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现代言情 都市生活 西山下青山应如是

第十六章 南墙我撞了 故事我忘了

西山下青山应如是 青山应如是m 3242 2019-07-19 13:27:00

  演唱会前夕,乐队早已进入完全封闭式彩排状态,这次阵容除了几个固定班底外,还邀请了外国的鼓手和键盘,大家都在紧张的磨合、排练,未言对乐团要求极高,希望展现极致给歌迷。

  “有个美女在门口找你,叫央央。”苏怡神秘兮兮的凑近秦松。秦松愣了一下,起身出了门,他并没有解释,苏怡觉得这事有鬼。

  秦央央,秦松的初恋、前任,劈腿他的发小最终分手。

  “听说你要演出了?真棒!打听到你在这里彩排,我想见见你,松,这些年还好吗?”央央紧张又温柔的看着他。

  “好久不见,我很好,找我有事吗?我不想被大家误会,我已经有女朋友了,我很爱她。”

  秦央央使劲捏了捏衣角,他有女朋友了?她怎么没听说?以为他一直在等她回来,以为他除了她不会爱上别人?曾经两人也是海誓山盟过,分手的时候,松一度抑郁,现在,怎么会现在喜欢上别人?

  “她是谁?我认识吗?”秦央央还是一如既往的趾高气昂,她觉得松还是当年那个不经世事眼里只有她的少年。

  “现在已经和你无关了,我觉得我们以后还是不要见面了,好好和他过日子,你们都要幸福,再也不见了。”秦松转头就走。

  “等下!松,他跟我求婚了,可是我忘不了你,只要你让我回来,我一定会留在你身边。”秦央央扑向秦松后背,紧紧搂住他。

  往事不堪回首,南墙我撞了,故事我忘了。现在的他,有铃当,有琉璃。

  秦松挣脱开她的手,头也不回的走了。

  “松,我还爱你!你不能丢下我!你怎么能爱上别的女人。”秦央央愤恨的泪如雨下。

  花未全开,月未全圆,这是人生最好的状态。每个人都有自己的故事,有些人经历了他人生的前半段,无果有悔,铃当想,自己应该是幸运的吧,在合适的时机遇到了对的人,不像眼前的这位梨花带雨的美女,但松似乎从没有和她讲过他的往事,她想知道又不敢知道。

  铃当进去排练场将亲手做的点心交给助理,悄悄的走了。

  演唱会的票已经告罄,据说现场黄牛已经将1380元的门票炒到了7000多块,未言,就是有这种魅力,从七零后到一零后,他陪伴了每个人的青春。

  你看十年过去了,但北京的夜依然明亮璀璨着,你看十年过去了,但你还在我心上,散发着明珠般的光芒。

  天上人间,长夜两相忘。

  铃当坐在演唱会台下,和乐迷一样挥舞银光棒,跟唱每一首她熟悉的歌儿,音乐是最好的媒介,可以暂时忘了伤痛,忘了一切,虔诚的像个孩子,拥抱着音乐,体会孤独。

  昨天的事,铃当不问,劲松不提。但铃当像心里种了草,感觉抑郁症和焦虑症发作了,但她怕一旦问起会难过会失落,他不说大概是觉得那段情很重,是一段永远抹不掉治不好的记忆,就算是现在他爱着她,她也无法治愈他的曾经,但总有一天,他一定会对她敞开心扉吧?铃当愿意等,用一辈子时间去等。

  庆功宴,铃当依然是默默的那个,心里眼里写满了心事,端着一杯橙汁站在角落看着大家的喜悦,她也不愿意大家注意她,这个时候的笑容太违和。

  秦松走过去,拥抱了铃当。

  “今天真棒,为你们开心!”铃当轻声说。

  那天大家吃着点心,对铃当的手艺夸赞不已,还纳闷人怎么消失了,秦松说大概公司有急事。其实,秦松已经猜到铃当大概是看到他和秦央央的纠缠了,只是这段往事他没有想好怎么告诉铃当,毕竟,我们现在不是好好的吗?南墙我撞了,故事我忘了。

  铃当最近几天一心扑在工作上,一闲下来就发呆,闷闷的,大家不敢问,她也不会说。

  “哎,铃当,其实你俩刚有苗头的时候,我就觉得可能过程会很辛苦,毕竟,人家,高富帅,三十好几的男人正是青春好年华,你不一样啊,没几年蹦头就豆腐渣了!你要爱就一定抓紧了,别给自己留遗憾,直接拖他去领小红本吧。”大诺不管铃当的白眼继续说。

  “哎,我觉得秦还挺闷骚的,想象不到魅力大大的!小姑娘都喜欢这种文艺又多金的欧巴,你要理解,人家吃不到还不能惦记了?至于前任嘛,嗨,谁还没有故事了?你俩坐下来把情史摆出来讲一讲,从小学到现在,最后你赢了,秦松还是个清纯的小伙子!铃当,你命犯桃花啊,就算不省心,但能有这么个帅哥喜欢,心情总是好的,哎,咱俩哪天去趟灵隐寺拜拜吧。”大诺一边开车一边逗着铃当。

  铃当无心搭理她,别过头看车窗外的风景。北京的初秋,已经有了丝丝凉意,夜晚的街道,行人步履匆匆,没有人停下脚步看看这霓虹的美丽,铃当突然回忆起以前听过的一个调频《北京不眠夜》,从高中听到大学,主播杨晨那低沉略带磁性的声音给这些青春期的少男少女们带去了关于青春与浪漫的美好,其中一首《北方的冬》,铃当现在还能倒背如流:

  北方的冬天是那种干冷

  冷得十分清澈

  没有泥沙没有尘土

  你感受到的只有纯纯粹粹的冷

  这样的时候

  我只是想和你聊聊

  。。。。。。

  你是不是也曾有过在华灯初上的冬夜

  看着四周的万家灯火

  觉得自己其实是个孤单的人

  。。。。。。

  铃当当时也活跃在那个论坛里,写过很多散文,还暗恋过那个论坛的一个男孩,男孩还带他参观过自己的学校北方交大,学校不大,却有说不完的话,铃当现在还有一张两人校园的合影,那是羞涩的美好,情窦初开的年华,两人始终保持着朋友的关系,谁也没有更进一步,再后来男孩研究生毕业回了老家,再没有联系。铃当刚工作的时候,在实习单位见到了主播杨晨,一句“你好,我是杨晨,阳光清晨。”这些记忆的美好,铃当总是在失意的时候不经意的清晰的记起,她才

  三十出头的年纪,却越发的敏感爱回忆。

  大诺一脚急刹车,将铃当瞬间带回了现实。

  大诺冲下车,和前方的一对男女纠缠起来。铃当下车,看清,原来是松和那个女孩。她赶紧跑上前,拦住发飙的大诺,大诺此时已经和女孩扭打起来,抓头发,乱抓乱打,全然不顾形象。秦松护住女孩,铃当的心疼了一下。

  “我警告你,你边上的这个男人已经有主了,就是她,你最好滚远点,否则姐见你一次打你一次!”大诺替不争气又软弱的铃当宣告主权。

  “还有你,你到底对我家铃当是不是真心的?真看不得你们这样的,有点儿姿色就勾三搭四的,就不能让私生活不那么混乱吗?我朋友是喜欢你,但不是你随随便便出轨的资本,就算偷食,也要擦干嘴巴,她,你可真伤不起!”大诺一把打开秦松拉着女孩的手,对他吼道。

  女孩还想冲上来,再一次被秦松按住,铃当看到他拉着别的女人,一种悲凉涌上心头。

  “诺,这里有误会,我们先走吧。”铃当轻声说,好像下一秒就会忍不住哭出来。

  “你能不能有点出息,铃当!我可是替你挡了那贱人一耳光啊。”大诺真是看不得她的卑微。

  “诺,谢谢你,这是我们两人的事儿,你别管了!我们走吧,回去我们再说。”铃当掐住自己的手。

  大诺还想说什么,铃当摆摆手。

  “好,你们还有话说你们就继续,我要走了。”一转身泪如雨下,谁也没有看见,一头钻进一辆出租车。留下大眼瞪小眼的三人。

  铃当有许多想问秦松的话,但,不知为何她选择逃避。

  大诺愤怒的指了指剩下的两人,没有说什么,开车走了,秦松愣愣的看着远方。

  铃当失眠了,她以为秦松会来她家找她解释,并没有。早上浑浑噩噩的醒来,本想用工作麻木自己,可还是会难过。

  办公室政治时刻存在,就算你有背景有资历,但如果不是十二万分的小心也会被趁虚而入。铃当下了班直接去大诺家睡觉了,手机关机,谁也不理。

  第二天睡到自然醒,十点半才到公司,小亲信紧紧张张的把她拉到办公室,“当当姐,你昨天怎么不接电话?孙董六点多来找你,说数据有问题,又着急要资料,说是晚上约了一些重要客户谈项目,结果老大你电话关机,今天上午一早他就来堵门找你,等了你两个小时耶,那个张副总说了一堆你的坏话,总之就是想踢你出项目组。大家真是联系不上你,最后陈董赶回来救火,亲自接待的,这会陪他出去了。”

  “六点,哼,我下班了啊,我下班了为什么要接电话?”铃当似乎将生活的负能量转移到了工作上。把小亲信说的一愣,铃当从没有这么不专业的时候。

  “好了,我知道了,我会亲自向孙董解释赔罪。”

  铃当整理好情绪,打车去了孙董的公司,从上午一直等到晚上十点,秘书劝她离开,因为全公司都下班了。铃当失落的出了公司大门,看着办公大楼零星的灯光,身后是一片寂静的黑暗,自己是怎么回事?爱情饮水饱,这种文艺台词怎么当真了!可心里真正失落的应该还是他和她的事儿。

  铃当确实因为工作失误影响了公司的项目推进,第二天铃当得知孙董暂缓了资金注入,可这个锅铃当背不起,对不起公司,更对不住老陈。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