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现代言情 都市生活 西山下青山应如是

第四十八章 不负如来不负卿

西山下青山应如是 青山应如是m 3122 2019-08-25 17:55:41

  所有的事情,工作、旅行、装修,最难的都是一开始。一旦跨出去第一步,其实整个过程当中最艰难的部分,就已经过去了。

  铃当想了想,还是给秦松发了微信。

  “包特喜欢,你是不是在我身上安监控了?最近刚好对博物馆感兴趣。”

  “我最懂你,没有之一!”

  “真自大!”

  “我找了几张博物馆特展的票,不对外开放的,还有讲座,如果喜欢带你去啊。”

  “好啊,怕你啊,去就去。”

  铃当发完就后悔了,为什么还给自己和他单独相处的机会,好怕自己会心软,再一次深陷进去,对,我就是想撞一次南墙,不计后果,也许最后的最后还是会兜兜转转回来,但还是想跟这个世界请个假,我暂时离开下。

  有些记忆,从来都不是用来告诫自己失去,而是在提醒自己,拥有过,往后更加珍惜。

  周一晚上,铃当正在收拾家务,收拾一半就放弃了,深深的陷入沙发里,这个世界上收纳是最难的,有没有这种能干收纳的机器人?这一定有很大的市场的,能解放多少双手,能挽救多少鸡毛蒜皮琐碎怨恨的婚姻?正胡思乱想着,老许突然打电话说在她家楼下,想说点事情。该发生的事情总会发生,成熟的男人都会以结果为目的,他们没有时间搞暧昧,也不会允许你调整心态,铃当平复了一下心情下了楼。

  “铃当,想来想去,我还是想挑破这层窗户纸。你知道十年前一别,我其实心里一直没有放下过,呵呵,说来也怪,我四十多了,按理说已经过了情情爱爱的年纪,但就是会突然想起你,十年前没有抓住机会,既然让我再次碰到你,我真的不想错过机会。”老许一字一句铿锵有力,铃当低头不语。

  “我不会给你压力,我们来日方长,我觉得我能走进你的心里。我今天只是想告诉你我的态度,我是本着结婚为前提想跟你相处的。”

  “我的情况我差不多都了解,我也想郑重的告诉你我的情况。你可能也听说一些,但并不全面,我想将我的情况和盘托出,这样对你才公平。我前妻是在孩子出生四个月的时候和我离的婚,因为当初正好有一个出国的机会,但我当时是国企的总经理,事业上升期,这个身份也不允许出国,除非辞职。最后她带着孩子走了,半年之后我收到法院的离婚协议。”铃当莫名的心疼了一下眼前的这个男人。

  “我女儿现在十多岁,青春叛逆期,会定期回国过暑假。可能是因为长期分离的原因,女儿被我惯坏了,但我希望你能够包容一些,我当然也会对琉璃好,我女儿一年回国两个月,所以也不会打扰我们三口的生活。”

  铃当听这话,像极了在告诉她,你要当好一个后妈,知道自己的身份,只准忍受不准抱怨,哪怕是委屈,你男人肯定要站在亲闺女那一边,当然背地里怎么给你下跪求饶都行。铃当在心里给自己翻了个大白眼。

  “当然,我和前妻协议离婚的时候,她对财产和之后的继承都写的很详细,我在北京的三套房产和我的存款他们自愿放弃,呵呵,也是我无能,她在美国发展的特别好,压根看不上我这点财产,我是这么想的,别管看得上看不上,我会把其中一套房子转给女儿名下,我们将来结婚,我会把另两处房产加上你和琉璃的名字,我的存款都交给你打理。”

  铃当一副吓呆了的表情。没想到和眼前这个八字没一撇的男人会有赤裸裸的利益纠葛,虽然听起来她占了很大便宜,但有点女权主义的铃当还是觉得,你这是想用钱拴住我吗?我一直期待的美好爱情居然在没有发生的时候就裹进了铜臭味儿,当初她买下秦松的房,可是很牛掰的花自己买的,当然,这个男人是为她的利益着想,如果没有后妈那段前言,可能心里多少能舒服些,这大概就是非等价利益交换吧,铃当想。

  老许可能看出来铃当的不悦,继续解释,

  “你可能觉得我比较实际,但我是真心实意的想表达我的诚意,我毫无保留的把我的一切都说给你,我想让你安安心心的和我在一起。我也期待相濡以沫的婚姻,等你到了我这个年龄,一定会认可我今天的安排。”

  “嗯,你今天说的信息量挺大的,我需要消化消化,而且,我觉得琉璃的想法很重要,我也需要得到她的认可,还有你女儿,她也要有一个熟悉认可我们的过程,处在青春期的女孩,你懂得,不太好说,我觉得我还没有足够的勇气去面对这些,让我们顺其自然,好吗?”

  “好,周末琉璃的琵琶课,我能陪你们一起去吗?一起吃个饭?”

  “我还有一个事儿,你都这么开诚布公了,如果我不告诉你,我觉得我有罪恶感。我之前交了一个男朋友,到谈婚论嫁的地步了,但是还是没有在一起,我是一个在感情方面特别矫情的人,虽然过去了几个月,但依然还是没有完全走出来情殇,这样的我,你还想跟我继续接触吗?”

  “愿意。我愿意陪你走出来,我愿意给你一个未来。”这个男人特别笃定,铃当想,也许我应该爱上他,但怎么就好像突然失去了爱的能力。

  “我跟他现在是朋友,不太见面的朋友,我们有一个社交圈,避免不了见面的,这个你介意吗?”

  “等你接纳了我,你可以把我介绍进你的社交圈,我是个特别愿意交朋友的人,如果你不介意。”

  这个男人细腻的心思,稳妥的性格,简直太契合铃当心中成熟男人的标准了,如果他先出现,可能现在自己早已过上洗手作羹汤的生活了,造化弄人啊。

  铃当起了一大早给琉璃送煎饼。

  “说吧,女士,你还有什么事?”琉璃好笑的看着她,有时候觉得自己更像个妈,大口嚼着煎饼,示意她勇敢一点说出来。

  “周六你的琵琶课,我能不能带一个朋友一起去陪你上课,然后我们一起吃个饭?”铃当低着头小心翼翼的说着。

  “哦,是个叔叔吧?”铃当吃惊的抬头看琉璃。

  “不用惊讶,你的事儿我肯定支持,放心哈,虽然我觉得还是秦松更好,但你非要作一作,我就陪到底,没事哈,我给你把关给你做主。”

  “不是,你别误会,不是你想的那样,我们没有交往,就是想彼此了解一下各自的生活,很简单的。”

  “懂,我懂!不用解释,安啦,我可比你成熟,眼光也比你毒辣,周六看那男人的表现喽。”

  琉璃回到教室,想想铃当忍不住摇头笑了笑,你俩成不了,我只认可秦松一个爸。

  周六怀着忐忑的心情,三人汇合了,结果那两个人却自然又和谐。

  简单的打了招呼,琉璃就去上课了,他俩百无聊赖的逛商场,铃当在娃娃机前走不动了,一股冲动就要去换镚儿,被老许拦下。

  “我一个大叔跟你玩抓娃娃,太尴尬了,这边经常能碰到同事,我这不合适。”老许一脸为难。

  “哦,没事,我就看看,我们去逛逛乐高吧,我的玩具差点儿插件,走。”铃当突然很失落,往事一股脑就要如洪水般倾泻,她努力忍住,既然要勇敢踏出第一步就不要回头望。

  看着铃当在一堆小颗粒前仔细挑选着,老许觉得这个姑娘还如初见般童心未泯,结婚后还是希望她能成熟些,毕竟柴米油盐的生活、家庭的打理都会把她锻炼成居家少妇。

  铃当一边挑着小颗粒,一边琢磨身后的这个男人,要是秦松,一定会和我蹲下来一起挑吧,还会陪我肆无忌惮的玩一会,大概结婚后也会一直把我宠成少女般,只怪自己没福气,和大叔怕是只剩下生活的按部就班,这大概是所有人向往的普通生活,自己又抱怨什么呢?还有什么不甘吗?还是不知足?

  按照琉璃的要求,三个人去吃了西餐。

  铃当和琉璃吃的很开心,大叔慢慢的喝着汤,吃着海鲜烩饭。

  琉璃憋住笑,这就是代沟,你们连生活习惯都存在差异,还想结婚?一个热衷于抓娃娃留恋各种玩具的女人,一个保温杯里泡枸杞不食人间烟火味儿的大叔,你们太不和谐了,铃当女士,你以后还想点外卖?不能够,这大叔绝对能够分分钟列举出外卖不利于健康的十桩罪!

  老许送她们回家后,给铃当发微信,表示自己今天很开心,有种久违的家的温暖,很喜欢琉璃,希望以后能更多的陪伴她们两人。

  琉璃一脸坏笑的看着铃当。

  “铃当女士,这大叔吧,还行,就是跟你不太撘,你们再接触接触哈,在生活上多接触接触,这大叔绝对能给你培养成十项全能,行家里手。”

  “哎。”

  老许的女儿要回国了,铃当出于礼貌和他一起去接机。

  这个女孩梳着脏辫,穿着嘻哈服,满脸的不屑一顾。铃当暗暗为琉璃点了赞。

  女孩把行李推给铃当,自己挎着老爸出了机场,这种不太友好的态度以后会是家常便饭吧?铃当不好发作,忍住了暴怒的情绪。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