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现代言情 都市生活 西山下青山应如是

第五十一章 霸道总裁

西山下青山应如是 青山应如是m 3162 2019-08-28 17:03:27

  铃当去上海参加婚礼,秦松去云南演出。乐队推迟了回程日期,特意绕去大理的檀.谈书吧叙旧。

  大家以最轻松的心情做着自己喜欢的事情,互不打扰,这是只属于自己的悠闲时光。

  大叔问了问秦松和铃当和好了没有。秦松苦涩的摇摇头,大叔叫他千万不要放弃,错过了这个好姑娘,估计就会像他一样孤独终老了。

  大叔给秦松看铃当整理出来的书吧手稿。那里记录的全部是旅人的故事,每一段故事、每一张照片,铃当都加了独白,秦松仿佛能够看透文字背后铃当那颗敏感又脆弱的心。有几段文字秦松忍不住拍了下来:

  “那片叫洱海的蓝色,是我对大理念念不忘的理由。最近俗事缠身,没办法过来看你,但很是惦念那段快乐时光。”

  “心中会有牵挂,也会收到他偶尔的关心,虽然生活在自己的世界,对世间仍有些许的期待与眷恋。”

  “我一个人走过荆棘,波涛,云涌,却也有走不出的苍山洱海!渴望温暖,渴望冬天早早过去,也渴望有些种子慢慢发芽。你,过得好吗?是否在我想起你的时候你也刚好在思念我。”

  “去大理洱海边,等一次日出,看一次日落,然后去爱一个人。愿有人陪你走过风花雪月,看尽苍山洱海。”

  秦松和大叔说,大理真的很好,洱海真的很美,可没有她在身边,一切都黯然失色。

  大叔说可以留下来多待两天,看铃当看过的风景,走铃当走过的路,放空自己,回去重新开始。环洱骑行一圈二百四十公里,你边走边看大概八九个小时,我借你一辆自行车,明天就出发吧。

  秦松接受了大叔的建议,和众人分别后,第二天太阳未升起,他已经骑行在了洱海边。

  我和她心中的世外桃源大概就是这个样子吧!远离喧嚣,有五彩斑斓的田野,有温柔如雪的苍山,洱海的渔舟唱晚给环湖小城带来人间烟火气!

  归期将至,夜晚,檀.谈书吧,秦松抱着吉他唱起了那首他们都喜爱的《西山下》,大叔帮他照了一张照片,和铃当的照片放在一起,秦松写下了这样一段话:牵着你的手流浪在这苍山洱海,登上高台,看落满雪的苍山,以及洱海上飘起的云。

  秦松走了,大叔悄悄的拍下照片发给铃当,让她珍惜这个视她如命的男人。铃当泪流满面。

  铃当抽空回了娘家,发小结婚,没有婚礼,单独请铃当吃饭。还是那家再熟悉不过的家常烤肉店“大家乐”。我们都好这一口。

  “最近喜事真多啊,我刚参加完朋友婚礼,我这月工资都给你们份子钱贡献了,恭喜!恭喜!”铃当和发小在一起说话不用拘着,轻松自在。

  “你这一个月工资你好意思掏的出手啊!快坐,吃肉吃肉!给你点了你爱吃的凉面,配烤肉麻酱,你这重口味真是,这么多年一点都没变!”

  “老陶,管管你这新媳妇,我这吃点肉你就叨叨叨的,还让不让我吃了这!”铃当之前见过这位新郎官,她是发小杨雪的同事,一个酷爱运动与旅游,一个宅女,缘分真是妙不可言!

  “吃吃吃,随便吃,敞开了吃!”

  “我特好奇,你俩是怎么勾搭上的,办公室恋情,妈呀,太刺激了!这在我们公司想都不敢想,是要被潜规则双开的。”铃当忍不住八卦。

  “我们是正八经儿的纯国企好嘛!双职工稳定!我追的他,每天给他带早饭,周末顶着俩黑眼圈约他郊区自驾,他就上钩了,上了贼船就下不来了,我是谁啊,必须把这帅哥勾搭到手!”杨雪和她的名字一点儿都不像,活脱脱一霸道女魔头,大诺二号。

  陶师傅不好意思的挠挠头,铃当猛然觉得杨雪这辈子吃定他了,他没得救了!

  “那时候她天天给我带早饭,也不说,整的我还挺不好意思的,我俩都爱打游戏,突然有一天就变成我队友了,天天下班打游戏打到半夜,后来觉得要是跟她好了,就能面对面组队,连夜宵都能剩一份快递费!”杨雪掐了一把陶师傅,满脸甜蜜让他接着说。

  “周末出去过两次,她其实还真的挺宅的,所以随便一个有山有水的地方,她都新鲜的不得了,哈哈,我当时就有一种带她走遍中国的想法,看遍山山水水,村庄村落。”

  “重点是吃遍所有美食!”杨雪补充道。

  “哎呦,你俩这狗粮撒的,我都想结婚了!真的,我的朋友里大部分兴趣互补的夫妻,婚后生活差不多都是各玩各的,一人一屋,睡觉的时候摆在一起而已,像你们这种兴趣爱好一致的,三观这么合的,都特幸福,且腻歪着呢,老了都觉得彼此脸上的褶子发光发亮!”

  “等咱老了,咱就一起去养老院吧,一帮老头老太太天天开开心心的多好,你一个单身老太太,那一院子老头随你挑!”杨雪搂着老公胳膊,手舞足蹈的。

  “德行!行吧,到时你们给我养老啊!”

  “不是,铃当,你还真打算单身下去了啊,别挑啦,没有过不去的坎儿,做人不能太挑剔,姚师傅这样的好男人不多,秦松那哥们虽然比不上他,但也算是万里挑一了,你就是事儿多,作女!”

  “你恶不恶心,还万里挑一!哎呀,不说这些事儿了,说多了难过,给我讲讲你们的旅游趣事儿吧。”

  杨雪虽然性格咋咋呼呼,但心思细腻,及时止住话题,和老公一起给铃当讲自驾游经历。

  三个人不知不觉聊到很晚,意犹未尽,散场后,杨雪轻轻的拥抱了铃当,一定要幸福下去,我们都要认真的生活,努力去爱。

  铃当躺在床上,辗转难眠,翻看杨雪的朋友圈,特别喜欢新疆自驾之旅,杨雪的几句话一次次拨乱她那颗正在自愈的心。

  “我旅行的意义,就是在一个陌生的地方,总有陶师傅的陪伴。从乌鲁木齐吐鲁番~巴伦台~巴音布鲁克草原~伊宁~赛里木湖~精河县~全程2000多公里,两人一车一起走完。带着宅女游世界。”

  其实杨雪有过一段婚姻,是一段军婚,男方和现在的陶师傅性格两重天,他们结婚一个月,男方就被部队调到了青岛,杨雪每个周五下班直接杀向火车站,坚持了一年,男方却以事业为重一次都没有回北京,杨雪家里给他们在北京买了婚房,却成了男方所有亲戚朋友的中转站,原本就已疲惫不堪,在冷暴力、矛盾的催化下,杨雪活成了女人都不喜欢的怨妇模样,那个时候,大家轮流陪她走出情伤,她大大咧咧的性格果断斩情丝,一个月内就处理好了离婚手续。铃当觉得她和杨雪的性格是两个极端,她对感情的优柔寡断,注定这辈子为情所困。

  现在的杨雪活出了少女感。好的婚姻让人越来越愉悦,时间是一定可以冲淡爱情的,但彼此的依赖感却会让彼此焦不离孟。好多人讽刺现在八零后的婚姻是“速食婚姻”,离婚率居高不下,他们已经做不到父母爱情了,不散场开始形婚生活,现在的九零后根本不想结婚,估计到零零后会恐婚恐生,这个时代变了,确实有时候不美好,要么佛系要么随波逐流,可我们老无所依的时候,还是会后悔,追忆一段往事,可往事只能回味。

  铃当表姐打电话让她去公司楼下的咖啡厅,有个朋友捎了东西给她。铃当下楼见到对方才发现自己被骗,这是一个相亲局。铃当很生气,但还是礼貌的和男人说了实话转身就走。

  “既然来了,咖啡也都上来了,不如就坐下来喝完再走吧,不要介意形式,就当是和陌生人坐对桌,不经意的聊聊天就好。”男人优雅的说。

  “行,喝完咖啡我就走,我还得上班呢。”铃当坐下来,默默的喝着咖啡,其实对面的这个男人很有吸引力,无论是外表还是谈吐,只是没有在最合适的时间和她相遇。

  “她没空喝咖啡,你这个女人,闹点脾气就要绿了我吗?”铃当一脸懵逼,傻愣愣的坐在那里。

  “这是咖啡钱,不好意思,受惊了,这是我女人,我现在就要领走!”说着,拽起傻眼的铃当就走。

  “等一下,我觉得最好问一下这位女士的意见,我并不觉得你俩有什么关系!”

  “喂,说话,说你是我女人!”秦松一脸霸气,鼻子几乎贴到铃当脸庞。

  铃当感到一阵窒息,鬼使神差的说。

  “啊?啥?嗯,你的。”

  秦松诡异一笑,搂着铃当出了咖啡厅。

  等铃当反应过来的时候,已经到了未言家。

  “不是,你凭啥给我搅局!”铃当大吼。

  “你自己承认了啊,你是我女人!”

  “不是,我那是一时没反应过来!我觉得那男的条件不赖,长得也好,万一我俩能成呢!”铃当满眼冒火。

  “成个屁!”秦松搂过铃当深深的一吻。

  铃当又恢复了傻呆呆的模样,反应不过来,一动不动。

  直到大家起哄,她才羞红了脸,狠踢了秦松一脚跑开了。

  相亲无疾而终,铃铛反倒觉得无比轻松。

  那个黄昏,我伫立在窗前,眺望着雪山的夕阳。凉透的酥油茶,渐渐燃尽的酥油灯。一个人不孤单,想一个人,才孤单。——仓央嘉措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