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现代言情 都市生活 西山下青山应如是

第十章 你是否还有自揭伤疤的勇气

西山下青山应如是 青山应如是m 2236 2019-07-10 12:04:42

  收拾行李箱,琉璃深深拥抱一,誓长大一定保护再受伤害。

  秦松帮行李箱搬楼,铃当自己曾,将钥匙放脚垫,再熟悉,就彻底别人。

  房子秦松帮忙联系,房一性美女,痛快铃当签合,租,租金一月一负担,合明显瑕疵,写交付一租金。房东美女一脸无所谓,铃当本钱补,毕竟房租一月一交感觉真实,秦松阻止。

  铃当本邀请靳松周末里吃饭,表示感谢,苏怡先微信,告诉秦松病,让铃当间一,别饿死里。铃当既笑又担心。

  按照苏怡址,铃当秦松,忐忑按响门铃。秦松晃悠悠门,“怎?”

  “苏怡病,,一人?陪医院?”铃当扫一屋内,干净极简。

  秦松一拉住,将自身全部重量压铃当肩膀,“里女人吗?”秦松懒洋洋道。

  “重啊!”将秦松死拽活拽拖沙。伸手摸额,滚烫!

  “放心,约庭医生输液,刚才。”

  “哦。吃饭?饿饿?”铃当踌躇半,觉自己真余,忙帮。

  门铃响,轻活泼漂亮女医生,打量铃当,神一副宣示权威严。熟络秦松打招呼,手脚麻利靳松检查、挂吊瓶。

  “,听提倡输液,大医院输,身体。”铃当口无心道。

  “最快解决烧办法,专业,位女士,哪位?松哥朋友?”神撇撇桌抹布。

  铃当一股无名火。“朋友,特意求照顾,当当,饿,外卖吧。”秦松满脸温柔打断一触爆火。

  “病!适合吃外卖!里交专业吧,买东西。”气鼓鼓楼超市。

  “大松哥,变,让女生,大姐怎?!”

  “呵,女人吗?次谢谢门输液。”

  美女医生扬扬眉梢,秦松原邻居,小喜欢,机,秦松铃当副温柔神,受!

  “松哥,如果愿意,付一切,。。。”

  “小妹妹真长大,听订婚,嗯,结婚送礼物?”秦松及制止话,小姑娘心思,懂,里太小,留一位置。

  铃当拖一袋子利品,人,自顾自打冰箱,除水、牛奶,再其。

  “哼,果,单身汉冰箱。”铃当极小嘟囔。

  沙人听清清楚楚。

  铃当熟练厨房忙碌,煮锅,将洗水果端。

  “呐,别客气。大松,疼?一吃完饭帮捏捏背吧,火就,哦,赶紧,周演呢,差,找小酒馆醉归,就挺浪漫。”铃当极具暧昧朝秦松眨眨,忘用手贴贴额。

  美女医生珠子快瞪,铃当恰处站身“输完液吃饭。”扭走厨房,手快使劲掐秦松一。

  “哎呦,。”秦松差弹跳。

  铃当端一碗厨房走。“,煮片儿汤,热乎乎一碗汗,明就。,美女,吃啊。”

  美女医生收拾医药包,搭铃当。“松哥,养,明。”走之瞪一铃当。

  秦松片儿汤,香,铃当总带如温暖。

  吃完一大碗,铃当胳膊戳桌子呆呆。

  “松哥,哈哈哈哈哈哈,哎呦,笑死,哎,小伙子,挺魅力,处小姑娘围。”铃当一脸坏笑。“刚才姑娘绝喜欢,收,长错,就脾气太坏,嘴巴太刻薄。”

  “刚才帮按摩?”秦松慵懒趟沙,做脱衣服状。

  铃当赶紧按住手。“,玩笑,谁让嚣张跋扈。”

  “当真!哦,,?”

  “周,嗯,做做,熬粥,晚自己热吃,碗刷就走,休息。”铃当帮秦松盖被子,身。

  秦松一将拉,将脸埋沙,顾铃当死挣扎。“别,陪待一。”秦松沉沉睡,未如此香甜。

  铃当一奇怪姿势半跪沙,第一次近距离秦松,脸庞菱角分明,英俊又冷漠,伙,试将秦松按住手抽,却攥近,几次挣扎铃当放弃,默默坐等睡醒。

  睡四小,秦松终懒洋洋醒,铃当姿势奇怪一,赶紧收拉手。

  铃当终站,揉揉酸痛脖子,“刚才摸退烧,就放心,,晚吃一粥,最近几吃油腻,吃水果喝水,,女医生通用输液。”铃当启碎碎念模式。

  突,被一混力手臂按墙角,唇间一片湿热。

  “唔。。”铃当试图挣扎,却被按死死。

  终片唇恋恋舍离铃当,铃当气急败坏:“怎欺负人?跟玩暧昧,玩输,当情人。”铃当满通红。

  “喜欢。做女朋友吧。”人沉默。

  “烧糊涂,走,就当刚才生。”铃当擦掉角泪水,答应,敢再轻易揭伤疤,而且,自己配。

  秦松离背影,“认真,字典里情人二字。喜欢,认认真真追求,铃当。”铃当满脸泪水离,实勇气。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