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现代言情 都市生活 西山下青山应如是

第十二章 爱情在别处

西山下青山应如是 青山应如是m 3071 2019-07-12 12:06:23

  丽江的夜,既热闹又浪漫,既性感又感性,铃当吃着火锅,看着窗外的溪水潺潺,对面竹楼上男男女女欢快的唱着歌,时不时和楼下的陌生人对着歌,好不热闹。秦松当晚喝了好多酒,一扫最近的抑郁阴霾情绪,他看了看酒瓶,当地的啤酒都充满了挑逗的味道,叫做“风花雪月”,在这个浪漫之都,如果不追到你,我们就都不要回去了,扔到山上圈养起来,过着男耕女织的生活也不错,想跑都跑不了。秦松瞎想着。

  “喂,发什么呆,又在想什么坏主意呢吧?尝尝这个牦牛肉火锅,可好吃了,我来的第一天就吃了一顿呢,特别赞!别光喝酒,哎,你病好了是吧,怎么喝了这么多。”此时铃当才终于从窗外的景色中收了眼,也拿起来一瓶和他碰了一下自顾自的喝起来。

  秦松满脸郁闷,这家伙,不是伤心透了吗,一点不像啊!喝酒还对瓶吹,这是换了个城市就可以改头换面重新做人了吗?重点是刚从人群中收了眼注意到他,是有多花痴?“你是刚发现对面坐着一个人的吗?”

  铃当不好意思的挠挠头,“那个,你看,少数民族的男人真壮硕,嗨,你看身材那么好,还露肩膀,小麦肤色,真健康。”发现秦松凌冽的目光后,铃当才及时住了嘴。

  “我真的没想到你会来找我,我本来想独自旅行,放空一切之后会想清楚一些事,再去找你。”

  “放空一切?你确定不是放纵自我?不用这么快拒绝我,我,也不会轻易放弃的。”秦松又喝了一口酒。

  “你那只丑丑的灯笼里写了什么?”

  铃当紧张的将灯笼往后放了放,“没有,没啥。哎呦,说出来不灵了嘛,你不要好奇害死猫。”铃当挡住秦松的手,不给他看。

  两人默默无语的吃完了饭,秦松带他去城外的河边放飞孔明灯,好像大概歪歪扭扭写的是姻缘,幸福之类的话。秦松看着满脸虔诚的铃当,喜欢她做什么事都认真的样子,不计后果的认真,认准了就像飞蛾扑火义无反顾。这样的铃当,真是惹人疼惜,他想做那个默默守护她的人,有他在,她可以更加活出自己喜欢的样子。

  两个人依然默默无语散着步回到了四方街上的旅馆,铃当本想问他住在哪儿,然后找个借口甩了他,她本来计划今晚要去四方街上的酒吧坐一坐的,到了丽江怎么能不感受一下当地的酒吧,没准能有她期待的艳遇,轰轰烈烈,潇潇洒洒。我不管,就想随心所欲一次。

  秦松就跟看出了她的心思一样,“我住在你隔壁,休想甩了我!你不要留恋风月场所,我会难过,你有还不行吗!”将她生拖硬拽回旅店,按在门外,轻轻吻了铃铛的额头,“晚安。”

  铃铛洗了澡站在窗前发呆,窗外依然是热闹的夜生活,如果他不来,她会不会冲动的也体验一下艳遇,这大概就是丽江的魅力,可以忘乎所以。他是不是及时出现阻止了她犯错误,也算功德一件,挽救了一个即将出轨的幽怨少妇,这是这样的夜,真的会想念,真的会寂寞。

  敲门声,秦松穿着浴袍极尽诱惑的看向铃当,不等铃当说话,又是一记深吻。铃当哭了,秦松很紧张,“我只会做做饭,在单位做做表码码字,没有生活情趣,大概除了旅行也没有别的爱好,我在工作上帮不到你,我就是这样一个一无是处的人,不漂亮,没有好身材的女人,我三十五岁了,依然活得没有自我,我爱你,可我配不上。”铃当泣不成声,这是前夫曾经对她犀利的点评,句句如刀割。

  “不是的,你热爱生活,热爱工作,对每个人都好,你有你的温暖,这些我都感受得到,就算你觉得全世界都不爱你,但我爱你,就足够了,我,我没想到,你恰好也爱我。”秦松帮铃当擦干眼泪。

  “你的艳遇就在眼前,牢牢抓住了,你是我生命中的全部风景,你消失不见,我会担心,不知所措,整夜整夜的弹吉他听歌儿,你自己跑出去,我也会担心,担心你一不小心投入其他人的怀抱,我是个有强迫症的人,一旦认准的事儿就很难抹去,没有你,我真的觉得毫无意义。”铃当主动吻住了秦松,她从未对任何人真正打开心扉,也许正是身在异乡才会如此放松。

  生活在别处,爱情也在别处。

  浪漫的夜,两个无尽缠绵,两颗心就像牢牢黏在了一起。

  铃当揉着惺忪的睡眼,突然想起了什么,看看被子里的自己,旁边睡的香甜的男人,一声暗呼,果然,艾玛,怎么办,怎么办,一定是酒精的作用!铃当懊恼又羞愧的冲进了淋浴间,蹑手蹑脚的收拾着行李,一定要趁这男人醒来前跑掉,心里盘算着,下楼结账、约车、买最近起飞的飞机,随便飞哪里去,先跑掉再说,对,手机不能开机!

  “喂,你想占完便宜就走吗?我可是第一次,你不该负责吗?昨天谁说我性感着?简直对我痴迷呢。”秦松悄无声息的出现在铃当身后,铃当吓得一屁股坐在了地上。

  秦松笑的肆无忌惮!

  “啊”铃当好不容易爬起来一扭头又看到上身赤裸的秦松,又一屁股坐在了地上。

  秦松扶起她,人已经乐得快仰翻在地,好久没有这么开怀的笑过,有时候捉弄她还挺有意思。

  铃当无比尴尬的和他吃着早饭,头都不敢抬,秦松一副泰然自若看着她,一勺一勺的吃着粥。这个男人,昨晚和她共度春宵着,怎么这么淡定,可她为什么会那么不自在。

  “喏,给你包好了鸡蛋,别光喝粥,不够营养,得补补。”

  “咳咳咳。”铃当一口粥噎到了,这男人真的是,没想到这么不正经。

  “来都来了,我们就多转转,之前乐团经常在云南演出,我也算混得半熟,我来安排行程怎么样?今天我陪你去玉龙雪山吧,明天我们坐火车去大理,我想跟你一起爬苍山,坐船畅游洱海。。。。。。”秦松边说边用手机联系着。铃当懒得理他,有人安排自然是好的她也乐得清闲,就只管好吃好喝好玩就行了,不过,两个人不说破始终是朋友关系,以后怎么相处?还是朋友吗?还是,别的?那跟其他人怎么说?

  “你是我的女人,就这么简单,言他们那边我来跟大家正式介绍,你就站在我的旁边就好,以后,永远的,不要让我找不到。”秦松严肃的说,仿佛能读懂铃当的心。

  “哦,还真霸道,啊,对了,琉璃那边,如果女儿不同意,我”

  “你女儿已经用一个煎饼把你卖给我了,要是没有她的帮忙我也不知道你在这,小家伙贪吃的特点还真是随了你,哎对,话说回来,我有一个严肃的问题你必须回答,你说,我要是不来,你会不会跟哪个小鲜肉一夜情?还壮硕的身躯,还小麦肤色,这都是你昨天喝酒时说的话,我全记下了。”

  “那个叛徒!你怎么这么矫情,啊,哦,没准,看心情。”

  “你敢!”

  下关风、上关花、苍山雪、洱海月。

  北京是铃当的伤心地,成都是独自疗伤,云南是治愈一切的良药。

  你说等你,我便在洱海边上去等,希望你不要让我等久了,因为那颗想与你一起去马背上饮酒的心,它太过于急切和你分享这天、这云、这世间种种美好的东西!

  两个人紧紧依偎在一起,就像抱团取暖一样治愈着彼此。铃当从来不敢想自己还会接受另一段爱情,他又让她重新相信爱情,他在,全世界都会为她亮起照亮夜路的灯,只是希望少一点悲伤。

  秦松从未想过会在爱情里沦陷,爱情啊,婚姻什么的,似乎都太缥缈,她一定是有毒,给他下了蛊,从此,两不分离。

  美好的时光总是短暂的,浪漫过后又要回归生活的本质。

  “你最好快点滚回来!你是不是想不开出家了?快点回来吧老大,等着你排练!还有,如果恰好捡到那一只铃当,就给我们大家带回来!”未言气急败坏的给秦松发来语音。

  秦松不想回去,紧忙按掉微信留言。

  “我们明天回去吧,疯了一周了,我觉得生活还是美好的。”

  “我真想把一切都带回家。”秦松满眼温柔的对铃当说。

  两人一起回了北京,秦松先将铃当送回家,自己跑去排练场,和大家一个个的解释道歉。

  周六下午言小严按照约定接铃当去了西山。

  “说,干嘛去了?不坦白交代,我们就地给你埋了”言小严夸张的拿着一个树棍做挖土状,嚣张的指了指铃当眼前的桃树。

  “言小,那个什么来着,哥哥,最近看你在小说网很活跃呀,一会催更新一会感慨青春什么的,哎呀,那酸不溜丢的留言你怎么写的来着?我想想!哎,我给大家念一段啊。”言小严一阵无语,这个琉璃说话噎人的尽头简直青出于蓝。急忙拉走了琉璃。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