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现代言情 都市生活 西山下青山应如是

第二十二章 带你们去看云南四季花海

西山下青山应如是 青山应如是m 3066 2019-07-22 19:57:17

  从瑞典匆匆回国,只有两天的短暂停留,就要飞去云南和未言一行人汇合,为巡演做准备。铃当把一天留给大诺,一天留给工作。

  铃当迫不及待的想要和大诺分享瑞典的幸福之旅,还是相聚串串香店。

  “姐们,这趟玩爽了没有?”大诺手里鼓捣着铃当送给她的礼物,铃当逛遍了瑞典街道的橱窗,挑选了一盏很复杂的灯,非常大,灯主体是个做工精巧的游乐园,感应式开关,幽暗的灯光下,旋转木马、喷泉、藤椅上的恋人都会动起来,铃当的本意是大诺太市井,缺少浪漫情怀,大诺觉得晚上开着它得吓哭,不过姐们的心意她还是很感动的。

  铃当滔滔不绝的讲着瑞典之行。

  大诺一边嚼着肉一边看着一副即将嫁为人妇般喜悦的铃当。

  “少说话,多喝酒,今天啤酒打八折,不喝亏了!”

  “铃当,说心里话,真为你高兴,你说你一个这么浪漫的人,特别希望你幸福,这才是最完美的童话,你得感谢秦松拯救你于水火,要不你就彻底废了!”

  “说的我好像没行情一样!社会我诺姐,想当年也是阅尽男人无数,在洗尽铅华之后,拜倒在老于的大花短裤下,从新做人,这说明什么,一物降一物,收拾的服服帖帖的,连小鲜肉都不敢多看一眼,啧。”

  “姐是看破红尘了!哎,对,我们家邻居最近怀第三胎了,第三胎!我勒个去,这绝对是真爱。”

  “为了生儿子?”铃当问。

  “不是,前两胎都是儿子,意外第三胎直接去香港验了血,说是闺女,这姐们不顾自己四十多岁的年纪非要生,因为老公做梦都想要闺女,你看看人家,一胎又一胎的,一辈子还有老辈儿的余生全搭在这三个小崽儿上了。”

  “我穷我体会不出来。”

  “你穷?别以为我没看到你那LV,秦松真是大手笔啊,这男人不赖,我跟你说,以我曾经欲女的眼光,秦松绝对是有颜又多金!你得不停的赶苍蝇才能守的住。”

  “你说他到底看上我什么了?有时候我自己也困惑,我只想平平淡淡的安心过一辈子,不想活太累。”

  回到家琉璃已打包好出发的行李。

  “铃当女士,这是我第二次也是这次巡演最后一次登台,你说我回来会不会有巨大的心理落差。”

  “琉璃小朋友,我们都是凡人,不可能每天都生活在聚光灯下,就算是未言,也是经历了无数次坎坷磨难才能有机会站在万人前,但下了台回家依然洗衣做饭,人不可能靠一口仙气儿或者,毕竟要吃喝拉撒,只是大家都追求精神上的满足,可以眷恋但不要贪恋。”

  “言小严说他作为星二代已经佛系,他说所有的光环下都隐藏着一段孤独与煎熬,青春在于折腾,当成一次美好的回忆就好,其他的什么虚荣吹完牛皮就要当个屁,放了吧。”

  “他悟道了!”言小严虽然平时每个正形,但确实是最看得开活得最通透的一个人。

  三人来到云南,未言在一个不知名古镇租下了一个院落,乐团在此修整彩排,重新寻找灵感。铃当到的当天,坐在一个小角落里发了一下午呆,没人打扰她,每个人都在寻找异乡里自己的状态。

  第二天,铃当正式上岗,和两个当地阿姨负责照顾大家的饮食。这是她自己提出来的,看着大家都有事情做,每天工作那么辛苦,她实在不好意思闲着,而且铃当虽然为职场精英,但却偏爱菜市场,热爱美食的人生活总是热气腾腾。

  这几天,她跟当地阿姨了解了各种菌子和烹饪方法,她第一次来云南就独爱街巷的一种类似于卷凉皮的小吃,尤其里面的特色泡菜,阿姨答应她临行前送她一瓶泡菜水,就是不知道北京发酵后的味道如何。铃当经过一系列的“动物圈养试验”,了解了他们每个人的口味喜好,未言喜欢当地的汽锅鸡,铃当特意将食材、配料详细的做成笔记,连同烹饪的视频一并发给言嫂,让未言回北京也能享受美食的趣味。老柏独爱见手青,这种菌子略带毒性,必须精工细作二次爆炒,味道极其鲜美,老柏真是个刁钻的食客。老周喜欢重口味葱肠,就是用当地一种弯葱套进猪大肠,烤完沾蘸水吃,一咬一口肥肠葱油,简直美腻,只有铃当和老周独爱这一口,大家也总是能在某一天的夕阳下看到一个洗淘肥肠的少妇,乐此不疲,谁让他们偏爱料理界的黑暗美学。最难伺候的就是秦松和琉璃,严重的食欲不振,铃当特意买来辣椒,虎皮尖椒最终失败了,云南的变态辣真的会导致严重便秘,两人最终选择素食配白饭,最安全。

  未言让铃当不要太辛苦,铃当说我这样充实才有幸福感。

  演唱会前两天,一众人搬到公司安排好的宾馆进行场地彩排,铃当暂别了厨房,就每天出去走走逛逛,但每天晚餐前回来,这是秦松给她的门禁时间,实在不放心她在这么风花雪月的地方一个人瞎晃悠,尤其心里还诗情画意的,就怕哪天春心就荡漾了。

  铃当兜兜转转又回到了租住小院的古镇,她打算逛遍每一条街道,看尽这山山水水,却在一处特别的庭院前驻足了好久,这个小院的对联是这样写的:怎么也想不出一付高哑的对联,再一想还是用低掉演盖我的无能无力,横批-空色。是用毛笔随意在木板上涂鸦的,带着错别字就挂出来了,铃当傻呆呆的看着发笑。

  “要进来喝杯茶吗?”院子里一个正在浇花的中年男人温柔的说,看起来四十多岁,岁月的沧桑已经写在了沧桑的脸上和半白的头发里,铃当本应拒绝,但就像有一种魔力一样,转眼就坐在屋里喝起了茶。

  男人娴熟优雅的给琉璃沏茶、斟茶,这一定是个有故事的人。

  “这个小院是你的?”

  “是,你也是北京的?我也是,三年前来这里定居,闲来无事就去骑行,转山转水转庙,自己种花,自己做美食。”

  铃当好羡慕这种生活啊,可她大概一辈子都没有勇气选择这种生活,人的一生真的太多次选择了,真正能活出自己的没几个,毕竟我们都是凡夫俗子。

  “大概有很多人在这里驻足吧,门口的对联,很有意思。”

  “是啊,大多数都是拍照留恋,像你这种傻呆呆的发笑的没有,喝茶,这是当地现摘现炒的,很有云南特色,养胃又美颜。”

  “大叔,你是个有茶有故事的大叔。”铃当很奇怪的觉得这里并不陌生,就像不是第一次来,有种熟悉的感觉,让她整个人既放松又愉悦,这大概就是他乡遇故知的感觉吧。

  两个人聊了很多,从文学聊到美食,还有各自的故事,一抬头天已经擦黑了,铃当只得不舍得匆匆告辞,说自己离开前还会来拜访,大叔说欢迎你随时来,我这里有茶,也有故事。

  错过了晚饭,秦松一个人在酒店大堂等着铃当,黑着脸,铃当怯生生的赔笑,“哎呀,这个景色实在太美了,一不小心就忘了时间,哈哈。别生气了,对不起。”

  “铃当,我真怕你一不小心就和小麦肤色身材健硕的当地帅哥跑了,你要想去那里,带上我,别甩了我。”秦松矫情的像个小孩。

  铃当突然觉得秦松对他的爱远超自己,她太想永远拥有这个男人了。

  “肩膀这里好紧,回北京我给你找个中医,好好按摩调理一下。”回到宾馆,铃当给秦松按摩着肩颈。

  “那个,我今天认识了一个大叔,他请我去他的院子里喝茶,我们聊了聊感兴趣的故事,他是个特别好的人,我们回北京前,一起再到他的庭院坐一坐吧。”

  “你还真是不安分!喝茶?聊天?还好不是什么坏人!”秦松简直气炸了。

  “不要生气嘛,你看我都主动跟你交代了,不是你想的那样,唔。。”一记深吻,秦松狠狠的吻住她,她是他的,

  他才不关心什么大叔,什么喝茶,他要给她打上“此女有主”的标签。

  第二天一早,唯独不见铃当下楼吃早饭。

  “琉璃,铃当呢?”未言问道。

  “昨天回来就直接睡下了,早上说不饿,不用管她,她白天要去买些东西。”

  “哦,记得今天晚上的例行聚餐就好。”

  铃当羞愧的提了提自己的衣领,这个家伙还真的是,这些草莓印儿怎么出去见人?

  铃当还是听话的,白天不敢走远,就在附近街道转了转,用美食治愈昨晚的“伤害”。教训永远是深刻的,铃当早早来到了聚餐的地方,帮忙做着一些布置工作,这也许是琉璃此次巡演的最后一站,必须留下最美好的记忆,铃当也希望在这个浪漫的城市,未言和伙伴们能有不一样的新突破,明天,他们将站上属于他们的舞台,给上万个歌迷带去温暖。云南,你真是我的福地,我的爱情在这里绽放,我的生命在这里重生。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