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现代言情 都市生活 西山下青山应如是

第十三章 她是我女人

西山下青山应如是 青山应如是m 3069 2019-07-13 22:06:21

  “咳,音乐停!给大家正式介绍一下,铃当,我女人。”秦松一把揪住准备溜走满脸娇羞的铃当。

  “呵呵,那个,嗨,大家好。”铃当真恨不得钻进地缝里,回到北京,她还是那个懦弱的铃当。

  “刚好上啊?给我们急的啊!对了,你俩之前闹消失是不是私奔着!这发展也太快了吧”未言打趣,重重拍了拍秦松肩膀,他们一帮人由衷的为他们感到高兴。

  “秦松先生,作为你们的经纪人,我有必要提醒你,谈恋爱要认真,但不能影响排练,不能无故闹消失,管好你的女朋友,太能作了,真的是,哎,还有啊,鉴于你周围会时不时的冒出来花姑娘,我有必要要求大家共同监督,委屈了我们的妹妹,我们可不能答应,不能吃着碗里的看着锅里的!以后给你打个签:名花有主,生人勿碰!”苏怡和大家一阵哄笑。

  铃当偷偷用手肘使劲顶了一下秦松,“你到底有多少女人?”

  “别听她瞎说,就你一个!”秦松紧张的解释道。

  乐团在西山下彩排,所有人都沉浸在音乐里。琉璃突然抱着琵琶和铃当说:“铃当女士,我想试试。”说完走向未言。

  “言叔儿,副歌部分贝斯的和音我会,平时没事的时候自己练过,我觉得琵琶可以和贝斯有个混音,你们缺点儿古典的唯美。”

  “丫头,不错嘛,我们商量下,合个拍。”未言赞美道。

  这个女孩儿虽然年纪小,却很有自己的主见。

  “喂,言小严,我怎么从来没见你弹过吉他?你不会压根不会吧?浪费了你爸这个好基因。”

  “我志不在此!我爸最黑暗的那几年有多痛苦我是亲眼看到的,他把音乐看的比自己重要,音乐是他大儿子,我是小的,哈哈,所以,家里有他一个痴迷音乐的就够了,我觉得这世上有好多有意思的和美好的东西在等着我,何必非要逼自己去搞精神继承那一套,我活好我自己就好了。”

  铃当第一次觉得言小严像个大人了,可能和自己的童年有关,现在的孩子因为上一代的经历,或多或少都成熟的早,是啊,能活好自己就得,爱谁谁。

  “我们年底要开始全国的巡回演唱会了,我想你在现场。”秦松抚摸着铃当的长发。

  “好。”夕阳下,渐渐褪去青春的两人彼此依偎着。

  “铃当,你想清楚了,他这么一个高大帅气又多金的男人,还搞艺术的,周围肯定一群姑娘,肯定不会着急结婚啊,可你等不起啊!你都快三十六了,再过两年奔四,再过几年就更年期了,能最后走到一起最好,但你也得有勇气承担后果。”俩人在经常光顾的串串店打牙祭,大诺一边吃着一边说。

  “今天这个汤底不辣啊,你试试干辣椒碟,这个好吃。”铃当不想正面回答,她就是总在关键问题上选择逃避。

  大诺无奈的摇摇头。“大松人是不错,尤其对你这种没有自制力的女人更是控制不了自己!不过你们交往半年之后,你还是要试探一下有没有娶你的打算。”

  夹了一片牛肉塞进嘴里,含糊不清的继续唠叨:“女人啊,还是得找个你能栓得住的人,你真是我认识的所有人里面最浪漫的人了,活的一把岁数还是喜欢浪漫,哎,没办法,你们这种人活该为情所困。”

  “我还记得当时你从杭州演唱会回来,跟我说那个吉他手帅,后来在商场里也是你主动勾搭的人家,是不是?真有桃花命,你应该去烧烧香,祖上积德了,捡到宝了这次。”

  “哎,你听到没,跟你说话呢,怎么光吃不说话!”

  “嗯,听到了,你说我快四十了,快更年期了!说我勾引帅哥,泡人家,那又怎样,反正他归我了!”铃当翻着白眼,一脸骄傲。

  “你恶不恶心?!你俩在云南的时候就没发生点儿什么?给我说说,你是不是把人家睡了!我去,太劲爆了,我家铃当真是有我当年的风范,你棒棒哒。”

  “你,气死我了!能不能小点声,没有,我们住自己的房,哪有你想的那么龌龊。”铃当心虚的解释,越解释大诺越不信,她大诺是谁啊,情场老江湖了!

  打打闹闹过后,铃当平静的说,“我觉得现在的我成熟了,原来不敢承认婚姻失败,把自己折腾的死去活来,但现在的我,享受这段爱情,就算是不被接受,或者最终没能走到一起,我也不后悔,这次我真是拼尽了全力。”

  “姐们,认识你三十多年,这次,你真爷们!放心,谁敢负你,老娘一定活剐了他!”大诺非常豪放的吃着肉吹着牛皮。铃当感觉得一知己特别幸福,大诺并非说说而已,她为了给铃当出气,拎着一个红酒瓶硬闯前夫婚礼现场,要不是被铃当死拖活拽的拦下,估计就没有婚礼了。

  大诺哭着骂铃当不争气,铃当哭着说这篇翻过去了,我已经和秦松好上了。

  演唱会的筹备,没有人敢怠慢,每个人倾尽全力,秦松除了时乐团的吉他手外,还要打理公司,这段时间陪铃当的时间少,常常会自责会特别愧疚,铃当体谅的说只要你心里有我,形式无所谓。

  周六秦松要来铃铛家吃饭,铃当说亲自下厨,洗手作羹汤,结果,未言一家子也跟来蹭饭,说是陪琉璃,省的小电灯泡遭冷落。

  周五晚上,琉璃陪着妈妈在超市里采购,计划着明天要做的菜。琉璃许久没有感受到这种家庭带给她的满足感了。

  “欢迎大家。”琉璃开门,满脸灿烂。

  秦松将手中的鲜花红酒递给琉璃。转身进了厨房帮厨,铃当正在叮叮当当的忙碌着,看见秦松笑了笑,“我来帮你。”说着给自己系了个围裙,默默的帮铃当打着下手。

  铃当忙碌了一早上,做了一桌饭菜,都是她拿手的,给大家倒了酒和饮料,“干杯!别客气,来,尝尝我的手艺。”铃当给言嫂夹了一块排骨。

  “大松好福气!哎呀,我们要经常的有组织的来你家蹭饭。”

  “那不行,铃当太辛苦。”秦松赶紧护住他的可人儿。

  “哎呦,看不下去了!”琉璃吐了吐舌头。大家笑作一团。

  秦松抚摸着快要撑破的肚皮,太安逸了,大概这就是自己想要的家的样子吧,她就是能给他带来惊喜和温暖。

  “哥,你教我弹吉他吧。”秦松手把手的教琉璃,琉璃叫靳松哥哥,叫铃当妈,铃当总有种差辈的感觉,像极了老牛吃嫩草。

  言小严头一次安安静静的在旁边看着、听着。

  “铃当,我和你嫂子来蹭饭,其实是还有一事儿想跟你商量下。”

  “啊,言老大,啥事,你说。”

  “琉璃跟我们私底下合过几次音,我觉得特别棒!我想邀请她一起上明年春节后的那场演唱会,合奏两首歌,我想春节后应该不太会耽误她考试,我保证,彩排也不会耽误她学习,当然,需要她父母都同意。”未言指的的铃当和前夫。

  铃当扭头看了看席地而坐认真弹吉他的三个人。

  “琉璃喜欢就可以,我想这也是她成长中一次特别的经历吧,我会在台下给她加油,至于他那边,我会去做工作,应该没问题的。”

  “哎,铃当,你和大松现在感情这么稳定,有没有想过以后?大松这人不逼一逼,就不带动换的,你别怪他啊,木头一块没办法,哪天嫂子给你催催他,赶紧把我们铃当娶回家。”

  铃当一脸娇羞,“不急不急,我们再慢慢了解了解”。

  “对了,你还会冒险再生一个娃吗?”

  “嫂子,我属于不容易怀孕的体质,当初为了要孩子,吃了半年的促排药,那都是激素啊,后来还打了针,50多针,每天早上打完去上班,药量大所以每天护士都要跟我确认,那时候真的抑郁了,后来生孩子的时候受了两茬罪,那个痛苦我真的没有勇气再来一遍,我这辈子大概只会有琉璃一个孩子吧,我和松说过,所以,我们顺其自然吧。”铃当很平淡的说着,如果松想要一个自己的孩子,她还会为爱冒险吗?大概会吧,她也不确定。

  “秦松不会让你受委屈的,他一切以你为中心,放心吧。”言嫂说道。

  铃当点点头,走向弹琴的三人。

  “琉璃,你想站上演唱会的舞台,和偶像一起表演吗?言刚才邀请你演唱会合奏。”送走了大家,哄走了想留下来的秦松,铃当终于有机会单独和琉璃说演唱会的事儿。

  “我是凭自己的实力吗?”

  “是。”

  “那我想!”琉璃很肯定的说。

  “那你能不能答应我。”

  “铃当女士,我知道你想说什么,放心。我不会忘了自己外交官的梦想,我只是想在自己的青春里留下点儿与众不同。”

  “好,不过我还要通知他。”

  琉璃播放了一首陈绮贞的《旅行的意义》,看着妈妈静静的喝着茶,她自己翻看着书,岁月静好,是因为铃当挡在前面替她承受着一切。

  青春,真美好。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