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现代言情 都市生活 西山下青山应如是

第十七章 往事只能回味

西山下青山应如是 青山应如是m 2713 2019-07-19 22:59:52

  铃当疲惫的坐上车,想着明天继续来堵门。突然接到了孙董的电话“铃总,挺忙的啊。”

  “孙董,我知道是我的工作失误,我不应该突然失联,给公司造成损失,我明天能否亲自上门赔罪。。。。”铃当好话说了一箩筐。

  “我记得在台湾的时候说过要吃一顿正宗的重庆火锅,没忘吧?我这人记性好,不过铃当小姐估计觉得工作没那么重要,我这个合作方的老板也没那么重要。”孙董老狐狸一般。

  “没有,没有,虽然是合作商,但都是我老板,我请您吃重庆火锅,希望孙董赏脸,我一定自罚三杯赔罪。”铃当怯懦的说。

  “好,明天五点半,局幢火锅,我定好位子,等你。希望铃当小姐这次不要不出现呦。”

  挂了电话,铃当长长的松了口气。

  铃当第二天早早到了公司,将工作全部安排好,收拾好自己,看着镜子前的自己,妆容精致,她何时这样卑微了,自己欠下的债,跪着也要还完。就算前面是火海也不得不跳,职场不是情场,必须有勇气有担当,给自己加加油,风风火火的去闯关了。

  站在门口给大诺发了一条微信,告诉她,晚上八点前要是不联系她,就赶紧来火锅店捡尸,今天姐们八成得喝的六亲不认啊。

  “孙董,确实是我的错误,谢谢您给我一次请您吃火锅的机会。”铃当给孙董斟满酒,温和的说道。

  孙董满脸笑容的给铃当夹菜,“来,尝尝,这是我一亲戚开的,特别正宗,够味儿!你吃得了辣吧”。

  铃当虽然能吃辣,但重庆的强辣版还是让她畏惧,硬着头皮吃着菜。老板就是衣食父母,铃当告诉自己,一定要忍。

  孙董将一只分酒器递给铃当,斟满白酒。“你不是要赔罪吗?那就拿出诚意来,你跟我赔罪,我也要给我的客户赔不是。”

  ”我还真的挺生你的气,你这个丫头平时挺靠谱的,怎么这一次!没关系,我无所谓,和谁合作都是赚钱,但心情不爽就是另一回事了,你要赔罪,好,干了!既往不咎!”孙董那是什么人物,业界翘楚,从没吃过谁的瘪,这次让一个丫头放鸽子,她作为老陈最得力的助手,对工作是不允许有一丝失误的,都是职场老手了,贴上毛比猴子还精,老陈你不舍得教训,那我就替你调教。

  铃当无法选择,大不了一死,一闭眼一口气干了。胃里一股热浪,灼烧到嗓子眼,铃当被呛到咳嗽,孙董递过去餐巾纸。

  “丫头,记住教训。下一次松懈自己的时候,就好好回忆以下今天。”扭头走了出去。“明天早上资金会到位。”

  铃当独自在火锅边坐了很久,出门的时候天已经擦黑,走了没几步就蹲在树下哇哇的吐了,好难受,铃当觉得自己快要死了,火锅店的员工怕她出事,在她还有一点意识之前赶紧送到了不远处的医院。

  再醒来的时候已经躺倒在急诊室里输液了。医生说已经给她洗了胃,液也输上了,让她赶紧联系家人,输完液接走。

  铃当踌躇了一下,突然想起嘱咐过大诺,一看手机三十多个未接来电,刚要打给大诺,秦松的电话就打了过来。

  铃当不想接,却被急性子的护士一把抢过,“喂,先生您好,这是人民医院急诊室,您女朋友或是前女友什么的,刚刚被抢救过来了,急性酒精中毒。赶紧过来一趟吧,现在的年轻人啊,动不动就闹自杀玩,父母都白生你们了!医院天天抢救你们这样的,简直是浪费公共资源!”护士挂了电话把手机扔给铃当,瞪了她一眼走了。

  “别介意,她以为你是失恋喝多了想不开,我们急诊每天人满为患,但是碰到你们这种因为不爱惜身体自己作进来的,她态度就不会很好,理解一下,别投诉。现在不都说,想不开的时候就来医院的急诊室、ICU门口转一转,什么事都能想得通。”男医生温柔的安慰着铃当,铃当哪里有力气投诉,只想赖在急诊床上不起来。

  秦松呼哧带喘的跑进来,从上到下的检查着铃当,在确认没有外伤后,松了口气,刚才那个女医生说自杀,确实吓了他一跳,大诺不是说她陪客户喝酒吗?抓住医生问铃当到底怎么了,医生和秦松解释了一下,秦松一扭头一把抓住自己拔掉输液管准备悄悄走掉的铃当,虽然很虚弱,虽然很难受,但她还是不想让他看到自己的狼狈。

  秦松背起她塞进车里,直接回了自己家。铃当已经睡得没了意识,秦松就守了她一夜。

  铃当因为酒精和药物的作用,睡得还算踏实,只是偶尔会说句梦话,很激动,秦松轻抚着她,秦松真的很生气,她知不知道什么才是最重要的?今天万一她出事,他该怎么面对没有她的未来?看着满眼泪的铃当,秦松又心疼了。

  早上给铃当熬了粥,本想让她多睡会,她自己已经爬了起来。

  “哇,你熬的粥啊。”铃当想尽力掩饰尴尬。

  “我已经给你请了一天假,今天哪儿也不许去。”秦松一脸严肃。“为什么不好好爱惜自己?陈董已经和我说了你和客户的事情,一个分酒器,好啊,铃当,你可真厉害,喜欢逞强是吧,你不知道这样会让爱你的人有多担心吗?。。。。。。”

  铃当听到爱你的人这五个字,再也忍不住了,缩在沙发里哭起来不肯说话。

  秦松温柔的将她揽在怀里,“对不起,不该跟你吼,我实在是太担心了,对不起。我想跟你解释一下我和秦央央的事儿,前天我彻底解决了我们之间的事儿,昨天一直在你家等你,突然就接到大诺电话,让我去找你,后来又接到医院电话。”

  铃当终于抬起头来,他终于要向他敞开心扉了吗?他跟那个女孩,秦央央真的有过故事吗?

  “故事其实特别简单,也特别狗血。她是我初恋,我们好了三年,我本来想我们可能会结婚,可她却出轨了我的好朋友,呵呵,说起来挺可笑的,还是老师,就是老柏,发现她出轨,喊我来酒店捉奸,我去了,但没有勇气敲门,就在门口地上一直坐着,歇斯底里的痛苦,老柏一直陪着我,我真的想不通,那可是我最好的朋友啊,看着他俩出来慌乱的样子,我觉得自己特别可笑,就这样被全世界抛弃了,可我还是原谅了他们,我用了一年的时间才缓过来,是未言和老柏陪着我弹琴,走出来后,我的性格变得孤僻冷漠,我觉得我这辈子都不可能爱上人了,直到遇见你,铃当,原谅我,一开始没有解释清楚。我实在不知道怎么说,现在这些过往只是插曲,你才最重要。”

  “我们做个约定吧,以后不管出什么事,都要彼此说出来,不能让误会埋在心里,好不好?”铃当心疼的看着他,自揭伤疤的那种痛她怎么会不懂,云淡风轻的讲往事,要么是真的放下了,要么是提醒自己还会痛,他一定要真的放下,她愿意陪他演好接下来的故事。

  “好。”秦松又搂紧了些。

  “你会娶我吗?”铃当问完就后悔了,她为什么总是问这种会给别人压力的问题。这明明就是自己的压力,为什么要问!

  “会。我们一定会幸福。”秦松放开铃铛认真的说,“铃当,你给我一些时间,让我真正调整好自己,对婚姻不再恐惧,我一定会娶你,也请相信我,时间不会太长。”铃当懵懂的点点头,她是有些失望的,他还是不够了解她的心思。

  “你能不能答应我,尽量不喝酒,下次再有这种应酬,我就一直等着你,我实在很担心,上一次你还和我酒后滚床单,这一次又闹到急诊室,捂着肚子和男医生暧昧,你这酒品不行,我可不想带绿帽!”秦松逗着她。

  “你。。。。真够讨厌的。”铃当想起云南往事,羞愧的无地自容。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