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现代言情 都市生活 西山下青山应如是

第六章 工作就像订书机里的钉

西山下青山应如是 青山应如是m 2221 2019-07-08 13:24:35

  “早上好”,铃当顶着一头碎发毫无形象的冲房门口的秦松打招呼。

  “不早,十点半了。”说着晃了晃手里的袋子,“苏姐给你留了一包桃子,她摘的,说下次聚会必须还看到你。”

  “哦,啊,她没有对你起疑心吧。”铃当又开始紧张兮兮的。毕竟,昨晚她靠了他的肩膀,心虚的厉害。

  秦松有时候真想敲开她的脑壳看看,怎么这家伙想法那么多。

  “我们回程吧,我还要收拾收拾准备明天上班。”铃当见他不搭理自己,懒洋洋的伸了个懒腰,进屋去洗漱。

  又是一路无话,各回各家。铃当把这两天发生的一切埋进了她的树洞。这个树洞,是前夫闹离婚开始她在电脑上记的笔记,她把这个叫做“树洞”,只有自己能看到,每一篇就像一个树洞,深埋着自己的喜怒哀乐,已经好久没有这么开心过了,音乐、朋友带给她的短暂愉悦足以冲淡她的伤痛,开心起来吧,爱谁谁,活好我自己。

  又是忙乱的一周,筹备董事会,还有几个大稿子要写,各种忙乱,铃当像打了鸡血一样,每当特别疲惫的时候,就听听言的音乐,总能感觉到有力量,也总能让她平静下来。

  “姐,党委通知有政治活动,..峰会的文艺演出要咱们当观众,后天下午统一出发,到晚上十点结束。”彤彤探头进铃当的办公室小声说,铃当翻了个白眼,看着凌乱的办公桌,“哪有时间参加活动啊,我已经加了好几天的班!”铃当也就敢和小姐妹抱怨两句。

  “听说言也是演唱嘉宾哦。”

  “好,我去,再见,门带上。”铃当决定今天通宵也要把工作做完。

  周四,铃当和同事一起坐大巴来到了现场,早早的守候在现场,这种活动就是这样,他们这些观众至少要提前四个小时到位,就是傻坐着,安保一级严密,不让带充电宝,铃当只能有的没的和同事闲聊,眼尖的她突然在候场区发现了一个熟悉的背影,她第一个窜了出去,“秦松?”

  秦松走向她,“你怎么在现场?”

  “我单位组织的,今天还真有你们的演出啊,你怎么也不提前跟我说。”

  秦松给了她一记白眼,她又没说她会来看!

  铃当索性蹲在地上和靳松聊天,这个角度两个人正好平视,忽然保安过来撵她,秦松和她打了个手势,让她绕去候场区的出口。

  铃当回过头,发现同事都好奇的看着她,她尴尬的清了清嗓子。

  “当当姐,这个帅哥是谁啊?”大家蜂拥而上开始八卦。

  “是个明星,吉他手,哎,你们看,你们的陈伟霆!”铃当立马分散了大家的注意力,大家不再去管她,只有八卦又粘人的彤彤追着和她一起去了候场区。

  “你好,我是当姐的同事,我叫彤彤,你好帅哦,我能合影吗”彤彤不由分说的开始摆姿势合影。

  铃当觉得好丢脸,靳松给了她一个你当初就这样的眼神。

  苏怡悄无声息的突然拍了铃当的肩膀,“美女,西山一别,好久不见啊,约你喝咖啡啊。”铃当震了一下,她总觉得这个经纪人有社会大姐的派头,不好惹。

  苏怡举起铃当的手机,用铃当的手解了密码,直接加了微信,晃动着手机说:“我们约啊!”

  “你小子赶紧去准备,演出之前不许分心。”说着拉着秦松就走了。

  “姐,这人不是你的菜,你俩不合适,你可是良家少妇,适合找个公务员五六的。。。。”彤彤拖着铃当回了看台。

  铃当一整晚都百无聊赖,直到节目单快到未言出场,同事小李凑了过来,“姐,跟我走,我带你去前排看去,保你能看清楚真人!”说着拉起铃当的手就冲向了前排,小李像护花使者一样把铃当推到了最前排,小李,单位的小鲜肉,二十五六,又高又帅又多金,平时和铃当姐妹团走的很近,铃当有时会有种小李对她有意思的错觉,但又立马否定了,不该多想。

  铃当立刻进入歌迷的角色,很认真的跟着大家合唱,小李在旁边牵起她的手晃动着,铃当本想挣开,但发现所有乐团歌迷自觉的拉手成了一片人海,便任由左右边的人牵着手。

  “姐,今天是不是很嗨?我也是言的歌迷,这次全国巡演,咱们参加歌友会一起组团去呗。”在返程的车上,小李和铃当说。

  “好啊好啊,一个人看演唱会确实有点无聊,再带上彤彤他们!”

  “我有北京歌友会的群,我把你加进去,下次不用你抢票了,咱们团长能预订,保证不是最后一排。”小李说干就干,把铃当加进了群聊,铃当觉得,年轻真好,自己的生活就缺少这种活力。

  “你怎么回家?”秦松发来微信。

  “统一把我们拉到结合地点,我再打车走。”铃当回复。

  “安啦,好打车的,滴滴很方便。”铃当怕秦松担心,又补了一句。

  “我送你,地址给我。”秦松倒是不担心铃当的安全,毕竟车上坐的美女一大把,铃当实在不算出众的,可就是想看到她平安到家。

  本来小李他们要拉着铃当一起打车,铃当说自己亲戚也参加活动,顺便送她,就悄悄的溜走了,上了秦松的车,还不忘左顾右盼了一下。

  “没事,我一个离异女性,让大家看到会误会,对了,你晚上演出不累吗,还送我,你是想我了?”铃当一脸调皮的挑逗着这块寒冰。

  “咳,我顺路。”

  “谢谢,我到了,你注意安全,开车小心。”铃当下了车说着客套话。

  走出去几米又折了回来,敲开车窗,“你这是要当我男闺蜜的节奏吗?别对我太好,你会上瘾,哈哈哈哈”。头也不回的走掉了。

  秦松还没有来得及多想,“叮~”手机短信想起。

  照片里一个年轻帅气的小伙子牵着铃当的手,唱歌时满脸幸福的看铃当。

  秦松沉默了。

  “喂,这个姑娘是个抢手货,可能自己都不觉得吧,怎么样,有没有什么想法”苏怡一边抽着烟一边说,“弟弟,姐没有跟踪的意思,是想约她单独喝咖啡交个朋友,才发现的这一幕。”

  “你和她交朋友?”秦松一脸疑惑。

  “姐是干什么的,从来没看走过眼,这姑娘能力超强,想试探试探有没有意向跳槽,顺便,也帮你看看。”

  “好了,你不用明白,我是想说,好白菜别让猪拱走了你才去找,晚安吧,松!”苏怡挂了电话,也不知道这块木头明白没有,摇着头笑了笑。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