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现代言情 都市生活 西山下青山应如是

第四十二章 带他参加婚礼

西山下青山应如是 青山应如是m 3110 2019-08-19 22:26:17

  回到北京,铃当的牙祭会照常开席。酒足饭饱,大家相约去逛街,铃当决定在家守着琉璃做作业,最近自己太忙对她太放羊,这家伙自律性又不好!

  铃当的姐妹里有一位四十出头,最近刚刚步入婚姻殿堂的幸福女性。董梅,医院B超室大咖级主任医师,40岁生日的时候,她和铃当说,感觉这一辈子都不会结婚了,哭的像个孩子。铃当告诉她,她心里有着一种对爱情的憧憬和向往,如果像大部分人一样妥协于生活,她可能早就结婚孩子都有了,爱情真的与年龄无关。

  正在擦地的董梅停下来,发现铃当正在看着自己笑。

  “你这丫头又瞎想什么呢?本来我和老梁打算把画亲自送到书吧,后来想想不赶趟,你又不在那边,开张礼物还是先给你端家里来,下次跟你们去云南,我们再给你备厚礼哈。”

  “董姐,这样的礼物多多益善啊!”铃当指着油画嘻皮笑脸着,这幅画是董梅和老梁特意从拍卖行拍下来的,铃当一开始拒绝,太贵重了,可董梅执意让她收下,她们是相互取暖过命的交情。

  “姐,老梁是不是对你特好?你看最近都胖了,哎,你说老梁也挺有意思,才45就给自己提前退休了,就说是老早实现财务自由了,但谁跟钱有仇哇,你俩都是吃凉不管酸的主儿,活出了自我!”铃当满眼的羡慕。

  “我觉得他活通透了算,你说人这一辈子,其实都是有定数的,他老说他人生前半场已经吃了太多苦,除了事业整个儿人都是灰暗的,我就像他灰暗世界里的一根火柴,突然划亮了他的心,我俩这辈子算是分不开喽。”董梅一脸甜蜜。

  “真够浪漫的!我就特羡慕这种,我也老碰不上浪漫的人!你说这老梁也算是口味独特了哈,千万家财,偏偏好你这口,你这收了他,小红本一到手,得伤了多少二十来岁小姑娘的心啊!”

  “我觉得这对于我来说,更多的是爱情的吸引,我俩分开的那两年,他在澳洲,我在北京,因为各种原因也错过了对彼此表达的机会,但我就是会想念,会回忆,心里特孤独,特难受,真的!我以为这辈子不会跟他有交集了,后来他回来我们竟然在一次徒步组织里偶遇,我当时那颗已经平静的心又乱了,老梁说他在澳洲联系过我,但也因为各种原因吧,错过了,但现在他回来了,就打算真真正正的和我表白,追我,结婚,我们都这个岁数了,还能有追求爱情和婚姻的勇气,真挺不容易的,比你们这些小年轻都更懂珍惜。”

  “董姐,你俩真的挺不容易的,你俩一定要好好的啊!”

  “铃当,你也挺幸福啊,你也一定会嫁给秦松的!咱俩特像,对爱情都太执着太实诚,我在医院工作,好多事儿都看的特别透,不要太作,一定要珍惜现在。”

  “我就是还不太确定这种感觉,老觉得不真实,而且从内心觉得自己想结婚想踏实下来,但估计他不想那么早结婚,我也不知道再过十年,他会不会后悔没有一个属于自己的孩子,哎,现在不敢多想,想多了也没用,真的,姐,我其实也挺能劝得住自己的,不就是差了一个小红本嘛,我也曾经拥有啊,没啥了不起!”董梅轻轻拉过铃当,坐在沙发上,这个妹子,总是会自我安慰甚至自嘲,让大家都笑一笑,她再躲起来哭一哭。

  “对了,我们医院有个小护士,多囊卵巢加子宫息肉,我们找了计划生育科最好的主任给她做的微创手术,但是复查的时候还是有子宫腺肌症并发症,说白了,就是她得争取在半年内怀孕,要不以后会给怀孕减分。”董梅突然转移了话题。

  “我那会备孕的苦到现在都有心理阴影,我妈老说,现在的姑娘真不行,哪儿像她们那时候,一个接一个的怀!那然后呢?那姑娘的老公怎么说?”铃当一边感慨自己一边不忘八卦。

  “哪儿有什么老公啊,有个已经到了谈婚论嫁的男朋友,这小伙子倒是挺好的,跟着忙前忙后,不过有一天这小伙子的妈突然闹到医院,非让姑娘高抬贵手放了她儿子,说是家里几代单传,她连孩子都生不出更别提生儿子了!”

  “我靠!现在还有这种事儿啊?他家是有个皇位等着继承还是趁个几套房几千万?!”董梅拍拍她,这丫头还是那么愤青。

  “是啊,而且腺肌症并不是不会怀孕,她在心底里已经给这不合格的儿媳妇判了死刑!小伙子也舍不得分手啊,两个小年轻在医院走廊里抱着哭的死去活来的!你知道最后怎么妥协的吗?”

  铃当摇摇头,她觉得这种不对等的爱情,妥协了,婚姻也未必幸福。

  “那男的妈让姑娘试孕,给半年时间,怀上就去香港验血,如果是男孩,他俩立马结婚,要是别的就没有然后了!”

  “姑娘同意了?”铃当听呆了!

  “傻乎乎的,为了爱情啥都同意,最后,还是她那个司法干部的妈棒打鸳鸯!那可真是个狠角色!说一不二!当机立断给姑娘办了离职,塞到外地舅舅家关禁闭顺便调理身子!厉害吧,亲妈大概都这样,不能允许自己姑娘受半点儿委屈!你狠不下来我就替你狠,将来总有一天你得感谢自己亲妈的决绝!”

  “你别当个笑话听,我跟你说这就是人间百态,如果是你,你也得跟那姑娘妈一样,挥泪斩情丝!”董梅喝了一口茶,看着铃当。

  “那当然,三条腿的蛤蟆找不到两条腿的人有的是,我闺女决不能受这种委屈,哎,你说咱们都是受过高等教育的独立女性,就因为生不出孩子,难道就要亏欠他们一家子甚至祖宗十八代吗?这种想法太迂腐了,简直是社会的退步,这男孩子的妈,自己也是女性啊,怎么能残害同类?”铃当越说越激动,她允许男人伤害女人,但女人伤害同类,她忍不了。

  “如果你儿子找这样一个儿媳妇,你能接受吗?独苗苗,儿子就是命的那种。”董梅笑眯眯的看着她,她还是年轻啊,看不懂这人间世。

  铃当想了想,果然换位之后,没有刚才那么果敢。

  “嗯,现在医学昌明,可以尝试试管婴儿,当然身为女性还是体量女性的,想想自己当年吃过的药打过的针,反正吧,不会棒打鸳鸯,实在不行就领养一个嘛,炎黄子孙都是一条血脉。。。”这话说的真打脸。

  “所以吧,这事本没有对错,屁股决定了脑袋的想法。”董梅一语挑破天机。

  “铃当,不要去考验爱情,人性是禁不起考验的,不要妄图去试探人性本质的恶,铃当,你好好珍惜人家秦松吧,别老折腾,我这看着都累。”董梅最了解铃当。

  “哦,好,我打算带他参加你和老梁的婚礼,让他也自我醒悟醒悟。”铃当有气无力的说。

  “你开心就好,别逼得太急!”。

  晚上又是一众人的聚会,铃当将自己深深的陷进沙发里,抱着一袋薯片,静悄悄的吃。

  “你吃独食,当心拉黑屎!”言小严走过来逗她。

  “给你吃一片,一起拉黑屎!”铃当硬往他嘴里塞了一片,笑的前仰后合,言小严愣住了,咽下去吧又觉得刚才那话恶心,不吃又已经进了嘴里!

  “松哥!管管你媳妇!”

  “谁让你惹她!”秦松抢过铃当手里的薯片。

  “又不正经吃饭!今天有螃蟹吃,老未朋友特意从盘锦寄过来两大箱!”秦松将她深深陷入沙发里的身子扶起来。

  “董梅和老梁下周六的婚礼你去不?其实特简单办的,就是两家人和特别要好的朋友一块吃个饭。”铃当一脸渴望的看着秦松。

  “他下周六有演出,签了合同的,推不了!”言小严已经特别习惯的当两人的电灯泡。

  “哦,好,没事,我自己去,明天我们去转转买个礼物吧,红包我已经准备好了,我还想送个特别点儿的礼物。”铃当赶紧转移话题。

  “买啥礼物啊,省点儿钱过日子!送一套我爸的珍藏版CD吧,现在市场都炒到上万了,一会走的时候我拿给你。”言小严又插话。

  “我是想跟我俩谁谈个恋爱吗?啊?要不咱俩先聊会儿?”铃当不怀好意的看着言小严乐。

  “我这不是喜欢跟你俩说话嘛,你看每次聚会,这一大帮老男人们,也就咱三是年轻人!”言小严挤眉弄眼。

  “你说谁老男人?”老柏一把拉过言小严扔进沙发里各种搓,满屋子里回荡着凄惨少年的叫声。

  “盘他!别客气!”

  铃当周六一个人出现在董梅老梁的婚礼,她衷心的祝福这对璧人,他们这个年龄已经不再执着于金钱、后代之类,而是单纯的因为彼此想要依靠,可能这份情感比单纯的因为爱情更有一份烟火气。

  秦松抱着吉他赶到了现场,赶在新人们敬酒前他来了,铃当特别感动,她特别希望秦松和自己共同见证婚姻的美好。

  “作过劲了就是过福!”董梅悄悄的趴在铃当耳边说。铃当会意的笑了笑。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