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现代言情 都市生活 西山下青山应如是

第四十七章 后来 我终于学会了如何去爱

西山下青山应如是 青山应如是m 2983 2019-08-24 18:00:41

  焦虑症有多可怕呢?就是你满心欢喜的觉得自己终于痊愈了,甚至还可以帮别人走出这个阴影的时候,偶然看到旁人的一个表情,听到一首深入心灵的歌儿,就听见心里“轰”一声,你的城墙塌了。

  铃当独自一个人在商场闲逛,等待晚点接琉璃下课。突然,一首熟悉的《后来》,铃当就像被钉在原地,想动不能动,眼泪止不住的留。听说刘若英演唱会那曲万人合唱的《后来》,却也只有她不敢唱,铃当觉得,泣不成声的自己,根本无力抵抗深夜铺天盖地袭来的难过。一阵天旋地转。

  再醒来,已经躺在了医院的急诊室,并没有大碍,只是低血压低血糖导致了晕厥,再一看手机,16个未接来电,最后一通是秦松。微信告诉她已经将琉璃接回家。

  铃当虚弱的拔掉输液针,打车回到家。迎接她的当然是琉璃劈头盖脸的一通责备,她忍住所有的悲伤,向女儿认错。琉璃对铃当既生气又心疼,第二天一早就返校了。虽然没有给铃当好脸色,但依然看出来她好像病了,偷偷告诉秦松,如果方便如果有时间如果不麻烦就帮忙照看下铃当。秦松说我的女人我会照顾好。

  铃当在床上躺了一天,依靠头一天的营养液活得像个行尸走肉,下午两点一股饥饿感袭来,快两天没吃过一口东西,却又懒得打电话懒得走出门。

  正想着,快递小哥送来了外卖,铃当虽然没有胃口,却强忍着吃了一些,还是大诺惦记她!除了饭菜,还有各种水果,矿泉水饮料,鸡蛋,蔬菜,生活必需品,铃当觉得一生得一知己足矣。

  攒足了体力应对周一如虎狼一般的工作,午休,铃当依然吃不下饭,勉强吃了点水果,大概草草一生就是宿命。

  “哎,你是铃当吗?哈,不太敢认了,大概得有十年没见了,虽然只见过一次。”一位有型的中年干练男人在会议室门口叫住铃当。

  “你是小崔律师?好巧啊,你怎么会在我们公司?”铃当一眼就认出来,他那十年不变的发型太有识别度了,虽然四十好几,打扮非常时髦,一身西装衬托的瘦小的身子格外干练。

  “就是有缘分!和你们法务有一个业务合作。”

  “这么多年不见,不忙我请你楼下喝杯咖啡?”铃当愉悦的邀请小崔律师,能请动事务所所长大驾那肯定是大Case,铃当现在对一切友好的故人都一切如故。

  “我记得上一次和你们吃饭,我还是个小职员,你们都是大人物,还好我不是主角,要不紧张死了。”铃当回想起十年前的自己,真是弹指一挥间,自己的悲喜,自己的得失,仿佛精彩,但又繁乱。

  “哈,上次超尴尬,本来是你阿姨做局给老许介绍对象,结果没看上你同事,看上你了。”小崔律师喝着咖啡,喋喋不休的讲起当年的故事,也和铃当讲起现在的生活。

  十年前,老许三十八岁已然是一位国企董事长,中年离异,铃当的阿姨本来想介绍铃当同事给老许,结果人家看上铃当了,铃当觉得特别羞愧,就像自己做错了事儿一样。老许大了铃当十岁,还有一个女儿,铃当能躲就躲了。本以为这一生不会有交集,没想到兜兜转转,今天又碰到了有交集的人。

  两个人聊了很久,互相加了微信,告别的时候,小崔律师问可否下次一起吃饭,叫上老许会不会尴尬,铃当开玩笑的说,他未娶我未婚,有啥尴尬的,自己哈哈哈的就上楼继续上班了,小崔律师看着她的背影,依然十分欣赏,他还是觉得老许缺这么一位姑娘,如果十年之后再遇到,是不是也是一种缘分未尽?

  大诺老于请吃饭,铃当以前经常来她家蹭饭,老于的醋溜土豆丝、炝炒莲花白,大诺的宫保鸡丁、水煮牛肉,简直一绝。

  刚到她家,就看到了惨绝人寰的一幕。

  大诺刀切到手指,流血不止。老于晕血了,然后躺在沙发上看着大诺擦酒精消毒。

  老于:我没想到我会晕血。

  大诺:你不是晕血,你就是个怂。

  老于:不是!这是病。你信我。

  大诺:海底捞吃鸭血的时候,你晕不晕?

  老于:不晕,那是凝固成果冻一样的。

  大诺:你游戏里打到飙血,你晕不晕?那可不是果冻一样的,比我这刺激多了!

  老于:你这个过于鲜艳。

  大诺:你就是怂!

  铃当哈哈哈的看着两个人。

  “来啦,没空手吧?”

  “你这缺爱的女人,没被我们的狗粮伤着吧?”

  “哎,我说你俩有没有人性了,我这一来,你们就一致对外哈!”

  铃当走进了,才发现大诺不是在涂药,而是在擦伏特加生命之水。

  “你中彩票啦,把伏特加当酒精用?”铃当满脸诧异。

  “这酒根本无法下咽,红酒我一晚上能喝一瓶,这破酒我能喝一年!96%酒精的纯度,消毒比酒精好用,待会给你兑半瓶走!”

  “别客气!”

  三人围坐在饭桌吃饭,铃当吃的狼吞虎咽。

  “老于,就爱吃你炒的土豆丝,比肉都香!”

  “那你多吃点,不过你这么个进食状态,到时胖到没人要了啊!”大诺偷偷踢了老于一脚。

  “你说那些明星,吃方便面就吃四口,要是我四口都没了,像我们这些靠脑力劳动的凡夫俗子,不吃,脑子就不转,我有次加班到十一点多,在我家门口的小吃店吃了两份蛋炒饭,外加10个串10个筋俩腰子!你看电视上有的明星呆呆愚愚的,真的算工伤!”铃当扒拉着碗里的肉。

  “我去!说你胖你还喘!你真是缺个男人照顾你生活!”大诺想说,你命里缺秦松。

  “我妈那天教育我表妹,说,你看你三十了还不结婚。我妹说,你看我姐,结了还不是离了,这又作的自己要死要活的,保不齐结了还得离,你再看我表哥,不但离婚了还因为乱搞被老婆的哥揍了一顿。我妈让她和好的比。她居然说她现在不结婚的平衡点,就是和我们这些不幸福的人比幸运,和我们比就会觉得自己的生活有一丝优越感!你说说,他们现在怎么这么歧视离异女性了?这还当着我面儿,这么肆无忌惮的拿我找平衡,估计我在亲戚朋友眼里都成了教育未婚女青年的典型案例了,他们给我版权了吗!”铃当一边大口吃肉一边自嘲的说。

  “你说你现在也有点小钱,也有闺女,就痛痛快快的谈恋爱多好,我要是你就不结婚,就找小鲜肉谈恋爱,看腻了再换一个,心情愉悦活到七老八十没问题!”大诺无视老于的白眼。

  “说的有道理!我又有了挣钱的动力了!”铃当听了几秒,组织了一下语言,继续说道,

  “你们还记得那个老许吗?就是之前想给我同事介绍后来没成的那个,最近我碰到他哥们小崔了,后来我们一起出来吃了一次饭。这么多年过去了,感觉没变样,我其实骨子里喜欢成熟的男人。”

  大诺老于互相看了一眼,这是有情况啊!

  “就吃了一次饭?”

  “嗯,还一起去逛了趟博物馆,听了个讲座,里耶一号井的发掘和出土文物保护整理,特好听,对我的写作找到了好多灵感,我们一路聊,也感觉像个老朋友一样吧。”铃当扒拉着碗里的土豆丝,若有所思。

  “我说,哎,醒醒,你这不像是找男朋友啊,更像个找了个聊得来的老大哥,你不会动凡心了吧?”老于不相信铃当能那么快忘掉秦松,转投他人怀抱。

  “我也说不清,反正,反正就是不排除能和他多接触了解一下,也没一定非得往那方面发展,只是最起码感觉心里有个寄托。”

  “姐们,慢慢处,不急啊,这人啊,是得多了解,了解透了才能走到一起,能在一起多不容易啊,也不会说缘分尽了就整个人就彻底蒸发了一样,你就适合时间教育你鞭打你!你就是那种南墙我撞了故事我没忘的人!”

  铃当抱着两个饭盒打车回家,窗外夜色渐浓,天气微凉,看着行色匆匆的脚步,自己不过也是这万千过客中的一个,那个曾经带给我温暖现在依然保有余温的人,被我弄丢了,也许多年后的某一天,我们还能遇到,也许他的身边已多了一个她,他可能早已为人父,我还会不会心痛?

  曾经沧海难为水,过客匆匆已难全。

  我所有的悲伤都是因为爱而不得。

  回到家,门口摆着一个快递袋子。拆开,是一个时尚的帆布包,大英博物馆系列,圣甲虫款,难道是刚跟自己逛完博物馆的老许送的?这也太三观契合了吧,莫名的增加了几分好感。

  再一看,是秦松寄来的,他已经腐蚀了她所有的生活,无孔不入。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