖子,“你快帮我看看呀。”

  秦牧把脸凑得更近,还伸手扶住了她的头,眼角处果然有点点黑色,秦牧轻轻的帮她吹了吹,最后还是没出来,因为已经被她自己揉到眼角里面了,“你别揉了,先忍一忍,我带你到医务室,让医务室的医生帮你弄出来,你这个都揉到里面去了。”

  “哦”,文静捂着一只眼睛乖乖的跟在秦牧身后去了医务室。

  这本来是件小事,可是酝酿的风暴是现在两个人都没想到的。

  第二天因为全校都会因为期中考试开一次家长会,出于学生们上课注意力可能会不那么集中的考量,学校的英语演讲比赛,就在这天举行了,是预选赛弄完之后,就决定好的事情。

  每个年级五个人,因为是演讲比赛,都不用分年级,总共在一起排名。

  十五个人,每个人十分钟,七分钟演讲,三分钟提问,一上午刚好结束。

  比赛场地就是国旗台了,学生们都搬着凳子分班级排排坐好。文静在国旗台下准备的时候,抬头看一眼班级,就能看到谢若初和小伟两个跟猴子一样,挤眉弄眼,抬手动嘴的,给自己鼓劲加油。他们动作太大,那么显眼,但是文静第一时间还是注意到了腰背挺直,端正坐好的秦牧。

  他一如即往的眉眼清淡,好似察觉到文静在看他,轻轻的看了她一眼,朝她点了点头。

  文静是12号,算是在比较后面,幸好天气不错,到她演讲的时候,同学们还没有冻的发麻发木。越是到后面,太阳晒的人越是舒服。

  文静本来就不怵这样的比赛场合,她天生就有很强的承受力,不然从小到大,在父母完完全全的不待见状态下,她还是安然的长大了,也没有什么心理病,没有走向什么阴暗面,健康的长大了。

  另外,她参加的比赛,还有一些大场合,也不少,自然坦坦然然的。

  站在台上胸有成竹的风度气势,就有加分。

  她结束后,一下台,就迎接到了激动的不得了跑过来的谢若初,“静静,你好了不起,声音从头到尾都稳得不得了,太棒了你!”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