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现代言情 都市生活 西山下青山应如是

第十一章 成都 成都

西山下青山应如是 青山应如是m 3059 2019-07-11 14:17:53

  周一,铃当拖着行李箱独自去成都出差了,在那次之后她没在联系过秦松,后来老柏打电话让她来吃宵夜,她说我在减肥拒绝了邀约,仿佛要与世界断绝联系一样,手机关机,闹失踪。

  秦松的这一周是忙碌的又是恍惚的,比原来更加不会笑了,醒着的时候就排练,不排练的时候就发呆,有时候能抱着吉他一天不说话,没人敢问这座冰山怎么了,但大家又好像都知道他的心思,都在心里默默的等待小火花赶紧爆发,这对心急的观众们绝对是煎熬,这两个人,恨不得有人主动说,你俩好吧。

  周二一帮人浩浩荡荡的来到成都下榻的酒店,进行周四演出的最后彩排,没人敢懈怠,老言一向很严格,他们这只乐团合作这么久,其实已经配合的很默契了,这次演出又是熟练的曲子,闭着眼睛演出都能成功,但老言坚信,能上台展示的作品一定是精心准备万无一失的,他是为音乐而生的人,音乐要做到极致,这种苛刻甚至到了每个音符的衔接,现在乐团成员留到最后的都是精英,其实,随便一个人单独出去做音乐都能成为顶级,只是他们每次配合创作出的作品都自带灵魂。

  秦松握紧手机,已经失联四天了,她是被绑架了吗?没人要赎金啊,故意躲着他吗?这个理由说得过去,也心虚不已。真想把她找出来绑在身边,真是让人操心的家伙。

  傍晚,铃当忙完工作,一个人溜达在宽窄巷子,成都,总是很安逸,人家都说烟花三月下江南,可她觉得南方的四季都很美,是不是考虑退休后来这里养老呢?有美食,兔头、麻辣烫、水煮牛肉。。。一辈子也吃不完吃不烦,有美酒,不像北方的甘冽南方的酒,就像这里的男人温柔又清醇,有美景,铃当去过乐山、去过九寨沟,有机会一定去次青城山。不知不觉走到了一个小酒馆,里面放着《成都》这首歌。

  分别总是在九月回忆是思念的愁

  深秋嫩绿的垂柳亲吻着我额头

  在那座阴雨的小城里我从未忘记你

  成都带不走的只有你

  和我在成都的街头走一走喔…

  铃当又独自发呆到很晚,独自远行带给她的是快乐,身处异乡并没有孤独寂寞,反而是随心所欲的快乐,可以不用管别人的眼光,不用在乎别人的想法,一个人,大口吃饭,真好!只是,夏末秋初的街头,有些冷。

  铃当借着自由放纵收不回来的心,迅速的做了个决定,给老板请了一周的年假,索性就放纵到底吧!喝干了桌上的一杯酒,美美的来了个自拍,回到宾馆,迅速定下了去丽江的机票和酒店。他要结婚了,她决定再一次远行,给自己的这一段感情画上句号。

  未言一行人聚在火锅店吃的酣畅淋漓,老周一拍桌子:“快看朋友圈!”大家纷纷掏出手机,看到了铃当自拍照。

  “这丫头居然也在成都?居然来了也不联系?是不是和谁私奔来的?”老柏连珠炮一样自顾自的问,没人能回答。他抬头看了眼秦松,又觉得自己可能说错话。

  “咦,手机关机了,还真是要闹失踪,松,你知道铃当最近怎么了吗?”苏怡给铃当打手机,难得的关机状态。

  秦松愣愣的看着铃当的照片,还是那副自恋的模样,慵懒的样子,脸上微微泛红,一个人跑去小酒馆艳遇吗?现在成都的治安好不好?会不会有危险?这丫头,胆子太肥!没人管这是要疯!

  “大松,喜欢就赶紧追吧,你嫂子帮你相过面,发自内心的肯定铃当是个好姑娘,但是你要想好,能为她负责一辈子你再去追,不能让她受伤,否则我们兄弟肯定饶不了你!”未言一手搭在老柏肩上,和秦松推心置腹,老柏使劲点了点头。

  秦松在宾馆的床上辗转难眠,那个姑娘说过要来成都和他下酒馆,要和他一起听《成都》,为什么不接他电话?那天吻了她是不是生气了?

  铃当却没心没肺的睡到早上十点,伸了个懒腰,打电话给女儿。

  “妈,你靠不靠谱,我这上课呢!”

  “哦,我是想通知你,周末自己滚回奶奶家看看,他们想你了,顺便,帮我把桌上的那个红包交给你爸,祝他快乐!”

  “妈,你还好吧?你需要我陪你不?”

  “我在四川耍呢,开心的很,没玩够,下一站云南,现在就是给你打电话通知你的。”

  “妈,答应我,每天朋友圈发个美美的照片和定位,仅我可见的,这样我放心。”琉璃翻了个白眼,这个心大的妈妈。

  铃当面对早熟的女儿,心里充满了愧疚,没能给她一个完整的家,是她一生都无法弥补的痛。

  一个人独自在机场候机,铃当手握机票,这几天微信有好多留言,她一个都不想看,只是在夜里会偷偷想起他,心里有他,就足够了。

  丽江,是个浪漫的地方,当你被喧嚣遮住了眼,记得来这里吸口仙气儿再出发,给现实一点情怀,给火焰一点海水,初心不被残酷打败,奔跑的姿势才美。铃当想把这句话送给努力生活、努力爱着的朋友们。

  在这个最容易邂逅的地方,铃当偷偷想自己会不会被艳遇。自己再年轻五岁,没准真的会沦陷。远处的玉龙雪山,脚下的潺潺溪流,远处的炊烟袅袅,脚下的石头街道,四方街,大水车依旧不知疲惫的转动着,铃当来过两次这里,第一次是大学毕业前,大家都忙着找工作铃当跟叔叔公司来旅游,回去还被教导主任通报批评,第二次也是五六年前了,这一次,是自己独自来这里,漫无目的的走街串巷,青春,真美好,到处洋溢着嫩草与浪漫的味道。

  睡到自然醒,中午就在阳台上的躺椅上晒太阳,饿了就去吃美食,只挑招牌菜,一顿午饭可以吃三家小馆子,累了就席地而坐,走遍丽江街道的每一处,手机关机,爱谁谁,这一次,只活我自己。

  秦松回到北京,吃也吃不下,晚上一闭眼就是她发脾气的画面,站在洗手间的镜子前发呆,蓬松的头发,凌乱的胡茬,实在是快疯掉了!他问过大诺,大诺说“别担心,扔进山沟里也没人拐走她,那么能吃!又是个闺女命!她想通了就回来了,最后召唤她回来的一定是她老板,人民币的力量比我们都管用。”挂了电话秦松稍微轻松了些,可依然心里不踏实,本来想打给琉璃,可是太晚了估计已经睡了,只得给她发了微信,果然没有回复。他回到房间,打开音乐,静静的弹吉他,也就只有音乐才能缓解焦虑,才能暂时让他逃避现实。

  “松哥,我想吃煎饼,双蛋,多刷酱,加一包辣条,速度,七点半早自习前赶紧给本姑娘送过来。”他放下吉他,飞奔到学校门口,琉璃大口吃着煎饼,一脸灿烂的看着颓废的秦松,这叔叔怕真是爱上我家铃当了吧。

  “给你看,我妈可美了,其实她一个人还挺潇洒的呢。”

  秦松看着琉璃的铃当发的仅琉璃可见的朋友圈,铃当瘦了,可笑容灿烂无比,纯净而又有点淡淡的忧伤。

  “琉璃,潇洒只是短暂的,你妈妈交给我照顾,好不好?”

  “你终于要开始追她了,我都替你着急,赶紧的,去,她这两天在丽江,住这里,过两天去大理。”琉璃一股脑的把铃当卖给了秦松,大概嫁妆就是双蛋煎饼。

  “大哥哥,我爸这周六要结婚,你要守好了铃当女士,千万不要让她去婚礼现场撒辣椒面去,我妈干得出来呦。”琉璃朝秦松眨了眨眼,然后和同学勾肩搭背的回去上课了。

  秦松订了最近一班直飞丽江的机票,一路抱着手机发呆,能找到她吗?找到她要怎么开口?这次会不会打我?

  来到琉璃给他的定位客栈,给前台多加了300元,住在铃当房间对面,扔下背包,匆匆跑出来在丽江街道找铃当,丽江古城真的很大,每个街角每条街道,每家小店每处庭院,他都要找到,依然打不通铃当电话,你到底在哪里?人世间不经意的一瞥,已是一眼万年,可我不想就此与你擦肩而过,我们缘分未尽,人生待续。

  一定会在丽江的某个街角找到她,纵然这里有美景有美女,可我的眼里只有你。

  冥冥之中觉得熟悉,一扭头,靳松看到铃当穿着长裙,山上丽江特色的披肩,手里拿着一只孔明灯,呆立在非洲鼓店,店里放的音乐是《滴答》,铃当一动不动的愣了神。

  嘀嗒嘀嗒嘀嗒嘀嗒

  寂寞的夜和谁说话

  嘀嗒嘀嗒嘀嗒嘀嗒

  伤心的泪儿谁来擦

  嘀嗒嘀嗒嘀嗒嘀嗒

  整理好心情再出发

  忽然有人从身后环抱住了她,是他吗?铃当又湿了眼角,她还真是个感性的人。就这样抱紧吧,铃当想,这一定是梦。

  两个人肩并肩走着,谁也不说话。只是秦松拉紧了铃当的手,生怕一松手她就丢了。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