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现代言情 都市生活 西山下青山应如是

第五十章 上海的祝福

西山下青山应如是 青山应如是m 3165 2019-08-27 17:19:51

  “铃当,你上次种下的蔬菜都熟了,长得还挺好的,走的时候想着都带走。”未言生啃着一根胡萝卜。

  “你现在真是越来越佛系了!嗯,真是岁数大了!”铃当看着他吃胡萝卜的样子,实在联系不起来他抱着吉他又唱又跳的样子。

  “你别说还真是年纪大了,现在想想生活嘛,开心就好,其他的,爱谁谁!”

  “哥,你说的太对了!我现在一个人的时候有时候会抄抄佛经,般若波罗蜜多心经,抄了好多遍了,下次去灵隐寺带过去礼佛。”

  “我也抄佛经,现在的人心都太浮躁了,就得自己找点自在。”

  两个同样抑郁症治愈系的人总是能找到共鸣。

  晚上,大家在桃林烧烤,所有的蔬菜都是上次大家一起种下的。

  “铃当,上次你相亲,我还以为你真和那男人好上了,整的我还挺紧张的。”老周总是喜欢不明所以的挑衅。

  “你紧张啥?”

  “那你俩要是真好上了,肯定要带过来给我们参观参观啊,一大叔,我们还得假客气,我们还得藏好了大松。”

  “为啥藏好大松?”

  “你傻啊,他能容忍你另交新欢?还不得血溅当场!”

  铃当偷偷看了一眼秦松,如果他不放弃,那我们该如何继续?

  秦松正在帮铃当收菜,弄得满手泥,头上汗涔涔的,依然很有耐心的分装,看着他认真的样子,铃当觉得自己三生有幸能够认识这么出色的男人。

  她走过去,用纸巾帮他擦着汗。

  “一会我来弄就好,你先去洗洗手吃点东西吧。”

  “我快完事了,别弄你满手泥,胳膊还有伤,老实回去坐着。”

  铃当回去坐下,眼神依然离不开这个认真的男人。

  秦松简单洗了把手和脸,坐在铃当身边,铃当不自然的往边上挪了挪,抬头撞见秦松凌冽的目光,又低着头挪回了一些,静悄悄的递给秦松一罐可乐。

  “铃当,你是不是认识同仁堂中医?帮我介绍介绍,你看我这最近压力大的,有点斑秃。”贝斯手陈贝撩着自己头发给大家看。

  “我没给你多大压力啊?”未言摸着那块秃。

  “哎呦,不是,我那丈母娘非逼我换房,我当初结婚的时候那真是咬着牙没日没夜的接活儿买房,现在媳妇怀孕了,丈母娘又不满意了,非让换大House,还得是学区房!要了我的命了!哎。”陈贝喝着啤酒一脸愁容。

  “听说过孕妇焦虑抑郁的,没听说过丈母娘焦虑的,行,我给你问问,还真认识一中医。”铃当想了想就去翻微信联系人。

  “你直接联系你那个朋友,上次的那个不见得看得了贝贝的病!”秦松依旧眼神犀利。

  铃当突然想起来她要联系的这医生,是朋友给她介绍的男朋友,秦松见过,尴尬的“哦”了一声。

  “你们说,这婚姻真的经不住金钱的考验吗?还是我们本身关系就不牢靠?我和我媳妇经历过一无所有,大起大落,是那种父母爱情式婚姻的代表。”未言不解的问大家。

  “我是不相信爱情,也可能是还没等到我想要的吧,现在自己钱自己花。”老柏一副无所谓的样子。可所有人都知道,他虽然已经是顶级的吉他大师,却也经历过为钱拼命演出的岁月,为一个得了癌症的铁哥们治病,两个后哥们还是去了,老柏哭了,他说,努力过,不后悔,哥们那边摆好了酒,我过好了今生就去陪你!

  秦松说他有爱的人就够了,其他的都不重要。

  大家看向铃当,她想了想,并没有接秦松的话茬。

  “我有一个闺蜜,前不久离婚了,因为她娘家拆迁。她家棚户区3套房子改造,得了10套房。她老公家里特穷,父母租房住,老公觉得你家这么多房,应该给自己一套。”

  “这有点过了啊!这是让自己吃软饭了!”贝贝忍不住插嘴,大家纷纷点头。

  “说实话,他为父母争取一套房子,可能因为很孝顺。但如果觉得理所当然,从丈母娘那里那一套给父母,那就是愚孝。我闺蜜当然不答应,她老公觉得结婚就是一家人,你都有十套房子了,给我一套怎么了!最后撕破脸离婚,幸亏没有孩子。”

  “你说没钱的时候,要求也没那么高,突然暴富了,各种仇富的情绪就出来了,真是贫贱夫妻百事哀,不过还是看人性吧,遇人不淑没办法,好多都是遇上事儿了才看出来本性!”未言感慨。

  “所以现在好多人都不结婚了啊,合则来不合则散,散了还能做朋友,对吧,比如这两位。”老周作死的指指铃当和秦松。

  “滚!”秦松一根胡萝卜飞出去!

  晚上,铃当正窝在房间的沙发里吃苹果,懒得理泡在她房间里打游戏的秦松、言小严,这两货赖在这里不肯走,言小严这厮不知吃了秦松什么好处,跟着一起耗。

  突然接到自己徒弟陈淼的电话,她要结束十三年爱情长跑结婚了。

  铃当一下子从沙发里弹了起来,她原来是铃当最得力的助手,共事了十年,她也亲眼见证了他俩的爱情。

  “淼儿,恭喜你,我真是太为你高兴了,多不容易啊,13年,你最好的青春啊,也算修成正果了,你和小严一定好好过日子!”

  秦松、言小严扭头看着铃当,这姐姐又激动了。

  “什么?你不是和小严结婚?那和谁啊?不是,怎么回事?”

  “嗯,不管怎样,还是要恭喜你,你别怪他们,大家可能也是觉得可惜,没事,姐代表他们去参加你婚礼,你放心,自己选择的,不论怎样,一定要幸福。”

  铃当挂了电话,两人窜上来问八卦。

  “你们都听到了嘛,十三年爱情长跑,要结婚了,新郎不是他,哎,你说到底是真想得开呢还是一种绝望呢?哎,不管怎么说,还是得祝福啊,我得去趟上海了。”

  “我陪你去啊!”秦松言小严同时说出来,说完两人不可思议的对望了一下。

  “有你什么事!”秦松敲了言小严额头一下。

  “我这是怕我姐孤单寂寞冷,一个人参加婚礼,受点刺激回来再各种作,谁受得了,我这是替大家当炮灰。”

  “狗屁!你就是想蹭玩。也行,你爸妈同意,我这次就带你去。”

  秦松、言小严一脸不可思的看着她。

  “下周五六日三天,我包你食宿,你管一些杂事,干不干?”

  “什么是杂事?我怎么觉得这里面有BUG?”

  “上海那个什么垃圾分类,听着好麻烦,这些琐碎交给你!”

  “成交!不许反悔!松哥,放心吧,我照顾好她,看着她哈,你就不要想了,下周你们云南演出,你脱不了身的!”

  “铃当,你,照顾好自己,等我回来。”

  “哎呦继续打游戏,你,继续窝好沙发吃吃吃!”言小严及时打破了两人的沉默。

  周五,铃当带着琉璃和言小严坐上了飞往上海的飞机,看着这两个小朋友一人一大袋子零食,自己拖着行李,看着两人研究的吃喝玩乐计划书,也真是无语,自己像极了兄妹俩家的保姆。

  在宾馆安顿下来,先是逼着言小严报平安,然后马不停蹄的带着他俩走计划,中午老正兴吃本帮菜,醉虾醉蟹生煎酒酿一个都不能少,晚上上上谦火锅,两朵小朋友心心念念要打卡薛之谦家的火锅,先不论味道如何,一边吃一边看荧幕放的MV,混搭上暗黑色的装修风格,还是挺有情调的,铃当录了一段给未言,撺掇他也开一家粉丝店,绝对爆火!

  第二天三人早早的来到婚礼现场,帮着陈淼家人安排现场、招呼客人,铃当第一次看到陈淼老公,高大、成熟、有气质,

  铃当看人很准,这是个事业有成又对家庭有担当的男人。

  “你好,你是淼儿娘家人,铃当姐,是吧?我是新郎肖应。”男人领着陈淼主动过来和铃当打招呼。

  “你好,你好,我是铃当,恭喜你们啊,淼儿,眼光不错!”

  “姐,你能来我真的太高兴了!我老公,还可以吧?”

  “相当可以啊!高大英俊,年轻有为!你们特别有夫妻相。早生贵子啊!”

  “哈哈,一定一定,我们努力明年抱俩!”肖应话音刚落,新娘子脸一阵红。

  “我俩其实才认识两个月,也算是闪婚了,但我俩对未来都有信心,一边结婚一边恋爱,也不错,挺好的!”陈淼娇羞的说。

  “嗯,你一定要幸福,我是我认识的女孩子里,既美丽有有才华,既善良又执着的女孩了,恋爱无论长短,结婚也不是因为需要结婚而结婚,你心里认定的人,一刻也不想分开,那就是对的人啊,所以,好好过日子,一定要幸福!”铃当由衷的说。

  “谢谢姐。”陈淼和铃当拥抱,肖应轻轻擦去陈淼眼角的泪水。

  那一瞬间,铃当觉得她嫁对人了,如此细腻体贴的男人大概是女人一生所求,前任固然好,十多年的感情说散就散可能更多的是对时间的不舍,可一个女人等了你十年,你依然不娶,她还有几个十年的青春?究竟要经历多少坎坷兜兜转转之后才能遇到对的人?感谢不娶之恩,感谢生活教会了女人如何做更好的自己,如何学会放下追求新生,我们都有太多的生活不易,也有偶尔的爱而不得,不计较过往,勇敢过好今生。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