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现代言情 都市生活 西山下青山应如是

第四十四章 人间不值得

西山下青山应如是 青山应如是m 2981 2019-08-21 22:39:44

  就模,人愿陪险恶,愿陪山川。始,拼透支自己热,就维持鲜长久。恋一矛盾,就虫子啃食苹,初一小洞,长久就腐烂掉。

  ,谅就自己,手就自己一交。

  秦松拼敲铃门,铃门,请。

  “?手就手??,铃,,,。”秦松颓废晃铃。

  “冷静,诉?再继续,,,,一。就,彼熬一段,再见面,朋友,?”铃挣扎怀抱,一,一坚强。

  “铃,,弃,,求。”

  “铃,就证,?”秦松乞求。

  “秦松。”铃顿顿,调自己绪,尽量静一。

  “一男人规划,谈久恋,,。”

  “特优秀,自己配,,鼓足勇气,谈恋,一,努力展一面,自卑,系里卑微,,朋友置,就视。”

  “,,,忽视受,手?”

  “道,陪走,坚强,秦松,谢谢,乐,走,再见。”

  铃再允秦松拥抱恳求,门。

  一瞬释负,一心刀绞。一30岁女人,精力征一再承诺男人。男生,余春娇“长大”。

  铃拼工,班拼,自己饭,虽吐掉,子收拾一尘染,无挂咸鱼售,包括马里奥桃公,再见。

  秦松灯灭掉,。拼弹吉,拼工,暂麻痹自己痛窒息灵魂。

  铃自己封闭,何朋友联络,包括大诺,包括乐人,一月,商,再首《山》,仿佛忆,自己走,至痛苦。

  买瓶红酒,远云南大叔视频饮。

  ,一,一自己片贴墙,面就:一生走黑,就无味,无畏,无谓!

  大叔,丫,生止苟,远方烟酒茶香,暂,,再一期,篇儿就翻。,高,娘,叔儿留灯,煮酒。

  铃哭,恋人彼美,,人默默支撑,保护,一忽略掉谊。

  言终人怂恿,再铃电。秦松小子敬人累惨,大默默排班,一兄弟陪练琴,一句,孤独症患,人恋容易误伤人,失恋又自残严,人设,修旧简容。

  “喂,言,铃妹子,消失久,就一?”言试探性铃。

  “!特!昨商歌儿,顺册片摆,儿!”铃副吊儿郎儿。

  仅电,玩,大瞬松口气。

  “行!膈!儿里组局,?怪。”

  “,,班杀。”

  “嘞,达电歉,摆片儿儿,儿酒。”

  “一喝茶儿,始忧郁,行,儿瓶红酒,珍藏!”

  挂掉电,铃长舒一口气,敢,,大概自己资格,证朋友,一一乐,一逗贫。

  铃班言,自己,偷懒午排练。

  大袋子塞言。

  “呐,瓶酒,盒茶,贴心。”

  言铃容,乐,抑郁容里忧伤。

  “姐,,沙置留,除。”言小严铃摆沙里,陷入沙里,,嗯,铃姐。

  “搞,大交女朋友,商,堪忧!”

  “,,留网络闻,二环护城飘女尸。”

  “老周,就埋汰,护城女尸,道护城老大游泳,苍蝇淹。!”铃老周逗,,又受熟悉温暖。

  “,久见,秦松,嗨。”铃角落里秦松,招呼,虽心痛,努力。

  秦松,默默。

  “一身白,搞艺术人就喜欢非黑即白哈,招呼嘛,尴尬。”铃摸摸自己长。

  人屏呼吸,铃忽略掉,估计哥伤危。

  “,瘦,。”人秦松废,一月一句,人一大大拥抱,除铃。

  “?瘦,瘦显。嗯,饿,饭?”眨巴,言。

  “饭饭,铃红酒!”一人一哄而散。

  “走,哥,老哥陪,哭就哭,喝酒喝,歇斯里,拘。”老柏搂秦松,客厅,老柏心里,俩散。

  聚一人狂欢,狂欢一人孤单。

  剧终人散,铃拒绝大,自己一人拥抱一人,包括,诉大自己,老娘又一汉!

  ,铃胃里一灼烧,吐虚脱,一人,趴床,仿佛灵魂再一飘走,忘悲喜,忘泪。朋友,虽尴尬,尽力克制,虽心痛,。

  铃人面努力维护自己“”人设,心崩塌。一人用饭,用门,用,床一摊,,灯泡坏换,黑暗适合心黑暗人。

  “”铃换灯泡一踩空,趴。一种剧痛袭,一种凄凉,终忍痛哭。

  抓手,惯性秦松,拨通又挂断。

  医生铃左腿局软骨挫伤,韧伤,积液,养消炎,大诺受伤铃,坚持留陪。

  “又鳏寡老人,就自己订一副拐,,自己搞。”强行大诺走。

  二一铃拄拐生,自己生范围稳一线。大诺隔差递生用品、瓜梨桃,铃班,餐挂门手。

  铃一种身错,又摇摇。

  冰箱门,趾撞床,临门突钥匙,突一身泪面,懂人小大,自己道。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