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现代言情 都市生活 西山下青山应如是

第四十章 买房风波

西山下青山应如是 青山应如是m 2363 2019-08-12 19:18:45

  周末,西山下,未言和言嫂为铃当准备了特别的生日祝福。《西山下》只为她唱,夕阳下,桃林中,回到生活最初的美好,铃当觉得飘忽孤单的灵魂终于找回了躯壳,她再也不想患得患失,是秦松,是琉璃,是未言,是老柏他们每一个人,给了她接受生活的勇气,是他们把已经被重度抑郁吞噬掉的灵魂拉回人间,此生寒凉,不敢回头望,时光迟暮,平静而温暖,只盼望时间走得慢些,哪怕遍体鳞伤,我依然期待盛装出场的未来。

  铃当决定在小区里买一个二手房。手里的钱差不多够首付,每个月大几千的贷款确实是个不小的压力,感觉自己离财务自由遥遥无期,但还是要咬着牙买房。

  跟着中介看了两三天的房子,铃当感叹大北京的房价简直要人命,还好父母安康,女儿无不良嗜好,最后中介提醒了她,可以问问现在租房的房主,有没有意卖房,毕竟铃当最满意的还是已经熟悉的环境。

  铃当记得那位知性美女房东人在国外,付完一年房租之后再也没联系过,想来想去,还是拨通了微信语音。

  铃当说明了自己的意思,知性美女说要考虑考虑,毕竟卖房是大事儿。

  “你回国了吗?”铃当听到另一边的商场广播声音,荟聚?

  “啊,哦,对,我最近才刚回来休个假,要不,我想好了再联系你吧,我尽快。”

  铃当觉得美女并不想把房子卖给她。

  “你要买房?”秦松接铃当下班,没头没脑的问了一句。

  “啊,是,你朋友和你说了啊,我觉得吧,老这么租房特别没有归属感,我是个传统女性,我得有个房子,不在乎多大,但是,得有。”

  “哎呀,你别多想,我知道,你会给我和琉璃一个家,但,在这之前,我要有个可以栖息可以庇护可以安心的小house,你能理解吧?”铃当小心翼翼的说,她已经看出来秦松阴沉的脸。

  “铃当,你是不是特别介意我没有跟你领证?你是不是也特别不想花我的钱,觉得我不能让你依靠?还是你想跟我楚河汉界划个清楚?”秦松一触即发。

  铃当从未见过他这样,她只是想给自己和琉璃一个家,有错吗?平静了一下自己的情绪,铃当挤出了一个微笑。

  “大松,我们既然已经彼此认定了对方,就不要质疑和怀疑了,好吗?你的肩膀,只有我能靠,你的钱,也只能花在我身上,买房这事其实是从上一次我们被迫搬家之后我就想好的,怎么说呢,也算是对自己心灵伤害的一个弥补,你别瞎想,我不是给自己找后路,你将来才不会把我们扫地出门,对吧?”铃当开了个玩笑,却发现秦松冷冷的脸更凝重了几分。

  她紧紧拥抱住秦松,狮子男怎么把自己活成了处女座?

  “房子我来买,写你和琉璃的名字,这是我妥协的底线!”秦松轻吻着她的额头。

  铃当还想抗争,却被秦松一记深吻锁住。

  美女房东第二天联系了铃当,决定卖房给秦松,准备过户手续,铃当悄悄问了一下房价,美女房东支支吾吾,铃当的职业敏感告诉她这事有问题。

  果然,这房子的房主是秦松,铃当得知真相的时候,又好气又好笑,可笑的是这个笨蛋为什么绕了个弯租她房,可气的是她被蒙在鼓里,像个傻子!

  “你似不似傻!”琉璃给秦松打电话,劈头盖脸一顿嚎叫。

  “你俩好上之后,干嘛不解释清楚这件事?拖到现在性质就变了,那叫欺骗!当然,这事发生在正常人身上,不觉得有啥,稍微生一下气就过去了,毕竟免费赚了个大房子,可那是铃当女士啊,哎呦,要了亲命了!”

  “琉璃,怎么办?”秦松有气无力。

  “你说你到底看上她什么了?眼光也真是独到,口味独特!”琉璃吐槽起自己妈随口捻来。

  秦松忍不住被逗乐了。

  “还笑!我跟你说,你死定了,只有一条路,让铃当女士自己花钱买房,她就是那么一个作的性格,没辙,你还别太低于市场价,要不她还得跟你闹腾,no zuo no die!”琉璃太了解铃当“作女”的性格了。

  如琉璃所说,最终这套房子还是被铃当买下来。铃当支付了首付款,承诺每个月还款5000,秦松讨价还价,每个月还款1000,剩下的算我包养你!

  最终各退一步,每个月还款2000元,铃当还像模像样的立了字据,秦松已经快要被气疯了,铃当才及时收了手。

  当晚大家都知道了这次的买房风波。

  “姐,肉疼不?”言小严总是第一个敢摸牛角的人。

  “疼~疼死了都快!嫂子,我以后要天天上你家蹭饭吃。”铃当可怜巴巴的瞅着言嫂。

  “你说你是不是自找的?作为女人我得劝你一句,你这么自强自立简直不给你男人活路,我们大松可是个抢手货,别怪我没提醒你啊!”言嫂觉得女人应该掌握经济大权,男人还是得拴着。

  “哎,铃当,你说你俩是不是故意做了个局,变相给我们撒狗粮?”大家都疑惑的看着老周,让他继续,他总能吐出象牙。

  “不是,你看啊,你们这明显左兜揣右兜啊,有什么区别?请问?啊,手上还带着订婚戒指,砸钱买老公的房,那最后你老公的钱不还是你的?大松,再不管上房点火了啊!”

  “靠,还是老周通透!大松,我们的冷酷男神!醒醒!我跟你说,你太惯着铃当了,这一天到晚作的!”老柏搂着秦松,瞪着铃当。

  “不是,我饶着花了钱了,怎么最后变成白得一房子了?松,给他们看字据,我可是白纸黑字的!”铃当激动的上蹿下跳。

  秦松赶紧搂过铃当,这孩子,说她作怎么还喘上了。

  “我靠,怎么还有字据?大松,你还真打算让我们铃当每个月还款?”未言简直觉得此女知应天上有。

  “我是认真的!我把星巴克戒了,嗯,再少买点衣服,还是还得起的。”铃当想到自己好不容易养成的小资习惯,还真是留恋。

  “大松,这作女真不是你能降服的了的。兄弟,为你未来担忧啊,天天有故事,考验小心脏啊。”老周拍了拍秦松肩膀。

  “铃当,听我的,该花花,不能省了对自己的好,喜欢什么让大松买!你跟他客气,就是便宜了小三儿!”言嫂看热闹不嫌事儿大,未言赶紧把她拉到厨房切水果,这货再说下去乱的就不止秦松一家了!

  “话说回来,我还没有原谅你骗我呢,这种事有一就有二,果然,男人的嘴,骗人的鬼!”铃当再一次把矛头对准自己男人。

  秦松一脸生无可恋,我是谁?我在哪儿?

  其实,秦松那一天的三连问,两个人都有意避开了“领证”这件事,铃当不想给他压力,可能大概有一个自己花钱买的房子就会多一分安全感,铃当坐在自己家的落地窗前喝茶,想着心事儿。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